发新话题
打印

淫妇美妖

淫妇美妖

从美梦中醒来,懒懒的伸个懒腰,活动了下四肢,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山洞 中四处一片黑摸摸的,只有从钟乳石上滴下的水滴才显示出这是个广阔的洞府。9 [3 H0 T4 ^8 u
   「呋……」从她的嘴里吹出一口气,挂在山壁上的小灯居然一盏盏亮起来, 洞内居然有了灯光。! u# O: P7 A) _& s. u! y+ _
   她对着就在自己身边的水潭开始梳洗起来,黯淡的灯光下露出张无比艳丽的 脸蛋,黑黝黝的双眸射出勾人心魄的光芒,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圆润的嘴唇,细 长的双臂挽起了发髻。随后,勾起了旁边的一条长筒丝袜穿了起来。; m  Q) Q' D/ o+ F6 z9 w
   此时,她的嘴角冷哼一声,想起了两三年前……
2 e5 C3 g3 n" U$ y: P( A  那时候在离洞数里的地方发现一处温泉,当时就跳进去泡澡,不多时,跑来 了8个女妖,脱的赤条条也跳进来泡澡,她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本相,8只大蜘 蛛,她不动声色,依旧不紧不慢的泡着,对方倒是很热情,慢慢游过来,一个个 嘘寒问暖,渐渐将他围在了中间,其中有一个女妖最为过分,直接从后背抱住她, 两只脚还搂在她身上,身子一上一下的摩擦起来,嘴贴着她的耳朵吹气,还不断 的瞎叫唤:好姐姐,好姐姐……
8 x  s) [  N+ X( }0 D6 ~  她愈发警觉,血红锋利的指甲已经长了出来,但是脸上不但不表露出来,还 转过身,张开双臂搂住对方,突然伸出舌头在对方的脸上狠狠舔了一下,尝尝味 道还不错,就把嘴狠狠亲上对方的唇,舌头就往对方口腔里使劲挤。同时下半身 抽出一条腿,和对方的大腿狠狠搅在了一起。0 g/ S4 K* w) x& _0 s, D  d8 o
   这下,对方数人都大吃一惊,尤其是之前贴着她的女妖十分惊讶,无奈她实 在搂的紧,挣脱不得,舌头又在自己嘴里游来游去,使不出力气,只好暗暗行法, 肚脐眼大张,,一团团丝线喷射出来,周围女妖见状,也不犹豫,齐齐把肚脐眼 对准她开始射出蛛丝,当时光华四射,异彩纷呈,一瞬间就把她头部以下粘了个 遍,之前和她亲嘴的女妖此时才挣脱开她,退了一步,狠狠抹了下嘴,然后嘴张 开,只见嘴中逐渐长出了两根黑黑的尖牙,此时女妖嘴角一笑,猛的朝她扑去… …$ j( I) S. w( i. |% W" H
  就听得「刺啦啦」一阵大响,紧接着一个大耳光狠狠抽在女妖的脸上,只见 女妖在空中翻滚着摔出两丈远,半边脸都被打得烂了。2 d3 ]/ O5 h) p+ O2 q" Y
   然后就见她双手乱挥一阵,血红色长指甲锋利如刀,身上的丝直接被撕烂, 8个女妖见状又气又惊,纷纷长出大牙,一起朝她扑过去,她冷笑一声,暗念法 决,肌肉暴涨,长指甲剧烈伸长,双手一挥,「哄……」8只女妖齐齐被打飞到 岸上,半天爬不起来。/ _" c- D& r4 T# V" U: S/ i
   「哼!如不是以前呆在雷音寺闻经,消去了身上大半戾气,刚刚硬收了大半 法决,尔等八妖早被撕烂!」
  V! K+ q( M) @7 N) u   但,妖就是妖,岂是那么好感化的,她迈步款款走到之前抱着她的女妖身边, 弯下身来,两腿叉开骑在了女妖的肚子上,双手按住女妖的手,对着女妖的脸端 详一阵,猛然亲在女妖的嘴上,女妖大骇,使劲挣扎,却无法挣脱她的搂抱,周 围其余7个女妖惊骇莫名,却都受了重伤,动弹不得,仔细看去,就见得她居然 开始使劲咬女妖的嘴,鲜血不断从女妖嘴中溅出。
) R1 S. U: l2 f. ?- }   「啊————」只见她从女妖的牙根处把黑色的大牙咬断一只,然后使劲咀 嚼,再吐出残渣,像吃甘蔗一般,然后又开始「亲吻」另一侧的大牙,一阵鲜血 飞溅,女妖已经没力气挣扎了,这时候,她「亲吻」上了女妖的眼睛……
! O7 G7 w! C: P, V7 {$ G  不知过了多久,她爬了起来,地上的女妖尸体,只剩下了躯干,头已经不见 了,其余7个女妖已经吓得不行了,却旧伤未愈,没有力气逃跑,也绝对跑不掉, 只见她走到这些女妖当中,抬起下巴,就说了一句话:要想活命,拿东西换!
/ s- Q% M* w/ R, ]   于是,女妖们供奉了她大把的财货和宝贝,其中最让她喜欢的便是那蜘蛛丝 织成的长袜,柔韧舒适,刚好拉到她的大腿阴部,外面看过去丝滑柔顺,确实是 诱惑无比,而且数双还有不同的颜色。
$ L, o  J/ {8 c0 d" n- w   外加上一大堆蜘蛛精们织成的衣物,将来勾引男人血食的话方便很多……
' r  T% j' _5 q: M8 L9 {9 Q  回到洞中的场景,只见她已经傲慢地站起来,冷冷地甩掉白纱披风,悄立在 骷髅头地板上,露出玉体上异常性感的服装。紧身发亮的连裤丝袜的上面是那平 坦的腹部,腹部中的肚脐上钉着一个钻石小骷髅,上面紧裹着露脐人皮皮衣。对 着湖面上的投影她非常满意,一阵妖风平地而起,去洞外找寻食物去也。
4 a; I7 k6 C: Y, g7 |! G   这一日,她远远看见四人从东边来,为首一个白白胖胖,骑着白马,她自然 知道谁来了,马上把自己打扮成村妇,吊在树上,可笑虽然那个毛脸雷公嘴的和 尚对她百般堤防,她一句:见死不救,取什么经。直接把那大和尚挤兑得满脸通 红,还把自己的白马让给她骑。行了数里,来到了一座庙前:镇海寺!! D5 S) Q. [9 x& f
   虽然不知道那大和尚和寺庙里的喇嘛扯什么经文,但是,那个喇嘛管事的找 来一个肥头大耳的小喇嘛来给她安排住处。
- q! x/ d4 S, e5 w" N6 q: A       % O( x4 @6 \9 L/ c2 E
   天色渐渐擦黑,胖喇嘛和她一前一后地走着,寺庙不小,转角和阶梯倒是不 少,每到一个转角或者台阶,那胖喇嘛总会转过身来,笑着说:「女施主,当心 脚下。」然后两只小眼睛到处乱瞄,她道行倒是颇深,岂会看不出那胖子在看什 么,不就在看她的脚么,不过她装扮成村妇,穿着身粗布宽裙。脚上穿着绣鞋, 偶尔几下才能露出来,想到此处,便有了计较,不多时,便来到客房外,是个大 殿,胖子打开门锁,跨过高高的门槛先走了进去,她嘴角一笑,食指指甲在裙子 上轻轻一划,脚在裙子内侧一勾,过门槛的时候,突然「哎呀」一声,整个身子 向前扑了出去,那胖子还以为她行走不便,摔倒了,赶忙一扶,她便顺势一靠, 整个搭在胖子身上,只听得「刺啦」
5 w5 T# V1 I0 u   一声,裙子裂开一条大缝,居然一直从脚底裂到了臀部,此时胖子已经扶稳 了她:「女施主当心,莫要摔了,此处地滑,可有什么磕磕碰碰的?」手却不老 实的在她身上抓了一把,她心中暗骂,面上却低下了头,「多谢和尚哥哥关心, 不碍事」,那胖子倒是没想到这女子被占如此便宜还不着恼,楞了下,猛然看见 裙子开叉了,内里却穿了白裤子,等等,不对,这哪里是什么白裤子,这,这, 这分明是袜子,一直连到大腿上,还有,这袜子端的怪异,薄而紧致,紧紧的贴 着腿上,袜子内的皮肤若隐若现,从大腿到脚踝,若隐若现,真真是比大白腿还 要有味道,更是不知,那藏在绣鞋里的玉足,穿了这种袜子,该是个什么景色, 胖子脑袋此时已经是飞速转动:若是能把这双穿了怪异袜子的腿与脚放在自己手 里把玩一番,当真是给他个住持位置也不换……0 i2 n! c5 P3 Y+ |
  正寻思间,她娇喊一声:「和尚哥哥,可有什么吩咐?」「哦,哦,与我来。」 胖子略带尴尬,引她进了卧房,短短几步路,当真是一步三回头,眼睛都离不开 她那露在外边的丝袜美腿,「女施主请稍坐片刻,卧房多日不用,不曾备有被褥, 且等我去取床被褥,去去就回。」说完,转身时,居然用手在她的大腿上轻轻一 划,她又岂不知胖子心事,直接用手抓住胖子的手,娇滴滴道:「哥哥速去速回, 此处灯光阴暗,奴家一个人害怕。」说罢,小拇指居然在胖子手心扰了扰,那胖 子顿时心情大好,「好说好说,我去去就来。」便飞奔而去,须臾,便整了床被 褥,抱在身上乐呵呵便朝大殿而来,路上却碰见自己的那个大脸师弟,「师兄, 何事如此高兴?」「关你鸟事,滚一边去。」/ s: H" i% t( t; A! ?
   跨进大殿,胖子兴冲冲的跑向卧房,在他身后,一个身影悄悄的把门轻轻关 好,并上了门闩,一个闪现,便是不见了。# Z4 I9 ?, _+ M4 P: t7 `6 E; |
   那胖子抱着被子挤进卧房,就看见她笑盈盈的坐在床上,已经脱掉了外衣, 里面居然就一件肚兜,下身,,,,下身就是那条袜子一样的裤子,也不知道还 是说裤子一样的袜子,当真是诱人的紧,胖子迅速把被褥轻轻的放在床上。
' r$ G0 t, |2 K; U4 N* W2 ~0 ~( z   「女施主,晚上冷,这是被褥。」
, ?3 U( R. V5 Y) L0 S3 G   「有劳和尚哥哥了。」" X- `5 V9 H0 s: i2 p& d0 ]
   「可有不明之处?」; T+ a  _: o- ~7 L, r  R* r2 Y, Y
   「没有了,只是这屋子又大又冷清,和尚哥哥可否陪奴家说会话。」
! N& ]$ O  Z. P0 f   胖子大喜,登时就坐在她身边。刚要说话,她便抬起了一条腿,搭在胖子的 腿上,「和尚哥哥,我腿走的好酸,能给我揉揉吗,?」胖子险些没背过气去, 「好!好!好!」, ~- ]! Y; R; }8 v) h7 b2 x
   颤抖的双手摸上了白丝美腿,如此美的腿啊,先是来回在大腿上抚摸,然后 滑到了小腿,丝丝滑滑的感觉,让胖子血都燃烧起来,接着触摸上了那双美足, 柔美,细长,微微弯曲的脚趾,脚趾上还涂了艳红的蔻丹,胖子摸得都已经说不 出话来了,猛然间,脚抬起来了,伸到胖子的嘴边,胖子哪里还犹豫,直接就含 住,舌头在脚趾上不停的舔,而她的脚趾也不安分,隔着丝袜居然和舌头做起了 「游戏」。夹,揉,搓,拧。好一阵子,胖子终于吐出了脚,喘气了半天。
/ P* g. c% Y9 s: q! ?. V+ \0 i   此刻,她踢掉另一只脚上的绣鞋,整个人便倒在床上,她脸上的表情相当妖 媚,蕴含春水的美眸充满了妩媚的笑意,被她注视的和尚好似被春风吹拂一般, 全身暖洋洋软绵绵的。
( v) t5 \) y. r7 p4 R# j   和尚哥哥,你过来吧!躺在床上的她朝着胖子招了招手。& A, P! J: m0 g/ F
   哦!
. x6 T7 T+ r- \2 a   胖子整个人都显得痴痴呆呆的,脸上表情木然,眼神中全然没有神采,那里 是一片茫然之色。
! X6 [) u# p2 A& [8 y3 f$ W  J   和尚哥哥1 D( ~- m/ `8 ]* X
   嗯?5 G: l$ n& G5 g: P1 ^
   我美吗?6 i/ ?! C* k8 z  D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更加妖媚,声音中带着一股子勾人的味道。
2 i: n" V" t- ^; ?! r& \" t  }, b8 X* m   美。$ v6 y1 |  G/ \; B0 {( k
   想和我行房吗?2 T/ G- Q5 u3 B2 m: ~
   想。+ i2 H2 K) b0 B* d9 l
   那人家就和你行房,你说好不好?5 t$ w5 v. g1 M5 V. A' p$ a
   好。
$ w7 c$ s% @. |; g' f   胖子说这个好字的时候,原本痴痴的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 m! W( A% T9 y4 b
   她便开始脱衣服,当她将上身的衣服全都脱完之后,她双手托着两团粉腻的 乳肉对着胖子,手掌拖动间两团乳肉漾起微微颤抖的乳波,俏脸上升起一抹妖艳 的魅惑之色,眼中射出诡异的光芒笼罩着胖子,就像怀春少妇对着情郎羞语问道: 和尚哥哥,你看看它们,美吗?* T1 g  q7 q  Z. e
   胖子呆呆的看着她的美乳,痴痴说道:美,美极了。
; c$ O& M- A, y   她咬着红唇,巧笑嫣然的说道:讨厌,那你摸摸它们。5 h4 _  w- }1 s$ B0 a$ l' }1 A
   好。原本坐在床边上的胖子缓缓伸出两只手径直摸到了她的乳房,脸上露出 销魂的神色。/ \5 C! ~! F" C1 Z' c
   唔……嗯……) I. n3 _6 {. B: S! t9 p
  胸前传来的强烈触感让她轻哼了两声,只见乳峰上的红晕缓缓扩张,殷红的 乳珠亦因不堪刺激而微微翘起,等到胖子抚摸了一会儿之后,她才轻声颤抖的说 道:好了,停下吧!% l' k7 J7 l. d
   于是,她便对胖子咯咯咯的妩媚笑道: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脱了衣服上来。
7 c0 k+ ^! y* J+ o9 d2 Z   胖子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哦了一声,迅速的将自己脱光爬上了床,她的嘴 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玉手伸出抓住胖子雄起的大肉棒轻轻抚摸了一下。
, l3 q) b( z; K   哦!胖子身子一抖,口中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8 @8 H) S. w( }5 a5 R5 o1 O8 R   猛然间,她张开双臂,搂住胖子的头,使劲往胸部里挤,伸出舌头就在胖子 光头上一阵舔,,一边舔,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好香啊,同时两条腿毫不客气的 夹住了胖子的腰,阴部隔着光滑的丝袜就狠狠的摩擦了几下大肉棒,胖子险些没 顶住,回过味来,想亲她的嘴,此刻她倒是避开了,胖子欲往前探头,被她直接 轻轻咬住鼻头,不住吮吸,胖子说:女施主,女菩萨,你快将裤子脱了吧。只见 她伸出手指在裆部一划,袜子就裂开个大口子,刚好整个阴部露出来,然后,她 一个翻身,便把胖子压在了身子底下。阴部对准了肉棒,一个挤压,肉棒被狠狠 吃进了洞里。
( p& i- t5 f4 H0 H, `   「啊……」胖子险些就摊了,可是还没有叫完,她的嘴已经凑了上来,咬住 胖子的嘴就一顿猛吸,下身同时开始了剧烈的套弄,胖子哪见过这个阵势,一阵 抽搐,全跑了。
1 P; R; f* B1 j3 h7 L   顿时,她就异常生气,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可她不动声色,依然笑盈盈 的搂着胖子,胖子喘着气,笑着对她说:好妹子,你真美。此时她也懒的再废口 舌,一只手环住胖子的脖子,一只手就在胖子的光头上,刮来刮去,时不时用舌 头吮舔下,轻轻咬两下,两只丝袜脚也再不停的在胖子腿上摩擦,此时胖子居然 又吱声了,:好妹子,我还要……下半身的肉棒,居然又顶起来了。# Y) T, S, X" v. u
   「哼,」她冷冷道「不用了,我已经饿了。」胖子还在错愕之中,只见她手 上长出了长指甲,对着胖子的天灵盖就使劲的扎了下去……胖子惨叫,身体剧烈 挣扎,可是脖子被紧紧搂住,身子又被压住,连腿都被丝足紧固住,又如何挣扎 的脱,她的指甲却在不断的往下钻,不多时,胖子已经是满头血,她把指甲一拔 出来,马上把嘴对着窟窿就是一阵吸,滋滋的声音好不热闹,胖子马上就跟着就 翻起了白眼,已经气息全无,最后她张开嘴,狠狠的咬破了胖子的头顶,用舌头 舔干净了脑浆,一脚把胖子尸体踢下床去。「许久不吃血食,没待满意便吃了这 胖子,浪费了。」她居然有些后悔……/ U9 v+ k' U1 `  a+ \3 L! {
  然而此处,胖子的师弟,大脸喇嘛还在到处找他的师兄,今夜大脸还得去敲 钟……" N5 |- S0 ~1 M$ ^! ^4 m& a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