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苍山四鬼红鸾

苍山四鬼红鸾

  “好好好……”
( k% J. v  m+ d( m" o2 C; O8 _% ^  雄霸连说了三个好字。
$ \) ~3 {) n/ b) u1 H4 K  他不是为自己能看出哪个是聂风,那个是步惊云而高兴,而是他知道,泥菩萨对自己批言里得风云,绝对就是这两个孩子了。
3 C3 I3 _5 [& T+ S' x3 L( f  血天君也为之高兴道:“恭喜雄帮主,得到风云,称霸武林,想必不会太远了。”) m7 l' n. U' y4 F2 `% ^: r2 a
  看着血天君,雄霸上前拉住他的手,一脸激动道:“血兄弟,太谢谢你了。”0 g' k% ^5 s" T) `" z3 ~# e4 c
  “无需感谢,泥菩萨说过,雄帮主雄才伟略,成就霸业是必然,我只是出了一点小力。”
& f) l/ t4 f. X4 R# K( w6 e8 N  血天君谦虚的笑道。
6 T6 f9 f8 e7 ?  p) Z& f2 }  让聂风和步惊云退了出去,雄霸脸上又现出忧愁。
8 D3 ]  [& W" D/ {& [* V  血天君不禁问道:“雄帮主,为何露出此等表情啊?”1 W2 m2 s0 p( K9 m. f6 s8 A* L/ R
  “不瞒血兄弟说,泥菩萨给我的批言,只是我的上半生,就算有了风云,称霸了武林,我亦不知道后半生的命运。”2 i) N4 y. R0 y$ M$ y: i( O& ]
  他唉声叹气道。. h& x, a, T- s" ~8 X9 E
  而血天君怎会看不出,他这样只是想让自己说出一些他想知道的秘密。+ ^# B) ?& F% O- K
  只是血天君,又怎么会傻的将成也风云,败也风云,代表着雄霸后半生的批言告诉他。
' Z6 d$ Q, D& [  N6 \' p# _  “泥菩萨泄露天机太多,被天雷击毙而死,我劝雄帮主,只求今朝,何叹以后呢。”8 N9 _$ l4 ?: ~
  血天君学着泥菩萨的语气说道。
) Z/ R1 t* q0 }4 [2 u. p4 f5 u  雄霸朗声笑道:“好一个只求今朝,何叹以后,血兄弟,今日我雄霸便举办收徒仪式,而聂风和步惊云,我更要传授他们我的绝技。”
; k" V- h5 d. W6 J  “额?雄帮主真是果断,绝技现在传未免太早了,还是让他们先适应一下这里的生活再说吧。”7 Z; B. l8 U  g  V
  血天君心中暗喜。8 [; g1 K" v0 W/ }9 q. B
  想到雄霸的另外两门绝技,一个排云掌,另一个风神腿,只需集中三招的招意,便可使出三分归元得大招,血天君也想看看,那近乎划破虚空得招数,是有多么的厉害。
. N: A8 b6 z6 Q9 \  三日后,天下会武场当中,近千的新进门徒在武场排队等候,今日便是雄霸招收徒弟的日子,而这千余人之中,亦只有仅仅百人可以进入天下会。
1 i1 A) R7 o" T* U+ X; H  招徒条例上,第一条就是要有不凡的觉悟,雄霸挑徒倒是讲究,命手下给所有人发了一张武功招数,只要他们在短短半日,可以将招数演练的纯熟,便已成功了一步。
8 Y/ i7 g; F7 w" E2 z/ D: H( G+ }5 O8 c  而第二条就是,入天下会,就要签下生死契约,只要违背天下会帮主雄霸命令,不管是谁,都难逃一死,要知这天下会武功高强者可不少,谁也犯不得去背叛忤逆雄霸。, }+ V6 J# a# v* \  |) e
  总共十条条例,倒是不难,只是第一场演练招数时,已有三五百人被刷下去。
# }$ `- s- @3 v  |/ o% V; c8 J7 h; [  “血兄弟,这聂风跟随聂人王多年,他学招数,那是事半功倍,而这步惊云,倒是让老夫佩服。”5 Q& {5 V- b% ~
  雄霸与血天君并作长椅之上,一起看着那些想入天下会的新人,演练招数。
( t6 Q$ {1 Z! z  血天君轻笑道:“其实这孩子虽然没有武学根基,但是他却有一颗别人比不了的沉静之心,若是他得到雄帮主的真传,不出两年,我敢保证,他会成为天下会中,雄帮主最最得力的手下。”
. W, j+ M  B' I8 K% v$ c0 g0 ?  雄霸挑眉大笑道:“哈哈,血兄弟所言不假,此子确实是个学武的天才。”- |- }# u* A! i
  一个时辰已过,千余新人,已剩下不足二百,这时雄霸才站起身,亲自开始挑选。) p/ b- O1 k- R
  以他的眼力,一下便可看出这些人是否学武之人,并且是否会衷心于自己的天下会,而他最后一条就是,面相,若是面带狠恶,一看就是个坏痞子的脸孔,他会立刻让身边的人记下名字。
* s3 p5 f& c# k2 z, W) r0 }; k  血天君一直看到最后,心里暗笑着,这雄霸野心大得很,除了聂风和步惊云与断浪三人,是自己推选而来,雄霸连看都没看,首先挑了他们。
, m$ R" u: v' L& b  “各位,今日雄霸帮主收徒仪式完毕,其他没被点名的,就速速离开天下会吧。”
5 {4 X: P3 x. h, J& l  文丑丑尖细的声音大声喊道。
- J3 A5 J. y( a; h, A. b  只见那九百多没被挑选的成人和孩子,全都被一群侍卫,轰着出了天下会。
: S% l# J2 y3 X9 A" N6 [0 X  雄霸看着聂风和步惊云,喜悦一直在脸上停留不消,见文丑丑走过来,他立刻说道:“让四大护法和苍山四鬼去殿内等我。”
) a; n5 f2 }- A& F% t& L  j% f  文丑丑摇着折扇,领命道:“是,帮主。”* }/ u3 d. o2 U" j( s' p0 p! D. [
  随着雄霸进了雄霸殿,血天君刚要落座下面,雄霸招手道:“血兄弟,来做我身边。”$ R6 j) I( x! ^+ H  g. [- u0 \7 v! {
  文丑丑拉了一张椅子放在了雄霸长椅一旁,血天君笑了笑,也不能拒绝他的面子,便走上去,坐了下来。' [) o6 y) s, n6 e1 }
  此时殿内两边,各站着四人,看到身穿紫袍的人坐在雄霸身边,脸上全都露出了疑惑。$ a. x" Z: a! T9 F
  “文丑丑,速速让那两个孩子进来。”
+ c) |- g, Y$ }* {% F  雄霸对着身边的文丑丑笑道。) w/ b+ t+ `: m
  文丑丑看了眼血天君,亦是不明白这个男人,帮主怎么对他如此客气,要知道他雄霸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人,今日却让别人与他平起平坐,实在很奇怪。
) z6 f- s8 ?- D' L0 Y% q- p2 C- z$ f  只是片刻,文丑丑从殿外又走了进来,而在他身后,跟随的不光有秦霜,还有两个男孩。( A  m: s4 W+ j! Q# ]
  “你们都坐下吧。”( P# ^- i; s8 K% f0 x
  雄霸挥了挥手。7 U' c: l' k4 ~1 l! q0 n3 A, B) w
  那长相奇怪,倒是各个都有着很深内力的好手,尽皆答应着坐了下来。0 |3 c! z, |. x, B
  秦霜上殿便跪,喊道:“师傅。”8 U' m0 R: j2 K/ J! B- ?( q1 W5 B2 X1 k
  雄霸摇了摇手,说道:“去坐下吧。”
% R% B5 ?, r; @  “是。”: Q. ~/ ^0 X) F/ @8 s/ L
  秦霜立刻站起身,看了眼血天君,才坐了下来。% v/ A# e+ Y, @1 s0 |6 }
  聂风和步惊云环顾了一圈,依然站着,连看都不看雄霸一眼。
8 s& {) ?* Q% C: q3 G$ g" y5 S# D! u  文丑丑看着两个孩子如此不懂事,立刻讪笑道:“见了雄霸帮主,还不跪下拜见。”  F0 t- ~2 A2 S8 {' c3 _# H4 X
  “我此生只跪我父我母,别人,我是不会跪得。”
; J& V* Q& v" R+ `  聂风冷笑道。
3 p5 n- g0 D' O3 X7 d  而步惊云干脆看都不看文丑丑,眼神朝着头上的顶棚看着。7 |5 |* E- [6 p/ ^: @/ s
  雄霸脸上的笑凝固了,还未开口说话,已有一个女人站了起来,只见那女人姿色不错,倒是火红色的蓬头发,和一身火红色丝质的衣裙,包裹着她丰腴的身姿,让人会眼前一亮。
+ z* s! ?( t  H) a3 [6 @  “咯咯,这两个娃儿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见到雄霸帮主都不跪,岂不是找死。”
2 E& ?6 }, c" f" O, B  那女人说着,突然手一扬起,从她袖口中突兀的射出一条红绫,向着两人卷去。
0 z, [4 z1 |9 U+ {3 F2 E/ A  血天君侧眼看到雄霸冷笑的脸,似乎没有要阻拦的意思,而那女人虽不如自己武功高,但是对付现在得聂风和步惊云,那是绰绰有余了。
/ L' u1 [, k/ Z  “砰”一声巨响。
8 c' G) X/ p! _: x) u% F  红绫击碎了一张木椅,整个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 S- y) V4 ]) z+ F$ O
  那女人惊愕的转身看着雄霸身边站起的男人,而他刚坐的木椅已经没有了。
* A7 _8 r5 S( K  Q. B' x/ O  “你……”
( g  M2 m8 U7 O* J7 x  女人刚要出口,雄霸摇了摇手。
# a$ T0 d" l* a  看着血天君一脸的冷意,雄霸连忙笑道:“文丑丑,在去拿把椅子来。”
6 I2 a9 r* r% H. i  早被惊呆的文丑丑,连忙又去寻椅。
$ ?6 _' B/ H, c% Y  血天君这才看着雄霸沉声道:“雄帮主,虽然我与他们两个小子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人是我领来的,要是他们还没为你效力,就这么被那个女人杀了,岂不是可惜。”
+ _* R# j) f# L1 g0 B! P) r  “那个女人?你说谁呢?”) T' M) d% c" l
  出手的红衣女人,冷冷盯着血天君质问道。
3 J# P- j, o# h4 g5 g  L( @9 }) S& Z  血天君笑眯眯的说道:“当然在说你了。”$ s  n: A5 r3 ]0 K& C0 r
  “红鸾,血兄弟是我的朋友,不要放肆。”
9 r0 |: N2 a) w- E  雄霸似乎并未想劝阻,而是有些平和的说道。
& ^1 Q7 q5 \% t/ W/ g' n. I  被叫做红鸾的女人,瞪着血天君,丝毫不退让的说道:“雄帮主,我苍山四鬼红鸾,何时受过此等气,此人欺人太甚。”9 e9 e; p$ ~  a6 o2 Y2 y) \2 I6 ~
  与雄霸对视一眼,血天君轻声笑道:“雄帮主,你这样不听话的手下,是不是该教训一下。”: K/ j5 R2 i) S% h. Y* Y
  “额,血兄弟,你此话何意?”/ p0 O% n) K- ^$ R+ L
  雄霸挑眉道。8 v" o3 f$ n# H$ M4 b' c/ I
  红鸾却怒道:“教训我,哼。”. y* }* V2 b$ F
  就在她话音一落,一道身影已从雄霸身边窜了过来,速度之快,让下面的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红鸾更是吃惊不已,只觉面前一道恶风袭来,扬手就将红绫甩了出去。
, i& n" s  W- i$ G  |$ {+ ^2 l  她出手是快,但是连人影都不到,红绫甩出去,亦没半点用处,只是刹那,一声娇呼在殿内响起,一切似乎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连雄霸,由始至终都没看到血天君是怎么出手的,又是怎么回到自己身边的。/ n* S3 l; g; ~2 b% V& E1 Z8 M
  显然一脸红扑扑得红鸾,被血天君一击得手,只是谁都不知道,她哪里受到了攻击。3 M7 t" @9 U: _
  “你……”
( G& E0 l8 y& p/ T" C' N: u  红鸾看着重新坐下的血天君,扬起手,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9 A2 D  `8 o" p+ n" i
  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在这么纠缠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而且雄霸在这,其他三个兄长,亦不可能帮她去围攻那个刚才摸了她股瓣的无耻男人。; ]5 Q2 x! y) J
  血天君扬眉道:“我怎么了我。”0 b; E% q7 t! }  Y. g
  看着受气的红鸾憋得不说话,雄霸鼓掌大赞道:“血兄弟果然身手不凡,老夫都没看到你是怎么出手的,倒是红鸾,似乎被血兄弟击打的不是个好地方,不然她可不会连句话都说不出。”
" i: F/ z/ S+ O" v+ a  “呵呵,雄帮主过奖了。”
0 _# b' |3 ?! k2 N  ]+ v  血天君说着,心里暗笑,要是你能看到我的出手,那我还在你这混个啥,想在你这行风作雨,那岂不是要被你这老匹夫抓住。9 J: P5 h8 [" F4 I( F4 |
  重又看着聂风和步惊云,雄霸大笑道:“我雄霸将收聂风和步惊云为我关门弟子,和秦霜一样,学我的两大绝招。”
4 e! y2 y7 K5 S; w: x3 e3 L4 V8 |  只见红鸾身边的一个银发老者站起身,沉声问道:“雄帮主,为何要收他们为关门弟子,而不是其他人呢?”
7 [8 c2 E5 ^  S  Q% j1 T  和他同样有着疑惑的还有另外三人,且都是苍山四鬼,而雄霸的四大护法地裂,天崩,海枯和石烂,倒是没有疑惑,因为他们才不管雄霸收谁为徒弟。3 v& m1 B% O' {+ h& @: K( y
  指着聂风,雄霸说道:“他是雪饮狂刀聂人王之子,聂风,而这一个是武林一流铸剑师步渊庭的儿子,唤作步惊云,老夫看人从来没有走眼过,难道苍鬼你对我的收徒有异议?”
0 {: c: ^0 Q- ?! f. l( P  见雄霸眼神冷冷看过来,苍山四鬼的老大苍鬼赶紧摇头,拱手道:“恭祝雄帮主得到风云二徒,以后称霸武林,定如那风卷残云一般,收服所有的不依附我们得小帮派。”4 L1 q, b1 O2 m  D- Y$ |4 E% o1 T
  “恭贺帮主。”
* ?3 q  _9 p. {9 e# a( _  文丑丑是个见风使舵的人,见苍鬼都这么说了,立刻也拱手说道。
3 g) P2 \, y1 z  秦霜和雄霸的四大护法和苍山四鬼得另外三个,亦都恭贺起来。: l% u; j' L5 X8 i/ L" N1 w: H
  血天君站起身,看着聂风和步惊云,劝道:“两个小子,能让雄帮主收你们为徒,是你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还不快谢雄帮主。”
% Q2 H" \3 \. T' v5 S2 i5 v- w- ?1 I( ], s4 z
  眼见聂风和步惊云跪下,并称呼了自己一声师傅,雄霸这才大笑起来。
  X$ f4 t5 J8 G- [# ?0 l: k  “血兄弟的话还是有用的。”/ B2 ^; [, E# B0 G( i( J
  看着雄霸的脸上表情,血天君暗笑,其实雄霸这句话,是想说自己的命令,聂风和步惊云会听,但是雄霸的话,就算他威胁,也是无用,因为聂风和步惊云和血天君的关系,比他师徒关系还要密切。
) H5 q" {5 Q% a. ?  雄霸诏告了整个天下会,聂风和步惊云成为继秦霜之后,他的关门弟子第二第三,而血天君亦被雄霸当成了上客贵宾。
8 A; O" a  ?% D& U) ^3 e. x5 D  “雄帮主,为这风云可是下了不少苦心啊。”
( S4 [* s/ V* `; |6 r% a' R. ^! c  眼看着面前比之雄霸殿都不次的阁楼,血天君轻声笑道。' E1 a, T8 I+ E
  雄霸点了点头,一脸笑意说道:“就因为泥菩萨一句话,我早在三年前就建成了这风云阁,等的就是风云来入驻,本以为老夫这辈子都不能见到风云二子,没想到血兄弟却给老夫送了过来。”
' b7 b7 N7 T4 m! u: J/ h% n  血天君摇了摇头。0 Q0 n; R* b& k
  这时从风云阁内走出了一个妇人,那妇人一脸的阴霾,看到雄霸,立即下跪说道:“帮主,那新来的聂风和步惊云,不愿意要女仆人伺候。”
- w9 a+ E  V) ~% w- D! v& @  “哦?”/ \, A# Z. p% V2 {0 v1 |' ~' E6 C7 O
  雄霸挑起了眉头,自己好生要看待两人,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不给自己面子。6 I9 A; D6 J* C$ O% T0 h5 b; T
  见雄霸脸露不快,血天君轻笑道:“雄帮主,恕我直言,风和云不是一般孩子,既然他们不想要,就随他们吧。”: z( i* M) t. @* _% x1 g: [- e
  雄霸拍着血天君的肩膀大笑道:“兄弟说的言之有理,要是他们没脾气,我倒看不上了。”1 {8 Z$ ^2 W% r# [! e  C' Y
  妇人接着说道:“帮主,那几个丫头怎么办?”
* m+ B* T) e* ^  “遣散回荫城吧。”
" C/ y! s" A& e) |% b( z4 n: M  雄霸说道。
8 E4 I' r# X- Z/ |/ w  血天君眼睛一转,看着那妇人,也是这天下会的女管家,笑问道:“大姐,你说的女仆人之中,可有叫孔慈的?”9 ~! b- S* h7 _! V$ }! J% k
  妇人看着血天君,点头道:“是有一个,叫慈儿的女孩,才八九岁。”
8 \) W( r; k; y' m% h  雄霸看着血天君,不禁奇怪道:“血兄弟,为何知道我招来的仆人里有叫孔慈的啊?”/ e6 p' m! M6 i, k
  “呵呵,我来贵派前,在荫城遇到一家姓孔的住户,在他家住了两日,得知他的女儿来到了天下会,所以多此一问。”
& q& N/ e3 s! X7 Q  血天君笑着说。
" m/ k5 q2 |- S( @- S1 F  雄霸却摇手道:“那不行,血兄弟既然来了我天下会,便要在这住下,我要为血兄弟准备一个更好的住处,而仆人嘛,还请血兄弟挑选。”3 h0 j. U, n2 y+ g0 D7 Q8 C7 z
  血天君心中暗叹,这雄霸果然不是一般人,只是自己的一句话,便知道自己所想要。
- x7 _1 X  j; z* M( K! |! V  没有拒绝,血天君答应道:“雄帮主如此客气,我血天君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0 K4 j! D# A- y3 S
  “哈哈,说什么,咱兄弟二人去喝一杯,不醉不休啊。”. J& z1 l* b/ B7 B  x7 s
  雄霸说着,揽住了血天君的肩膀。
" E( S- ?  K+ l/ D# P  看着远去的二人,妇人嘀咕道:“雄帮主,怎么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 I6 J5 A! W# q  几日来,血天君和公孙绿萼在这天下会安住了下来,一来血天君还有很多事要在这天下会办,二来,也是要监察雄霸,看他是否是真心在教聂风和步惊云。
: p1 R; Q' `% q& i* n) b# P  “这是何处啊?”
7 Y  r$ m" m: l  血天君看着身边的已有九岁的女孩,问道。
! r4 Z# e, P3 b) v2 z  两人前面便是一条长廊,而长廊的尽头,是一阁楼。
) o& f$ x" D3 s" H# a2 X  “回主人,这里是雄霸帮主爱女幽若所住得闲庭小筑。”
% u3 A2 ?" y& v# ~  身边的女孩,娇声答道。: F0 e& Z2 `/ w& G1 O. @
  看着这个九岁女孩,血天君一阵暗喜,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原著中让风云决裂雄霸得导火索———孔慈。
9 }! g: B$ ]/ Y5 c5 \  血天君喃喃自语道:“幽若,幽若,还得在等几年啊。”' N. J" G) R/ B7 N
  孔慈抬起一张俏美的脸蛋,轻声道:“主人,在说什么呢?”3 z, @# g: w0 q
  “哦,没什么。”
. z$ l0 s. ~# n* m# l  血天君连忙说着。
. U+ U, ^; x+ z0 ?  回到暗香阁,这是血天君自己起的名字,也是为了自己在天下会收容美女的处所,虽然离天下会的乱葬岗很近,但是这里亦是最好的地方,在这里做些什么,都不易被发现。6 D1 K. u+ w! k: l. S
  孔慈早早的为血天君备好了热水,这才和血天君一起坐下,准备一起用晚膳。
' I8 f1 z& f( r1 p3 S" s  “你们都坐吧,我不是雄帮主,在我这里,亦不要那么多规矩。”" D. T: ]& o1 T/ X! R; |9 e
  血天君看着这些全都不超过十岁的女仆,笑着说道。
! E9 f, J/ O7 u2 y1 `" W! o! t  公孙绿萼眼见自己的夫君,在这里住下,但是几日来什么都不干,除了和这些小女仆聊天出去溜达,再无其他事可做。
5 J3 K) }& g; \4 g2 f  与他连身坐着,公孙绿萼问出了自己几日里想问的问题。
6 R" O  j' Z/ K( t# ]& |" P  “夫君,是不是准备把她们像襄儿和师师一样对待啊,养大了,然后……”# K: y- g' Y* ^: B
  她还没说完,血天君已伸手止住了她的话。
* ~1 }2 b, i. Q. A8 y; `  看着公孙绿萼,血天君仰头轻笑道:“吃饭吧,你知道夫君的为人,又何必说出来呢。”8 G  @& ?9 S% w; K' ?/ }5 r* X
  公孙绿萼却不依不饶道:“要不要我给调教调教。”
5 j/ P+ p- m+ u$ p  “好了,吃饭吧,你调教出来,哪有我亲力亲为来的刺激。”
4 |* \! A: X% z/ M  血天君说着,看了眼孔慈,和另外三个形貌都不错的女孩。
4 m3 v) r$ `3 L$ I' ]5 e  吃过晚饭,外面得武场上传来哼哼哈嘿的声音,那是新来的百名天下会挑选的精英,正在接受训练,而他们学武的宗旨,或许都是很单纯的,想让自己变强,可以不受别人欺负,亦有人想学好武功,成为人上人,但是他们来错地了,天下会这地方,只会教出冷血的杀手,衷心雄霸的狗腿子。
. w4 ^: W( o. h6 z7 ]  “慈儿,看什么呢?”; Q3 }, _. ?% G1 t! n. ]& M
  让孔慈在陪着自己逛天下会各处时,两人到了武场,血天君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武场上练武的孩子们,不禁轻声问道。4 v3 `- v. m$ f: J1 Z. G" \
  孔慈眨着一双美瞳,虽然才九岁,但是孔慈却生的水灵,尖尖的脸蛋,尤其笑起来最迷人,而那薄薄得粉嫩嘴唇,更是让血天君有想咬上一口的冲动。8 }/ s3 A+ W* u! i0 J# d3 F
  摇了摇头,孔慈笑道:“没事啊。”. K( N5 o" z* v% |* r( g
  血天君摇着手指道:“小小年纪,就知道说谎了。”( O7 G9 N9 ?$ o. C
  见他这么说,孔慈连忙跪下,胆怯道:“主人,我……”
& I2 ^* s& _; }, F  扶起孔慈,血天君盯着她的眼睛,孔慈已来到天下会两年,如果按照原著所说,这个小丫头可在这里吃了不少苦头,而那妇人管家领她和其他女孩来到暗香阁时,血天君亦看到,几个女孩对那个丑陋妇人很畏惧。! X+ E# c  Q) y# [% t
  “慈儿,在我面前,不要任何礼节,你就是我血天君的小妹妹,以后也不许在称呼我主人,就叫我君哥哥吧。”
2 h( r- a- X! G% j! p  Z3 C  D6 Q2 r  血天君认真说道。+ I% ?4 b1 g1 O, @3 ~4 I# x( i: S/ l
  可是他的话一出口,孔慈连忙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主人,慈儿只是一个奴仆,还望主人开恩,千万不能破了主仆关系。”
- d% J3 r6 X* b$ Q9 r  [  “哈哈,真是可笑,堂堂暗香阁阁主,竟要认个奴仆为妹妹。”# J# ?( u3 N8 j7 j' m
  一声狂笑在两人身后响起。5 _2 N3 ?- w( {
  血天君回头看去,不禁乐了,因为说话的正是雄霸请来坐镇天下会的四个高手之一,苍山四鬼的红鸾。/ O( d5 Q/ g9 a
  其实这红鸾年纪也就二十五六,但是身材火爆,亦穿着袒露,给人一种很邪的印象。! g. h* Y0 D% I1 @% C. K
  看着红鸾脸上的冷笑,血天君嗤之以鼻道:“怎么,我做事,你不服啊,手下败将。”' x; O2 w- S) T" @3 L
  “你说谁是手下败将。”
) b) n4 V' M7 f5 h% s6 R1 |  红鸾听血天君这么说,立刻暴怒的大喊道。
: P8 ^8 p8 q' C5 I  孔慈拉住血天君的手臂,劝道:“主人,别……别和红鸾姐姐……”
; D7 J9 S! M( j$ h, i) |5 ^6 H  她得话还没说完,红鸾瞪着孔慈,斥喝道:“谁是你姐姐,你一个女仆,怎敢称我为姐姐。”, l+ b9 V$ a+ M# D" g
  被她这么一斥喝,孔慈赶紧要跪下认错,血天君这时拉住她的手,才没让她跪下去,冷冷的看着红鸾,血天君凝声道:“红鸾,你就不是看我不顺眼嘛,要是有本事,跟老子找个地单练,怎么样。”' w" l1 a% c# f% s" u+ M
  红鸾可是吃了一次亏,想到那日在雄霸殿,被这个可恶的男人摸了一下股瓣,她的脸立刻现出了红晕。
) F" q: {/ D$ D: x- i6 ~  “呵呵,不敢是吧,那下次见到老子,最好绕路,别没事找事,不然我可不会给雄帮主面子,惹我者杀无赦。”  t- q& w4 k4 d
  血天君轻笑着,一转语锋的警告道。
: q) H% @/ ?0 R9 Z  挑眉看着血天君,红鸾只觉他身上的气势陡然膨胀,压得自己都有些喘息困难,这就是高手,她和苍山三鬼,曾败在雄霸手中,连一招都没出,就被雄霸身上的气势所打败,而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比起雄霸来,更要恐怖很多,因为孔慈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见血天君的气势,竟可划分区域,或是对单体进行压迫。
6 F2 O/ u( ]# c$ W  心中有些惊惧,但是红鸾可是这天下会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加上武场的那些人都看了过来,自己要是真不敢答应血天君,跟他比上一场,那以后在天下会还怎么立足。/ c2 J- M& K1 a. H" o- B9 w  o
  如此一想,红鸾咬牙切齿道:“血天君,这可是你说的,找地方吧。”( A: ?; Z% J2 C
  血天君看向孔慈,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你先回去吧,告诉萼儿姐姐,我晚些回去。”
& X7 j! p/ u$ ?  “主人……”
4 x3 q/ ~. W$ I% v& a* ^9 _  孔慈本想在劝,但是见血天君坚定的眼神,立刻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2 i# |4 `7 r8 X+ l
  眼见孔慈走了,红鸾才冷笑道:“选地方吧,就算我杀了你,雄霸帮主亦不会责怪我。”
  k0 e2 c" T0 E7 Y, m5 e  “哈哈,好,我对天下会各处不熟悉,还是你选吧,要是你觉得敌不过我,把你三个师兄一起叫来也可。”
+ W) H0 N  w/ G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 C7 V% |9 m& G/ V8 Q1 e4 q' z# H
  “哼,杀你何须我三个师兄出手,跟我来。”
+ r8 R& F8 n1 R& q2 A  红鸾身形一动,一团红影向天下会后山飞去。% `: X, W1 I- s1 N. U: \, E
  看着红影疾速飞出,血天君暗赞了一声,红鸾的轻功倒是不错。8 e7 u( O. K7 a& w2 b; |0 K
  只是几个眨夕之间,一处似乎荒废坟地,血天君皱眉看着周围的环境,亦因为他和红鸾的突然出现,无数只秃鹫嘶叫着四处飞了出去。
  z7 E' }8 y1 x9 ?- P  乱葬岗,血天君对这里很是熟悉,天下会年年都会虐杀很多叛徒和不投靠天下会的敌人,而他们的尸首就是被集中扔在这里,时间长了,这就成了乱葬岗。3 Y8 a4 y" l. e) J1 [
  “怎么?害怕了。”
- |) g4 x: Z: G3 x  红鸾看到血天君脸上表情,嘻笑道。/ g8 p" N6 ]5 }1 q0 Q) l
  血天君不屑道:“怕,我血天君的人生格言里,从没有一个怕字,倒是你一个女人,敢约我来这种地方,该怕的是你。”2 ]1 V  [" y0 H8 o+ `1 U" R. |
  红鸾眼神一冷,爆喝道:“少废话,看招。”, e7 A  L; C  x) C
  见她疾奔过来,双手袖管射出两道红绫,血天君大声笑道:“红鸾,你就只会用红绫嘛,这红绫绸缎,还不如做身衣服,比你身上的裙子可好看多了。”& m' Y% t* T( ]2 [4 ^
  “我非杀了你。”
0 e: |6 `, J7 G" j  红鸾何时受过这等气,听着血天君的言语刺激,两条红绫如两条毒蛇,扭曲着向他面堂袭去。
# [# ^- \( z; b( K8 d* U' o2 a! J' _0 m5 S  U" {! U) q$ w
  红绫击来,血天君面带微笑,却连动都不动,出手的红鸾一看,再看他微笑的很邪,猜测他是不是有破自己这双蛇出洞的办法,如此一想,红鸾顷刻变招,红绫竟如蛇舞般,改为侧抽向血天君脖颈。
( E* u' I( j  P: m$ f9 q  “哈哈……”
5 i4 U( }) A  p4 ^' L! W; ]+ n8 Q  一声大笑,红鸾惊讶的看到,红绫击了个空,而一直站着未动的血天君,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 L; R2 F7 u, Q, M5 Y6 t+ R7 T+ r0 n  身法,一定是身法,红鸾知道这个男人的身法轻功不错,想必他是以身法挪动身位,才可以造成凭空消失的假状。6 d: _6 ^' ^: z6 z: F% x3 x
  红鸾不愧是个高手,只是短短几秒间,就想到了血天君消失的原因,只见她突然旋转身体,红绫亦随着她而旋转,在她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波浪的圈,如此之下,就算血天君在哪个方向,攻击过来,红鸾都可以格挡住他的出招。
0 E. i; B+ J0 q9 V3 e+ u  只是红鸾不知,自己碰到的血天君厉害之处,就是他根本没动过一下,而是用了血岚教自己的阴血功,里面其中就有凝结气血,使人体化为虚无,让敌人看不到,但要是细心和有点手段的,便能透过周围气息,而知道血天君此时的位置。
  k. B: [8 d" e  如此旋转久了,就是红鸾,也有些吃不消,头晕眼花得一阵阵,迫不得已收了招,红鸾赶紧环顾了四周,可是周围哪有血天君的影子。5 P6 X: f) J8 X* y
  就在此时,她看到不远处那些扔尸体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团血雾,只是片刻,竟凝结成了一个人型。
! i& c  u  r0 Z7 q0 g1 A+ z- _  “鬼?不可能,这里怎么会有鬼?”& S0 |& I! s4 o3 O0 W6 K. x  I5 a
  红鸾脸上还是露出了惊惧。
4 }  `7 C, _$ s4 `( E. |, r4 o6 Q  那血雾人型扭动了一下,这时竟出声,声音犹如地狱来的,沙哑得很。  ^7 A" S/ B+ y0 d4 v4 n
  “红鸾,是你杀了我,我要找你报仇。”
& p, |) i8 ^5 H% [; ?; r2 j  红鸾虽已行走江湖十年,见过的奇事怪事颇多,但是这血雾化人型,她还是头一次见。' d4 D/ f) S; C  w! Z
  看着那血雾人型,如蚂蚁般向自己走过来,红鸾边往后退边娇声道:“你是谁?血天君,你不要吓唬我了,我是不怕你的。”
4 L5 I( _: Z# `  就在她退了不到几米,突觉身后撞到了一个人,只是侧头一看,红鸾惊叫了出声,因为眼前得竟然是血天君,而他的脸上毫无表情,嘴角竟然还溢出了鲜血,空洞的眼神,简直跟一个死人没半点区别。
. \: J) R$ P  x% y5 N5 f+ G  “天……”
6 i  N! H( D! F1 u! a  红鸾扶住了血天君,却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血天君在这里,那么那个血雾人型,难道真得是来找自己报仇的冤魂所化。
4 ]; Y* ?* S8 Z- i  想到自己来到这天下会几年里,确实杀了不少人,而且都是惨死,他们的尸体被扔在了这里,想到这,红鸾哪还顾得了死活不知的血天君,推开门纵身就要离开这。7 J1 a1 S' C. P7 C& L3 |
  她纵起身得那一刹,红鸾只觉小腿上被一只手拉住了,她惊愕的回头一看,那只拉住自己小腿的手,竟然是血天君得,只是血天君的脸上,怎么换成了一副笑脸。& v$ z: L7 T& }! X* [+ R: T& l
  “还没玩够呢,怎么就要逃啊。”
( Z! w- y. ~+ L- c0 ]7 S5 |  血天君嬉皮笑脸的说道。2 A/ X. |' s) a6 Q8 l
  听他这么说,红鸾被拽到了他身边,没有第一时间责怪血天君,而是第一时间朝着刚才那血雾人型得方向看了去,红鸾定睛一看,那血雾人型没了。
% A4 r; [% R- @8 a3 n9 k  “是你在搞鬼。”! D; m$ t, o$ t0 ~
  红鸾这才回头看着血天君,大声说道。4 u4 z9 i) T" g, u6 g( S, m
  血天君摊了摊手,无辜道:“我可没搞鬼,不信你看。”5 [2 _3 T- b" q
  顺着他手指,红鸾猛一回身看去,当然眼前什么都没有,但是红鸾却觉腰间一紧,身后的血天君竟然贴了上来,红鸾更感到股瓣中,被一个硬梆梆的顶住了。
! o( c2 I( c4 p0 w  g: ^/ l  “不要动,也不要还手,不然你看到的场景,绝对比刚才恐怖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8 ]* U$ j4 i4 R- k; ^' Y  血天君的话几乎就在自己耳边响起,红鸾感到一股热气吹进了自己的耳眼里,酥痒的让她有些难受,但是被血天君这么一威胁,她却真的不敢乱动了。; X( k# N) M8 ~3 l2 k' F. y2 y/ R
  片刻的沉默,一阵阵哽咽声从红鸾的嘴里发出,血天君侧头一看,怀里的美人竟然流出了眼泪。
/ Z! v3 t# M% K7 G# [0 L3 }  他绕到红鸾身前,看着她可怜巴巴的哭,赶紧道歉道:“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吓唬你。”
: e- L1 i) p  v$ u9 a  “不要理我,对,我是霸道,我是逞强,我就不该得罪你这个煞星,人家最怕鬼了,你偏这么吓唬我。”
" o, n. x* B  F- B/ P  红鸾哀怨得低声连说道。& u3 d% r1 R! ^# {" b
  苍山四鬼,血天君暗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刚才只不过用了阴血功里最诡异的招数,血雾化身,但是他现在却只能招出一个,而且以他现在对血雾化身的控制,亦不能把血雾化身,当成真正的手下使用,就像刚才,他是想让血雾化身移动快点,但是却根本做不到。7 G* I9 [& Q, D" d$ h" e7 h" f- z
  凝视着红鸾的小脸,血天君伸手替她拭去了眼泪,这红鸾倒是没拒绝,反而很乖顺的任他替自己擦眼泪。( h" M% h; {/ M7 C/ f+ n  |3 s
  “红鸾,其实我不想与你为敌,而且你这么漂亮的女孩,我又怎么舍得欺负你,只是你的脾气实在太倔了,所以我才不得不吓唬吓唬你。”
, {0 u$ R3 A* u3 g  E& Q: s  血天君柔声说道。
6 f2 M/ R( q; s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该强则强,该柔则柔,特别是对女人得方面,他更有自己独特得方法,来让女人爱上自己和不怨恨自己。
/ \7 r* k5 W+ z5 a! R! p$ `1 Q  红鸾似乎很不买账,伸手突然掐住了血天君的手臂,娇声嗔怪道:“叫你吓唬我,叫你吓唬我。”
2 |$ P& ]2 o* \1 ^  嘴上说着,但是她的手根本没使劲,看着血天君一动不动,她突兀的张开手,紧紧的抱住了血天君。' f- g: B. f; b6 C
  这突如其来的改变,让血天君心里直乐,这红鸾也算不错,想必是她以往行走江湖,都没失败过,自然觉得比别人厉害和高一等,孰不知这江湖里,还有多少高手隐藏着,比她比雄霸,甚至比血天君厉害的,还会尚有人在。8 Y, _( z* {5 {- H3 k$ q5 d
  “我们回去吧。”
' u( X! @# A# G: z# q( P  血天君见红鸾消了气,也和她的关系好了一些,留在这乱葬岗,倒是不好继续发展下去。
. A! j' M+ z6 h. c1 ^0 p( D& s  红鸾点了点头,刚转身走出一步,就被血天君牵住了她的手,只是扭捏的抗拒了两下,甩不开,红鸾也就顺从了。
' l" k  S( w; Z! J: g6 l: o  回到天下会的众多住房处,此时虽然已接近深夜,但是过来过去的天下会守卫,还是有在巡视的。
2 ^8 ]3 n" z6 J  这么大的一个帮派,有几万帮众,其中不乏有些不好的人和不忠心雄霸的人,守卫巡视,也是为了天下会里所有人的安全。9 j2 V- K1 m& m% q  ?) f2 e/ @: Q
  经过暗香阁时,红鸾看了一眼血天君,这才与他分开手。: P# U2 R( s  u  F- W/ n
  “不进去坐坐。”
9 ?: c3 t7 K; A; }2 _7 V6 w# f* ?  血天君轻声笑问道。; }9 k  N3 T, A2 [- @
  红鸾摇了摇头,娇声道:“一身被你吓出来的冷汗,要回去洗洗。”7 R1 Z1 j# ?$ ?, V" M
  血天君看着她歉意道:“是我不好,这样吧,我晚上也睡不着,不如我请你喝酒,算是赔罪吧。”
2 x( O& w) W2 q) E0 W  “请我喝酒?”. H: x; I/ h/ f7 {0 |& q5 s
  红鸾眼眉一挑,一脸的惊讶。! ]4 B& q3 \6 a+ I+ J
  “是啊,可别说你不会喝。”# @" m+ Z; C7 O9 Y& z0 k
  血天君点头道。
$ v% `# x8 p% {; n6 _  沉默了一下,红鸾答应道:“那好吧,等我洗完来找你。”
$ j6 d# `, Y% k1 w/ G  见她要走,血天君追了上去,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去你那里坐一坐,等你洗完多好。”2 j: T3 D+ t" o2 J
  红鸾白了他一眼,却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红鸾阁。) j# ~' O- R- y, k& \$ V  {+ r
  因为红鸾阁内有仆人,血天君倒是不好追着红鸾进水池子,只能在一间客房里等待。
5 o5 G( `' l+ X: f5 E% E  一炷香时间不到,客房的门被推开,血天君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看着沐浴完毕的红鸾走了进来。
: Q) q8 b8 w; v) n: r, g( ^  此时的红鸾更显好看,只见她头上只用三根银簪固定住头顶的发丝,只余下耳后两侧直垂至腰部的青丝,露出白晰细致的颈项,白里透红的皮肤闪着柔嫩的光泽,未施脂粉脸上,一双水汪汪的美眸闪着盈盈光彩,看起来是那么百媚横生,而女子眼中的神情,似乎很不喜欢血天君一副猪哥的模样,一张樱桃小嘴此时亦抿成一道弧线。
/ S5 _  w! p; K" @# j4 u2 g% g$ t  而她身上则是一袭丝织透明的长裙,圣洁高雅,前襟敞开极低,露出优美的锁骨及迷人的圣女峰沟壑。
$ {/ m  h  e/ J  见血天君不住的打量,红鸾赶紧用双手交叉轻掩住高耸的圣女峰。
. L; W% k) |. l* p7 H" x  “看什么看。”4 q$ M9 u8 ]* P: H2 T
  红鸾娇嗔道。
. Z/ d! L0 M$ F: L1 G  血天君笑道:“好看才会看嘛。”2 L! \  v, c. _6 Y5 l* b6 C
  可见红鸾盈盈可握的细腰系着一条同色丝带,透明的白纱下也清晰可见修长的一双腿也紧挨着,掩住两腿间隐约可见的神秘倒三角,而拖地的长裙下是半截光洁细致的小腿,穿着木拖小巧白皙得双脚更是分外的勾人夺魄。( ^1 r9 B4 Y4 n! t# Y" P0 s" [' j
  真空?她竟然真空来见自己,这是赤果果的挑撩,还是在故意想显摆她的娇体。
% Q% Q. U7 k/ {0 A1 |  血天君帜热的眼神打量了一番红鸾,许久才收回来,浅声笑道:“红鸾妹妹,沐浴完,就像那出水芙蓉一般好看。”( g: V3 a" a  P- ^
  女人都喜欢男人的赞美,红鸾亦是一样,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遇到的最有意思的男人。
$ T. o$ N! B: y5 h- A: b% t6 d0 W/ F  “你的嘴抹了蜜吧,这么甜,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领你的好意。”
  F# }2 x& Y9 W" I  红鸾扭着细腰,走到了桌边,坐了下来。
! c3 h; z/ T( o! i( R  血天君疑惑道:“咱们不是出去喝酒嘛,你这样能出去?”5 G: P+ V* r' R5 ~: h
  红鸾摇了摇头,双手一拍,从外面立刻走进了四个女仆人,她们手里端着酒菜,走到桌边,立刻摆到了桌子上。
1 g' u: ^; f+ V8 Y& g4 ?$ V) r5 a  见她们退了出去,血天君嘻笑道:“这多不好意思,说好了我请的嘛。”
/ [. p/ p6 b5 U$ ?; b* Q) O2 n% |" ~  摆了摆手,红鸾轻笑道:“谁让你请了,要是按理说,你应该是客人,哪有客人请主人吃饭的道理。”
$ ?6 b4 }. w: h4 E8 s+ C1 e6 s  “歪理,呵呵,那好,既然红鸾妹妹这么客气,今次便在你这喝了,下次去我的暗香阁。”. f' a, C) w: ~" g8 N+ `
  血天君朗声笑道。
" }/ {6 R1 x! n; b1 t: [7 D  红鸾嘴一撇,娇真道:“我才不去你的暗香阁,谁不知道你血天君身边有个漂亮的夫人,要是雄霸帮主或是其他男人去,她倒不会吃醋,要是我去,指不定要跟你吵一架呢。”
% {0 }4 j4 j: n9 |. O5 G  盯着红鸾,血天君挑眉道:“其一,我的夫人不会在乎我有多少女人,其二,我和你之间,最少现在还是清白的,但是我不敢保证喝过酒后,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M0 F: {7 y3 \+ t
  “哼,你敢。”
# H0 M1 G* S6 h- Q  J  红鸾脸上带着笑意,嘴上却很强硬道。
& E) x7 [( m: U1 I! N$ A5 t0 m  血天君突然靠近红鸾,大力嗅了一口她身上的香味,眯着眼睛直赞道:“很香,有酒有女人的时候,我总会喝多,而且每次喝多,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况且这么漂亮的红鸾妹妹在身边。”
" W- g. }% ^3 H3 ?( F& J9 u' Z  红鸾简直拿血天君没办法,但是他得挑撩,让红鸾却生不起气来,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
0 U9 p# O8 ~+ [- o) y* t) u3 z; n3 s& y
  房间内,红鸾把玩着手中精致的凤酒杯,里面仅剩下一滴酒,而这也是她喝酒的习惯,喝酒以来,都是这样,杯底会留下一滴。
3 R+ ?1 F( b! v% D, J  “你不喝,老看着我干嘛。”& N' W& ]4 H! C# ?& o8 S
  两壶酒已被两人喝光,红鸾没有感到半点酒意,倒是血天君眯眼看着自己猥琐的一直笑。! s. r3 s, V! K  A* A$ ?$ @! Z
  血天君轻笑道:“以前我不知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是何意义,但是现在明白了。”
! u9 |  `( [- N  红鸾嗤笑道:“别骗我了,你的酒量好着呢。”  _) Y3 I; f! A+ l9 k
  摇了摇头,血天君感叹道:“酒量也要分场合,和分跟谁喝,有红鸾妹妹陪我喝酒,我不想醉,也不行了。”
' c- a+ U, s" R' r% a3 X  见他一直夸赞自己,红鸾怎能看不出血天君的想法。% K9 |, c) c: Y3 M
  娇声笑着,为血天君又斟满了一杯,她才说道:“你醉也行,不醉也好,反正我这红鸾阁,是不会留男人夜宿得。”. ^( K6 {5 K# y! f
  “就不能为我破一次例嘛。”5 H1 V) E, O% u6 g) j6 P
  血天君靠近红鸾笑道。- |' m. k! r5 F$ a$ V
  红鸾不屑道:“你得脸皮倒是够厚的。”) N4 c2 P3 B/ E4 F2 b
  红鸾伸手刚准备要为自己斟酒,血天君却握住了她得手,说:“我替妹妹斟酒。”, V) A1 I' U# h( i' [; T  W+ O( O
  嘴上说着,血天君是真的为红鸾斟满了酒,但是那手却紧握着没有松开红鸾得小手。  R" J" E5 n: Z5 |7 l3 A9 F3 g: g
  红鸾抽了抽,撅嘴娇真道:“你喝多了。”
3 v. y! ^! `1 e4 ^  “不,我没喝多,红鸾妹妹,我血天君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孩,真的,也是第一次和女孩喝酒。”
4 R' Y$ k+ a9 @) B8 C5 \  血天君认真说道。
' V/ Q4 C8 \9 \6 {+ l+ _  只是红鸾根本不信他的话,倒是调笑道:“我的天君哥,你才多大,比我大几岁而已,还行走江湖好多年,难道你穿着开裆裤,就出去闯荡江湖了。”
! L# D. I' O/ o/ N# R  血天君笑了笑,他自然不会告诉红鸾,自己早在另一个世界混了几年,才又来到这风云来的。! w# L% W4 q& _  S" ?7 `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今天就住在这不走了。”$ P1 I% k: b7 W% c- q; S
  血天君死皮赖脸的说道。
3 t. N& R  r0 D  V3 E  凝视着血天君,红鸾不禁嗔怪道:“你可别再我这耍酒疯,雄帮主最讨厌别人在天下会里乱搞男女关系,要是让他知道……”/ O' a( U* I. @2 X5 m
  血天君看着红鸾,笑着问:“他知道又怎么样?还能杀了你和我。”( e# B2 v/ R+ H+ x& ?) E" @
  虽然他在笑,但是红鸾却能感到血天君笑里藏刀,要是自己说是,这血天君绝对敢现在就去找雄霸,把自己和他在一起的事说出来,若是雄霸说一个不字,这个男人断然敢和雄霸动手。
$ d% a) c9 u6 e# h: h4 [7 ]- h  这就是真男人,红鸾是猜不透血天君所想,但她所见的男人之中,像血天君这样亦正亦邪的男人,有时却有有些小孩子气,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 q; C4 P% r$ N5 z; M! W" f  “红鸾,你还没有过男人吧……”8 O' p  ]- e. ~
  血天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 O% _( E  X9 [* J  红鸾脸上本就有酒红,听到他的话,脸上更是娇艳欲滴的血红,看着血天君,红鸾的眼神里尽是复杂的神情。9 L9 i& P" K0 O$ c# N
  放下酒杯的血天君,看着近在咫尺的红艳朱唇,眼神加深了些许情意。
& J- p4 B( ?" O' s$ @- P1 }* b, w  “我可以吻你吗?”
2 `) E. X8 B  k1 j  “我……”( a4 ]+ Y1 ~, y: u3 ~
  红鸾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为这么主动,但是她只是呆呆的看着血天君俊俏的脸庞,竟不自觉得的点了点头。
. ]: s) W5 P0 h) o$ x& r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这个无理得要求,这时,红鸾却慢慢地闭上双眼,闻到一股酒味和男人味靠近了过来,她立刻感觉到男人轻轻的吻住了自己得唇,这就是亲吻的味道嘛,红鸾心扑通扑通的直跳,自己第一次的吻,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这么没了。
9 \  k: d$ |" c: ?# c+ |  ]  然而一切不止于此,红鸾更觉自己紧闭的牙关被一条软物敲开了门,顿觉探入自己口腔里有力得舌肆意的在里面翻搅着,初次品尝亲吻的红鸾,只是片刻,就被弄得晕头转向,小舌也随着他的吸允和他得舌纠缠在了一起。
+ K% j1 r0 e0 c3 y7 L  许久之后,红鸾浑身发颤,亦感到血天君修长的双手沿着自己曼妙丰腴的曲线慢慢向下,嘴唇也索要的更多,火热的唇缓缓移向脖子而下。+ w1 ~0 e, _, M3 R6 b% }+ F# q) o
  他的动作很轻,但是所到之处却让红鸾的娇体起了最激烈的反应,皮肤因为接触到了更多空气变得敏感,在动情的触摸下渐渐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 K+ K; J6 S+ p$ N1 X& ]
  床榻上,红鸾微睁着双眸,看着身上的男人,不知何时,她已赤身,甚至自己怎么到了这床榻上,她都不知道,只是惊愕自己得身子,被血天君已经看了个遍。
( g* R6 A% [' A9 }% J7 M- F  “不……”2 o( f# c5 Q' d
  红鸾娇呼着,伸手要去挡住自己袒露的硕大圣女峰。, I1 @( H2 G  n! U5 B
  血天君却按住她得双手,轻声道“你好美,不要遮,让我好好得看看你。”
- S3 M9 [9 ]/ t6 F- h( }  他用手轻轻的抚撩着红鸾的肌肤,仿佛是对待一件珍宝,而红鸾顿感小腹燥热,那双手所到之处,简直就犹如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游走一样。
5 w$ n& g: `" G2 B" f  “妹妹,你的肌肤真是光滑啊。”9 v9 `8 `7 ?- q9 v( T" m5 p
  血天君的吻缓缓的从刚才手指所到之处划过,无限留恋的吮吻着,留下一个个属于他的印迹。7 Q% ~. b. q4 a4 N
  红鸾哪经得起如此挑撩,她轻声娇吟着。
0 i+ Q$ {! b& ~  [% a  t  “嗯……啊……”" v/ R  Q$ h/ d" `1 y4 W; @6 |- j
  似乎很难受的扭动着身子,血天君笑着,感受着红鸾的变化,这个女人已是逃不掉了,他并不急,反而很想和她享受这无人打扰的私人空间。8 X3 e4 A! h4 B5 \. x  G
  看着圣女峰上的两捻小可爱,血天君猛然的含住了其中一颗奶头,大力的吸允之后,红艳的奶头便已被他的唾液湿润,更加鲜红欲滴。8 ]! U/ U$ {& L# P0 b9 P* u; W' C
  他看着可爱的奶头,再次低头含住,松不开口,只含在口里用舌尖舔咬逗撩,修长的手指也滑上来捏住另一边,捻弄着,直到感觉那那颗小可爱坚硬地顶住他柔软的掌心,他得嘴才慢慢散开一丝邪肆笑意。
- H) Z& l( ?& c( `  “嗯啊……”9 d$ n# N; b( p& N: f4 P
  圣女峰上传来的快乐感觉让红鸾情难自禁的哼出嘤咛。
8 G8 n  t0 L  Q) S' Q6 S/ R2 ?3 T  她已经无法抗拒了,甚至都在疑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血天君,如果不是,为什么自己会任凭他欺负,她有反抗的能力,但是她没有那样做,因为那种感觉,让她如入九重天,让她无法释怀。
7 c$ U* M" w& X. n; ^0 L  “不,不可以……那……”
7 Z$ L8 G: r9 C9 ]. P  红鸾感到血天君又挪了阵地,只觉腿根异样,她连忙慌乱的将手伸进腿根,疾呼道。0 S) c% x9 S$ h5 j/ U5 z3 E
  可是血天君哪会轻易放弃这个到了嘴边的果实,推开了红鸾的手,笑声在下面响起。! ~; s, {5 @; r$ ]5 [
  “你还要拒绝我嘛,红鸾,今晚我要定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做我血天君的老婆。”
% s& F6 l2 c2 Z) L, L$ u  红鸾嘴巴大张的呼吸着,脸上涨红,害羞不已,此时她更觉自己最羞之处,竟然会流出不知名的水液,而血天君竟然不嫌脏的用唇舌吸吮着那里。
* G) |) x: a9 A% {. f& S  “啊。天,这就是男欢女爱嘛。”3 L& l5 I3 Q5 Q) y6 A& r
  红鸾喘着气,放弃了挣扎,将头仰起闭上了眼,感受下面传来的阵阵快意。
  [& a$ q2 U, ]  被吮吸着,被侵占着,红鸾只觉身下传来的快意,已快让她的身体燃烧起来,小腹内的火炙热无比,狂野躁动的似乎在向自己表明,要用水赶紧灭掉这火。- K% @" D% n9 r- v* Y4 a
  血天君正品尝着少女的粉缝,与那有些香气的汩汩爱意,忽然,红鸾全身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尖细的喊叫出来,双手更是紧抓住埋在腿根的头,雪白的圣女峰不住的抖动。
1 A* r- }, \- p2 I8 B) i  吸吮着眼前红鸾的粉缝,感受到她的颤动,血天君毫不犹豫得张口,伸舌含住她粉缝的出口处,随即一股香气浓郁的热液从她体内流出,血天君尽数将其迎进了自己的口中。( ]: T4 O& ^7 r7 [" B+ w
  “不来了,我不行了。”
' |. r5 H  D+ r" ^  红鸾娇喘着说道。5 d- e2 R# |1 Q- f8 o; P3 B: N
  血天君笑了笑,趁着她的高峰余热尚未消退,遂将她抵住,一手将她的腿打开,另一手托起她光滑的翘股,凶器对准她的粉缝,接着湿滑的热液,用力向里一送,表露狰狞的凶器,刹那间钻了进去,只觉一阵紧窄后,又是一片豁然开朗,显然红鸾已被自己完全的占有了。
+ l% }0 `. n# ]# C  嘴巴张起,红鸾却喊不出声,因为强力贯入自己体内的凶器太猛,让她的哀叫梗在了喉头,眼泪随即流出眼眶,“不要……你别在用力了……啊……”
3 H  }) T7 ^" B  Y  红鸾疼痛的挣扎着,想借此将侵入的硬物挤出。
8 C4 H0 s& M5 j  E  男人的狂野耸动,根本不给红鸾商量的机会,霸道的冲击,在许久之后,红鸾渐渐放弃了抵抗,因为刚才的痛感竟消失了,转换成了一股比之刚才他用嘴,给自己带来的快意,还要好上几倍。
/ T% {! N8 C9 l2 E% S, f  “啊……嗯嗯……哦……你的……好大……啊……”+ s% l# e5 t9 D7 D7 E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酸软感觉,红鸾是不懂男欢女爱之事,却也明白,男女如此交合在一起,便是成就了夫妻之事,想她红鸾,名动江湖的苍山四鬼,竟有一日,会与一个初次见面还未相熟的男人,在一张床榻上,如此缠绵卿卿我我。7 P4 @2 m, J: x. j
  “嗯啊……好舒服……在深点……用力一些……好……插的好……啊……啊……”
4 d7 j8 N" [& I1 a8 t  听着“嗯啊”从红鸾口中溢出的娇吟,血天君知道身下的女人已经适应了自己凶器的尺寸,亦开始感受到快意,一脸的享受,于是他更加放任自己那不知破了多少女孩得凶器,在红鸾体内狂野的驰骋。
- y% g) T$ l+ Y+ _' w# P% g0 P  夜依旧很深,外面时而响起阵阵脚步声,时而又安静的没有一丝生气,只有红鸾阁内的一间客房里,血天君不停的在红鸾身上发泄着索取着,永无止境的耸动,终于让红鸾三波来临,再无迎战之力,瘫软的不再动弹。
* V. B, ^5 J& y# c5 `  “鸾儿,刚才可是畅意得很啊。”
5 b) H! c4 M$ |4 T  轻抚着红鸾散披着得长发,血天君笑着说道。- n& J0 r" S9 J) E8 i
  此时的红鸾半依在血天君怀里,把自己得了脸深深的藏在他怀里,娇羞的嗔怪道:“人家是第一次,你差点要了人家的命。”
3 |& q- T+ i- b6 p/ U4 M6 j  V  血天君柔声道:“如果我不表现的厉害点,那鸾儿你岂不是尝不到第一次的美好,我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让你尝到世上最美好的事,原来是这个滋味。”
5 W5 \# F  @) q' A/ ^  e9 J9 W  捏了一下血天君依旧没有蜕软下去得凶器,红鸾娇真道:“要是知道开头这么痛苦,打死我也不愿意尝受这快乐滋味。”
9 n" K8 o  ~/ Q  e5 _( k  h  两人相拥着都闭起了眼眸,只是没过多久,红鸾怕被人知道,便催着血天君回他的暗香阁,血天君也没有刻意为难,而且自己不回去,自己阁内的几个小女仆,是绝对不会休息的。, e5 K! f: ~. O
  暗香阁是原有的阁楼,只是以前住在这里得,是一些天下会请来的客人,而血天君来到这,这暗香阁自然成为了血天君的专属阁楼,只是这依旧不会是血天君久留之地,他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等待那幽若和孔慈得成熟之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