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和坏蛋儿子的地下蜜月

和坏蛋儿子的地下蜜月

  啪啪……啪啪……5 `& o/ H' L7 j, b# y

/ @' l% D4 O" o  「桂英、你在屋里吗?」6 b; t8 |8 ^  Y9 K- m
+ O) ?- G" q) ]: x3 v7 y/ U
  啪啪……啪啪……
  z7 M% V( X8 u* n; S" ]/ v9 i- d) Z5 L$ w
  「桂英、你在屋吗?」
4 r* v. j' m. I& X$ U
! v/ P- Z3 _0 @6 l. C6 W7 t$ r  我妈、是我妈的声音。我被妈的声音惊醒了。0 q1 j: V5 h+ G+ a+ W

% Q. L$ f5 i/ H$ Z7 x  「快醒醒、宝贝儿。快醒醒。」我小声的叫着她。我轻轻的推着她。
, L, V" S, E7 q7 i& S3 k; m& \; _7 M0 Q4 |+ O4 Z" C9 p
  「叫什么吗?人家困吗。」她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揪着我的鸡鸡。
9 c, O, [" Q$ @3 @1 n/ }  S# L3 D# d! v. s
  「宝贝儿你快答应啊、如果叫我妈发现就麻烦啦。」「不吗,人家困吗,你答应一声不就得啦吗。」「你说什么那、我答应了我妈不就发现了吗?你不怕露馅啊?」「我就要老太太知道,知道怎么啦?瞧你那点胆儿!」「快点答应啊,我的小亲妈。」# l. }% N% n7 L* @2 O. a

* s" @3 U9 O& L2 n7 \7 h  她使劲的攥了攥鸡鸡又使劲的揪了揪鸡鸡,脸上露出甜甜的诡秘的一笑。$ b/ v; I0 `5 \0 d) n/ R

5 S! h/ T/ u4 a. c4 ]: w& m( O# K  「大妈……我有点不舒服、天亮才睡了一会儿,几点啦?」「不舒服啊?要紧吗?吃药了吗?开开门让大妈看看。」「啊……不用了……大妈……不了。不要紧的……我一会儿起来吃点药就行啦。大妈……您忙去吧。」2 b( R7 r/ P7 s  I0 p3 q( [( G
! Q- g7 e% x" l4 g4 Q
  「哦……没事啊?没事就好。快起吧、都九点多了。桂英啊……你有事就叫我啊。」" f% e  w9 H, a: a$ r" q, k
7 k  f* S$ R# y' L3 Y, t# A
  「哎。知道啦大妈。您忙去吧。」
9 @3 N$ D) v+ d# u1 N
; k3 O5 x8 t4 @. y. l  我妈走了,听脚步声是往大门哪去了。$ Z9 d7 v* Q( @! i' c8 y8 s' r! s
! f4 y8 z# r# ~0 ~* r8 i
  「快起吧。一会儿我妈回来说不定还要敲门。」「你着什么急呀?再一会儿。」
9 C1 Q2 h0 R/ _% ]9 u4 |' Y; G
  我们俩脸对着脸,她的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 c; d/ e) s' t: `
' T0 o* q2 K/ G5 ]8 E# ^  「你的鸡鸡怎么这么大呀?弄的我死去活来的。」「舒服吗?」% a) |) H4 c, C  v6 ^
7 s# N- y& |# f3 y9 g  d; M
  「你说呢?」
5 n: e! |9 x5 W- ~$ _) w
( s$ N8 d0 p! B7 H  我玩弄着她的奶头说:「鸡鸡让你吃了我不知道。」她使劲拽着我的鸡鸡,「他太大太粗劲太大,我结婚到现在这是我最舒服最销魂的一次。你射的精真多,年轻就是好。」( K0 X' x. }- r

. k4 H7 e1 Y" G/ b! c8 m# _$ X. N! }  「李哥难道不好吗?」8 ]) k2 r3 w/ [! E$ F) p% ?3 }: U$ \
- w# [  a/ u; Z2 J) [' [
  「他这几年干的时间加起来也没你半宿弄我的时间长。」我拍着她的屁股说:「我不信。那这几年你们都干什么啦?」「他呀……他那有你这么好的玩意儿呀,每回干事都是还没进去他就软蛋了。
, @, E! j# I) L
  V0 c2 W3 [+ t( B/ G  流那么一点点怂,喂猫都不够。」  p* a7 J* d- ]
4 ]# p) }- _: q# v  B* b
  「那我呢?」- q5 j! F0 N( _9 R

7 `0 s3 e+ f6 q# m. O# q0 O, o  「你射一次就一酒盅,整个一个种马。」她说着话还狠狠的拽鸡鸡捏蛋蛋,眼睛对我发着犀利的淫光,得意的小嘴半张着、勾引我去吻她。" @. r* |3 i2 \) f7 p3 ^2 F+ [6 Q. p
/ H# i4 [5 l& b. o4 h1 b
  我使劲的把她搂住,嘴与她的嘴就像两块不同极的磁石、紧紧的吸吮在了一起,她的香舌吐送着香津琼液。我们互相爱抚着。# H' v! f% w- `2 {$ G
5 [, I- l& O8 M+ l/ H8 Q
  「你爱我吗?」我们嘴与嘴相吸着,她还能说话。, U, N) }+ |  P

2 Y; k8 w7 ~* F0 A' E  「我挣脱开她的嘴巴,喘了几口气。
/ r; s! ?5 R# v, J1 F2 B( D# u
) f  C: ]2 _' s6 ]3 j! G" x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啊……你真使劲啊?!」她的手使劲的揪攥着鸡鸡。
  C6 g6 V4 x- I  C6 X' ^2 W
7 f/ o, A3 x* f$ h' t9 `  「油嘴滑舌,好好说。爱不爱我?」
8 j" t+ U. ?  o4 X& |% f0 C; p
9 p' N; K; {+ l2 }9 n  「爱。真的爱你。」" K0 J+ i( G; Q8 O. v

& i9 N- k# i$ q3 I" S4 r  「说。都爱我什么?最爱什么?」
" }" y5 M) R/ {$ L: f1 S) J4 `( C) ^
  「我最爱她。」我的手揪了揪她长大的阴唇,「吃在嘴里就像小孩儿嘬奶嘴一样,又舒服又能喝到你的屄水。」
0 O, x+ J8 s/ I
4 v  j8 |4 `: K# G  T' g9 _- G" {  「坏死了你,还有呢?」4 N$ y6 w! K$ @) x" J) y

" o9 Q8 i8 d- B" P% _3 Q. [  「我喜欢你的两只小脚丫,不肥不瘦、不长不短、修长的脚趾、玲珑剔透、脚趾甲光芒四射、白玉无瑕!吃着香、嘬着甜、鸡巴喜欢硬!」「那你是在车上才开始喜欢的吗?」" H+ w& S4 T$ `2 ?/ X; L3 O( m* U

; B4 b. N* L7 Z3 b5 o5 W1 Z  「啊……」& Q* j2 N8 P: ?7 n3 D7 i
8 T) ]+ m% V, n& S4 G4 o; h6 s# `
  「说实话。」鸡鸡攥在她手里只有听话的份啦。
, }& {! p( M) Y* r4 G% J0 A: s
/ H7 h1 g- r7 r; P) p* }% {# w  K  「不不……不是。我早就喜欢上你啦,我偷偷的自己射过几次,做过几次梦都是和你在干事。」
' m% k9 o& r. X$ m1 [* Q8 Z* `/ l% F$ ^* r
  「说……在干什么事?」
" t+ X! b4 ?" E( i! Y5 ?
& W" V4 v% L0 j% g: v) q3 b  「你明知顾问吗?」# v) Q" s* u. x5 C
5 h2 V: W8 Z  l$ j
  「说……一点都不能隐瞒,隐瞒一点我就把他揪掉。」「我做梦和你睡觉。」
! M/ i" h, w% ?) f) ?+ n# p0 ^5 s# A7 ?9 {: G4 v5 C! p" u
  「啊……啊……你别急嘛。我还没说完嘛。」鸡鸡今天惨啦。$ |% I! _$ G( q  M( U+ R9 `

" [% q+ @: R& Q) b. U6 }( V. F: U4 [  「和你睡觉肏你的屄屄,肏着肏着就射了。」5 ?/ ]$ p% Z( q# ~0 C
/ q3 B9 ]5 z) w# |* k. ~
  「射哪了?」: R' V$ h( ]  B- W" c. F( d2 U

8 [7 M3 Q; k& O2 p0 r  「都射在裤衩上啦。还能射哪呀?」
, z& i7 j4 A2 G7 X# t/ [. J2 e$ V
8 E5 s- Y3 s. Z  _  「想不到你真是个小流氓啊?那么早就对人家起歹心啦?」「谁让你那漂亮啦?你老在我面前飘来飘去的,我能控制吗?」「啊……你还猪八戒倒打一耙啦。我把鸡鸡给你揪下来算啦,省得你再去害别人去。」* B' D; @3 e, ^' u( }! }, I
5 T8 r/ _3 d* G+ r4 M
  「啊……啊……啊……轻点啊。我没有别人啊。我没有害别人啊。」「那你就害我对吗?」
$ |7 Z1 ^  w+ E1 k8 H% B$ R$ `- [1 r3 }8 A* g% C4 h; r+ a
  「我以后不敢啦……以后不害啦。啊……啊……不害啦。」「晚啦。我都让你整的这样啦,你又反悔啦。那我怎么办?」「那你说怎么办?」
" B" _: i# O. Z, U5 w% ?, M5 G1 L' H+ H4 g  H  G. L
  「抱紧我。以后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干这事。」
) Z9 j8 ~& j$ a" V1 ?. B8 [6 E; X% G4 h7 R
  「啊……是是、我保证不和别的女人好。啊……轻点……鸡鸡受不了。」「以后要听话,好好学习,别老想这事。老想着事耽误学习我的罪孽就大啦。& e+ Y0 u  {( }/ Y( |' g2 L
: R; a- ~3 ]/ M5 w( ?, m: B) i
  每次你休息的时候我会给你的。你学业有成我也有光。听到了吗?」「啊。听到啦,那你那?」' J& e$ {: K3 n$ z  k+ `# \* A

' g2 O: \& J. Q, V5 B6 S  「我会好好的给你留着的,你给了我女人的幸福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啦。」「那他呢?」
/ M; D. u1 i. y; I6 g! d& y  |) w  M7 l$ W  Z
  「他没有你的本事,他怕我找他干这事。」
! |$ D% r( e5 h3 ^3 C, f; h4 [3 @
" r3 e/ G; w& F; V  「他有病吗?」5 K) x  c" \, _% m( |) `
. h" p: i0 R& q
  「结婚这么多年也没孩子不知道是谁有问题。没孩子倒也清静。」说着话我松开搂抱着她的双臂,要起身,可是她用双手揪着鸡鸡和蛋蛋,不让我起身。+ ~. d, E* Z2 }; M$ n

+ D! u0 a- p  I- k* ]8 T$ ]  「哼……哼……不吗。我不叫你起。你把人家折腾了一夜了,人家要你陪人家再多睡一会儿吗。」
) y8 q8 {7 x5 u5 r6 j: B( I' h: g. Z) B  M* M- `9 i0 }
  「宝贝儿、我都一夜没回家了,让老太太知道了就麻烦啦。」「我不。我就不!人家好不容易……人家不让你走。」「宝贝儿……小祖宗……小妈妈。我求你啦,撒手好吗?我先回家,等没什么事喽我再来,到时候咱们再好好的亲热好吗?」「不!我就不!你一走就没准了。我要坏蛋再陪陪小妈妈……小妈妈要儿子肏小妈妈。坏蛋儿子……小妈妈求你啦……好不好?小妈妈的屄屄难受死啦。」她一边说话一边不停的抚弄鸡巴蛋蛋。鸡巴被她玩弄的早已暴涨、坚硬、粗壮、硕长了。6 c+ u5 t$ b! h' j/ U
* |6 P4 n0 C% V4 g8 {1 i- Q3 E
  「宝贝儿……小妈妈……我天天都愿意和……你光着屁股……肏你的小屄屄……可是我怕咱……妈发现……发现就……嘛……嘛烦……啦。」「不。不麻烦。妈不是那样的人。人家……屄……屄要坏……儿子……肏肏……肏。 」
' z$ ], \# [4 z+ X
& ^( w5 T: K$ x! K1 F: y, i  「宝贝儿……你一夜……还没够吗?」( y- G. N1 {- c; T
& g  W" b) M3 W! Z9 [
  「坏蛋……你的大……鸡巴……又大……又……大粗……我从……来……就没享受……过……我……馋……就想……坏蛋……鸡巴……肏死……肏死我……快……快肏……我……受不……了……了……小……小妈就……要儿子……要儿……儿子……肏吗。」「那你撅起屁股跪在床边上。把腿劈开,小妈……你快撅屁屁……撅高高的……快!快!」+ Z1 n% c# c5 ?, z7 {3 R6 {

1 L  j4 I! x4 |  她翻身趴在床边,头朝里、雪白肥嫩的屁股朝外高高的撅起,我站到床边,看着她淫美的屁股、娇野的阴唇、屄水外溢的屄屄、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挺直大鸡吧直向她的蜜穴扎去。( E7 G& V2 @  S! z9 d3 D8 C$ ~

" R% s/ \3 B  \1 J' \/ t1 y  「啊……坏蛋……你……我……受不……了啊……你要我……我的……命啊……屄……屄……疼啊……你的……鸡……鸡……太太太……哦……嗯……嗯……你顶……顶到子……子宫……里啦……胀死……小妈……妈……的屄屄……让坏蛋……肏死啦!」我使劲的让鸡巴插的深深的,直顶到她的花心深处,她的花心就像有一张小嘴,使劲的嘬着我的龟头,屄屄也使劲的嘬着鸡巴。太舒服啦,我抱着她的大屁股,使劲的拔鸡巴,她使劲的嘬着不松口。我使劲的插她。她把屁股给我撅得更高。
7 O5 g, x* m- k; i5 d
7 I4 E- Z9 v7 j! m1 p) ]$ M  两腿分的更开,想让我把鸡巴插得更深。' W/ Z9 ^8 x& A& M! H/ C. S
  t( K# C- J. V7 P7 C
  「小老……公……你真是……我的……活祖宗……你……是……你是……我的……肏屄……能手……我……才……知道……做女……女人好……肏屄……真好……小祖宗……儿子……肏小……妈妈……使劲……使大劲……啊……你大……鸡巴……真棒……顶进……子宫里……里啦……我要……要……死……要……死」她的蜜穴热得发烫,一股股的热液吞噬着我的龟头、吞噬着我的鸡巴。我把鸡巴插的深深的一动不动。享受着她给我的最最销魂的淫逸。她一点声音也没有,我趴在她的屁股上,双手抚摸揉搓着她的双乳,我慢慢把鸡巴拔出屄屄,我感觉她的屄水一起再往外流。
) N1 l8 d8 h+ }/ e3 v9 w
) {! s. [7 l- B1 |1 ?' b- _1 B" q. B4 X  我赶紧蹲下身,把嘴巴张开对着她的屄屄,股股甜蜜的屄水一滴都没浪费。
( I- E8 Q8 f. c! Y. @- [! m1 v6 t  Z3 i) e& [
  当我把她的阴唇、屄屄都舔食干净时,她醒过来了。/ z9 Z2 W* u5 @6 k/ W0 v
3 E5 N! d+ l& e
  「坏蛋儿子……你真是肏屄的能手啊。你把小妈肏的舒服死啦。我还要……我还要小坏蛋……小老公肏我……狠狠的肏……肏小妈的屄屄……我馋……死了呀」
* m& O4 e% K& F
5 S! t  M1 r, ~! }# A' J# X4 [$ r) W  听着她的浪语淫声,我把一直坚挺的鸡巴毫无遮拦的再次插进了她的蜜穴里。5 x* N* ~) r0 c* ^6 o" @/ h3 g

+ X. u7 x4 o! v: u: A( `0 A  我快快慢慢的、深深浅浅的、左左右右的、上上下下的、左三圈、右三圈、撞的她屁股啪啪的、屄屄扑哧扑哧的响。嫩白的屁股颤抖着美极了。两个奶奶不停的晃着。醉人的美女醉人的屄。. z* s# a9 o8 m( ^3 l: [

) B2 J' \, P# s2 M  我足足的插了她五千下、30多分钟。在她的鬼哭狼嚎的淫叫声中,她昏去了三次。我马上就要控制不住了,我快速拔出鸡巴,把她翻到在床上,我骑上去,和她来了一个69式。
+ S& w* p- O, o. s1 M: B  X: j+ t. Z, Z- a3 `& k; Y/ v4 S
  我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她双手揪着鸡巴狠劲的嘬吃着,我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嘴巴嘬吃着她的阴唇屄屄。她的屄水一股一股的被我吸食了。鸡鸡把满枪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她哼哼着吃着贪婪的嘬着,吧咋吧咋的作响。我吃着她的屄屄兹咋兹咋的向。
: p% j# y4 P! [
- @, y% \" O0 H: s$ ~* X4 R& c4 Y  谁也不想停下来,谁也不停的贪婪的专心至至的吃着自己的心爱的……鸡巴……屄屄!  w( }2 @8 H5 a! E4 U
2 ^9 c! D2 |+ P- t
  「桂英、好点了吗?还没起呀?」, R" U6 Y" g& @6 O( e' p

4 V) K, R8 R( P+ v  「桂英。桂英。」坏啦,我妈回来啦。
  l" }+ q" ?$ C5 z+ G4 @! O  K, x7 i) H1 g. M
  「老婆、小妈、老太太回来啦。快起吧。」
4 C$ a3 E+ ~# v8 Z9 [. v3 m, g0 P+ E( O8 C5 ?' c' ?' y
  「大妈,我起来啦。您先进去吧,我一会就来」「快起吧,都快晌午啦。别做饭啦,我给你做点可口的吃。」「知道啦大妈。」老太太走了。
4 m4 x8 E9 N- W+ R) A" T* a1 a+ I( L2 D% Z
  「你用什么把我妈哄的这么宠你?」
! h& @6 |, B, ^3 \4 I2 n; Z, y( B& g1 D+ Q  \' t" Z
  「我是她的二儿媳妇呀,她当然宠我啦。」  b+ V4 C, F- a% [; ~
; S; w9 q' N/ A8 E
  「没羞吧。你真的给我当媳妇吗?」
$ O) @; u/ W' u/ V  r2 O, j! w1 b1 j  a8 o0 y
  「不知是谁没羞,管人家叫妈妈叫祖宗的。嘬着人家的屄屄不撒嘴。」「好好。是我是我。快起吧。」2 x, u$ I0 n. R! i! }; }+ C, V2 w
6 K  b- V8 ~& A. H" w8 M6 ~
  「坏蛋你起来以后先出去转二十分钟、然后再回来,瞎话你自己编去吧。」「知道啦,你别现就成啦。」6 b- k$ }4 p' _2 I1 H

! H1 c, \- T* X( E* [, U( e  「小坏蛋……小老公……抱抱吗。」
$ Q/ ?5 g( r/ ?% m  K$ U; s6 d& v3 G" `+ O
  我们俩又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嘴巴又紧紧的吸吮在了一起。足足亲吻了十分钟。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开了。我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拉开门,看到院里没人后,一闪身就出了大门。- [, I# [3 B; Z9 s6 a* }! D
3 Z; u0 O1 S0 a# {
  我们的地下蜜月结束了。后来的事就更叫人值得回味了。* S/ h- b3 l! k3 |3 Z9 g- i

  q) ?; `- V! [3 R) ^$ ~  Y5 \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