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暴露的校园

暴露的校园

 放课回家,里子怱怱地拨了电话给她的同班同学真弓。+ d8 T2 ^% x; ]2 Y2 p. C
! Y5 H6 x# g% K1 T. G( H
   里子:“真弓,那个我已准备好了,其他的就由你来负责吧。”
$ `( x3 {+ `& N+ }* T# C' h4 i' ^( D" J* V; L5 L
   没多说几句话,里子挂了电话,急忙地跑了上房间。
+ _/ J9 k- t% p/ F4 v( i" k  g2 I  z& Z  x
   里子的全名是木之内里子,是一名国中二年生。有一头到肩,染上暗红的秀发,一对像是会说话的大眼睛,样貌标致而可爱。性格方面活泼好动,无论体育或成绩都很好,在校内是品学兼优生,在校外则是个朝气十足,人见人爱的阳光少女。1 L- i0 e  E9 Y; R( m" _/ i
& }; \, W; ^. _* d, F  S
   换好了衣服,就开始为打後的约会做准备功夫。2 S& j/ A# O7 I, f$ c
+ L9 x- A: U. Y! h, f0 ]% C% ]
   半小时後,她的两名同学也一起来到她的家里。7 Q1 }" ]6 R5 e7 W- l4 u

7 T- r! X/ G8 ]6 s! d2 _, z) d# C- W   一位是立川小夜,和里子差不多高度,乌黑秀发紮成马尾,生就一副小天使的美丽清纯脸孔。外表非常斯文端庄至乎有点儿腼腆怕羞,是个典型的邻家小美人。校内成绩和里子也差不多,体育方面却是个白痴,但家政倒是一流。
2 w- ]' E* }* B  \% K
6 y5 d/ P8 T/ u% X& l) K   另一位是天堂真弓,个子较里子和小夜矮上一点,乃是一名千金小姐,虽是挂上金丝眼镜,但无碍其美貌之余,也更添上一分书卷味,配上乌黑而没有染色的长发,以及两边留海精心紮成的辫子连几颗彩色小珠,确有点豪门大户千金小姐的气质。虽然是三人中最聪明的,但不知何解,成绩则只是一般而已。& ~) l; E/ U1 m6 j0 ?+ Z/ \
0 V. V: F# s; @
   她们三人由小二开始结识,而且也非常地投缘。时至今日,已经无所不谈,形影不离,变成是三位为一体的姊妹。故此,她们在校内也被同学称为三朵小花。  u9 g5 k3 z- F: i  B# G

9 a3 E; i- m3 W7 U0 G   两人到步後,里子就带了她们上她的房间一同做功课。基於有两个高材生在场,功课用不到一小时就已完成。此时,里子和真弓不时用眼互望,也不时一同瞄着小夜。$ A3 k5 e2 k2 a7 m" Y/ x/ b
0 O  M9 C! d9 K( h5 d! t. Z8 ]7 G+ S
   小夜招牌式的低着头,默不作声。气氛一时沉默得有点尴尬,但也充斥着一种非常古怪的张力。! b, d8 i, C+ [! [0 o. s7 M

) V8 q, N, D9 s7 q- M  z, ^   里子真弓忽然笑嘻嘻地移近了小夜,不约而同地握上了小夜的一对纤手,一人吻上了她的耳朵,一人吻上了她的脸珠。面对这种奇怪的举动,小夜并没有阻止,反而一动不动任由俩人索吻,原本垂低的头慢慢昂起,朱唇轻颤,星眼微闭,露出享受的神情。
. C) s4 V) {1 D6 h/ @& Z
) K: u/ s5 ^8 r1 X9 E1 q" z5 u8 K2 J   其实在五个月前,当时还是暑假中。三人在真弓家的别墅渡假时,她们倾谈至半夜,一时兴起,就玩起了同性恋的游戏来。由那个时候开始,这种特殊关系就断断续续地维持着。至一个月前,真弓大胆地提出玩SM,而她也身先士卒地担当M的角色。之後三人轮流地尝试,最後发现真弓和里子都很喜欢做S,而小夜却是M的材料。
& l0 N/ f* v# `0 F3 G
) f0 R  ~/ M7 h% ?; F   而今日,里子家里刚巧没有人,所就约了她们一起到来玩玩。2 h5 e: A% n& I; ~) C
7 o7 D8 M# Y, G
   真弓:“今日是否照旧?”
9 D0 v1 u+ k9 u2 [  M3 x+ h  l( h  p7 c6 V6 ^
   里子:“当然了,小夜有异议吗?”8 H0 w6 y. z" ?2 a$ L' {

; q0 n9 X2 ?& l9 r# X   小夜没有作声,算是来了个默忍。
' [. p0 S+ @. |+ M( j: k
( X7 D/ c2 x6 L+ T5 x2 ^   真弓:“里子,小夜,其实你们不觉得没有必要每次都提议吗?我以为既然我们都知道自已的趣向,倒不如今日一次过决定以後所担当的角色还更好了。”; f8 f, |4 z% D# {: c  ^' H

  E! X7 J  i& r1 w   里子:“其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怕小夜不好思意而已。”" Z7 ]6 ]9 z% D; W; g6 n9 ?

: D5 f1 _4 _5 q   小夜:“…其实…我…我没有所谓…”
8 R, c# O8 w5 u8 e7 Q9 X" e
0 J! d, C1 k6 {  `3 I3 ], |   小夜其实真是有点不好思意。/ p' o3 I& o; z7 U
( H7 U+ [# T. h: w7 S
   真弓:“好,好,那我们就定决,由今日开始,我和里子当主人,小夜当奴隶好了。”1 C# o5 M( C" N4 _+ ~) q

  ~8 ~8 M" `/ m' Z0 i  i; d   里子拍手赞成,小夜仍是那个模样。) b% Y- [7 \( `4 P+ X1 v' s

* L7 Q) V# L, X1 I' l   里子兴奋地走向了桌子,在柜中取出一张字条给了真弓。
8 x7 |2 \% z6 H, o
9 V6 [$ u: M% w( J8 p5 n   真弓看完了就露出了笑容,然後把字条交给小夜。
" V4 E' @; k- b8 z4 \1 }9 @/ Y% |" w' `& _8 N& B
   当小夜看完了後,脸上即时像火烧一样通红,默然不语。
* r2 N/ N. g/ v' e/ {* e! `( D
/ @3 O8 P7 h- G( X* I7 P   里子:“好了,那个就是奴隶给主人的宣誓词,小夜你要用它向我们好好宣誓效忠。”9 y9 x: e7 r5 M  L6 r

. a7 H! ]! q+ `8 X& a   小夜:“但…但…是,我…我还未有…心理准备…”
6 `. }3 T  [/ l7 a8 Y; y7 D5 x2 v& B' I. T) i, L
   真弓突然用手指半力地捏着小夜的脸蛋,看来满不高兴。$ _) ~. {; Q6 Y2 `0 x
; c( i2 Y) W2 h) S" E+ R" A! A: P
   真弓:“你是我们的奴隶,要什麽心理准备,快给我大声地读出来。”
+ {' X; _( _4 D5 q6 F0 ^
  k. o/ I6 C& t) z3 c1 D  U   隐藏在千金小姐那大方高贵下的真面目一下子展露了出来。( P1 A# d2 z. Z/ G% e

5 O  l% A4 L' L* n* {8 M% i   小夜:“对…对不起…”完全没有反抗,小夜也像真弓一样,表露出自已的真本性。+ {1 v  F( h% c) V

% i3 l; q; ~6 a" `" \   在里子的指示下,小夜跪在俩人面前,羞涩地开始了她的奴隶宣言。7 c- t, d& Z7 D

* p, r7 Q+ c2 q7 v1 ]* A   小夜:“我…立川小夜…於此立纸为誓,从今日开始,将成为里子主人和真弓主人的性奴隶,并且从今以後都会服从主人们的一切命令,以及尽心尽力取悦主人。若果惹怒主人们就必须要接受处罚。”
+ x$ D( C5 ?; v* y5 m3 I; d/ I+ V1 Z7 u) h
   小夜用不强不弱的声音说完後,红潮已经延到粉颈,眼睛也抺上一层薄薄的泪光。
+ w, i5 H2 r' m6 D! e
, E5 }1 h. T( ~/ O   里子:“好,那麽现在签上自己署名罢。”里子即时下达了命令。; \% l- K* a; L9 _4 N1 N3 P+ f' c' ]% @

/ P( |3 s" o! b   小夜愕视一下她们,无奈地在纸尾签上名。里子还找来了一枝大头水笔,涂黑了小夜的姆指,然後在纸上写押。- ^. @: X+ D. ?/ K3 ]- v+ N

- [7 Q. @" q. y5 J/ g# h- b   里子:“好了,从今日开始,可爱的小夜就是我和真弓的专属玩具了。”: Q3 @$ E$ W) S- Z/ [) {5 W4 R2 W$ ^! m

+ v8 _4 |, _( H' Y+ _7 p3 O9 V   真弓:“里子,这张宣誓纸你要收藏好啊。”
6 b# O( p* w6 Z5 z& a8 @  H4 g5 v
   里子也小心地放到书棹柜内。4 Z7 L+ m- c* C

; S0 Y  y) Z, l$ l  D# ?0 |   其实三人心里都知这张所谓宣誓纸根本是毫无约束力的,只是闹着玩而已。
) W2 m1 E1 q& Z# u' K5 m5 D1 F; j
1 b  ^8 w3 x  i   真弓:“那麽,小夜,我命令你,立即把身上所有的衣服,一件不剩的脱下来。”
. y" b! h8 n2 N( }. p+ f2 a, }2 j* ]9 Z8 T9 S9 U) `, [
   小夜沈吟了一下,乖乖的站起身,慢慢地脱下衣服,然後全身赤裸地站在俩人眼前。
$ d7 |9 O4 O0 W5 z+ e* u0 X/ C2 x/ o2 D5 P
   小夜:“…好难过……”4 U- B& J% v/ v9 H/ {1 }$ t2 v
" `( x4 ?4 E& o& m# F
   里子和真弓一起坐在床边欣赏小夜的裸体。
7 M/ d4 m( w) X1 n' x% C% y" W; T0 G+ m( Y& I0 h: T" I
   小夜的皮肤白晢幼嫩,乳房的发育比同龄的女孩子大,已成吊钟的雏形,配合两颗焉红的小菩堤,实在颇为引人。年纪虽小,但身段曲线也见得细致了,高胀的臀部,纤幼的蛮腰,修长的美腿,微隆的小腹,希疏的体毛。虽仍是处於发育的阶段,但无可否认已有一定的魅力。  M) M$ }0 F2 t  u* p. W. S
% x8 y, n3 @. F6 H* m
   一丝不挂站在两个同性面前,任由她们监赏观看自己的胴体,下体竟然产生一股酸麻的感觉,小夜不期然为自已的本性感到悲哀。
* R1 c1 }2 F5 y
4 P! d0 m$ ]7 l$ C9 U. u+ O  J/ `   里子:“那个买了没有。”4 i% s% L3 l' W* f
! T' X. V! T5 C1 {4 G) j2 f
   真弓在书包中拿出了一条带子。小夜是注意到了,却不知是什麽东西。
1 c0 T2 @/ ~( L. _! s* o, L
- o. B8 S( W: v/ P) U   真弓:“小夜,这条狗带是主人特别买给你的第一份礼物,你就自已戴上吧。”
% n- K  s; _6 l$ |( i/ V: ?8 Z2 T  s: l" o  }/ W* o* o
   小夜:(狗带吗……我要戴上这条狗只才用的狗带……那我岂不是……)
8 j1 X6 [8 y, h% u( z' \( A# n3 m
   小夜被屈辱的感觉唤起了被虐的本性,接过狗带後顺从地戴上脖子,静静地站着不动。6 ^# N$ P. Z1 r
8 Z5 d5 A$ K  ~$ `
   真弓:“呵呵呵……这条狗带和小夜很合衬呢,全完是只母狗了,小夜是不是应该多谢我的礼物?”) X( }- g5 |8 W# Z
$ D3 f  T& w, d( d
   小夜:“是的…多谢真弓主人的礼物。”
$ p4 A+ q0 I' l/ G) }1 D, D" D4 \# }5 u- R% t% [- p/ L: h
   至此,小夜知道真弓与里子是早有预谋的,但心里却完全没有要责怪她们的感觉。
, n$ p9 R) B4 c* J0 g1 t6 x3 [* f2 P' \
   里子:“我也有礼物给小夜呢。”' @* O+ i8 X9 ?4 t, h1 g% o6 X% V
+ R7 ~( }& i4 G6 |, S
   说毕,在房里找上了一条白色的绵绳子。
! J. I; c" {) X- h% P8 g% c. K0 z3 d% {- U6 j8 {$ n
   里子:“这条可是远足用的绳子,我也送给你好了。”
5 p1 p! y; L  G$ v2 g- W/ e1 q- A
4 o$ k: F# Q. w' }) x, p8 \8 ^6 E; e   里子走到小夜身後,开始把她的双手从背後缚起来。
8 h4 Q7 u3 N! L3 X' ]
7 W& s- W+ v  A0 T   真弓也走了过来,用手指捏起小夜的乳头,发觉起经硬起。4 q% a5 K/ i% `! x) E; l3 Y, a) J

. U& Y8 Y# i, L( D   再探手摸往她的懚密秘处摸去,柔软的阴毛按上去颇为舒服,同时也发现中间有点湿润。
& [3 ?, D" b7 V( e; T% u; |/ t1 X6 Q/ g# D5 K; T; j8 k* w. d! I+ M+ V) U2 Y
   真弓:“里子,这条母狗原来已经发情呢”
* @! ^0 v+ k( B5 q, k. O
# }/ W9 B$ }/ m# C   尖酸刻薄,爱用手指捏小夜,正是真弓的特殊喜好。
  z1 g' ?8 N2 ]; ~0 ^3 R7 ], t- p' h, K- j+ F
   里子:“怎麽?缚也没缚好就湿?……真拿你这个变态没法。”
( b' p# T* S" l9 o
; E3 `: _: I) K  t* `5 L1 O   小夜:“…对不起…嗯…”) ^( n  r/ h! c. F
% ~2 [1 D* X2 D' S
   在里子缚起小夜的时间,真弓也不断用手骚扰着小夜。
8 u* G# h, {. _
/ D( O% n9 Q" _! r+ I   里子:“好了,缚好了,小夜快躺下来。”
$ h9 t; A1 a/ b* c
3 l5 ^, ~+ q0 E' M! E7 t   拍了一拍小夜的屁股催促着。
# |9 x" _! n2 q5 S7 H( S# U
$ g' G# G# ~4 E3 b) X" n6 W   小夜躺下後,里子已急不及待脱下了内裤,跨上了小夜的脸上。
/ s& P) v& d3 P' ^& C2 Y8 Z
) m, m9 w; i+ k1 v: w1 E   小夜还未来得及出声,口已给里子的下体封死,突然一阵快感自阴部传上大脑,原来真弓已开始为小夜口交。) u  k0 ~8 l; d
% u" A# z5 N5 X6 x# `! u. F
   里子:“小夜,快点,给我好好服务一下。”
8 [' h  ~- u: j$ c$ |! F) Q7 o2 _* k" F
   小夜勉强吸吮里子的阴部,也努力地试着用舌头舔上它。4 W+ `- J2 ?# Y  `" T: c: f

7 g/ U6 c; T' `/ ?3 |/ k2 N/ B+ @   里子的喉咙发出吟呻,把左手伸到自已的乳房轻抚,右手却伸往背後小夜的乳房搓摸。5 W' d9 r7 k1 r; ^2 x
( N/ {5 S/ S+ l2 o
   真弓的小嘴巴离开了小夜的下体,坐直了身体。一手抓上了她的脚踝,一手伸进自已的内裤里抚摸,一脚撩拨小夜的秘处,嘴巴也在抓来那只可爱滑嫩的小脚上吻着舔着。! w% q$ V4 X" V" |! D
3 W% `" Z1 ~; P8 [: P! K8 ^
   登时变得一室春色。7 c; E: y5 R1 ^$ {9 ~$ L7 m
" g4 s8 I; h+ v: d8 Y2 J
   不久,唯一嘴巴空闲的里子发出快乐的呼叫声,接着身驱向後靠,双手往後面小夜的双乳抓上去作为支撑,看来是接近顶点了。真弓也加快了手部活动,同时脚趾也用力往小夜的小洞穴挤压进去。小夜的身体冒汗,小嘴也自然地配合里子的反应,使劲地舔着里子的秘处。
6 |0 [+ j4 {) c1 Q# E+ Y+ U5 _4 b7 {! P, v( Z3 T
   “噢…”首先是里子长呼一声,身体突然硬直,双手也大力地抓着小夜的双乳,就这样坐在小夜的脸上泄身。然後真弓和小夜身体也同时震动了一下,呼叫咽哼声始起彼落,两个小 女孩都到达了自己的高潮。0 i7 M7 ^/ F" G) I

6 V$ u0 p; ?" x   真弓:“小夜,记得今晚要把体毛全部剃掉!”8 L$ D6 S: R0 Z5 K8 c

% e' Y$ P. l9 Y# Y$ `: i   小夜:“…嗯…嗯…是的……主人……”9 `- M2 o! g9 V: T/ i' r

4 k1 v& M; k) g# k  z   小夜依然全身赤裸被缚着跪在地上,一边用舌头为真弓清洁脚趾,一边老实地回答着,心里却暗暗地期待着以後会有更刺激更荒诞的游戏。
: g0 i) d$ N) B8 R8 n
9 g! b& ^; M6 x   第二章 小夜的课余活动* K5 l/ D0 q1 \, U7 M& _
' c& C* s, w" H* D/ y* l
  星期日的午後, 里子等约好了在学校附近的快餐店集合。 一起吃过午餐, 三人就回到学校。 此时的学校除她们三人外, 就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对她们来说, 也实在是太放便。 意料之内, 校门上了锁。 三人往原定计划中位在校舍侧面一楼的保健室去。 三个女孩子, 好不容易打开了窗闩, 由窗口潜进了学校。
6 V4 Q  [8 k2 V! L9 g; D+ F& d; F6 f* c" e* f- p
   真弓: “小夜, 脱衣服吧。”5 W# t, E% W4 J
/ l7 K6 R8 a# ^) c
   刚入保健室, 真弓立即向小夜下达了这项命令。; ?/ m, j3 @6 S  {( T- t
! i8 N7 m' K( S8 s
   小夜: “咦?! 不…不是到课室才…脱吗?”- [0 v' @; Q2 d+ U2 J2 O* t

/ u' p+ |  b! X. @" [( g! i/ W  b+ [   和原先的计划不同, 连里子也都愕然, 但她还是没有出声, 任由真弓出主意。
! ~( d1 \/ i# w0 M( F4 z& o
4 Q5 F5 J6 m: B( m/ m! M   真弓: “小夜你是不是要反抗我的命令?”! ]# r" u1 {  Y3 E% U
7 c( y4 l1 ^3 f5 s' K
   小夜: “不…对不起, 主人, 我现在就脱吧。”
9 o+ w, x/ ?8 d1 Q
0 \3 a. P% j5 C   见到里子也没有反应, 小夜只有服从真弓的命令, 把原本所穿的白色衬衫, 蓝色短裙, 以及小梅花内衣裤全都脱下。
" @5 A: b; @  a! E9 _
- `  ~: i: k2 V1 _* n4 G  q) i8 _   真弓: “那个, 小夜, 奴隶是没有资格穿鞋的。”
" K( ~; H) D$ f# m
" x2 H9 X; L  ]$ d. f6 ]" P9 s! V   小夜用求助的眼光望了里子一眼, 里子只是摇了摇头, 小夜只有把身上仅余的一对鞋袜也都脱下。 真弓在她的小背囊里拿出了小夜专用的狗带并为她戴上, 又拿出了一条绳子缚在带上。" Z* P# ]4 f; [& M
& o! J1 w- t2 Z) l
   真弓: “小夜, 趴下。”
- S0 R& `, O3 x2 K  \" e. B
* x" u  _7 k3 J( }3 F7 Y: [6 G   小夜依言, 四脚爬爬地趴在地上。5 ^: d0 v9 F' _3 q$ b
& }+ \; }, p4 d, A
   真弓: “呵呵呵…小夜现在很可爱呢, 主人就带你在学校内散步吧。”- ~* E0 V; b, R; }" C  B1 P

! y1 _8 y. f- D8 P6 H0 c   说罢强要把小夜牵出保健室。
* s- _' K& k5 v# n; _4 f" c8 ?! L
8 ~" v- t' w) v& T% P   小夜: “请…请等一等, 那我的衣服怎麽办?”
# G  u; {: g2 n
6 y; f; _: U; T! }2 c   真弓: “嘿嘿……现在还要这些吗, 里子, 扔出窗外吧。 回来时才让她捡回, 希望不会有人先拾到好了。”
1 q3 g3 w  |) a2 q- j
) W+ T2 u+ V0 \/ w, E6 k6 v   小夜: “求你…不要…里子主人…不要…”  G2 u( B+ S- \5 }' }% J3 l& J
, g1 r: ]6 ~: D- L! Z' O
   里子也笑了出来, 无视小夜的求情, 一手把小夜的所有衣物全扔出窗外, 然後重新锁上窗闩。
& E6 [2 K7 E. R+ V
8 [: O( w. b7 x6 z. l   真弓: “好了, 衣服没有了, 小夜你就死心吧。 在回去以前, 你也得要光着身子呢。”
2 r% @0 y* _4 A- ^, B! ?. r& E; N6 |
   拉了手中的绳子, 三人走出了保健室。( i2 N5 ^  f6 k' y
) z6 I# L5 |. Q: S6 N
   在校舍的走廊中, 三个女孩, 一人行前, 一人行後, 一人则在中间四脚爬行。
+ r; L3 }. K% v0 a3 K' i
- j7 N7 H' z! ?+ y( Y$ U7 W   被真弓牵着的小夜, 全身赤裸, 在里子的指示下, 膝盖离地, 臀部挠起。 在四脚爬爬时, 两边股肉一左一右地摆动, 煞是有趣。 剃清了体毛的女阴, 也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鲜红的肉唇, 微胀的小珍珠, 深谷中的菊穴, 湿润的桃源洞口, 全都任由身在後方的里子尽情地欣赏。6 I1 G9 p. ]9 ?! s  {
( x. p' d' W# I4 e: P6 e/ q0 v
   里子: “真弓, 这里的风景很好呢, 小夜的洞穴和屁眼全都可以看过清光。”
: m# M: _" [/ K' S9 K9 i  W& ?. z( R# o3 b1 ]6 Y
   真弓听了里子的说话, 也走到小夜的後方。# L- D- _# ?6 H4 n* |# ^: o* t, m9 g

7 H7 z8 O6 f$ o! g% ]   真弓: “哗! 很厉害, 小夜的底部全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N$ G! r# J9 O. v

8 h- m/ E: L7 L5 g9 G$ [& v; d0 y" ~   真弓和里子的视线和説话尤如一把利刀般, 直插入小夜的自尊心内。
) l3 Y' E" F& r- k9 C6 ^. T, b% R& y* t* j( U$ f! X  Z# t( @
   女孩子的自尊心严重受损, 她的眼匡开始潮湿。 然而, 除了眼匡, 还有一处也跟着潮湿。8 L, y5 H/ K3 `: }3 R# \+ l! M

- @/ m8 l) D9 y' u, G   里子: “真弓你看, 那个洞口反光的, 是不是小夜的爱液。”
$ A  w" i( u$ q: t' }$ b; t' l1 t' @) {4 ]$ v: s2 q5 O- _: M, |
   真弓: “是啊, 应该是爱液, 还有那颗小珍珠, 好像也变得更大了。”  R1 R* ?' u* `

. E$ q2 Z: j& Y; J- T. x   里子: “你看那两片肥肉, 又红又胀的, 这是不是书本上说的性兴奋?”
1 s9 ^% z1 ]5 Z" }7 b# @7 b$ y- G/ c7 P
   真弓: “我这个纯纯小 女生怎麽会知道, 就问一问她本人好了。 喂, 立川同学, 你现在是不是性兴奋呢?”$ H9 z9 ~6 t2 O

! |0 z( O9 ~, ]   面对这种完全剥夺尊严的问题, 小夜感到难以启齿。4 U* I* Y) c& _, T. X$ e  ~: c
. q# I8 G7 Y1 t9 _9 n
   小夜: “……”
% n3 H% p* L3 q! O+ d/ u3 O# O4 f2 z, N: y1 V
   真弓用脚踢了一下小夜的屁股, 使得小夜几乎向前跌倒。3 b) p0 Z7 W5 U3 k( P/ }$ k
5 j6 @# u9 ~4 v8 T9 J
   小夜: “…对不起, 主人…小夜是性兴奋……”8 U2 ~6 O+ {2 d6 B% ]# s9 n
) Z8 C( Q# O/ t1 n+ [
   里子: “你这麽小声, 叫我怎麽听得到。”. ], N& f6 ?+ J; j) B
0 w2 e8 c' V4 q! \' S
   小夜: “我…我已经性兴奋!……”& A8 c# M9 ]  Q+ J0 D

7 z. n# z$ Q4 |$ ^   小夜大声地说出屈辱的说话, 里子和真弓听得一同嘻哈大笑。% ]( w6 [0 ^* g

3 l/ Y3 z; v9 |: i: {# W   真弓: “里子, 光着身体散步会性兴奋的家伙, 应叫作什麽呢?”8 @2 A/ @  J3 D5 [  W% G' Y' R: J

& |  s* U4 D1 i   里子: “我和你一样也是纯纯女生, 我当然也不知道。 喂, 优等生, 你知道吗?”
  r! u* B- _4 ~4 p" b3 G1 X! K! {$ X/ W
3 i+ ]. W" v6 Q# k   小夜: “……是露体狂…”
  s- E6 D. d& J5 B% ~# U9 q. C- Y& ]+ s- Z" Q( V
   里子: “露体狂? 多吓人的名词…, 那些人不是又变态又淫秽的吗? 难道身为优等生的立川同学也是这种人?”
7 m3 E4 _+ {7 w+ \  P4 h$ `% o: _5 d8 H( X" u: X; X
   小夜: “是…是的…小夜是…又变态…又淫秽的露体狂。”
; Z- j+ K) ?7 [7 H. Y, ^, b8 K9 a, }# U$ C; B# k
   接着又是一轮无情的嘲笑。
1 n+ x6 @/ f( V7 v- h0 F
2 L0 |! ?: J; W4 K. |. r   被里子和真弓观赏了自己的秘处以及回答屈辱的问题後, 小夜的人格也全没有了, 但身体却燃起了被虐本性, 清清楚楚地感到有股不泄不快的闷热感觉藏在体内。
. N5 E+ \# t. n+ z$ B
! l9 E4 l: E7 e* }$ |   小夜很不容易才由一楼爬至三楼的课室。 当进入课室後, 里子就把小夜给缚起双手。
; C9 Q7 j: H3 Z" ^3 B
/ e7 {0 M- x) e) R- o- e+ r0 c   真弓: “来, 小夜, 给主人服待一下。”$ O: i' b( d* A8 N3 B9 I: G% e
. E0 T. x$ K7 x( W' W5 n* _4 ]; f
   真弓脱下了内裤, 坐在椅上, 命令着小夜服待自己。: W4 J+ |3 c7 _3 l7 n

; v' z( n4 j) k   小夜跪到她的跟前, 开始用小舌头为真弓服务。1 b- S. P! K" u0 i. f2 n9 K; K

$ ^$ n1 z7 c5 L; H   里子走到一旁, 倒转一张椅子, 胸口压着椅背, 兴致勃勃地观看小夜的口交。
% P, H4 M& }1 i& E! j$ @' V: T2 Q: _
   里子: “真弓, 舒服吗?”- ]+ V- G( k  p1 k# _" O0 o
2 r: z4 w9 k1 N- i" q' X/ R
   真弓: “嗯…棒极了…, 里子……你也来试试吗?”  ?, C5 k( s& o  N5 k

* ]2 }* r7 L" x+ \# F' E- L! H   里子: “还是等你享用完才到我好了。”
8 j4 Z# y, r' k) p# O) w
$ U0 T; D9 A3 Z! m% ~! [' c   随着小夜不断吸吮真弓的洞口, 以舌头轻舔小肉荳, 真弓发出甜美的声音。( L2 m8 h( a1 g/ e: T
. B3 f" a: @% g
   真弓: “好…好…小夜你的口技…还真是不頼…”+ }' ?' i5 f% B
0 M# p  d  @/ E; }# T7 W
   五, 六分钟过去, 真弓忽然用力拉着小夜的秀发往自已的秘处挤。
/ F' Q9 M3 {3 X6 N7 V* M1 v" t% a2 o8 W
   真弓: “到了…要高潮了…啊…啊……”* f4 q! _; A* w7 f/ S; Y: Q

! k- ^8 T. P3 @1 ]7 _9 i, b   一股温暖的液体直喷往小夜的脸上, 真弓也终於失神过去。
' z3 q# _& _" ]0 L! [+ d) f/ }- c
! q9 j0 C( M, d  J% n( x- }# d   里子: “好了, 小夜, 现在好好来服待我。”+ ]/ i, ^+ {- k" z0 X
4 u' }$ S: `/ g5 l. G0 ]
   一次又一次的, 当待奉完两位主人每人两次之後, 三人明显有点累意。
- E, U- }2 [% N4 o" }
2 I" T( f0 P. R$ b# v* N$ J0 @) ^   真弓: “里子, 今日也该差不多了。”
$ p( Q' _/ W' ], A. b6 N5 ?% y3 m. L2 t- x  i" m. |
   里子: “对啊, 时候也不早了, 回去吧。”* b/ V) f4 Y- U( ~. K

' Y7 X$ q# J. V' Z   小夜: “咦!! 两位主人……”
9 \$ U( h; I: y* A9 a$ N% a6 o
* F& I* L5 Q% S$ ^' `   里子: “怎麽了。”
3 `: e  n9 x$ ^" t
1 F6 b& K4 c3 U  }! m( ^- Y5 y   小夜: “…我…还未泄…”7 [  \- a6 I, T: A& v' E

: X, ~* v2 {$ y& c   真弓: “什麽? 我听不清楚, 给我大声讲清楚。”2 p% Z4 u: J; v

. |) V- }  F* D* m6 N* H" }0 j   小夜: “…我… 我还未泄身!”
" B4 d$ v% a* G. {. y# N1 I4 P$ y7 ?3 Z
   里子和真弓对望一眼, 发出会心微笑。
: \- k0 j1 x" d$ }1 M
9 X: V' v1 K2 z& e8 a   由保健室到课室这段路程所受到的羞辱, 已令小夜的身体非常兴奋,
* T  v1 \# y4 D6 l% Z- Q# ]( \
. _6 D, |8 B4 ?   在课室以性奴隶的身份为主人服务, 也使她的慾火燃烧至顶峰。 现在她的阴核和阴唇已经因为长时间充血而有点疼痛, 全身细胞都在鼓燥, 脑袋也变得不灵光, 身体的性慾到了不得不泄的地步。; D  ~; w$ V2 R

3 u  G& k& K: x4 A   但里子和真弓每人都高潮过两次了, 却一次也没让小夜泄过。7 |3 Z2 K) m1 p4 t; Y5 h* b

+ i& {  X+ H4 ?6 D" b1 D) I   里子: “是吗, 那关我们什麽事。”( B2 o$ D+ L% z- Q0 C* @
4 k% i$ C) @; t  v3 K
   真弓: “没错, 我也累了, 想早点回家休息。”
/ G) T! A( j- I% n% a- o% |) ]- @
   小夜: “请等等…请主人…让我泄一次好吗?”
3 z, N2 n/ X& I* k# {
. W4 a6 ?% |9 I   真弓: “笑话! 主人喜欢让你泄就泄, 不泄就不泄, 奴隶怎麽可以和主人讲条件。”9 e0 K. h) a& `3 z2 k
7 b, r& @1 c7 s
   小夜: “我…没有…求求你们…大发慈悲…让小夜高潮, 我已经…已经……”
5 a3 u& o* S& P$ V0 X/ p0 [0 u3 J
! O- E/ |  c& Y* w" I0 G   真弓捏起了小夜已经硬挻的乳头。" ^7 N% G$ d" i; F
0 k1 ~7 r4 K) J: m( W0 b
   真弓: “你这条母狗还真够烦, 连发情这种事也来让我们烦, 算了, 里子你认为怎样。”
  Y* i; k5 t- A+ W2 ^
, N' I. E& ]& z# z1 q   里子: “好吧, 若果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就让你泄一次吧。”
3 f) i$ Q* Z8 N5 ], _4 @# x  p! i+ n/ g
   小夜: “好的, 我…什麽也答应。”
) T  N/ I: a* S: v, X% b  Y- X
+ N; E1 F2 r- C   里子: “嘿嘿嘿……, 先别急, 这个条件是不能在这里, 而是在礼堂。”
: b' C! `: f3 X7 V# l
- W1 |- k# @+ N   小夜: “礼…礼堂?”" D' z0 }% j( u# \2 r

- @9 j  l$ F' K% i   里子点了点头, 小夜则进退两难。
, _: E' M& b( H. ^; `1 _; f
3 M2 M- b& h& E6 c; Y4 a   里子: “怎样, 不喜欢的话就算了, 我们倒没有所谓。”0 O( D$ D! l$ x! j/ f

# S& [+ h, N" {& B2 q  F   小夜: “不…我去…我去”8 `. h4 [+ c) ^5 h7 H

$ b; U2 n4 N1 p- ~5 o4 u   里子和真弓抬了椅子, 坐在台下。
9 p4 g1 |8 |: ]$ S  L
& X3 @, D% S& O   小夜站在台上, 身上仅有狗圈和缚上的一条绳子。 在她旁边放了一张椅子。
( q7 a1 b& q( P
( E# [/ r" j  B/ G   真弓: “小夜, 快点开始吧。”. E2 r& S# ]7 d( r. y

# N5 j5 B8 \5 E+ i' A$ |! b, g   小夜微一颔首, 把真弓所教的台词开始道出来。
6 W( P; W, n- e! M* x
7 l; t: I+ w4 i1 {- g' ]8 y   小夜: “我, 性奴隶小夜现在开始表现淫贱无耻的自慰秀, 请两位主人细心欣赏。”! B* t# \) C3 {4 g  {8 R
1 B0 {6 a) R9 x7 C  `
   说罢, 把一条玉腿跨过椅背放上坐位上, 然後使肉唇紧贴椅背顶。/ ]9 \$ P6 j  U# N. Q

0 i* v* k. u( \& j  O% ^   小夜: “嗯…嗯……”
5 q1 T& g4 p# @. F' {0 H
9 p; N! }7 L) h   阴肉与椅背磨擦, 积压的慾望开始释放, 口中自然地吐出快美的呻吟。
/ z6 @0 u% ~: O, b7 d. d: Z( G- Z6 N6 d; ?7 q! g; Z: |, ~
   里子: “小夜, 感得怎样?”6 x- Z* A% t$ W6 H) ~# N$ O5 f
. J: w/ v5 d; S( T" N- y! X
   小夜: “小夜…好舒服…啊”; u7 X* q9 D% G  w1 v
  M% c' V9 b  j6 i" h+ @
   真弓: “喂喂, 你现在是表现, 要清楚说明给观众知道。”
5 c. ^  H: c1 u8 [! {: l# F9 o5 P# A, ~( I. r: ?
   小夜: “…对不起, 小夜…的肉唇正和椅子磨擦…嗯…感觉很舒服。”! _" O8 H' [5 g5 l4 p

4 F4 H  l. i6 U; G, N   里子: “笨蛋, 不要合上眼!”
1 M+ w/ v% X2 p" z
% a, a/ z# Z4 W* O1 @# H+ ?0 i   小夜腼腆羞涩地睁开眼睛。, E4 m* {- A, h/ w" R% m3 W

+ K6 x, R4 J7 N$ W7 N   真弓: “小夜, 你这算不算是和椅子做爱?”- F5 @# ]* O" K9 L3 o: H

4 v- i4 [+ K* Z& [   小夜: “是…是的…小夜正和椅子…做爱……啊…”" Q- V: Q4 b+ v, S

$ M4 S0 [$ I: k% b! A0 D   在这个广阔的学校礼堂之内, 一位幼嫰的小 女孩站在演出台上, 一丝不挂, 双手反绑, 一双大腿分成八字跨在一张椅背上。 小纤腰柔软流畅而充满节奏地前後摆动着, 脸上现出高涨快乐的表情, 通体粉红, 粉色乳头怒胀勃起, 洁净无毛的阴部, 椅背, 以及大腿内侧皆染上反光的, 粘粘的淫液。 正在人前做着淫亵的事情, 回应他人下流的质问, 反使小 女孩的淫心更炽热激昂。; Q7 C* s) q; L1 y
. A8 p0 N) V) L  Z% @# R7 b; X' [
   里子: “小夜你看, 这里是不是全校师生都在看你。”
7 M' D) k8 d, l9 r/ m9 \- h# Y% {: s3 \  ^# `
   小夜: “……噢…是的……好丢脸…请大家…啊…不要看……”
) m/ o7 N" A$ n+ U$ b3 v
; f4 b( z: \/ r7 p1 _   里子: “这麽精彩的自慰秀怎可以不让全校所有人看。”$ {4 s8 m2 J1 C" P- B+ X

) _- z3 @: l* h   小夜脑中也幻想着所有的人正在观看自己这可耻淫乱的行为。" Z3 @( f) @& r; f# c% U$ p

) P8 ^# u- d4 ^5 l- i   小夜: “…不…啊…真的……好过份…嗯…”
( u. o" w- i, g. d4 H* Q9 H- m( T, F  d' D6 Z, O5 n
   感受这份刺激, 腰枝也加快摆动。
4 J+ x1 t/ ?& _; u( L0 L. w, |& ~( |) T
   脑袋越来越混乱, 身体只知追求性的快感。 摆动幅度也越来越大, 几乎整张椅背也使用到, 身驱不自然地震颤, 小嘴肆无忌惮地大声呼叫呻吟。
5 O$ ~6 Y% F% f. H6 n2 O' t6 R* r& z9 z3 F- f. e) B
   真弓: “要高潮吗? 望着大家, 好好地说过清楚明白。”
1 f0 q4 E) n4 V0 J+ O3 R( C4 u0 ?: |, e1 f5 Z! e! _3 a2 t
   小夜: “…是…的…主人…请…大家…嗯……好好…欣赏…小夜…的高潮!”
  q2 U* g" {+ B2 i9 Z% b3 r$ `5 M) H. ^7 f7 ?
   小夜: “…噢…泄了…请大家…看…小夜…高潮…要…高潮…噢……!!”
* K( _$ h7 l+ j# {9 Q1 m4 {4 L8 M' U" E6 b8 ^* r
   身驱强烈痉挛, 双眼一反, 唾液自口边流下, 迷糊之间彷佛听到无数的口哨掌声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