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都市]中国制造-13-15

[都市]中国制造-13-15

  第12章 谁解其中味! B( R) X- j  \. T+ T. G+ o
- }( U0 q, v. d. J' L
  田立业心里暗暗叫苦,脸上却仍在笑:“好,好,李大姐,您就常来谈吧!”
" I; W. [2 |7 u. j, K& @0 d( {9 `7 u( A8 A+ `6 y- R  ~
  齐主任带李堡垒去领钱,走了。
. u  p" ]- J$ g. M" {
9 \  g( r0 h, ^  二人走后,田立业鬼鬼祟祟向门外伸了伸头,见李堡垒确实进了齐主任的办公室,才急急忙忙招呼胡早秋和李馨香说:“二位,快!快跟我撤!别再让李堡垒杀我们个回马枪!”/ v) C3 K9 M. c$ L" K6 M) T2 M
" C/ m- X! |7 o+ I2 h
  胡早秋和李馨香一边笑骂着田立业,一边跟田立业出了门。
; ]+ x7 w+ q) X7 S) q& g
0 G; L$ c! }) M# _! s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十八时烈山野菜香酒馆一出县委大门,胡早秋就有些奇怪,这田立业,咋不走大路,尽钻小巷子?到了县委后街的野菜香酒馆才知道,田立业竟要请他们吃野菜。6 I' z: O' p) [- M2 T- |

  L3 s1 m8 q5 R' G5 R3 g9 ^  胡早秋马上叫了起来:“田领导,你可真做得出来,你到镜湖我请你吃河鲜、海鲜,我头一次到你这儿来,你竟然请我吃野菜!怎么?搞忆苦思甜呀?”- X9 g; Z! J/ l& t0 ~

, m9 p! l4 T. P; z' U5 i2 s2 _  田立业笑道:“胡司令,你就不懂了,现在吃野菜是一种时尚,美容,防癌,还绿色食品,比大鱼大肉好多了,我这不上档次的客人都不请野菜!”; d3 }$ F+ a; W- E& e

' X- O2 T. f" c% o  胡早秋手一摆:“立业,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们烈山有个好地方,赵成全请我去过——新区的香港食府,有澳洲龙虾,咱去香港食府吧!”$ D: m; Y" }: C; C7 I
( e+ i# p4 s, f# }
  田立业这才说了实话:“胡司令,你饶了我吧,我上任才第二天,刚刚做完廉政报告,我今天只要敢往香港食府一坐,明天这县委代书记就别当了!”
+ O- H4 r" ]: w8 @1 X  b  c
/ o) _* Z) G& `8 ~6 Y  胡早秋笑了:“不怪我小气了吧?这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念你可怜巴巴的,态度也还老实,我也就不计较了,就进行一次忆苦思甜活动了。”4 G8 d% C. ?" g0 f; r

* A$ n# [  F* ~/ |( W" v1 N) \  田立业便感叹:“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上任才两天,我这头就搞大了,四处都是矛盾,四处都是是非。刚才你们也看到了,还得应付上访专业户。”
/ ^7 p) c7 Z9 ^. F9 p, L$ y
8 E$ R% n8 J+ U. B  u- F# n1 G  李馨香问:“上访专业户说的那个H国大明公司是怎么回事?”: `+ F* k- ]  I: @: g
) o$ F$ I( U5 U2 w! t
  田立业摇头叹气说:“别提了,搞不好又是桩影响恶劣的大案子,我正让有关部门调查取证。”+ K3 g- C$ w$ }7 U& L
) b& O& L$ W( b7 n; O
  遂把大明公司发生的事向李馨香和胡早秋说了一遍。* X6 U. T! q" \+ f
- n2 l3 |  S) c1 F
  李馨香说:“这事也真得报道一下,太恶劣了,这么多人中毒!”
" B# e4 n. v* s3 X  o8 T+ O& t* `# _! i8 X: g+ r  q& m
  胡早秋也说:“要是我,早让这家大明公司关门了,哪能让工人先闹起来!”
1 i/ {8 ~" A- x* h5 h
+ p* y% V9 |7 s! x$ A- Y: O  田立业苦着脸:“为这还和金县长闹翻了——这小姑奶奶自己官僚兼洋奴,竟还要对我们工人动硬的!我批评她,她就和我吵,最后反把我教训了一通!”6 s8 l* c. U. e: D2 s
3 k9 A4 t$ j. h- f) R8 E+ o; h) ^- c1 F
  就说到这里,手机响了,田立业粗声粗气“喂”了一声,怔了一下,忙捂住送话器一端,小声对胡早秋说了句:“是市委高书记。”
; T* s0 S5 A/ p% v2 Z- E1 j
# Q" k1 w3 Q! z' ?- J% J3 u  自己的声音马上也低了八度,“哦,是高书记呀!”
4 z6 w7 y+ S& Y9 n7 d2 Q) g/ U2 L0 D+ M: p: _5 J
  高长河在电话里问:“立业,这两天情况怎么样啊?烈山没什么事吧?”8 I! Y. h. w9 K

# r, L/ p& {% r- |+ |/ m- q  田立业道:“没什么事,一切正常,高书记!”
; y$ ?9 Q' Z; P" p8 k0 H
, V' f# c/ L* V  “一切正常?”0 {: o3 j% ~% E5 ]' M$ q

- O+ E# w/ B7 }: x  [$ ~0 ?  高长河那边不高兴了,“H国的大明公司是怎么回事?啊,你都随便表了什么态?叫你不要随便表态,你就是不听!你在大明公司都干了些什么呀?身为县委书记不能控制群众闹事的局面,竟然在群众的压力下去爬大门,这在全中国只怕都找不到第二个!你说说,这样一来,谁还看得起你这个县委书记?你烈山县委还有权威可言吗?”
1 F' `$ D: d" W
( Z. }- A/ h& e7 U1 f2 c' F5 O  田立业被训呆了,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 \0 G/ d3 u7 [7 y& W2 P0 J" D& [  ?, ]. b& |+ L7 ^7 _4 S$ I5 S
  高长河继续说:“还挺英雄嘛,骂人家是汉奸,是汉奸政府!你是什么?是工人领袖?想领导全县工人占厂、罢工?金华同志的意见很好,对大明公司该怎么查处就怎么查处,但这是个监管问题!”
3 Q) @& _% K& X; U) O$ X. K) y
  [- w- @- C6 D* t# R; o, O  田立业这才明白了:肯定是金华跑去向高长河汇报过了——怪不得下午开大明公司受害工人座谈会时金华不在场!- b& _5 ^% T9 M6 @6 T& Q
& ?/ @. h& R( e2 f5 U' l
  高长河也提到了金华:“金华是个好同志呀,田立业,你要庆幸有这么个头脑清醒、聪明能干的好同志和你合作共事,今天不是金华同志,还不知要出多大的乱子呢!当然了,你能向金华同志做自我批评,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谁也不要再说了,更不要对外面说,这影响不好!对大明公司,就按金华同志的意见进行查处,但是,一定要注意政策,不要开口闭口就是封门。立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 D, j' _& h1 _, e
/ [) i. a+ u$ x/ ~. ~. N3 j  田立业沉默着,几乎想哭出来。- y0 y! j8 I- `, \% ]) E
- s0 Z( x( D% S6 N  V3 B
  高长河却以为自己批痛了田立业:“好了,好了,立业,你也不要难过了,我能理解你,你心情还是好的,是想做事,就是过去的老毛病一下子还改不了,以后注意就是了,我和市委有思想准备,所以才一直盯着你,你呢,也要多汇报!”" M. B1 Z, K/ O! w' g

  I4 u) g- N4 ]2 Z7 k$ H  田立业这才应了声:“是的,高书记,今后我一定多汇报,多请示。”2 K7 i: [& A3 T1 p1 t

9 q. k# Q7 {/ X9 O  说完,准备挂机了,突然想到李馨香的文章,便又说,“哦,对了,高书记,新华社李记者的文章写出来了,您不是要审阅么?我让李记者给您送去好不好?”. B" x; K# G% ?6 {0 ?; [" {1 r

. ~' G: G$ l+ T- o$ p% Y1 C  高长河说:“我正要见见这个记者呢,她在哪里?”" q/ s& M% w* g5 B$ `
* W. U( B5 X9 C# Y6 A
  田立业说:“就在烈山,给我送稿子来了,现在正在吃饭。”" _) i- @# Z: ^" ]
1 Q- [) c( c4 B- W1 T
  高长河想了想说:“马上派车把记者送到平阳来,我要和她谈谈!”) e+ s: B" l% `6 q( N. \1 t

# V6 S! o. O/ W7 e% ~" x  M# T! H' N" ^  放下电话,田立业眼圈红了,毫不掩饰地把高长河对他的批评说了一通,说罢便失态地骂起了金华,叹息说:“如今这年头,会干的不如会说的!”
( }" X; ]% o# X& e/ J: v
+ T% l' b' J' U0 c2 q1 V8 |" D  胡早秋道:“立业,你也是的,咋就不向高书记解释一下?”
7 V) o  U3 I7 a! ~3 ]# k1 Q$ ?  N+ q7 T5 b! A3 L0 p' ?, a4 n& g
  田立业说:“解释有什么用?人家的小报告已经打上去了,我要解释,高书记还以为我强词夺理呢!再说,我又是一把手,说得太多也不好。算了,让高书记日后擦亮眼睛自己看吧!我还就不信好人没好报!”. u* `+ b6 P) q
' _" e1 G1 U% {3 J8 ^/ K; V+ c- a
  李馨香却气了:“田书记,你不说我说,写文章说!”* j" ^7 P% k8 N; V; M
- B+ z. b& b5 @! H) y7 ^
  田立业忙向李馨香拱手道:“别,别,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身后可既有领导、又有群众的雪亮眼睛在盯着,本质上和被监督劳动的坏分子差不多,可不敢找麻烦了!您哪,就快吃快走吧,我们高书记今晚要接见你!”: k6 R2 [6 x7 v9 Z
/ ]1 _; F0 G5 @4 Q& M
  李馨香手一摆:“我不接见他,谁想见他这种偏听偏信的官僚政客呀!”
$ Z/ N8 Q4 _) Y% f& o1 G" @
8 v. i: b' X3 B  田立业说:“看看,误会了吧?误会了吧?其实,高书记还是很不错的,怪只怪我这人过去太随便,给大家留下了个不太良好的习惯性印象。高书记不论怎么批评我,出发点都是好的,真心为我好,所以,我现在只有委曲求全干好工作,没有别的选择。”
6 F* h; H1 j' M. O
  m8 a1 ]1 R% a( _; B  李馨香讥讽说:“田书记,你这变化是不是也太快了点,太大了点?县委代书记一当,立马就变成了一个高尚的人!”
( f( U: a. v0 {. I" I* Y1 D# s/ f# H2 z
  “高尚的人?”
- W0 C. \2 O  I/ M# P; H/ j: ?, X- ^: c3 q; {# N1 F7 n
  田立业直摇头,“李记者呀,我可真不高尚哟,说真的,我现在巴不得再回市委当甩手副秘书长呢!好,好,都别说了,咱们喝杯酒吧,就庆祝我从此变成了高尚的人!”! Q% a' E9 Q* O4 }5 b! R+ P; H
6 W# A9 y1 W; q! q
  胡早秋乐了:“田领导呀,你这一高尚,镜湖和烈山的友谊就万古长青了。我们白书记说了,北半湖污染的事就拜托你了,你们临湖镇那两家小纸厂说啥也不能再往北半湖排污了。你老兄就帮我们把这事抓抓好不好?”
$ H7 _9 f8 \6 D: g9 d2 L1 M( L- Y- L3 S# O
  田立业不以为然地说:“哪有这种事呀,烈山的小纸厂不早就停了么?”
: }% d& {9 M) b
: W8 X6 }* R" c' i$ C: ^  胡早秋气道:“白天停,夜里开,上面来查它停,人一走它就开!田领导呀,你们临湖镇班子实在是很成问题,听说最近又有蠢动迹象了,我们白书记建议你们县委开个会,先把你们临湖镇的班子换掉,杜绝这个总污染源……”
6 h2 h0 R9 P: P3 {5 Z/ n  ~0 S) D3 G  E; s+ n3 M  F
  田立业差点把嘴里的一口酒喷出来:“什么?什么?胡司令,你……你和你们白书记把我当啥了?想趁我立足未稳打劫我是不是?胡早秋代市长,这我可和你说清楚,咱们朋友归朋友,你想让我在烈山扶植亲镜湖的汉奸政权是不可能的!”) z/ I4 n' l9 r( x% W$ E

% U! W7 _2 _! m( M- B% V. K& m5 \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十九时平阳市委姜超林在任用田立业问题上表现出来的原则性,让刘意如打心底里敬佩。姜超林就是过得硬,自己有权时不提田立业,现在高长河提,也敢于站出来反对,为了对工作负责不怕得罪人,哪怕是身边最亲近的人。相比之下,高长河就差远了。从刘意如这段时间的观察看,高长河不论是工作作风,工作思路,使用干部,还是决策水平,都比姜超林逊了一筹。刘意如甚至认为,高长河和田立业、胡早秋本质上是一路人,都是甩子,只不过量级和表现形式不同罢了。有一点已经搞清楚了,高长河在省城当市委副书记时就以乱说话、乱写文章闻名。所以,高长河上台后重用田立业、胡早秋这种甩字号干部并不奇怪。老书记姜超林看不下去,和高长河进行斗争也不奇怪。如果她是姜超林也要斗争的!想想呗,高长河都说了些啥?干了些啥?什么霓虹灯下有血泪?就是有血泪也不能说嘛!你是什么身份?说这话有什么积极意义?自己卡拉0K唱得挺起劲,还要收特种高消费税,甚至想向三陪人员收税,搞什么名堂?这又是什么影响?) Q0 f8 y" N0 {# E2 u. y
6 G3 J, F' @( A  ?% M& n
  回过头一想,刘意如自己也觉得奇怪:她和姜超林没有什么特殊关系,高长河对她也不错,把田立业提为烈山县委代书记时,也把她女儿金华提成了代县长兼县委副书记,括号正处级不存在了。可她为什么就是看不惯高长河呢?怎么反倒敬佩起老书记姜超林了呢?这才发现,自己也是出于公心。
4 M' u) k0 X* J3 v. t! N$ r; y: M% i9 ]6 _+ w$ U* w
  然而,这种出于公心的话却不能说,在姜超林面前不能说,在高长河面前也不能说。对高长河的作风再看不惯,高长河仍然是市委书记,对他的指示,她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7 H" |  h% k& y& s
  G6 q3 E( ^5 {
  这便产生了痛苦和矛盾。
* `' v; K; m" @# ?  k: q  E
7 I* u; j1 w1 V, p, E  每当违心应和高长河的时候,刘意如心里就觉得不安。她把这感觉和女儿金华说了。金华埋怨她没从姜超林的阴影中走出来,总拿姜超林的标准来要求高长河,是习惯性思维在作怪。刘意如也觉得有道理,也想从习惯性思维中挣脱出来,努力跟上高长河的思路。可要命的是,习惯性思维竟是那么固执,常常会突破理智的厚土冒出来,去追逐姜超林而不是高长河的思路……: Z1 C" f4 A* m, B1 O- o) V

+ F1 m+ h1 U/ Y  q- `3 U% i  想到了女儿,女儿的电话便打来了,开口便问:“妈,你咋还在办公室?”
6 J" a# e  P  v# d
) o7 W6 B# i' O; [! b  刘意如说:“高书记让我等个新华社女记者。”
1 j+ ^3 b: [' R  }+ c; L: P; H  ~0 @. J: k
  金华说:“妈,那你说话可小心点,这个新华社女记者听说是在姜超林的安排下做平轧厂文章的,高书记并不喜欢她!”
0 ^1 p  ~  ^. g: I+ H7 k
% z* O) |& u+ A# k( b% S4 `( g  刘意如说:“这事我知道,你别替我烦。”& c, D* g8 {* |: H" @' ]! _
/ T8 R( D! O. ~6 Q& M
  说罢,问女儿,“哎,金华,你下午和高书记谈得怎么样?你一走,高书记还向我夸你呢。”
+ H9 [+ U: J9 f) i% u
6 ^9 `- B8 E) @0 R# p) c* t  金华“格格”笑着说:“妈,你不想想,我能谈差了么?高书记能不夸我么?我把大明公司突发性事件处理得那么好!”
( I& |2 O; R. C
/ ~  ^( ^/ I. o) X  刘意如又问:“大明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究竟怎么处理的?”
: H& D: s9 H5 I3 q4 W6 Q: U
0 S5 E0 s/ p$ M0 V: z' |3 T+ L2 s  金华便得意洋洋地把事情经过向刘意如说了一通,大谈田立业的荒唐和愚蠢,说是田立业在一个关键问题上失招了——就是表态轻率:“……妈,你知道吗?高长河和市委最担心的,就是田立业轻率表态。田立业是高长河提起来的,等着看高长河笑话的人多的是,包括姜超林!我就根据高长河这种心理,给田立业上了点对症的眼药,打打他的气焰,杀杀他的威风!”% I* ^7 P9 o9 D# J8 [

) B: D/ y8 n- q2 o0 i! E  _  刘意如想,女儿真是越来越成熟了,自己的思维可能属于姜超林,而女儿却必定会以自己的敏捷去追逐高长河的思路。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在成长哩,只怕以后不是女儿向她讨教,倒是她要多向女儿讨教了。
: t" n9 A3 f1 m
- ?0 b5 a4 l- I# T/ P+ V: m  金华越说越得意:“……妈,你说田立业糊涂不糊涂?现在哪家厂子老老实实遵守劳动保护法呀?违规违法的情况多的是嘛,田立业竟敢说封人家的厂子,还吓唬人家要拍卖!不就是二十多个工人吸了些苯蒸汽,闹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嘛,有什么了不起……”
4 n, o' a3 f8 D& P9 m' p0 X$ }) V
0 Z4 F' s# ?6 v: c! v& b  刘意如以为自己听错了:“金华,你刚才说什么?二十多人再生障碍性贫血?那家大明公司违反劳动保护法造成的?”: D: \* |0 q7 R8 H* Q
4 L4 Q* a" @6 j( A0 u
  金华说:“是的,还有五十多个不太严重!罚大明公司一些款就是了……”% [0 n: t- |$ P) L, N4 v
) I/ h4 m, E9 G. r" S# e7 |
  刘意如脸一下子白了:“金华,你知道什么叫再生障碍性贫血吗?就是血癌,白血病,要死人的!大明公司造成的后果相当严重!田立业是对的,这种血泪工厂怎么能不赶快封掉?你怎么还这么糊涂?你这县长不想干了?啊!”
8 T' f4 M# [. G8 E
: ]4 Y: ~9 d2 s7 K* g& V7 J& K( L  金华那边没声音了。0 I7 Z" {* z3 B* k4 I

9 R  \8 W; [8 d* `  刘意如“喂”了几声,急切地问:“金华,你……你听见我的话了吗?”
% g/ j- t; C( @- s% e5 b7 d6 p* M. v0 A; |
  金华这才说:“妈,我……我听着呢,你讲!”
6 D# @' s- k  }# K: G5 A& J
3 o" H* R; ~: U$ d& r' K  刘意如想了想说:“赶快采取补救措施,一、想法再向高长河汇报一次,就说你调查后,发现情况相当严重,把真实情况源源本本都告诉高长河,一点都不能隐瞒,得了血癌的二十多人要报出完整的名单。二、按田立业的意见立即查封大明公司,要比田立业更果断,措施更得力!”
- t, d; I' q& z2 D& C. t0 N1 `0 B/ z
( h% L( C7 x* u* s  金华连连道:“好,好,妈,明天我……我就办这些事!”
; c' {- Q# ]2 r) c2 n6 E& U6 W4 o4 U3 P3 z1 L
  放下电话,刘意如不由替女儿捏了把汗,这可不是件小事,搞得不好是要出大乱子的!这个高长河真是不如姜超林,姜超林决不会这么糊涂,决不会在这种涉及二十多条人命的大事情上上女儿的当!姜超林的眼睛可是亮得很,腿可是勤快得很,只要知道这种事,就会一追到底,甚至可能马上亲自去烈山,而高长河居然还表扬女儿处理得妥当!……
+ z# V) g( U' d! i3 c/ L! e( a! Q/ x
  正心烦意乱时,镜湖代市长胡早秋带着新华社记者李馨香进来了。* V& X* D: @* e) u! ?& L9 A( \8 M

) u6 D* L: S1 ?, M* w3 {1 Z. @  刘意如忙抹去脸上的阴云,微笑着迎了上去:“李记者,欢迎,欢迎……”
$ V- ?$ b+ p( ~( k9 L6 m, J
  {9 g+ _& P% K% U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十九时三十分平阳小红楼“……这里的空气弥漫着百年历史的气息。是我们平阳百年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中国百年历史的一个缩影。馨香同志,你看,这是一八九六年这座小红楼落成时的照片。从这张照片的背景看,那时的平阳荒凉得很哪。可是,平阳作为中国东部地区的大城市,就是从那时起步的。帝国主义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门户,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一个灾难的世纪,同时也在中国沿海地区催生了一批新兴城市,比如上海、香港,我们平阳。5 j' o) Q( M/ Z' R! H( v- |
0 M0 T1 T" Q1 J8 R
  “看看,这幅照片的情景就不同了嘛。这是一九一○年的平阳,小红楼已经融在这些西方建筑特色显着的建筑群里,不那么起眼了。从一八九六年到一九一○年是十五年,这十五年是平阳建城的初始阶段,是一个动态阶段。因为史料较贫乏,当时的情况不太清楚,但在我的想象中,肯定处处都在大兴土木。后来,就是一段凝固时期了,直到三十年代,日本人入侵平阳,才又开始了城市东扩。
# ~" r6 x. e$ \" a% q/ j: @
# Q. @/ H& }& I3 Q7 B7 U  “馨香同志,你把这两张照片对照看看,对,就是这两张,小红楼当时是日本人的特务机关部。看出了什么没有?小红楼已经不是市中心了,东扩以后的市中心移到了现在的民主路。民主路可不民主呀,是日本人用坦克推出来的。鬼子不和你讲什么拆迁政策,赶你走你就得走,不走他的坦克就上来了。所以,我们有些同志就产生了错误的认识,说是搞城市建设有时就得搞点法西斯作风。声明一下,馨香同志,这话我是不赞成的。”
5 A5 ]' w0 [" C( k  f( ]& p. ?& y6 T# o! [
  “城市的东扩,是平阳的第二个动态阶段。第三个动态阶段就是这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不得了啊,平阳城扩大了五倍,长高了七倍,这座三层小红楼在那些现代化的摩天大楼面前,连孙子都算不上了。历史是这样无情,也是这样多情。无情时,给你来个几十年凝固,多情时让你日新月异,一天等于许多年……”1 [% x2 p' E* d8 F0 K- k. I# W" v2 S
; g) @2 e- |  N: @3 l
  高长河指着楼下门厅里新挂出的一幅幅照片,向李馨香介绍着小红楼的历史。
3 v* ~0 O+ }% q; P: c5 _+ f" N
& M( t% r1 C, q% c  李馨香认真听着,看着,一时间几乎忘了到这里来的目的。
% G; z' R6 [# t5 x! @( T& p3 {/ o
1 Q3 {8 D7 C3 m! E4 C$ A3 @  高长河显然很得意:“这些照片是我来了以后,让招待所的同志挂出来的。自己没事时看看,也让到这里找我汇报工作的同志都看看。作为一个城市管理者,不了解自己所在城市的历史是不行的。你们外地客人看看也好嘛,领略一下这地方的历史风景,对平阳也就多了点感性认识。是不是呀,馨香同志?”
) C& m6 U; b1 ?' z9 Q9 T( T
& m9 f  |: j0 I1 R4 B& A  李馨香点点头:“是的,高书记,你今天要不介绍,我真不知道这座小楼有这么大的名堂,这么有历史。”# d/ A! F( f, s5 C' [2 Y$ ?+ E
4 t8 ?4 f/ E, Y* ?9 K
  高长河说:“那好,你就好好看看吧,那边还新开了个资料室,已经收集了不少有关小红楼的历史资料,准备申报文物保护单位,刘主任陪你看,我先去看你的大文章,看完以后,我们再交换意见。”
% h* F/ [0 \, T2 A! ?
- B! ]! R$ w2 U5 J) t  李馨香说:“好,高书记,您别管我了。”
  I% v1 q# ?" ~+ t/ c+ M2 q
! i1 V  w: y5 D9 C  高长河上楼后,刘意如陪着李馨香继续看历史照片和资料。
7 y' B* o& a5 m( s! C, C6 m) v
$ F! u$ e7 f- d  李馨香快人快语说:“刘主任,高书记这人好像还不错嘛,不像个坏官僚。”
6 M3 [7 Z# x, Y7 K- Z! v7 q0 _8 }/ c7 [6 F; W5 U
  刘意如怔了一下,没敢接茬。
& R' A  D; M8 @2 w
3 H7 ^* _# }2 U) j% Q  李馨香却又说:“权力四周有小人啊,高书记恐怕是上小人的当了!”
9 V& E5 f+ j3 c7 b3 L) B7 F8 a
. \" V+ [) o8 p  E7 d  刘意如有些不悦了:“李记者,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J. ~$ H1 X. p( ]" k
. n3 \; [* l$ H  李馨香发现说得不当,忙道:“刘主任,你可千万别误会,我不是指高书记身边的干部说的,是指别的事。刘主任,你知道么?你们烈山县的女县长金华可不是个好人,自己官僚主义,不顾人民的死活,反倒到高书记面前告了他们县委书记田立业的恶状,让田立业不明不白挨了高书记一顿训!”, v  a. E3 l6 p( @& d6 c6 i

' f7 p; N2 [$ a0 H9 D* W1 w1 V9 M  刘意如一惊:“哦,李记者,你都听说了些什么?”
$ ], C+ U4 K" l
& n% t* x7 b( p1 p3 a& r  李馨香道:“回头和高书记说吧,搞不好高书记都得跟着那个女县长倒霉!”7 V4 h& L* ^; G2 D

) I  A/ p  f6 J  刘意如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是不是大明公司工人苯中毒的事?”4 G3 [. t) ~3 O& l- v

3 K1 }$ ]3 C/ m. x6 g* ]' I  李馨香说:“是啊,二十五个工人已经患上了白血病,后果太严重了!”
! x# K1 b. B* P) r
2 m3 G! U; i+ }# F  刘意如忙说:“李记者,这事高书记已经知道了,我看,你就不必和他说了。”' O( R9 Y  U% _4 u3 q

  w. w7 R8 R$ |  D, R0 E* p' V  李馨香说:“高书记知道什么?我来之前正和田立业一起吃饭,亲耳听到高书记打电话过来训田立业……”6 c9 G$ m( k/ ?# b6 k% e9 F

7 u$ D3 h) [% V, d6 U6 M, J' |2 B1 S  刘意如心里一沉,这下子问题严重了,只要这个女记者和高长河一说,她要女儿采取的补救措施就完全来不及了。紧张地想了一下,终于决定赶在女记者前头去挽狂澜于既倒。
( s/ ?. y. L& Y7 x) `' v& t8 ^' q" M1 c/ f" \) z7 ^
  于是,刘意如请李馨香在资料室坐下,热情地找了些资料让李馨香看,自己上楼先见了高长河。
% `2 I1 Q+ d6 P3 d2 ^0 T. f3 |
: ~1 a* ]9 {+ ?0 f! w  高长河这时已沉浸在李馨香的文章中,见刘意如上来,也没太在意,挥着手上的打印稿说:“刘主任,这个李馨香很厉害呀,她可不是咱田秀才,不愧是国家权威通讯社的大记者,文章深刻尖锐,揭示出的问题可以说惊心动魄!”
" I1 |* U) {% Z  ^6 z, K; p, F. @7 B2 x5 i( k" M6 H
  刘意如应和道:“那当然,咱田秀才怎么能和人家大记者比。”
9 N& ^) F* ?1 K) D8 c! ~& d" H3 a7 B1 q# D6 x  u4 s' }5 e2 w
  高长河还在赞叹:“这个记者同志很有敬业精神呀,对我们平轧厂调查了解得很细致,比我们一些具体负责平轧厂工作的同志都细致,文章很有说服力呀!”
1 A/ C( m  D* ?0 D8 O: d  ?& B/ m0 V1 L* A4 C: i: o
  刘意如可不愿失去这最后的机会,又应和了一句什么,马上把话题转到了大明公司的事上:“……高书记,有件急事得和您汇报一下,烈山刚才来了个电话,是金华打来的,要我务必马上向您汇报,大明公司的H国资方太恶劣了,只顾赚钱,不顾我们中国工人的死活,已经造成二十五个中国工人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就是白血病。具体情况,金华进一步核实后,专门向您汇报!”# c* n9 `" @3 E! x! l
% Y% B; t& K5 q  ^, @
  高长河很吃惊:“二十五人白血病?下午汇报时金华怎么不说?”
' b. @( ~1 S$ J! C. S$ K  o2 {' H. W# n( [( u
  刘意如说:“那时她也不知道,情况还没搞清楚嘛。”
% X) A/ I1 C' I8 o# |, K8 k7 k0 h( x' q1 `0 m# N( T
  高长河气坏了:“情况没搞清楚找我汇报什么?这样草菅人命的血泪工厂为什么不封掉?刘主任,你马上打电话给金华,要她连夜查!查清楚再向我做明确汇报!不管是夜里几点,都把电话打到这里来!我等着!”
/ R# H# c% R( ~3 j- h7 m3 T$ N( O6 i! x, u) K/ l
  刘意如连连应着:“好,好。”: X" }0 I6 @5 P  O( j3 T( M( `

; I# N: o- a1 E. ?2 H' l  高长河挥挥手:“叫李记者上来吧!”" R* K  x* Y* O$ s

; h+ \/ Z1 ?' {" X  李馨香上来后,高长河的脸上才重又有了笑意,说:“馨香同志,文章我粗粗看了一遍,怎么说呢?写得不错,我的印象是八个字:深刻尖锐,惊心动魄。”2 l/ H+ L( Y& }9 d3 E% r) s) L+ Z
9 a: e4 c" \2 e/ v! @, b; D3 f7 v
  李馨香说:“不是我写得不错,是平轧厂的历史教训惊心动魄。”4 z- G9 C9 d4 D( B; Q

* ^9 Z! J- A& L; F4 k* w% |( x  高长河点点头:“是的,这历史教训太沉重了,一直到今天还拖累着我们。你可能不知道,除了你文章里讲到的文春明市长和参加集资的工人同志,变相受害的同志还有许多。比如他们的厂长何卓孝,比如该厂电工赵业成和他的妻子。这些就不说了,十二亿的学费已经交过了,我们现在必须面对现实,结束平轧厂的这种被动局面。所以,我个人的意见是,你这篇文章还得改改。”+ h) q0 }' u+ Q' R; Y, E- [

& p' g  n6 ?+ n3 w7 p/ \4 S  李馨香有了些警觉:“高书记,怎么改?这篇文章我们头可一直盯着哩。我们头说了,这不是你们平阳一个地方的事,是在过去旧体制下很有典型意义的事例,类似平轧厂这种情况的还有不少。你们只要对事实负责,其他方面我们负责。”
2 d, P0 H; O7 `1 X0 ?& C
& z4 q' x+ R9 L) {# J, v1 D6 @  高长河笑道:“馨香同志,你别急嘛,我不会影响你的典型意义。”5 I  x9 c4 f4 P7 H+ H; c* ]
5 r6 A+ H/ ~5 k7 p  A0 t# O' e8 _
  李馨香仍坚持着:“高书记,我就问你一句话,文章在事实上有没有出入?”
$ E; F2 k2 m1 a  h  F
$ X4 i, A2 `* E# [) g  高长河仍是笑:“根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是没什么大出入。”6 l$ e6 w7 D# b. h
, M! q: H9 M  ?# r
  李馨香说:“那就行了嘛,我文责自负。我采访文春明市长时,文春明市长也说过的,事实他负责,文责我自负。高书记,你思想可不如文市长解放。”
9 n3 v8 J: D* U" T6 s+ J
. e' {' _' x3 L) P$ Q/ [# ~  高长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那当然,你这文章给文市长平了反,我看后都为文市长抱不平嘛……”' ~5 N$ |$ c4 R% u6 X+ ~+ l" N
3 x8 ~. s3 ]' f# K# ~
  李馨香忙说:“哎,高书记,我声明一下,这文章可还没给文市长看过哩。”
. \# h; T+ \, y! L1 B, S, C  y; L4 ?( q( q/ k$ e0 C
  高长河没接李馨香的话,叹了口气,又说:“馨香同志,你肯定知道,平轧厂的问题太敏感,涉及的领导和部门太多。说真的,我原来是坚决反对你写这篇文章的,所以,明明知道你在平阳,却一直没见你。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现在,我的观点已经改变了,我支持你发表这篇文章。但是,我们也商量一下,是不是能改一改?在不伤筋动骨的情况下改一改?”+ T8 ]0 C# G3 j& S8 e1 a

% M7 k4 e$ y8 w% L  李馨香问:“在哪些方面改?”: v) Z  O7 e. A5 V# ~( V# h
/ h- j# e$ s6 x! \+ m
  高长河拿起文稿说:“三个方面吧。第一、文章中涉及到的我省主要领导同志的地方能不能尽量删掉?明说吧,就是涉及陈红河省长的那一段。你这样一写,我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第二、涉及到北京关系单位请客送礼的这部分,能不能淡化处理?总还要照顾到各方面影响嘛。第三、市里已经决定让平轧厂接受东方钢铁集团的兼并,目前正在进行紧张谈判,你能不能在文章中带一笔?这事还是文市长抓的,文市长不简单呀,受了这么多委屈,顶着这么多压力,仍对平轧厂负责到底。这个同志顾全大局,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个人的面子!”
+ z, J7 I1 k/ e0 X- [+ v4 J
8 I0 x; m  C& F' A1 L  李馨香想了想答应了:“好吧,涉及到你们省长陈红河的那段,我删掉。请客送礼的事,我也不点谁的名。至于接受兼并的情况,我还得再去调查了解一下。”9 g) A* e2 W* R* N" U3 y# R# o

, s' b9 u+ h3 J: S7 P0 [3 {  高长河笑了,说:“好,好,谢谢你对我们的理解。”9 j/ V! j, o5 |) n1 S

# ~6 t! }% m# G# g) t  李馨香也笑了:“其实,我心里也有数,涉及陈红河省长的那一段,我就是不删,我们头也得给我删了。”5 O7 O. C5 P) X8 x1 }

- m- ^. d! [& r1 w5 j1 ^  说罢,话题一转,突然道,“高书记,既然你也这么客观公正的评价文春明,那么,我冒昧地问一下,如果文春明市长不被这个平轧厂拖累着,会不会在姜超林同志退下来时接任平阳市委书记?”+ ]8 M! F- F" [6 c

6 t% B4 ]+ D9 p% v( S6 V9 p  高长河一怔:“我既不是省委组织部长,又不是省委书记,对此无可奉告。”# T6 |- L+ {4 G4 u3 }

3 X, N0 U0 L, l" j+ O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二十时跨海大桥文春明和副委员长也是熟悉的。副委员长飞抵平阳时,文春明正在接待日本友好城市市长崎川四郎一行,没能去接机。晚上,姜超林陪同副委员长看平阳夜景时,文春明便参加了,和副委员长、姜超林同坐在一辆进口大巴车上。0 U9 o* Y. v" u% k

, C& Y7 b' a8 J" I; ?  副委员长情绪很好,和姜超林、文春明谈笑风生,高度评价平阳的建设成就。
- w( C3 @! b6 `7 i0 x/ @
3 b% z# s& U$ f8 {9 n$ |  姜超林却说:“委员长,您别老夸我们,还是多给我们提些批评意见吧!现在有些同志认为我们平阳是霓虹灯下有血泪呀!看我们哪里都不顺眼哩!”; w9 g  l0 j" `% Q
8 ]8 @9 f2 `0 N1 ?, P  n$ |
  副委员长生气地说:“这叫什么话?这一片繁华怎么就看不见?这满街的高楼怎么就看不见?我看呀,你们还是不要睬它!这些年外面对你们平阳议论得少了?什么时候没有议论呀?先是什么姓社还是姓资,后来又是什么姓公还是姓私。现在好了,党的十五大为这些问题作了定论了,不好再用这些借口攻击了吧?于是,又来新花样了,血泪什么的又出来了!超林同志、春明同志,你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这些同志,不深化改革,不坚定不移地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把我们的综合国力搞上去,那才真的会有血泪呢,而且是大血泪,是国家民族的血泪!”: n5 K$ U7 j: p0 e/ P/ z( Z

2 J% S; E5 i  b4 m  文春明知道副委员长不了解具体情况,又看出来姜超林是在给高长河上眼药,心里有点替高长河抱亏,便解释说:“副委员长,我们平阳现在也确实有些困难,下岗工人十一万多,前天还出了下岗工人自杀事件,我们很痛心。”
# F; X- r, A8 W, B- ?7 G7 R% \& H6 r, Q
  副委员长明确说:“能认识到本身的不足,知道痛心就很好。不过,要我说,这还是局部问题嘛,不能因此就说什么霓虹灯下有血泪嘛!我看你们对下岗工人分类定位管理的办法就很好,只要真正落实了定位管理措施,这种意外就不会发生。下午我就对超林同志说了,这个办法可以对外推广。在这里也向你们透个底,中央已经研究决定了,最迟今年九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全面落实下岗工人的生活保障问题,你们平阳不愧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又走到了前头啊……”
( s) T) S& j% a* _' v6 `
' P; }# F3 z3 E  \0 d  这时,车队已从市中心区逼近了跨海大桥。要命的是,本该灯火辉煌的跨海大桥竟是一片漆黑,别说装饰灯没开,就连桥面上的照明路灯也不亮了。
/ D# I% g* u- G8 h6 e' j0 u5 Y- x1 N5 l1 [+ \; Z
  文春明正不知该怎么办时,姜超林扯了扯他,侧过身子轻声交待了一句:“先不看大桥了,改变一下计划,通知前导车直接开过去,先到国际展览中心再说!”
- j. G: S4 d, ]0 c2 \: h' O
/ Y) n7 t; ~7 ?4 s% z4 Z: \  副委员长不知道发生了这种意外,也不知道自己要看的跨海大桥正从他身下滑落过去,仍是兴致勃勃:“……跨海大桥你们就是走在全国前头的嘛!超林同志,你是真有想象力,也是真有气魄呀!两年前就敢放手让私营资本参加到这种大型基础建设项目上来。我是在电视里看到你们大桥通车新闻的,好啊!”# Z  v& h; c6 u

' u" s& f* V: e$ Y  姜超林恳切地道:“副委员长,这得感谢您的支持呀,跨海大桥立项时,您还给我们批了条子,我和春明同志都记着哩!”, g* D2 Z  W) V, |

: O- n; Q. q  N0 u; F  到了国际展览中心,陪同人员搀着副委员长站在顶楼落地窗前看夜景时,姜超林才把文春明拉到一边问:“跨海大桥是怎么回事?”
- Q6 C7 P7 `2 N( ^, F9 u
/ z2 n$ p* c% d1 A$ J5 E8 o. E$ C  文春明说:“我也不清楚,正让他们查。”0 u& t0 P! g" x5 w: _
* F/ E) q7 b. ]
  姜超林气道:“今晚就追查责任,我看这是故意捣乱!”! n$ k5 V: \3 {, w% F  P5 l

% @3 i) f3 h; [3 z6 S3 c0 H% Z" Z; J  没一会工夫,人大副主任黄国华跑来了,对姜超林汇报说:“不是谁故意捣乱,是跨海大桥的线路出了故障,正抢修,估计半小时就好。”( u6 ]2 D! g9 O4 {2 z5 t9 V
  W1 M; r8 C  u% e
  姜超林仍没好气:“再催一下,让他们抓紧!”
6 i: w! A' D! c+ s% o" D' W0 ~9 U8 S6 V9 r
  这时,文春明才说了句:“老书记,您对高书记误会大了,有些话……”
& m* Y. P/ w( E/ E, e
: x: C; s$ B, B) T; n  M7 ]; U" j' R  姜超林手一摆:“春明,你别解释了,今晚我们的任务是陪好副委员长!”& m- z0 u+ K: R3 I$ b

: A" M  u" p2 i2 B7 f8 @9 L/ Z& ^  文春明心里真火,觉得姜超林像似变了一个人。0 k9 {, U8 [! t8 F" s  {
3 ?$ B- s/ M  G; }$ G6 c+ f5 e" W
  半个小时后,副委员长终于如愿站在灯火辉煌的跨海大桥桥面上了。
; a$ D' _! s  V
( @6 B8 B4 I$ y. p  副委员长心情激动,即兴作了一首诗:跨海大桥跨过海,改革开放跨世纪。/ v" G% y2 K( o) g! T2 a8 C2 G

& Z* g% y: w3 G; R* q# U% @  霓虹闪处高楼立,更看明朝红霞起!3 N3 |" T2 R; K+ P/ Q3 C

% N( X) B% ?0 \+ D( T( L  姜超林、文春明和陪同人员纷纷为副委员长的激情热烈鼓掌。
: _3 ~% M: i7 ^3 v* f
/ Y6 i% E) m- w+ b  市人大副主任黄国华当场把副委员长的诗句记了下来,征得副委员长同意后,用电话通知报社,以姜超林的名义指示值班副总编在明天出版的《平阳日报》头版上套红加框发表副委员长的这首诗。
& J: n5 _$ |% V$ f( N2 s: l1 j+ F/ |0 L3 p4 W* ^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二十一时烈山县委招待所送走胡早秋,田立业回到县委招待所休息,在招待所走廊迎头碰上了孙亚东。
7 F+ r* A8 L/ t3 |# K2 C0 n
! y4 u/ v. M* F/ i! L* ]$ B6 q  孙亚东拍着田立业的肩膀,毫不掩饰地夸奖说:“立业同志,不错,不错,你这同志表现不错!前天发表的就职演说好得很呀,我带头为你鼓了掌!”4 [5 U2 d% `0 }1 P8 r

) E/ T! j3 q1 e% W0 O/ C  田立业苦笑起来:“孙书记,我敢不好好表现么?这么多眼睛盯着我!”
" |0 \7 {. f- d) Y# c3 v8 O5 `- C
  孙亚东也笑了:“不要说盯嘛,要说关心,大家都关心你!现在我倒有个新感受了,权力使人堕落,也能使人奋发。你看你,到烈山只两天,就像换了个人!”
' w. [$ ~# V/ H8 E
2 c, M) D  P/ g. l  田立业又是一个苦笑:“算了吧,孙书记,我都想回去了!”
0 g0 Q8 t8 i1 j; W
. Z! j9 F0 f( t. D' T  孙亚东挥挥手:“别再做那种大头梦了,就呆在烈山好好干活吧!”# L% s. U- s' T; ~  ]
. C; \5 S* _& G, I3 D
  这么扯了几句,二人客客气气分了手。" [/ W: K' Q$ Q- C  T

- d" P7 `4 Y' Z4 z  分手后,田立业突然想到,大明公司违反劳动法和耿子敬关系不小,搞不好耿子敬又吃了大明公司的贿赂,便又回头把孙亚东叫住了,说是要汇报一下工作。
0 O! |7 D1 e7 H  v, K9 b0 L+ z/ V! X! s3 Y6 Q3 S1 @. B
  孙亚东没当回事,说:“你找我汇报什么?我搞耿子敬的案子都来不及!”
: B4 ^( @5 G6 P$ a
" C. f: f' {- h- E- S$ X  田立业说:“就是涉及耿子敬的案子,我才非找你不可!”! u# Y1 J7 t9 G6 _
- @1 C. i4 J+ G: ~: k' ]
  听田立业一汇报,孙亚东吃惊不小,这个耿子敬,胆子太大了!明明知道苯会导致中毒,竟不向工人说明,竟敢允许H国奸商这么公然违反劳动保护法!这里面没名堂就见鬼了!更让孙亚东感到难能可贵的是,田立业明知道姜超林一直对他很反感,还主动向他反映耿子敬的情况,这不能不让他感动。
7 D# ?; J! o( P' H& T! C! P6 c: o! m( d- b  E
  孙亚东听完汇报,握着田立业的手,连声道谢。* ^' r. n0 }; y
$ A& z! Z+ I0 [7 E8 v- Q5 I) W! N
  田立业却说:“孙书记,你别谢我,要谢就谢那些受害的工人吧,不是他们今天闹起来,我还不知道会有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 ]' Z* _" ]8 M6 D7 \7 P3 P+ V+ f2 q, e1 s0 U+ X9 G! c
  说着说着,便不平起来,把金华的恶劣表演和高长河对他的批评都倒苦水似地倒了出来。7 `7 U- R$ ^$ [% h* S

* ?1 J4 \0 o. [' j( ^! f  孙亚东益发吃惊:“怎么会这样?这个金华太不像话了!高书记怎么也这么糊涂?就没有是非了?”
- }3 D) K5 M6 |$ }2 P
5 ?: ^  x( W; N# }  停了一下,又劝田立业说,“立业同志,你也不要怕,该怎么干就怎么干,真理并不总在上级领导手上!”& I3 X4 B- q/ D

4 E- t9 E. o8 q  田立业带着些许讥讽的口气说:“孙书记,你是市委副书记,你可以这样想,我可不敢这样想,我得好好向金华同志学习,把你们领导的话都当圣旨执行!”
* u) k7 O6 G4 B- i4 U) R. n* u
/ w' R' _6 o0 j2 ?$ s# \& O  孙亚东严肃地说:“立业同志,说说气话可以,但心里你可不能真这样想啊!你是党员干部,现在又是烈山县的县委代书记,你要对党和人民负责,而不是对我们哪个个人负责。不谦虚地说,在这一点上,你要向我学学,我这人就是倔,只要你触犯了党纪国法,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谁为你求情,一律按规定办事!”
$ v' I3 a1 e* X7 n" K% q3 w. i9 |" n# I4 {, H
  田立业叹了口气:“所以,平阳许多干部都不喜欢你。”
' j. K) T3 ~3 G; K6 v' i, d$ [( T5 G: c  J4 I
  孙亚东眼一瞪:“我要谁喜欢干什么?我又不是为他们活的!我早就说过,我孙亚东就是反腐之剑,我的职责就是清除腐败!他们不喜欢我,是怕我迟早一天会把剑砍到他们身上!立业同志,你想想看,耿子敬这种腐败分子不清除怎么得了?啊?和外国奸商这么勾结坑人!”
" `/ w/ E$ Q% L5 z) p: a0 ]0 W) o: @6 J  p) x
  田立业也动了真情:“孙书记,说真的,过去在平阳市委做副秘书长时,我也不太喜欢你,现在,多多少少总算也理解你一点了。是的,你也难呀!像耿子敬这种混账东西,不抓不杀真要亡党亡国的!如果现在我是你,也不会轻饶了他!”
9 q1 M2 q: S- Z, _9 H# m  w' J0 b8 C& i) L
  孙亚东笑了:“立业同志,谢谢你对我的理解——既然理解了,你今后还要多支持我的工作,尤其是烈山这个案子,一定要配合我和专案组搞到底!”
+ L/ z& X0 @$ a. u4 G$ h+ f7 u6 o0 ]2 o4 N
  回到房间,孙亚东马上把反贪局刘局长找来了,将田立业提供的这一最新情况向刘局长做了通报,指示刘局长以H国大明公司为突破口,查清这几年耿子敬在与外商接触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受贿问题。( f+ D; M3 K. ]2 U
3 ^0 g! U* p( L! G5 _
  刘局长汇报说:“孙书记,耿子敬和大明公司的关系,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还找过H国投资商金方中先生,他们双方都不承认有行贿受贿的事情。”
- h) Q" A7 _9 y
+ @. [; s$ i& C4 X  孙亚东说:“这个金方中不是已经离开烈山了么?我怀疑这其中必有名堂!”
5 C, a1 e) W/ J% f# _1 l. h9 D) W  T. E
  刘局长说:“是呀,我也感到有名堂,可金方中一走,我们更难找到证据。”  P& B9 S$ z) p( t) e) @9 L

1 M) B+ S3 q  d  孙亚东想了想,说:“金方中还会回来的,大明公司二十五名工人严重苯中毒,他不负责是不行的,他不回来,我们确实可以像田立业同志说的那样,拍卖他的工厂资产力工人做赔偿,那他就亏大了。你们抓紧对耿子敬的审讯,进行政策攻心,可以把受害工人的情况告诉他,要他清楚,面对这么严重的后果,谁也别想滑过去,包括那个金方中!”
6 g1 Q# X0 \- I- z- n) D" Y' z5 g( J
0 T1 B/ S. l4 i4 E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二十二时姜超林家姜超林陪同副委员长看完夜景回到家,发现刘意如在他家客厅里坐着,正和夫人聊天,多多少少有点意外,便问:“刘主任,这么晚了,找我有啥事么?”" v4 P" M+ U4 X. \( D* [, T

$ O+ E! q& P6 X% b, e1 x  刘意如站起来,笑着说:“老书记,您看您说的,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您了?”
! ?5 L) C7 T, i, e; ?0 V7 M% Y2 m3 O' y6 A  z; _# S3 f" b+ p; A
  这晚,因着副委员长对平阳工作的高度评价,姜超林情绪很好,便也笑着说:“好,好,刘主任,你坐,坐!”
  U* S# [' m6 ?0 L" s
: [$ N. A- K1 R3 K0 {8 O* p  刘意如坐下后,说起了正题:“老书记,我是来向您汇报工作的——市委这边有些遗留问题我还得找您,高长河书记也让我找您。是分房的事。秘书二处秦处长不是离婚了么?我记得当时您口头上给我打过招呼,要分一套二居室给小秦?”
3 ^6 }: w8 u* C  q7 w( q/ V% o' m( l- _2 M. U
  姜超林点点头:“有这回事,小秦离婚后,房子给了女方,自己带着个六岁的孩子在外租房,房租那么高,他吃得消吗?”' Y" _' q8 w; ^, ]. r& q2 N
* x7 `; S0 O* K% v  X# p8 k# J
  转而又说,“当然,现在市委那边的事我不管了,是不是就把这套房子分给小秦,你们还是要听长河同志的意见。”
1 E. {9 v% {. i5 r3 x" w7 _0 Z) j6 S7 H: ^2 W
  刘意如说:“长河同志说了,只要是您以前批过的,市委这边就尊重。”( l. p* e) f1 i7 ~
5 p8 j7 q- k' R: E+ {( p
  姜超林说:“那好,哪天见到长河,我和他打个招呼吧。”+ m, Z( p/ _8 f

. c8 ^1 x+ o5 a* I* r  ^  这鸡毛蒜皮的小事说完,刘意如仍没有要走的意思。' F; d7 K5 l& O- K6 t# ?/ u

; ?" ~, |6 N2 D  姜超林便想,刘意如谈小秦的房子是个借口,深夜来访恐怕还有别的目的。$ R( ~# R! R5 e  m: }" z1 v" @

. f, A  S. X9 v  果然,又说了几句闲话,刘意如吞吞吐吐开口了,问姜超林:“老书记,听说您一直反对让田立业到烈山主持工作?是不是?”1 f. N& |2 F; i$ R* [: z4 r; j8 ]
( t! C# A4 n  V% J4 P
  姜超林警觉了:“怎么?你也听说了?都听说了些啥呀?”
, v1 T7 [! y. H, o1 K$ x2 |. u
( M- L* t. B0 W. j( i# D5 Y! ?  刘意如叹了口气:“按说,这都是你们领导的事,也用不着我瞎操心,可老书记,我心里真是堵得慌呀!今天在您这里,我说句心里话,我认为高长河书记和市委对烈山班子的安排是不太妥当的。不但让田立业做县委代书记不妥当,让金华做代县长也不太妥当。”
9 L! x  ~. B- g4 f( k1 ~6 Z
1 Q7 H, W. J! r1 E6 C  这话让姜超林吃惊不小。姜超林认为,刘意如反对田立业做县委代书记很正常,而反对自己女儿金华做代县长就不正常了。对这位办公室主任他太了解了,此人为了经营女儿的政治前途,这几年可没少费过心机。. C3 z/ q" I: N/ }1 v2 e. i8 \9 i8 L

1 \( \. q4 j% U7 x. f) x: s  刘意如似乎也揣摸出了姜超林心思,又说:“老书记,您说过,就算田立业是您儿子,您再想让田立业好,也不敢把烈山一百一十万人民交给他。我就服您这一点,为工作不询私情。我的想法也和您一样,我再想让金华好,也不敢让她在这种时候去做烈山县代县长呀!耿子敬这帮人在烈山捅了这么大的漏子,情况又那么复杂,立业不成熟,金华还是孩子,搞不好就会很被动。”  {; y) k; e- O: u

+ f3 q# N- t0 i" ^* z/ O  姜超林点点头:“是呀,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 n: D; {" k# F7 m: f2 |
- j$ F2 P6 N6 W$ e5 C  刘意如益发真挚诚恳了:“公正地说,立业和金华本质上都不错,也都是想干事的,可问题是,他们想干事是一回事,能不能干好就是另一回事了,主观愿望和客观实际总还是有距离的嘛。”
& e1 w  {: k4 I7 S  n% @! g4 w! c: K+ j) {8 E3 a
  这话说到了姜超林心里,姜超林放松了警惕,直言不讳地说:“刘主任,你说得不错,我看立业和金华这两个孩子搞不好真会毁在高长河手上哩!”9 j. p& B  m9 ]( I% B

5 |) d* r. L8 U! }/ i) i) q  刘意如马上说:“老书记,如果仅仅是毁了两个孩子,倒也罢了,我更担心的是,他们的工作不慎会给烈山工作带来严重损失,这才是最为可怕的。真要出现了这种情况,老书记,您看着好了,又是咱们的责任了!”( w  x! b* d$ I* B5 r$ g1 F# c
0 r0 i4 J; q8 T
  这话击中了姜超林的痛处,姜超林当即沉下脸道:“那是,平阳谁不知道田立业和我的关系?我看有人就是故意和我玩打牌的游戏嘛!”
7 z4 _7 `* C3 O* y9 m. p  ]$ d* A# R. i5 z; k
  刘意如没接这敏感的话茬,自顾自地说:“老书记,前些日子您严厉批评了我,可坦率地说,老书记,我不服您!我这人缺点、毛病都很多,也有私心,可有一条还站得住,就是忠于党和人民的事业,也敬佩那些忠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好领导。老书记,今天我敢到您这儿来说这么一番心里话,是经过激烈思想斗争的。可我还是来了,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向您说点心里话,表达一下对您的由衷敬意。说真的,老书记,我是在离开您以后,才真正认识您的!”
+ g8 H  [8 O" \
7 s7 u# k* @0 s& c2 c5 p  姜超林沉默着,思索着,一遍遍在心里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对刘意如的批评真错了?这位崇尚权力的办公室主任怎么会在今晚和他这个并不掌握实权的老同志说这么多?高长河的权力中心究竟发生了什么?是烈山出了问题,还是高长河和刘意如之间出现了问题?+ @( {7 t9 A$ ]# I" B' b8 A
/ \. _9 @- l1 y
  刘意如口气中透出了一种悲凉:“老书记,我真不知道我是不是老了?是不是跟不上新领导的工作思路了?不知咋的,和高长河在一起,我总会想起您,总会想您会怎么做?总是不理解新领导的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
! m. F. d- a! G4 L
  p7 m8 X! R  B1 |" `6 P( @  姜超林摆摆手:“刘主任,这你也别多想,总要有个适应过程嘛。”
7 {& l% l, D" g8 m0 C4 ?! w6 i; P9 K+ e7 u
  刘意如说:“我总想适应,可真是适应不了!就说烈山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新领导就能坐得住……”& l( {- q. g  @/ S. d0 p4 G& M: ^
8 X& G( |7 H, V( W" ~+ ~5 ^6 W
  姜超林一怔,忙打断刘意如的话头,问:“烈山又出事了?啥事?”
, X, L; z1 d& f1 Q. ]0 H4 c, ~  f; J8 O5 X8 K+ f9 C
  刘意如似乎有点意外:“烈山H国大明公司的事您不知道?”
! t0 I) m! p1 S7 `1 F5 {6 k. v
9 p( d7 t/ ~5 i0 N. w  姜超林没好气地说:“我怎么能知道?田立业连个电话也没来过!”6 D* D$ V3 V( B& ^
* R! W$ Z: x& [6 `! d
  刘意如这才把烈山发生的事情向姜超林说了一遍,道是金华年轻幼稚,在突发性事件面前惊慌失措,情况不明,就跑去向高长河汇报;田立业不负责任,先是在大明公司爬大门,当众乱吐象牙,后来竟跑去和镜湖的胡早秋市长喝酒。
, y3 Q' O* Q+ _8 W0 C% p
$ |1 U0 X7 J: N. x  x, ]  刘意如越说越激动:“……二十五个工人得了白血病呀,多严重的事件呀,新领导就放心让这两个年轻人去处理,自己坐在小红楼等着听汇报——当然,也说了,不管是夜里几点,都要金华把电话打到他那里去。我当时就想,若是老书记您,只怕早就赶到烈山去了……”
& }+ E5 i/ g' P, ]3 V
! z4 d3 e& l$ u  姜超林坐不住了,手一挥:“刘主任,你别说了,我现在就找高长河!”4 c; \. u: e% R, [" f7 @' b5 c

0 v. V! `! y4 h* z1 r( r  刘意如提醒说:“老书记,您……您也别太生气……”- U9 [+ o8 {( C# N. {! t0 h8 _

9 F2 X! x: u* u3 b7 \  姜超林火透了:“我不生气!我就问问高长河,不是霓虹灯下有血泪吗?烈山二十五个工人得白血病叫不叫血泪?他在工人们的血泪面前为什么这么麻木不仁!他高长河还像不像个市委书记!”( ?9 g% A; X# w, X# s# F
( @' b$ v2 x, S* O8 H
  说罢,拨起了电话。
6 s7 ^1 P7 ^* X0 X; r
" |3 }+ w5 d8 `  电话通了,高长河不知道姜超林正在气头上,仍笑呵呵地开玩笑:“怎么?老班长,又查岗了?”
8 {7 ~/ ]6 c( Z) i  T( d9 t% `$ K. E# X* J
  姜超林冷冷道:“高书记,我哪敢查你的岗?是向你和市委汇报工作,可能惊扰你的好梦了,先说声对不起吧。”  U) i) b, a; A7 f3 X$ B" m6 U; \5 u
- F& g# X% _) V. L
  高长河这才严肃起来:“老班长,有什么话您就说,我现在也没闲着,刚把新华社记者李馨香同志送走,正等烈山的电话……”
. \5 \* K+ Y- d+ H- w# L; _) l& O3 q# M4 a( O+ ^
  姜超林怒道:“等电话?高长河书记,你为什么还不到烈山去?你这是官僚主义,还是麻木不仁?据说平阳是霓虹灯下有血泪,我先还不信,现在信了!霓虹灯下真有血泪呀!烈山大明公司的工人同志就在流血流泪嘛!”
- k; d  p+ S; s. x! \5 k0 f' ]" F2 s/ b% S% D3 L
  高长河心里很火,可仍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老班长,大明公司的突发性事件正在处理,烈山县委、县政府还在正常工作,田立业和金华同志现在都在烈山县人民医院,如果不相信,您可以打电话去问田立业嘛!”# m2 }7 C! ?8 y3 Y8 w8 s: N

# L9 e3 T$ c7 T" E- n  姜超林终于把积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高长河书记,请你少提田立业,我不想和你打政治牌,也没有心思和你打这种无聊的政治牌!我只想提醒你,作为一个城市的主要领导者,我们都要对人民负责!”
# c, H  g4 W# W: M1 g( W
6 V' D4 J8 r5 }4 P& m  高长河道:“老班长啊,对人民负责的并不只有你一人嘛!”$ W  F# L0 S0 b, r: J/ n8 X
/ I) o" D/ T2 f0 }$ c
  姜超林火气更大了:“可你负责了吗?烈山这个新班子能负起这份责任吗?”) x  \$ p7 x& h' w- e* k1 ?- M
; x. B4 A- U8 `
  高长河再也忍不住了,脱口道:“那么,老班长,你就负责了?你负责任,烈山能出耿子敬这种腐败分子吗?烈山这两套班子能烂得这么彻底吗?坦率地说,烈山目前的一切问题都和耿子敬有关!”6 B% f8 p" |& O. x7 ^5 l7 k

( A9 E, n- _+ J- i' `$ i  姜超林一下子被击倒了,握着话筒的手抖颤起来,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 N' W4 r" H" W/ ?+ s; k) [: Z0 }2 y" ]" M3 f7 |
  高长河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分,又叹着气说:“老班长,我们都不要这么意气用事好不好?烈山出了事,您着急,我能理解,可您也得理解理解我呀!您也知道,烈山大明公司事件是今天才发生的,我总要有个知情过程。就在您打电话来的前十分钟,我才从新华社记者口中知道了真实情况,正准备连夜到烈山去。”
3 X4 |% N/ d, @3 v
; T% |2 R% w- v; u5 a  姜超林这才闷闷地说:“那好,你去吧,既然你能连夜去烈山,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先处理问题,至于我这个前任市委书记该对烈山的腐败问题负什么责任,你们市委可以讨论上报,我等候省委的处理决定!”
5 }# I* W1 u' W" q2 _- ?! Y+ T1 Y& K% v" g5 s- m5 a# U
  高长河却又打起了哈哈:“老班长呀,您看您,较啥真?您骂我官僚主义,骂我麻木不仁,说我和您打政治牌,我不都没和您较真吗?吵架赌气的气话嘛,咱们都一阵风吹掉好不好?不行,我向您老班长道歉检讨,在电话里给您鞠躬了。”
+ W; x' T% j/ E* n
$ [+ y7 p' g  F+ J8 E3 M  姜超林不好再说什么了,郁郁不乐地放下了电话。
6 M3 E7 l$ y# D% }; x5 c. R0 T) V7 L5 B8 {1 j0 M  {4 ]
  刘意如见姜超林心事重重,脸色很不好看,赔着小心告辞了。7 L7 K/ M6 `- f; x

- ~: S% O! p7 |& {: ~  姜超林也没留,甚至没招呼刘意如一声,直到刘意如走到门口,才说了句:“刘主任,楼道灯坏了,下楼小心点。”9 u# T( s& z0 Z" j
$ b# S% h& o) w# ]  \3 r* ^5 C) w
  刘意如走后,姜超林想:现在看来,他非得去一次省城不可了。高长河在电话里决不仅仅是赌气,这个新书记潜意识之中是认定他该对烈山的腐败问题负责的,认定平阳霓虹灯下是掩饰着血泪的。那么,他就得问问刘华波和省委了,这位新书记高长河到底想干什么?他高长河这么干是不是省委的意思?如果不是省委的意思,那么,作为省委书记的刘华波就得有个明确态度!
5 C/ _$ b2 g2 N5 i% ~
6 s: R9 F4 ]9 v  R5 j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二十三时烈山县委办公室高长河在市委王秘书长的陪同下连夜往烈山赶时,心里也乱得很。& @/ h, e7 K1 i/ Y9 |
! I2 _. G4 p; Y4 F  j0 _
  刘意如的女儿金华真是可恶,烈山大明公司这么多人严重苯中毒,她竟然敢跑来报功,还打田立业的小报告,真是既无良知又无人格。田立业也糊涂得可以,受了委屈不直接和他说,却去和新华社记者李馨香说,去和姜超林说,让姜超林趁机攻他。好在李馨香说出了事情真相,否则,他的处境会更被动,真要造成一种客观上的官僚主义作风。
# b+ S% t4 Z- G- ~% W3 t5 E0 _6 l, j' y) I2 Q. |& n4 U$ y
  高长河认定是田立业向姜超林发了牢骚。田立业不会故意在姜超林和他之间挑拨是非,但田立业管不住自己的嘴,造成的客观效果却是挑拨了是非。' ]7 x: N5 J  A0 P9 w( w
- U7 T9 X  w7 ^* X' _! a# g; |
  当然,也不好都怪田立业的,自己上了金华的当,让田立业受了委屈。
; i$ E, {; M4 R- w, M, h# b% o' ^# g$ d9 n, x" H5 D
  因此,到了烈山县人民医院看望完住院的中毒工人,在县委办公室听汇报时,高长河就当着金华和王秘书长等人的面,冲着田立业鞠了个躬,说:“田书记,今天因为你坚持原则,没当汉奸,没把烈山县政府变成汉奸政府,我要向你致谢!”
+ B: s7 G" e8 ~! x9 K
9 G: A% n% Z4 U( y& h& z) w1 f  田立业吃了一惊,忙说:“高书记,您别损我了,这……这不是我该做的么!”
5 P; m- z0 n( q" l) J0 e  C2 Y! L( b  k0 O& P0 X
  高长河手一摆:“你不要说,先听我说。我这个市委书记也不是圣人,也会犯错误,有时也会偏听偏信,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今天我就错了嘛,下车伊始咿哩哇啦,在电话里乱批了你一通,现在,我收回对你的批评,并向你道歉!”. P4 p+ M7 D) L
, F/ h% X5 T$ o8 T: g2 m, Y* J
  田立业感动了:“高书记,您别说了,您就是批错了也是好心。”9 {" y: J% ^/ b' F$ f/ V

7 Y# A; c" J* B& E- v9 \4 }0 K  高长河点点头:“是的,我确实是好心犯错误。”
) f5 m$ }2 D* @, @0 C8 \, t* U0 i& b% e
  然而,话头一转,却又说,“可立业同志,你有没有错误呢?你为什么不和我争论?不把事情真相和这里发生的严重情况在电话里和我说清楚?却四处发牢骚?你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吗?”' Y# ?% Z. W/ D) ?
6 U( O3 v3 R/ Y4 \; i2 b2 M% f& }
  田立业怔了一下,不敢做声了。3 Q  A; ]5 u7 o9 u/ w% \6 n( l

8 t/ V" d$ D3 M8 o  高长河目光转向金华,直盯盯地看了金华好半天,神情严峻地说:“——而你,金华同志,你想想看,你都干了些什么!都向我汇报了些什么!世间当真没有公道了?你骗我一时,能骗我永远吗?金华同志,你不要怪我不给你留情面,今天我是忍无可忍!如果没有田立业,今天这个突发事件很可能会变得不可收拾,而你的虚假汇报也差点儿造成严重后果!请你冷静下来后好好想想,怎么为官,怎么做人?别官越当越大,人越做越小!”
" K$ O) \  y3 i- k# g$ r* X0 Q0 d( O$ R& }6 o+ ^+ M/ S% l
  这话太严厉,金华羞愧地低下头,脸涨得通红,继而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S) W, M4 ~  P, z) e! E# m7 ~& p
2 n4 E& B  X3 a. K/ d
  高长河心软了,缓和了一下口气,又说:“好了,小金,你也不要哭鼻子了,以后要好好配合田立业同志的工作,心思多往工作上用,少往别的地方用!我今天话说得有点重,本意还是为你好,你很年轻,来日方长,自己要争气!”
1 M4 B: g6 f; ^( J, B3 j! m: W3 e0 o: c; o
  金华这才抬起泪脸:“高书记,您批得对,今晚我母亲知道情况后已经批评过我了,我……我向您,向市委检讨,也……也向田书记道歉……”
1 Y1 j* ~/ ~. `# c" p- v5 u( P* z0 q% g' P8 C" Y% v% |
  田立业宽厚地说:“算了,算了,总还得在一起共事,还是彼此多理解吧!”- D5 o0 b) P' \5 B: T% W

" o2 L4 H& j" O% E7 S# R  高长河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我建议你们尽快开个民主生活会,大家在一起好好交交心,彼此多些理解,多些团结。当然了,团结不是目的,团结起来做事情才是目的。你们不是不知道,对你们烈山这个新班子,是有人在看笑话,我希望你们不要闹笑话!”
3 d" ^8 _" q& D/ H) M3 Q9 g1 S- C+ O, h% i7 R
  田立业动容地表示:“高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不辜负市委的希望!”
  ~0 h- b9 j& P5 D+ m5 G
4 i: J5 q( e9 x" A  高长河却说:“我不放心——田立业同志,我也提醒你一下,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找市委,不要犯自由主义,四处乱说!”
1 H* c* n: {6 E$ u; X1 a: F+ W" F7 P1 y7 m6 Z7 o. Y
  田立业道:“好,好,高书记,我……我一定管好自己的嘴就是!”3 e  C9 H* t# z; l* n

7 ]# O+ y9 u/ ?* Y4 V  又苦笑着说,“我……我要是再犯自由主义,高书记,您就撤我好了!”  q7 d3 g* R" z" z) |

+ V% n& @  _9 I/ A  高长河眼睛一瞪:“撤你?把你撤回机关再做甩手掌柜?没这好事了!”+ l+ e( ]. n3 r! w, W1 `

; G$ r+ Q9 J% h0 `% L' o  停了一下,又意味深长地问:“田秀才,这做一把手的滋味如何呀?”
# }. F9 D6 [' h  H* p2 i  Z8 z( O% c6 a5 `( f( \
  田立业答道:“当家方知柴米贵呀,高书记,现在我连孙亚东都理解了。”8 i! c8 s( u/ W% u7 Y/ k

/ g- R; [7 x" z& G' Z) Y  正说着孙亚东,孙亚东便来了,向高长河汇报说,马万里书记对烈山大明公司发生的事情也很关心,要求查清楚耿子敬和这家大明公司的真实关系,如果确有相互勾结畜意违反劳动法的证据,将来就以受贿渎职罪公开起诉,数罪并罚。. j: M. J9 B( }( k+ P
. ]: r) V, B5 N) `# J3 T
  高长河知道孙亚东又向马万里汇报过了,心里有些不悦,脸面上却没露出来,只说:“那好,孙书记,你就按马万里同志的指示精神好好查吧,查清了,一定要公开审判,否则难平民愤!”
2 k% m$ ]4 i# C/ L" {# j& ?+ {- v9 o0 G' y: j
  田立业又请示说:“如果H国的金老板耍赖,就是不回来,我们怎么办?”4 S5 `1 d( ~6 D! E
0 T/ \3 r+ @+ j) y5 w* z
  高长河说:“你那主意就很好嘛,请大明公司受害工人依法起诉,让法院拍卖他们的厂房设备为受害工人做赔偿!”9 K) M, @8 [! z: Q3 D$ C' r$ x

- B3 {) O$ L: V2 U8 ], e$ v  想了一下,又说,“我现在只担心这拍卖所得够不够对工人的赔偿?走,现在就到大明公司看看去!”
. R2 ~8 u6 _  n9 T
$ ?% f; g6 V' V4 v  于是,在田立业、金华和孙亚东等人的陪同下,高长河披着满天星光来到了烈山新区的大明公司。
2 o' j7 c) N: r& m: B/ \( B/ Z
3 g0 x  t7 c5 l" E7 h3 j  大明公司已经完全停止了生产,一座座漂亮的标准厂房静静地横卧在星空下,整个厂区空无一人。厂房里的设备大都还是新的。看得出,H国的这位金老板仗着有耿子敬这个靠山,已经在烈山投下了大资金,下了大赌注。金老板只怕做梦也没想到耿子敬这个烈山王会突然垮台,而且垮得这么彻底!
  ~6 k" E. _' Z# j" J! X# t5 K  `3 ^% D+ @& }  Q; ^
  在厂区和厂房里转了一圈,看完了大明公司资产现状之后,高长河放心了,在公司大门口上车前,又对田立业和金华指示说:“有这么多固定资产摆在这里,我们就不怕那个姓金的不回来!你们行动也要迅速,特事特办,立即依法封存大明公司的这些厂房设备,冻结该公司所有账号上的资金,尽快办理司法保全手续!”……
" p5 a, W2 J" O* a/ ^+ h; y+ e" k7 P/ y, o5 s
  告别田立业等同志,从烈山赶回平阳时,已是深夜一时三十分了。  {7 j" u# ~0 W5 h6 t

: V: `9 ?% R1 I; l  高长河怎么也没想到,《平阳日报》夜班值班副总编——一个戴眼镜的女同志正在小红楼客厅等他,说是市人大姜超林主任让人送来副委员长的一首诗和一个编者按,要求发明天《平阳日报》的头版。她实在吃不准,便打电话找了市委宣传部沈部长,沈部长也不敢定,只好请高长河定了。4 k6 w* [/ @9 }  m; G
  I# `! t1 z8 ~6 e7 x2 P6 X
  高长河开头没当回事,甚至有些不耐烦:“副委员长一首诗,有什么不好定的?你们发就是了嘛,还深更半夜跑来找我!我不在怎么办?明天报纸就不出了,开天窗啊?啊!”
( C8 X  u  N7 L7 R7 \; ]+ ]& j  e" y; X
  副总编递过大样说:“高书记,您还是看看吧,沈部长明确说了,这个稿子要发一定要您签字。”
$ l) [0 B+ M; r- n6 v$ _4 |* k. Q: K6 P5 @' [
  高长河这才意会到了些什么,接过大样看起来。大样看完,高长河浑身的血一下子涌到了头顶——副委员长的诗倒没什么,而是那个编者按太别有用心。在编者按里,姜超林借副委员长充分肯定平阳改革成就之机,通过不知情的副委员长的嘴,对他进行了公开批驳,大谈不改革才会造成民族和国家的大血泪,好像他这个市委书记真的在否定改革,反对改革!% g& T& W& y- ?; Y
2 l; Y) U& m' g5 [8 P+ y
  当着副总编的面,却不好发火,高长河只冷冷地道:“我看这样吧,副委员长的诗就按超林同志的要求明天头版套红发表,编者按就不要发表了,你们可能也知道,我在全市下岗定位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是有特定背景的,有些同志有些误会,副委员长又不太了解情况,这样发了社会影响不太好。”  ~7 N3 {7 d4 v. }
3 @/ s( q  e' X% P- S
  副总编点头应罢,又问:“如果人大方面追问起来怎么办?”
1 K  b7 n- q, X) F7 V, Y. i' F( f5 r+ h" O( p
  高长河黑着脸说:“那你们也不必隐瞒,就告诉他们,我不同意发!”! M( W3 }$ U( r$ Y+ `; X/ Z
1 Y; s# l; G2 o2 {2 X
  这夜,高长河再也无法安眠了,越想越感到后怕:若不是这位值班副总编具有高度的政治敏锐感,如果副总编粗心大意,把这个编者按发了出来,平阳市级领导层的矛盾就公开化了,他的权威就受到了不容置疑的挑战,情况就糟透了。' f* Z5 y$ @4 ?3 w) }6 S9 M$ N2 l6 F
* ~% c& D% N6 }8 c! M* P3 t
  现在看来,姜超林这个老同志失落心理实在是太严重了,竟然到了完全不顾大局,公开反对自己的地步!这样下去怎么得了?他还干不干事了?还能不能干事?有这样一个太上书记,谁能在平阳站住脚?  o9 F# V" b+ x4 D% o+ L% {& A/ C
2 ~2 z6 O5 e1 Y$ v
  又愤愤地想,就这样一个不顾大局的老同志,竟被刘华波书记说成党的英雄、民族英雄。既然姜超林是党的英雄、民族英雄,中央和省委咋还不把他提升到省里去?还留在平阳干什么?岂不是太委屈人家了吗?
/ j" u% R" X# s& `
/ m- w4 K' I/ H& D  越想越气,高长河决定马上回一趟省城,直接找刘华波反映情况。主意也打定了,尽量不说姜超林的不是,而要多谈谈平阳了不起的改革成就,就请刘华波和省委看在平阳以前的成就和未来跨世纪、上台阶的大局上,下一次大决心!- f1 j/ {+ v8 a/ C3 u* S- Y
6 {. G8 J2 n# k/ U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日三时烈山县临湖镇电话铃声急促响起时,胡早秋正做着一个好梦,且在梦中陪同漂亮的女记者李馨香逛王府井。是在白日的王府井大街,许多行人的眼睛在盯着李馨香看,也不知是看李馨香身上的“飞鱼”时装,还是看李馨香漂亮的脸孔。胡早秋便很得意,四处向行人推荐镜湖的“飞鱼”真不巧,这时下雨了,还响起了雷声。
1 s. i/ M  v6 T5 w! C6 o5 L9 }8 g% W" t3 h
  雷声把胡早秋惊醒了,醒后才知道,是电话在响。
  }" h+ T: V2 t7 ?$ c3 ]+ j# A
& E% L: A3 S9 x) w" i( j  胡早秋看看表,是夜里两点多,抓起电话便没好气:“谁呀,半夜三更的!”
% @  t( W4 D) w7 p- t" y1 i+ n
1 Y& a5 v" o# K( I* m  打电话的却是市政府办公室女主任高如歌,高如歌极是兴奋,在电话里歌唱似地叫:“胡市长,抓住了,终于被我们抓住了!”. d2 T4 W+ Z! P* f2 g1 l

( M3 p: W' {5 G' e: `/ s  胡早秋有些茫然:“抓住什么了?”, K5 v9 w) H# b$ D, V3 m

$ ?6 m# ~4 O& x5 z" D  高如歌兴奋不减:“抓住烈山临湖镇小纸厂向咱北半湖排污的证据了!胡市长,这不是你的指示么?要我们一定拿出过硬的证据,和烈山方面算账。我们根据你的指示,发扬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精神,昨天、今天连续两天两夜在临湖镇埋伏。今天夜里,他们红光纸厂终于开工了,我们环保、工商和电视台的同志扛着机器勇敢地冲了上去,现在正在摄像!”, R8 r# o( v' ]
) @3 G2 q/ h( M! e9 T. `
  胡早秋也兴奋了:“好,好,高主任,你们干得太好了!你们就在临湖镇红光纸厂等我,我马上过去,拿着录像带连夜去堵他们田书记,问问这位田甩子怎么处理!人赃俱在,他田立业再不处理,我就找平阳市政府,找文市长、高书记解决!”% T4 h; n% {; A% ?2 l
! |; K# n0 {3 a7 K4 f# _
  这时,夫人也被吵醒了,见胡早秋急匆匆要出门,便提醒说:“半夜三更的,你可小心点,临湖镇那帮土匪可不好惹!”
4 v: @5 e2 R6 p5 P- P- J
+ x7 V' w1 H: W5 }5 B! z  胡早秋眼皮一翻:“现在烈山县委书记不是耿子敬了,是田立业!”1 @( R% L, F* z8 }! ], l& a' c

8 j0 V8 T4 u8 W* N1 F3 ?  夫人说:“那就给田立业先打个电话吧!”
) d3 ^4 W+ o9 ]4 w5 A4 J4 E6 q, z( L9 |
  胡早秋手一摆:“别,别,我就要给田甩子来个措手不及,让他在被窝里签订投降条约!”7 t3 }/ O( K! \$ e

9 z7 p$ n4 u: ?  说罢,冲出了门。
. l3 T/ ]% T$ a4 y& F3 L
# v. E9 [; v& i  这时,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胡早秋到了市政府值班室,已通知自己的司机小丁出车了,小丁却因为当天晚上喝多了酒,迟迟未到。胡早秋心里很急,又怕小丁酒后开车不安全,便骂了小丁几句,自己把车开走了。
: O* E, |4 J( s6 m; b. P- \" J- g4 Y2 f5 n4 W* Y
  为了赶路,胡早秋开着车没走镜湖市境内的大道,而是从烈山境内的小道往临湖镇赶,是从临湖镇西头进的镇,结果,没如愿赶到红光造纸厂,就在距镇政府大门不到三百公尺处意外地“被俘”了。
2 r- X8 n! P. o" O9 P% N6 e% I4 t3 y7 ?: ~) O
  “被俘”前,胡早秋正在尿尿——镜湖市代市长胡早秋同志粗中有细,担心一走进红光造纸厂,就忙得没尿尿的空,想轻装上阵。不料,就在撒尿的时候,黑暗中冲过一伙人,几支雪亮的手电筒照得胡早秋睁不开眼。胡早秋当时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仍然镇定地尿着那泡自由的尿,尿完才被这伙人围住了。/ d3 n% F) n: A+ r1 A) B

# o' _1 a5 l6 S: A; j8 i0 x  一个穿着公安制服的黑脸胖子说:“走吧,哥们,尿也尿完了,我们临湖镇也被你污染过了,咱得找个地方说道说道这事了!你说是不是呀,哥们?”
2 @7 O/ u0 B4 }) Q3 j% j8 F! J2 s/ t( |" Q/ x8 P# v
  胡早秋仍不知深浅:“什么哥们?谁和你们是哥们?我是市长!”5 ]; E  t( ^# d0 O

/ q% t: A% ^# H" m  “市长?”  X6 |. c2 R! x' D5 T! `* U
# H' t& j$ d4 ?% V- b& d& ]
  黑脸胖子笑了,“市长怎么了?就是省长也不能随地大小便呀!”
+ \( q% ?! ~) J) C, u
5 B1 d1 F$ [, x: e5 n+ ]# S6 v  胡早秋有些急:“我真是市长,是镜湖市市长胡早秋,到你们这里来处理点紧急问题!你们县委书记田立业是我同学,今晚还在烈山请我吃过饭,不信你们马上打电话问问田书记。”
; s& U. |" x# o* o+ d$ X$ s7 c  \  z4 x5 h# q5 w8 b8 S1 e/ }. K
  黑脸胖子说:“这种小事用得着麻烦我们田书记吗?再说,就是田书记也得依法办事吧?田书记总不能说你老哥随地大小便是对的,让我们请你多尿几次吧?”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