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一叶飘零】

【一叶飘零】

               一叶飘零
* U. ?! ^1 T2 r' H; P% J1 D: }# i* L/ G; }2 N; x6 W  h
( B. r) C/ I$ x& T5 ^3 s4 J
作者:不详
: F+ V- Y5 q5 ~/ B& W3 n, R, o+ p6 y! B0 |
                第一章& C0 h9 f- m  I/ w0 T
0 f3 i5 X7 a1 B0 F' f( B: T; T( o4 p
  一个居民小区的院子里,路灯惨淡的光亮,照出了一对父子相偎的痕迹。
. u2 u" W: h: H1 A1 k3 X
" J) @* H' U3 I5 \5 g! h  「青儿啊,到了那儿多听话,楚家少爷是富家公子,难免有些脾气,这从你# q1 ]5 ~7 g6 E/ Y
姐身上也看出来了,因为你姐的事儿……先不说他对你姐怎么样,毕竟是咱们理/ E2 D% S* @% ^" {% H2 }
亏,让人家丢了脸面。所以,这回他张这个口,我和你后妈……什么也说不出来,2 J) v* Z; J7 y  x& y
总之,你乖点儿就对了,啊。」
3 y- U! w8 z2 H3 I" i1 t
$ q% j* F% @; N- @; q& ~7 t3 W+ c  「恩,您放心,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楚寒阳是咱们家的衣食父母,就' c$ h: n' I; g" s
算为了我那两个弟、妹,也没别的路可走。」说话的是个单薄的少年,秀气的脸8 p- D& [' r& {+ o
蛋儿稚气未脱,可眼神里却找不到一丝少年特有的天真与喜悦。/ L" Q: ?9 _% E4 {8 o6 e
; C9 D: O# ?' q$ G
  长叹口气,男孩儿的父亲用力攥住他的手:「乖孩子,这儿就是当初你姐的
+ {% }9 S& Y8 q7 Y" Q% @& v家,二单元301,给你钥匙,爸不上去了。」' F- O  k, M+ U! P) ~/ `9 k6 q& W
% h3 m2 {! n, H- a; s; X
  接过钥匙,两父子相对无语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男孩儿先开了口:「爸,我2 V9 ~! l% F! }% ~" J9 `
进去了,您放心吧……得空儿您可得来看看我呀,爸!」说到最后,再也忍不住,- V# Y0 d  `8 |- V5 y: y
扑到父亲怀里痛哭。
: `% o6 |, x& d
8 v# @4 R- y: I$ L  少年的父亲也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伸手拍着儿子的后背,又抬起脸来,
& X% w# J# a' K7 H/ ^. M- E抹去孩子脸上的泪,轻抚着稚气的脸蛋儿:「青儿啊,别怪爸,还得有一家子靠
( r8 T$ O/ S) b; P" E+ G# ]2 S6 L) X4 K爸养啊,跟了他,好歹这辈子饿不着,乖些,他也不至于难为你,爸走拉,看太
/ v2 g; m& Z0 |7 a) u3 A晚人家怪罪,进去吧。」亲手把孩子推进了楼门,看着大门在眼前关上,电子锁
5 W3 g( E2 C' Q咔嚓的一响,眼眶里忍了许久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儿啊,别怪爸呀,谁让你& g0 `6 j: i1 }+ w% O" t4 a
是没妈的孩子。
& _4 h! x, Q6 S; t8 x: d; G% X; k( i/ R% Y# ^
  与此同时,在某间歌厅,楚寒阳和几个朋友又唱又喝的正痛快。其中一个带
4 t$ H" l7 o; z5 U, m- h+ ^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托着酒杯,拍着楚寒阳的肩膀说道:「寒阳,. |1 N. N& x6 M1 l0 a
你小子真是活的太嚣张,不说别的,就说这娶媳妇儿,你说你换了多少个,你大( ]* X" T& [7 k& y9 t+ D  u
儿子都比窗台高了哥几个还都打着光棍儿呢,你得喝杯酒,不然咱们得怄死。!」
  z( f; r; K6 n1 G不由分说的拿着酒杯就往他嘴里灌。
; i' a0 p: K' S: U, T) x, D& ]9 p# `) x$ H1 j
  被强灌了一杯烈酒的楚寒阳给呛的咳漱了几声,推开扒在他身上的周愈人,) `) Z" w6 X, j8 o: B8 l
舌头打结儿的说道:「少他妈提这茬儿,别我这儿刚叫人踹了,你就揭我短!」
# [5 J9 y7 ~9 h8 }/ B7 V
) f) q; p* ~( W9 P' r, @  「周愈人这是你不对啊,楚寒阳,这么优的男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甩,
- r; ?+ n# L3 o" h3 b你怎么揪住这小辫子就不放了呢?」说话的人叫何随,也是楚寒阳的发小儿之一。
1 c. @- j: V- k. M- E1 O- o8 `# d0 b& |! C
  「就是,兄弟们给我灌他,快上!」
' G0 U# Q) I' ^$ p' P+ ?# e0 Y/ n( o) t" W5 |5 d6 j
  这帮人一听这话,蜂拥着抄酒杯就把周愈人围上了,笑闹成一团。( Q6 d' G  n% ^$ H5 P9 w. z
/ y5 {+ E  y* L4 I
  「不对,感觉我好象忘了点儿什么事儿?」摇着晕忽忽的脑袋,楚寒阳费劲
8 A7 m5 ~, Q# o) O  |3 r( T( ?的在那儿想。
/ z  b4 K3 }  i; D0 B/ r! B0 {+ v5 |
  「什么呀,别从这装醉好逃酒,今儿你灌了我这么多,想跑,没门儿!」刚
1 |6 r$ {+ e; F3 b从人堆里挣扎出来的周愈人,拎着酒瓶子就过来了。由于刚才喝的太多太猛,脚
% s! U) }+ [7 L. q* p6 n下没根儿,拌上了茶几的腿儿,一下子就扑到了楚寒阳身上。# B* f# v0 l3 G% J# I; `+ V+ Q

- g4 ?. r0 n+ k' U# _# [  他这一扑,楚寒阳好象想起点儿什么——扑?压?
% H: V' H3 V5 [5 b, ?/ i" z; v7 C& \2 w
  「操!不行我得回家,今儿哥们儿洞房花烛啊!」
8 _! i& e+ M  e, ]( \9 p* G2 n+ V/ G) j9 z% F0 k* J; k% U
  大伙儿一听都楞了,什么洞房花烛?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U' J: c& y/ `
! |  u! j, h: y; m# B; _0 [
  站起来晃悠着朝门口走,边走边说:「她叶临不是跟人跑了吗,我把她弟弟$ }2 y; F5 T+ e3 T! r0 U& t
弄来替她,今天,我楚寒阳娶男媳妇儿!我叫他爸给我送到家去,这点儿差不多
/ h4 Y/ V, O1 b了,我得回去……」% C7 E( e# K" g6 p' Q/ E( n

$ q) R: r  Z, u3 n/ ?2 E8 e1 @  一直到他关上门走了,大伙才回过味儿来,面面相觑,哄堂大笑。
; j9 K  k' u3 B3 E/ T2 H; ^* p1 ^* F5 t: u' P& \4 ]
  这楚寒阳是真够狠的,不过这种事儿,在公子圈儿里也不新鲜,缓过神儿来% K! T4 O8 y% [$ u2 x  ^) A; p/ t
的一群人也没谁去追究,接着开始又一轮的K歌拼酒,还嚷嚷着哪天去瞧瞧新嫂# |+ F  ~! _4 o4 R. y* h& b; k% U
子!好象这种事儿是多么正常,正常的不用费心去琢磨它的不合理。& G# J7 ^7 y' C( P/ h

: P' Q7 U$ [( o# F, y' d- Q6 q  F* K$ y0 E8 f+ F: C" M
                第二章: @# }5 @: V8 q7 x/ N, z

! M8 V# {6 Z- H, Y- H  钥匙孔传来了响动,紧接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叶青几乎是恐惧的转过了头,9 A3 C% @# Z" W3 D
似乎已有预料,他的生命,被这一声金属间的摩擦而叩响。
0 b  a& O+ g- B2 V0 N( E1 `% \
" O% {. Q0 e6 ]+ ]/ N8 t6 [  躲闪的视线,最终还是对上了楚寒阳的醉眼朦胧。扶着门边的宝阁儿换了鞋,
$ j$ B! M! f1 ]+ u: r: @# L3 p, J; a跌跌撞撞的往里走,叶青反射性的跑过去扶,他瘦弱的身子,几乎被楚寒阳压倒
5 O' M0 t$ y  R在地。费力的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叶青去卫生间打湿了毛巾,细细的为他擦了
2 F3 k) }0 ^+ U' Y5 m1 t) B手、脸,然后便直愣愣的坐到楚寒阳对面,不知所措。
$ I5 O* I3 x8 Q& ^! h% t; a+ g
) @! t; W. Y( b7 p+ \5 H* U( ^; r  头靠着沙发背,微眯着眼歇了一会儿,稍稍缓过劲儿来的楚寒阳睁开眼,上
. T$ w$ g" v0 H- P; A4 V下打量着自己对面的男孩儿。长的和他姐姐还真有点像呢,都是清秀的长相,只5 y# n! v  V( Z9 E; g/ E  v
是眉宇间比叶临多了份乖巧,大概是从小被环境养成的顺从吧。听说这个小舅子, u5 ^8 X6 C. ]. E5 X  A0 B6 O
脾气比小姑娘还好?倒是没怎么打过交道,这回好了,他变成了自己的东西,慢8 Q7 z& t5 `0 v
慢玩儿吧。1 T, l2 m) F: w) f
, i2 W4 B# ^; s3 ~* e' E
  叶青被这位见面不超过5次的姐夫,盯的全身不自在,这一晚的焦虑与害怕,8 W, x- d+ |5 H! n% K2 K0 ^
已经到了极点。他坐在那儿,身体忍不住的发抖,一下儿一下儿的,抑制不住的/ G7 U! y9 n" a. u, D. ]8 M/ a
轻颤。
8 R2 {) K2 Y& }# Z0 Y. D6 L: S
2 J* C( B0 I4 ?2 d4 F  「姐……姐夫。」: p( W& m0 T4 Y$ K) m- k

8 a$ x/ z/ g( p( @  这声姐夫就像是把点着的爆竹放到了空酒瓶里,楚寒阳『砰』的一下儿就炸
& X3 O9 \2 J% u( M了!+ E! ?, L" B' |& {( o  c& w
# k( |' m5 j$ k, @1 k
  扑过去猛的拎住叶青的衣领,单手将他提了起来,立刻又甩像另一侧的沙发,$ P# d6 G6 k0 i: Y! m& N: Z7 s) H
上前就扇了他两巴掌。这声姐夫,楚寒阳觉得他是十足的讽刺,好象在代替叶临; N/ V5 m8 n6 ~. @) s
炫耀——你楚寒阳再帅、再有钱,也无非就是个叫老婆给带绿帽子的傻瓜!瞪着7 I* |& O9 }2 N$ V  K% z1 f/ i' W
已经涌出红血丝的眼睛,饿狼一样的盯着这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少年。
. l& G$ S1 W7 H/ |
) ~, _$ j) L; _2 c/ \& a) q9 C  疼是第一反应,差不多有5、6年的岁月,叶青生活里最清晰的就是这种身# E0 ?/ J# O4 Q  U: d1 X8 J5 H
体上的感觉。这次有机会离开家,本以为应该远离了那种境遇,可是这刚冒头的" e1 a2 k: w: p4 J
想法,在楚寒阳无情的巴掌下,彻底的死透了。
, X- \: |* n. K4 c
7 q1 N' |4 w/ y- a8 }2 L  叶青无力的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什么,居高临下的这个男人允许他说什么。% p; {3 U' ^; d  s! t& b* _/ t

! x. r0 i! Z/ D  似乎刚才的发泄让楚寒阳心里舒服了一点儿,他伸手把叶青拉起来说道:- O2 v6 Q: Y. ~9 g
「别叫我姐夫,也许你太小还不明白,这对于我,一个男人来说,是天的的屈辱!
1 p% i9 O3 s. A1 F! K# l" J刚才下手重了,疼吗?」  U. |+ z8 W. A2 o* Q# W
& i! S+ K; H& u' M7 ]
  怎么可能不疼,他手劲儿比自己后妈大多了,脑子都被打的晕忽忽的,可叶7 c, D4 v/ T4 e  c4 _' _' ~( }. `
青还是慢慢的摇了摇头:「不疼,对不起。」# `* z$ ]4 |3 ?" ]& k2 ]! h: V

1 T' y9 l; C& h& j, U- t2 n$ o" m  「恩」。对于他的反应,楚寒阳比较满意,的确是个乖顺的孩子。5 W$ d; z3 p+ ~" i! |/ S' r0 W3 `

  h* R8 }8 ]+ ^) |8 j+ [! H  「叫青儿,是吧?今年十几了?」上下打量着他,楚寒阳问的漫不经心。
# @; R0 d9 D% U0 r% o6 t5 G7 X
" [) j' u1 _! ^  「对,叶青,16了,上高二呢。」
5 X" b5 x! t/ ]4 g
5 I# P8 X2 i* ^& g% C; E9 f  「恩,会做饭吗?」
+ E- D5 e& R, ~: n4 z- v! {- g) g
  叶青笑了,笑容里带了点儿悲伤,别说做饭了,所有跟家务沾边儿的东西,
0 k- U8 f* k0 G8 U) e% z2 N哪有不会的。从后妈来到那个的家,什么都是自己在做了,起早贪晚的伺候一家& ]1 k) L, ?, k
子人,念书的时间都所剩无几。即便是这样儿,也一定要坚持把书念完,自己有( d( C0 ]" Y" D: l, P. |* _
了本事,才能离开那个地方。. ^( f& X6 p" b7 Q, I* x9 w8 ?

. G8 c5 D. Q) r) Z, p  「您饿拉?我去给您熬点儿粥吧。」急急忙忙的进了厨房,转了一圈,叶青3 S: Y9 D1 _. v
无奈的走了出来:「没有米,什么都没有。」1 c/ l  }( O/ \' M- @3 H% X

+ s! n3 R: r$ w8 h- ?8 O; P; O! n( e  抬头看了看时间,9:00点,附近的超市应该没关门,拿出钱包,撇到叶
" V+ X+ D' W2 }青面前的茶几上:「拿着,小区东边有家超市,看看缺什么就都买来吧,我先去
  S# \6 q/ u( k7 B洗澡,做好饭你叫我。」7 |6 [6 l( G0 I0 ~' {  o

: N! K' V6 [0 F- H3 Q5 i  「诶」。拿过钱包,叶青到超市买了米,买了点儿肉、菜和调料,做饭用的) A- J+ G0 v8 r/ w$ T4 y# W' m
着的东西都备齐了,才转到生活区,给自己买了洗漱用品和两套换洗的内衣。他5 l' q# {7 }/ R8 @+ v
心里是很不好意思花人家的钱买这些的,可来时太匆忙,后妈一个劲儿的催,两: t& n! c# x& a# Z& E& n- K7 a
手空空就被送来,明天连穿的都没有。打开钱包付帐时,被里面厚厚一摞钞票和
' G- a0 u$ S1 F; e. W5 T好多张卡惊的目瞪口呆!钱太多了,人家可别以为我偷花了呀!
  b5 ]$ p8 C" p% W9 w! U8 s/ }: D0 o+ ?" z! G6 v
  拎着好几个大袋子回去,叶青差点儿就拿不动,上楼时实在是没力气了,只' Q. ^: [( s* {4 o
好来回了两次才把东西都搬上去。: n/ i' R1 h+ z  e3 S. @; a
1 s+ s% M4 Y( |# o2 y2 w/ U! p, o
  楚寒阳还在泡澡,听着外面的响动。二十几分钟后,叶青敲了敲门:「粥好
# O$ x5 T. d* T; [. b/ [3 ~了,您来吃吧。」懒懒的起身擦干,披了件浴袍出来。对于桌上的青粥小菜很满9 F& J. p  t1 S  k
意:「你去洗澡吧,这不用你了。」
4 E) l$ C: x4 p3 \: t# C+ G
$ U1 I- J) z* T+ e3 S  「诶」。其实叶青也没吃过晚饭,可他还是煮了一人份,毕竟人家没说自己6 D; e  k, d. k4 @0 T/ A2 [
可以吃啊。看见浴缸里的水,满满的,就这样放了太可惜,以前在家里,也都是6 ?, a9 e% K5 c0 h3 P' \' d
用弟弟洗剩下的,脱掉衣服躺了进去——真好,还没凉呢。
) w- i5 }$ U- H8 i1 _2 q3 ]$ D( R+ I6 n  ]
  绷了好久的情绪得到水的抚慰,多少有点缓解,迷迷糊糊的都快睡着了。突
3 E& ~4 z$ x* g$ Q2 C4 m5 p( A然卫生间的门被推开,楚寒阳像座山一样的立在了门口。  C; w" j$ }$ ?1 J' o* v- J! X0 X

9 e# K4 L0 B* ~7 Q0 d0 M; C6 y4 }9 ~: y5 n
                第三章" F0 C) M6 ^* S$ D3 g5 |

* U- G( G4 {/ P/ u  空气感觉是静止的,呼吸是停滞的,两人的视线僵直的凝视着对方。1 E- q' X( }- f

4 g- c: B" e6 ]0 i/ C( a$ t( g3 P  哗啦啦一阵拍水声,叶青再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压到了床上。也许是因为冷/ r# M- d' Z+ M% s2 f
吧,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那双手,带着情色味道的手,延着单薄的曲线游移,5 W0 T" V% X' r
不是不清楚,一定会做这些,虽说是懵懂的。
5 V# Q- F6 ?( B4 e; ^5 n5 v4 n9 i: c5 g  Q  G6 P% K% j
  当那双温热的唇贴上那双冰冷的的唇,叶青突然有一串泪珠,从紧闭的眼中- A+ ]5 m5 X: M4 m8 Y5 [! V
滑到了耳旁,打湿了一缕发。楚寒阳并没有太多的耐心去挑起身下人的情欲,再
1 ?5 e! a0 h/ ?( f. }8 R次的亲了亲叶青的嘴唇,从枕头下摸出了安全套。
) W9 k8 d5 P7 ~2 S4 f5 d0 P' A! F9 q6 U% v0 e4 c
  他从不是一个在床上替别人考虑的人,叶青的青涩丝毫没能换来他的怜惜。
8 x3 O# W2 Q- r/ @' {5 h+ Z( I# ]将他翻了个身,利器便直直的插入了他稚嫩的身体。$ X" j7 h% F; @! R1 M2 y

8 ^4 l/ t4 s5 T# B9 N  啊!一声惨叫,太疼了,是一种超出了人所能忍受范围的疼。叶青的头深深
9 J: }6 ]" o( {4 D. m: ^7 i的埋在了枕头里,联同他的哭泣一起。" E, H) R- z8 n6 p

2 l- v9 z8 a5 x) H  楚寒阳被里面的紧窒所带来的快感击的目眩,随着身体本能的渴求,他开始
5 I: T/ L/ X2 J8 S' `% i了蛮横的冲刺,根本就没考虑到,这对身下的孩子来说,是一场酷刑般的折磨。
7 {$ |% Q; U7 K9 F也许是由于很多天的禁欲,也许是被叶青包裹的太紧,很快的,楚寒阳被逼到了0 b" L/ f! C: w5 T: R
颠峰,痛快的高潮。取下装着自己精华的套子,混着酒劲儿与疲惫,自顾自的睡6 A8 j# K& h/ v2 ?
了。" s% e8 `/ ?0 |6 E0 ?
$ v) O% w$ S% H8 q0 P2 d. `
  听到了刚刚在身上撒野的男人代表睡熟的呼吸声,叶青脱力的趴到了床上。
: Q* [$ H( C* b费力的转过身子侧躺,原来这就是性,如此的野蛮,心都疼的拧个儿,刚才要不" {4 @* F* @: X# v9 |$ @  V- d
是咬着枕头,非把嗓子叫哑了。轻吐一口气,还好,没把枕头咬破……! D; A# O/ h% f8 e) Y
! Z( L5 y1 r2 G& J2 R. d1 M7 t9 h
  第二天,叶青就发起了高烧,头晕忽忽的,身体火辣辣的疼,皮肤和床单间
/ T! Q& ?- Y$ P8 T的摩擦都像是刀子割肉似的,嘴里干的冒火。翻了个身,另一半床是冰凉的,可
! g8 g. |; f  Z2 H( M% R见楚寒阳早就走了。叶青又躺了一会儿,眩晕的感觉好了一点儿,慢慢的下床,3 z' D5 A0 x& D& f2 H. A
后面疼的他走起路来都困难。好容易挨到厨房,压根儿就没看到热水的影子,可( t, h, u$ h+ y' b
实在是太渴,只好就着水龙头灌了几口凉水。冰凉的水延着食道一路到胃,身体
( ~0 p( c6 L3 D+ T; P, @5 N的热混着水的冷,叶青打了个激灵。! G5 G/ ]  d* a/ ]( h
' ?9 D( n8 C% w+ O  S8 ^
  外面阳光很好,叶青很想出去走走,好象很久没有这种清闲的时候了。其实& B# `: y5 a9 `8 n% S
他心里是有些茫然的,他不知道今后的生活会怎样,是永远待在这儿了,还是过
! u* [7 i6 d& k# l: N1 X几天回家去,尽管这两种生活都是他不想要的,但似乎自己从没有过选择生活的+ m8 Y* m' C  m: x
权利。可虚弱的身体使他更渴望那张床,回到卧室,床单上触目惊心的一片狼籍,
% l# X" f0 ~- Z" g昨晚可怕的记忆,使他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站在床前,犹豫了一下,还是& o# L; S) u6 w! W
扯下了带血的床单。% |4 r  {5 g+ J$ H9 b

$ D3 B) v7 k9 _2 u( Z# g! a0 M  在外面玩儿了一天的楚寒阳吃过晚饭回到了家,发现屋子干净了不少,因为
2 [& ]( S8 _6 g* d女主人的离去而落的灰尘已经被打扫干净,沙发套也像洗过的样子,厨房传来锅8 @5 M& |. u/ ~7 c4 v: g8 S
铲敲击的声音,有淡淡的饭香飘了出来。嘴角微微向上扯了一下,连他自己都不! v4 Z! E  |" D6 L) a
知道为什么。2 f% z2 g9 T2 ]9 X/ }

3 F2 s# H1 w& m+ p  站在厨房门外看那个瘦小的身影在忙活,扎着他姐姐的围裙,那清秀的侧面
* O. H0 V3 w( @1 [1 t3 @/ R越看越像。几大步夸进去,伸手就揽住了叶青的腰,毫无心理准备的叶青,吓的/ t" {" E! \! e' k9 }1 }6 |
叫了一声,看清是楚寒阳,才拍拍胸脯长出一口气。随手关了火,还没等他「饭! H& ^7 h6 t: c6 ?* R" D
好了」的话说出口,就被急色的男人堵住了嘴。手不客气在他身上抚摩,衣服被
! Y. Z2 o0 F1 ^' g2 M撩了起来,还在高烧的叶青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楚寒阳却是被他火炭似的6 A( o$ w4 B/ `/ R" V4 ]& r
身子弄的欲火中烧,扯着他就往床上带。衣服被连脱带扯的掉了一地,叶青也被) ?0 E5 C( Y: X+ t
他拽的趔趄,晕着脑袋,趁他啃自己脖子的时候求饶:「不行啊,难受……」是7 I: |, J. \2 _8 W! s9 @2 f2 G
真的难受,从昨晚开始就没吃过东西,白天又硬撑着收拾了一天,才做好了饭,
6 ~( W* M6 k3 |: q还没吃到嘴呢,难道就又要受那份儿罪吗?
+ y' T1 k& V8 ^
7 _9 z* C; H0 v9 R1 O: Z4 H  「少废话,你是干什么来了,别找不痛快。」把他抛上床,楚寒阳扑上去就
6 N6 P& V- s, o; L/ P5 c# k4 e一通乱啃,急不可待的插进了昨晚没能好好享用的嫩穴。
) i- M) U! j2 W7 d# O, V" I$ D# U% S; @- T# g. j& j
  叶青受尽了折磨的地方又一次被无情的侵入,可这次他连叫疼的力气都没有: j: D- `5 a) R
了,张了张嘴,却无力发出声音,眼睁睁看着身上的男人在他眼前变的模糊,终- g; T4 m! l# B# S0 l2 P* ]. F8 i
于歪头昏了过去。
) h2 [& ]. y# c1 R  F$ B4 Q# x" I3 O& n6 H5 H
  失去意识前唯一的想法是——床单看来是白洗了,呆会儿还是会弄上血。
9 }, h( q2 g4 m: _
' ~- v* d7 `7 K. |1 T2 Y% V+ s3 P
' R% L; g3 c2 F6 g* B! _                第四章
) e; o; K# c% d! Q5 r5 Z$ ]" d6 N6 u- s! V
  叶青一直记得那天醒来后,在楚寒阳那里得到的温情,留在记忆里是那么的& w5 r; P$ j2 b
深刻。他不停的给自己夹菜,还摸着自己的头说:「多吃点儿肉啊。」这么多年
' g, h( G/ v: U5 ]1 I6 }了,早就习惯了菜汤拌饭的生活,可那次却在那个男人那里得到了温暖,当时心
) B; @) S) m! S, U- f就像被春风暖暖的唤醒,荡着轻浅的甜蜜。. [# [" x7 T. u/ a; m# q" @
& N" j& j( c$ i, E. p
  楚寒阳也永远记得那双湿湿的眼睁开时,那孩子的无助,还有他怯怯的夹了" P1 o# s: ?6 M9 v. Z/ }, H5 }
一小块自己做的菜时,那种可怜的小心翼翼。可他不知道的是,就是那么微薄的, i& ?) ?! v  h7 k$ x
一点安慰,成全了叶青对他的死心塌地。他当时抬起头,近乎虔诚的看着他说了
% q$ X  _# ?- ]: t9 X( a一句让人心酸的话——哥,你对我真好。
) U- @& y- d+ a" O' o
# K/ T( s. j3 N6 d( J  楚寒阳似乎敛了风流性,因为他那群朋友已经好久没在风月场合见到过他了,3 h' T3 L, V6 z
打电话就说在陪老婆,隔着电话,还能听到令人脸红的细小声音。2 F/ ]( J, T% e

1 v' C5 W* o0 E: u  叶青的生活没什么变化,照常上学,放了学后回家做饭,只是家的概念改变+ y" _" t( p; V
了。可生活又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回到新家,没有了继母的打骂、刁难,可" ?# D9 c/ C# B; i. |+ \
另一种东西却又无处不在,一种对回家的期待和对那个人的期待。叶青简直认为,
' S7 Q0 W$ h  H+ g# d, x4 `这种生活在幸福和满足中的感觉有些奢侈,可没想到这只是噩梦开场前的序幕。
/ p7 h" o1 c: w9 P5 b* s$ l+ M/ ^' I0 o9 a- T- T
  「叶青!」听到一声清亮的的呼喊,准备出校门的叶青停下脚步,回头看到& C+ W& {# h# @2 `
正像他跑来的李嘉,迎着阳光散发出神话般的气质,嘴角便扬起了笑。7 A$ }- W8 l! n% Y8 x  R
  I  F/ c! l+ K, I
  「你怎么还没回家呢?」叶青边走边问道。
! G5 R+ h4 g/ i2 k4 ?( a& M
4 \, d: U. D' z- ^! j* c0 p( q( ^* W+ p  「唉……没你不习惯啊,你怎么会突然就搬家了呢?」叹了口气,李嘉怏怏5 s, I/ ~( z- {" E
的说。98A76254FA我的剥授权转载惘然「ann77。xilubb
8 N, y) d, C$ ^8 Ns。com」
' i. f" ?+ T7 v$ }& I- d' J: V6 m7 t5 o5 H4 A, k  R
  「哦,也没什么,就是搬家拉,你也知道,我做不了什么主的呀。」不想让
) B& g$ I! v! }( I3 I- l人知道自己的事,没有那个勇气,尤其不想让李嘉知道,也不知为什么,那天楚
8 S' n- q0 W9 J" B  K5 U+ X寒阳第一次和自己接吻,流泪的那一瞬,居然是想到了李嘉的脸。
+ E; u& D! @. W. y0 \  A7 L
; f. F" m9 h& C4 ~4 K1 ~) q  他就像自己这几年来生命中唯一的光亮,每次被打的不能上课,都是他到家
3 q4 _& q4 J' I9 J来给自己补习,讲笑话哄自己笑,放学和他一起回家那段路,是一天最轻松的时
, X9 V9 }: l' Z刻,希望永远走下去,永远都没有尽头。可是现在的自己,不能再赊求他的关怀, k" V( K6 g2 e
了,毕竟是那样卑贱的,阴暗的生存着。
0 u# |- j) }$ r$ V1 Y1 d8 F  y
1 ?- }5 z1 {- M" c( z  终于还是走到了分岔的路口,两人站定,却不能像往常一样笑着分手:「我
. Z/ z% h6 _0 L, X9 |" v) W走拉,再见。」
$ E4 _% S1 h8 y" s4 Z* C+ m/ w. [3 E$ {5 n* V8 P6 w
  「恩,明天还在门口等啊,别忘了。」李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万万没有预1 b, q, w. ~; t# `$ E+ S% Q( U: f0 P$ Z
料到,他们的再见已经是好多年后的事过境迁之时了。
) G+ c7 q2 Z7 j' w% c/ P6 Y
6 F- X0 P; `$ w% H+ m. h  顺路去超市买了菜,寒阳说他今晚想吃排骨,那就好好给他做一顿。拿出钥
7 H; c, p' q0 \1 ~1 s! K匙开门,让他意外的是,今天楚寒阳回家好早,前几个月都是差不多饭好了才到
, Y. k/ A0 ?$ V) ?, j- B7 L+ \家的。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不过好象很忙。' {8 Y3 a+ ]/ h5 x! L& b: p

% C2 g( C; ^4 V* l' m1 g  「寒阳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叶青边换衣服边问。奇怪的是楚寒阳只是盯着$ l0 r' i6 Z$ y
他瞧,却没有说话。
7 \& b; \" Z. M, |( ?: D6 c/ |
) W* B7 t5 o4 d. J  叶青开始洗手做饭。
" r2 z* {7 ]$ G" K- J) ?4 I  T- \8 f. B; W# e
  「今天和你一起走的那个男孩儿是谁?」阴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叶青吓的2 O1 S) _* M+ a) S& R0 w/ a* s2 C# s6 F
一激灵,菜刀就把手指划了道口子。血顺着指尖儿滴在排骨上,很快的分辨不出。
: k1 v1 e) r6 I) ^' F/ R" K想转身去取纸巾擦血,手腕却被一把握住,楚寒阳冰剑似的目光看着他,看的头
; N9 f2 D. J( O皮发麻。
  {2 s& M# |: z0 m2 b: R1 b
% g5 f7 k7 r/ `3 W4 K# z9 O  「寒阳,那就是我同学……你先放手,疼啊。」手腕被他扭的像断了似的,# z( ?& n# A' C6 P3 F0 l2 s, x$ z
可他还是在用力。
) E/ H) H. Z1 G; a2 Q2 D
/ s4 k, v4 H2 S$ @& Y  「说!」居然和那个小子有说有笑的并肩走,可他却从来没对自己笑的那么
& w- z( E  d+ B* |; Z6 r灿烂过。可恨的是还不承认,和他那个姐姐一样的背叛,不能饶恕!使劲儿的抓3 [( e8 S: @! p3 z
着手腕儿,把他胳膊用力的往后背,只听叶青撕心裂肺的一声叫,软软的倒在楚
, G! X+ w0 c- Y& x$ Y9 t寒阳的脚边。. `. q( q# e( N2 k  T! o& X
: a0 T4 J. o7 F- m

( U1 r2 L! J* E: _& l6 s                第五章0 l! m( W& e# |6 U7 O  t' [! }
" P, |( |/ |' Z8 t$ V' @8 f" [
  冷冷的扫了昏倒的叶青一眼,抬起脚,不轻不重的踢他的腰侧。两肋是人最0 a) m) A3 A5 i% D8 P9 D/ R
脆弱的地方之一,叶青给生生疼醒过来,身子蜷缩成一团,抖的像只受伤的小猫。9 ?) n7 M- C. @# T" Z" l$ k$ {
1 p/ L* ?' ~, i0 S9 E" A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从今天起,你再也见不到他了。」平淡的语气说
( [1 l1 Y) z! Z. a( U: P: V* t3 B着冷硬的话,叶青没明白他的意思,皱着眉仰着脸看他。& |: O) A& c7 U0 b7 G. d
3 d4 Q8 v3 Z8 {. _+ w. z& t
  「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你怎么跟你姐姐一样呢?就会用纯真的外表去迷惑人,. z4 q, [+ k# ?8 x0 M6 u
真是好姐弟啊。」轻轻的蹲下身子,单手握住叶青的小脸儿,楚寒阳说出了一句* c$ v" F4 w  c. z. T# r
犹如五雷轰顶的话:「从今后,不许去学校了。」; Z5 @2 O0 o8 ~. y: m

& ?* X" F$ h- o! B2 a3 [  叶青猛的弹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盯着楚寒阳。- o+ B, k; q1 ]& u5 P3 y3 z; F8 p

8 N2 B/ u0 \7 V$ ?1 }7 z& J  「恩,看来你是听懂了,那去做饭吧。」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冷不防裤腿) S! {& q5 P) a7 K' L
被什么力量牵住,低头一看,是叶青。
3 C/ s* w8 W* c( G9 a
$ @  ]. p3 \1 ^1 {/ N  「求求你,让我接着念书吧,求求你了。」眼里含着泪,叶青带着哭腔儿求
" l% ]4 W& o/ Z他。怎么会这样呢?自己只不过和李嘉说了几句话而已,为什么呀?从今后不能
% D. v! c0 ~, i念书,那岂不是这一生就没指望了?永远不能逃离这种被别人摆布的命运!求他,5 F2 L, z0 q; d* W
哪怕给他下跪都行,不要让人生唯一的希望就此湮灭。
" C9 O% O  U% U' @& g% V# j/ H, C7 k& X. J  c
  看着已经跪在自己脚边的孩子,真是张荏弱又可怜的脸啊!本来是打算对你0 F# V5 P$ x  `# X
好的,可谁让你不听话,偏偏要和你姐姐学呢?你看着那男孩儿,用能把夜照亮7 T8 @" @9 L. y
般绚烂的目光。
& s3 ~2 A( z$ W& k7 f. V
8 E8 i4 u! F( Y6 N1 b# ^% {# {1 e3 k  见楚寒阳只是站在那儿,却不言语,叶青接着说道:「你要是不相信,就让9 g; W# K7 |, p. x
我转学,离开我的学校,行吗?」多么希望他答应啊,这是自己唯一能想出来的2 S$ `! g% }8 d# J
办法,宁可痛苦的离开李嘉。) k( u+ M& U3 y  e/ p

  k- Z$ c$ @9 l3 P( I8 o) P  「转学?转了学你就不会和同学说话了吗?结果还是不会变。你听着,我不  X$ s3 v' o8 B
允许你姐姐那种事再发生在我楚寒阳的身上,所以,你就别动这些心思了。老老, K$ b  A. @( I" }) P8 f
实实的伺候好我,不管是床上还是这个家,我养着你,到我腻为止!」
* |( C2 |) T# |9 Y
( {+ y9 G8 E8 R* v$ F  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离了,叶青一寸寸的放开了楚寒阳,就象放弃了世界。呆2 `( P6 I+ B% F4 g  o
呆的跪坐在地上,丝毫没有察觉地板的冰冷。血液像潮水般涌上脑子,又像潮水" T' y( a0 i! \0 v' m
般退去,叶青的脸由红转白,最后彻底的失去血色。
' U1 P/ l1 R; Z, u; o& H7 S# V, \4 F
) }, y7 F$ H3 n8 n( t7 G  「你还在干嘛,快点儿做饭,要你是干什么的?!」走回厨房来的楚寒阳,+ P: N/ O7 G. m4 p8 o- C
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书包。" {3 K. b; M/ |/ y. R0 X
3 G: O' F8 s2 U' H+ f
  当着叶青的面,楚寒阳哗啦一声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书和本子凌乱的
0 _% y' r5 F5 _- Q7 }# J散落在地上,一枝钢笔,弹跳了几下,滚到角落里。叶青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
% l$ |* A1 c+ A7 o# c4 }他要干什么,直到他拿了个盆子,接着掏出了ZIPPEO的打火机,花哨的手
& V6 D( k. a1 x& a% [3 b法打着了火,然后几乎是绅士的轻轻点着了手中那本英语书。
7 }* h8 U7 X! n1 t  E8 s1 Y8 N, \/ G( i4 u+ z  r: X( N8 A
  叶青只觉得心尖儿上像锥子扎似的一疼,疯了一样的扑过去抢。可他的力量
6 T/ ~0 _( s! l7 Z* H4 G4 T太弱了,和楚寒阳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记,但仍然执著的企图夺回什么。一次4 U1 \4 h* l) f7 A. k
次的被推倒,一次次的往上扑,却只是留下了满手的水泡和红痕,那是被火烧出
0 k7 G! ~. I5 r2 t* Q0 o2 Q来的伤。最后楚寒阳被撞的不耐烦,抬脚就朝他肚子踢了过去,叶青被踹的再也4 j3 Y  H& Q/ ^3 _9 D
无力爬起来,眼睁睁的看着他点着了自己全部的教科书。地上和盆子里满是燃烧9 F- E, b1 S2 ~* m+ e; w
过的灰烬,那种轻轻一碰,就灰飞烟灭的灰烬,就像此刻叶青的心境,死亡般毫' C3 V# ]3 i0 Z% Q" v+ I, ]  @' n
无生气。
+ |& W: R: T. U( B* ?# s( [6 I4 m! e- b" _; e' t
  最后只听到一声门响,和楚寒阳出门之前的一句——明天我去学校给你办退
1 V5 U1 m$ S; G. P* ^学。9 w% Z0 W; `. x6 X4 V

4 i% s' y  X" X$ a* q- p5 _) j* d               (待续)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