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痛苦人生

痛苦人生

  每天睡觉之前我都会换上性感睡裙,有那一个女生不喜欢自己漂亮,不过这并不是我换上睡裙的原因。今天在学校忙了一整天,我已经很累,不用多久已经能够进入梦乡。不知道为何,我却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被关进一间没有窗子的房间,有很多没有样貌的男人,从四方八面向我走过来,我没有逃避的空间,他们捉紧我,然后把我身上的衣服撕烂。
) r, e! X3 t: F5 p+ r
. ^5 X& k$ |) x" M2 p1 Y, ^2 ?6 E: L% x+ C8 Q% O& z; w# p: R3 {5 _$ a
  下一刻我已经被他们按在地上,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被他们轮奸。我感到痛苦万分,完全没有湿润的阴道被很大的肉棒强行插入,感觉像被一分为二。逐渐地我从梦境回到现实,不过情况并没有好转,现实的我也是被肉棒强行插入。不同的是我还感到一个庞大的身体压在我背上,我的右边乳房被一只大手大力的抓成不同形状。「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不过那一只大手没有放过我,反而更加用力榨压。「小淫女,为什么没有礼貌啊?」「对不起,你好,爸爸。」没错,他就是我的爸爸。不过他并不是我的亲爸爸,只是我的继父,不过他却非常喜欢我叫他做爸爸。有一次在便利店偷东西被揭发了,为了要爸爸为我隐瞒和摆平事件,从此我便有把抦在他手上。之后被迫拍下的裸照,令到我更加不能够脱离他的魔掌。( b) c- j% w& _+ R" D4 d
% ?6 \- r1 L- ?& L+ C5 m8 l% M
7 a0 s. i4 P( D4 s6 g& z
  他有一样癖好,就是喜欢强奸像我年纪一样的高中生,所以我便成为他的泄欲工具。我的房间永远也不能够上锁,他喜欢晚上随时可以进入我的房间,然后将兽欲发泄在我的身上,他要我活在晚上随时也可以被强奸的阴影下。睡觉时候穿上性感睡裙也是他的主意,他告诉我淫娃就是要装扮好自己,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随时准备好奉献给男人。
  X9 C+ K# Q; b" F% _# p5 o# Q$ \$ z( y8 ^

+ P3 E6 A7 Z. N9 H4 k  「啊!啊!啊!很痛!」我忍不住叫了出来,泪水也开始流出来。「叫啊!
: S# d$ R4 G( S; A" Z% Z- R1 p: }& O. Y% F

& x4 v) A& H1 V  再叫大声点!强奸女生就是要她痛,否则有啥瘾?反正你妈妈吃了安眠药,再大声也不会吵醒她。」为了令到我的痛楚增加,他还用手指夹我的乳头。作为女生两处最敏感的地方,阴道和乳头也有撕心的痛楚,为了不吵醒妈妈,我尽量把口埋在枕头里大叫,不过爸爸没有放过我,他用另一只手拉我的头发,要我的头面向墙壁,他喜欢听到我的呼叫声。我完全崩溃了,放声大哭,「不要!不要!请停下来!」8 f- R+ k8 Z& `5 d# m* s6 |
2 E% Q8 E. q+ P! Z) R3 H: U( o

' C* Y7 U7 e! @* u7 r' b  不过我的呼叫声只是令到他更加兴奋,插我阴道的肉棒更加用力。他会把肉棒完全抽出,然后全力冲刺的再插入,仍然没有湿润的阴道就像给铁棒乱捣。夹我乳头的手指已经转用指甲,我感到好像有铁针插进我的乳头。头发被拉的痛楚变成微不足道。「放过我!求求你!」我的哭求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催情剂。3 @1 N) ^7 n! W
: C' o! e! g* _) I" n2 l
* K/ m8 N7 R9 D4 X3 Q  k
  「插死你!插死你!每天也穿性感睡裙勾引我,这就是你的报应,你这死淫娃!」! Q+ j0 t2 P7 q1 }7 T

, a5 u, T! x5 t1 u% D
1 m) O0 ?0 W# _! r; f9 b7 N  「对不起!」* h9 f7 M( v2 q% u8 ^
/ l& T) Q8 P. K; Z5 r) `
' O# @# `, c+ r
  「你就是欲求不满,喜欢男人强奸你,是吗?」「我?」( q  W( H( N5 g4 z4 ~
3 J( D3 ?" k( r# E

% B0 A/ q- M6 P1 I  「答我,你这死淫娃!」9 m6 e" n( A/ u: ?, h6 s3 s8 M: Y

3 ~3 K! g4 ?8 }. [
0 S7 }& ^5 ~3 ?6 S# W  爸爸停下来等我的回答。6 z' f- ~8 H% p' Q$ c! N
# Q! ~- m: f9 H

' |7 g9 m% r; L# T  J: X7 a! w  「不是的,?」
5 e- A% v! D# H  l6 u  y
( i& {0 M/ A1 `: I3 r
: {$ z5 e$ \0 R, l7 c# e. Q  他听见我说不就把已经抽出的肉棒,用尽全身气力桶入我的肛门。
7 R" ]( f' \) o! t. {# r, f" H: R# ]' e
/ a/ z5 g' U. ~7 c% b+ T" r4 ~: {+ H" ]5 V" S4 c  n) M) w
  「啊,很痛!不行!」
9 A7 e/ N; l' E- V1 a& B
: R% e5 s- `  ?5 z
: i0 h! q5 v- r  M8 w1 q6 ?  「我再问一次,你是否喜欢男人强奸你?」2 ~% g+ u9 n8 n) a

" I, R/ ?# F0 N. `( e% t+ U; b. m/ }$ u- `' f$ W+ h
  「我?,不知道。」$ k  c7 l" h1 z% w6 h

, w6 q; S# {. o
  J. B/ Z% W( S: n, x- W& n  「不知道?」
' X1 [5 [$ l8 {5 E1 c( o% _' f
2 N  _7 K% D7 |
( v+ R9 n' K( I8 x) e0 ~: t5 s" ~  肛门再一次被他狂插。
: a+ I  Q3 e% L. U/ ~0 Y; i( M

8 X  X" ~8 z. J4 J& W  「啊!痛死我了!不要再插,我承认我喜欢被男人强奸!」「那么我现在这样辛苦的插你,你应该很感激我,是吗?」那一刻我肯定我的肛门已经被他插爆了,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不配合,他肯定会想到更加残忍的方法整治我。
0 ~1 {+ g9 d3 m
7 V* i( s* {" A: ]3 [. j% O. t: G1 O: H8 r6 z4 W8 D* b
  「没错,每一晚我都非常期望你进入我的房间强奸我,所以我穿性感睡裙,希望可以令到你更加兴奋。」, z' f8 x' k' z  P9 |
( Q7 N3 Q* u9 v8 S

0 E( Z; F( g# C5 w! Y( X/ l  「你这淫娃这么下贱,爸爸也要勾引,是否要狠狠的惩罚?」「对不起,请惩罚我吧!」, D7 ~- Q8 @+ }
5 ^6 ], V3 I1 V( S+ h
4 ~, Z1 j! M" R4 F
  「求我强奸你,求我狠狠的插死你!」/ [3 D. J* A! i; \) u
8 [& P# X2 ?) T; Z& x& s
! s% S6 E( ^: U! C& K
  迫於无奈我唯有违背良心求爸爸强奸我,不过心里非常难受,泪水忍不住流到满面。
0 |! `0 y" c1 ]$ z, @9 f% o" J# d- P) P# l0 b
5 D* P( E% c. e) L' M+ {
  「爸爸请你狠狠的强奸我,我是淫娃,只是适合被男人强奸。」爸爸再一次全力冲刺。5 u0 f- V. d: m8 \
, e8 ]" }. u% N0 Q; n
. g5 |; J0 v- E- k
  「很痛。」
" J( w3 b& {" N7 J: x. U1 H0 X" A, h4 v0 e* s2 D

' D  F5 X0 a0 J3 C0 L  「不过我越是强奸你,你越是爽,是吗?」+ l8 i4 B, @1 V+ t: [
3 C- }, S1 P: L
1 |" d) t6 S- e% y# o0 `4 a
  「是的,你越是强奸我,对我越是残忍,我越爽。」当听到我的淫语,爸爸终於也忍不住,射在我的体内。4 \% p+ g" e. H: K
9 B" q$ x& L0 L6 }* G% h

: [3 E/ m2 o6 K* d% V1 r  不过爸爸对我的折磨还未完结。6 _4 `9 t) u$ \) `" T2 Z/ Z" j
( S7 V9 T  k9 D/ J9 h, d% H
( b% I4 h+ q. @- @
  「很久没有这么兴奋了,应该晚上多些找你发泄。」「是的,爸爸。晚上随时欢迎你进来强奸我。」「你那么喜欢男人强奸你,那么现在就出去找男人吧!」我听到这句说话之后,非常慌张。这一个游戏之前玩过,不过已经没有玩很久,我以为不会再玩了,谁知道我错得多么利害。
. R' Y7 O$ z+ R) d0 D( m
! m4 t1 G2 V+ d- W9 f! B) d
: n& M. P; f0 }' b$ _+ d8 l  「为什么还呆在这里,赶快去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虽然极之不愿意,不过我知道违背爸爸的意愿后果严重,所以还是赶快去换衣服和装扮自己。当我再一次走到爸爸面前的时候,我已经穿好爸爸要我穿的服装。我穿上了非常紧身的情趣校服,校服上衣因为太小,并不能够完全覆盖我的36D乳房,所以乳房的底部和腰部都暴露了出来。校裙也非常短小,只能够刚好遮挡我的臀部,校服里面我穿了一条粉红色的可爱丁字裤。头发紮了孖辫再用粉红色丝带捆绑,指甲也美化了成为HelloKitty,最后再加上粉红色的唇彩,我变成了一个可爱的美少女(战士)。不过我内心没有任何喜悦,就好像沐浴更衣的处女,即将要牺牲自己去奉献给河神。
! s/ }- |( p% q( G9 z% @, v( o' m2 q5 `$ N6 O

8 |$ r' O1 U3 q( M& K# w% Q$ w  爸爸看到我的装束,两眼发光,如果不是要玩这个游戏,可能他会再一次强奸我。我上了他的车子,坐在他的旁边。我们都没有太多倾谈,在我而言,想像即将要发生的事令到我心情沉重,对他而言,想像即将要发生的事应该会令到他极度兴奋。虽然驾驶的时候不能够做什么,不过当有交通灯停下来的时候,他都会伸一只手进入我的裙内,玩弄我的阴部。我不敢反抗,还要分开双腿迎合他。0 j) r& Y0 t" p' u6 ^: q/ [
) G. G3 I5 k9 Y/ f. m0 q8 X

% S3 o2 {8 M  t5 W+ r  不知道是否自己真的太过淫贱,虽然心里面不情愿,不过阴部却慢慢湿润起来,并且开始呻吟。
2 S5 `: M$ s: d% y& a8 ?7 Y! \) V3 k2 a! s# O8 Q" B2 W" ~

* r/ ]3 Z. V; o9 s5 }  「你这淫娃,很期待吧!」
' q8 Q4 H0 X' \6 W- L6 f# L* B8 r8 G2 @2 q* H. F% K2 q! ?: [
. ]* @, c+ j* x) D' H1 u+ M$ F
  我配合的回答,「是的,爸爸。」
/ ~. p1 S$ s) R. ]' x  @  z
- B. W" A. h6 y0 A
9 }% }2 U$ G+ g! W! d) P/ n# m  「给我看看,你有多兴奋?!」
3 ^3 J; r; C5 W1 a& o7 m4 D# `# x0 g) Q$ I3 u0 ]

/ u+ B/ H- S% d; y; b  我明白他的意思,无奈地把一只手伸进裙内开始自慰起来。我也不明白自己身体的构造,虽然极不愿意,不过阴部却分泌越来越多的淫水,令到自慰的时候会发出水声,内裤也弄湿了,当然爸爸不会放过我,再一次嘲笑我。% E0 o' s% A, ], Q1 f6 W( ?
# G8 g; q( P1 @' ^' E2 _
" @6 b- g( Q% _
  「你等得不耐烦了吧,不用心急,就到了。」. c) T" r, O" y$ e2 l

; M6 B. n; L8 h8 b0 }% k( i
( W4 h* B* B" x  果然10分钟之后就已经到达目的地。我们的位置是一个贫民区,眼前是一个公园。日间的时候还好一点,有一些长者会到公园乘凉,又或者做一些运动,不过晚上这个公园就变成流浪汉的聚居地。
. y0 F  s* D7 `
( y3 _# L4 c8 P2 l& i; l( x, G4 Z3 ^  C# ?2 l% |, S* X( g! N* B% ?
  「老规矩,如果你能够进去这公园绕一圈,没有人骚扰你的话,我们就可以离开。不过如果你被强奸,记不可以高潮啊,一个女生被男人强奸也可以高潮的话,太过淫乱了,如果真的这样,我会狠狠的惩罚你。」虽然一早已经知道这个游戏的玩法,但是开始玩的时候,心情还是非常沉重。9 I4 q6 a; C* ~

7 P% Q; b8 m/ ~2 s) X' g" {. }  B; f
0 v- G) G9 k( [: D  明明知道要下车,不过总是不能够推动自己。  _( n) C. t! L# \8 Y8 B. s" b2 e

) Z4 O: h: V5 f; a' D% h
. z+ o7 y1 F0 Y5 p5 ^: E4 t' Q  「慢吞吞的,我现在再加一条规矩惩罚你。今次绕一圈的时候,把丁字裤脱到膝头上,把双手放在颈后,有男人抓你的时候,你可以用其他方法摆脱他,不过双手不能够离开颈后,丁字裤也要保持在膝头上。」这一条规矩非常残忍,脱到一半的丁字裤大大增加了对流浪汉的吸引力。超短校裙只能够刚好遮到阴部已经引人犯罪,半脱丁字裤更加告诉男人自己内里真空。如果我现在的装扮非常淫贱,那么半脱丁字裤就令到我变成变态级数。再者半脱丁字裤完全限制了我的步速,令到我逃避那一些流浪汉非常困难,再加上不能够用双手保护自己。如果上一次玩这个游戏是九死一生,今次的游戏可能是九十九死一生吧!不过丑妇终须见家翁,我大大的深呼吸,然后就下车。+ r3 `- i) X* Q  O- z* X* [

1 W2 e8 W' a3 z6 n  D3 v
8 z3 D4 J- U) l  e3 L  下车之后我按照规矩把自己的粉红色丁字裤脱到膝头,然后将双手放到颈后,就开始步入公园里。那一刻的羞耻感真的不是笔墨能够形,我感到有一百对眼睛望自己,穿引人犯罪的情趣校服,样子却装扮得特别可爱去勾引男人强奸自己。
* G9 |* w. R4 o3 b7 L& W
! r4 T/ T2 A, v6 c4 \$ J
* v  D1 n# r) e" T% M0 V, P  我记得第一次玩这个游戏,自己非常紧张,当我听到爸爸为我设下的规矩,我认为自己肯定会被流浪汉溶解了,没有机会走出公园。谁知道虽然我紧张,那一些流浪汉比我更加紧张,在公园绕圈超过一半也没有侵犯我,当我以为有一丝希望可以走出那一个公园的时候,终於有一些比较大胆的流浪汉向我走过来,本来我希望提高步速摆脱他们,不过这反而引起他们的兽欲,以为猎物会逃脱,最后他们一窝蜂的把我按在地上,然后轮奸我超过3小时,当然爸爸就在附近欣赏这场轮奸秀。. B& }9 ]( k6 J" J7 e
( b% k, W7 v& o6 u  _$ E/ x! T
5 A- h, s/ b9 g! {* J6 F3 l
  这一次他们明显的学乖了。看见我在膝头的丁字裤就知道我走不快,所以当有几个比较大胆的流浪汉向我走过来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立刻袭击我,反而围我调戏我。被丁字裤限制的我,完全没有能力摆脱他们,感觉就像鱼缸里的金鱼,任人观赏,非常无助。
/ L( E2 l0 c0 f# f$ }  z$ g: w, T$ J! T2 I
/ I+ v- m. I9 f/ K+ U6 o
  「是否上一次太舒服,今次再回来要舒服一下?」「你看她的内裤湿透了,肯定是欲求不满,走来找男人。」「那她就找对了地方,老子的肉棒虽然一个月没有洗澡,不过又长又粗,很多女生试过之后都舍不得放弃。」9 b9 H. P+ y6 @

. M- d0 D/ K2 n1 W' e8 S7 c; H5 K( I9 x9 }. x- X
  「喂,美女,在这里找男人是要付钱的,你有没有足够现金?」他们捧腹大笑,我就羞到不行,不过我仍然保持稳定的步伐,希望有奇蹟出现,可以逃出这个公园。大家的笑声却吸引了更多的流浪汉向我走过来。0 E6 R+ T+ i, w' g  `

8 W, t) Y+ W) }+ m
- L- y& ~1 p+ c7 U2 x9 E! a! f6 }  终於有一个流浪汉按耐不住,用一只手抓我奶子。因为爸爸的规条,双手必须放在颈后,我想用手保护自己也做不到。我尽量扭动身体想摆脱他,不但摆脱不了,更加吸引另一个流浪汉抓我另外一边的奶子。我忍受不了淫叫出来。. W7 p) G! {' }2 W# v# p  F
5 D$ v2 C$ V3 {% H! l7 c

* _" P; d/ S6 m  「那么骚,奶子被抓真的那么舒服吗?为什么将双手放在颈后?是要方便我们为所欲为吗?」% \' x. N9 t9 Z1 P2 q

; g, }4 m) e8 W" U% f, |# l3 V0 \5 q
+ V/ }7 G9 K. e! \3 |2 A* e  「不是的?」2 Y, S, i0 R" ^$ s- i
1 t) H, w* Q3 u4 W0 ^" o* R: N: H# L

9 s6 J  ^. z# q! x  突然之间有一个流浪汉将一只手伸进我裙内,摸我的阴部。虽然奶子被抓,自己仍然能够保持缓慢的步伐,不过当阴部被袭,我终於也忍不住停下来,尤其是那一只怪手开始用手指抽插我阴道。
  H- V, ^6 H+ p1 @  I% m
* `; P$ K* \/ n9 s8 G  g% @
& ~/ I6 Z0 d( v" t' {* T  「这个学生妹真的骚到不行,下体就好像洪水泛滥,很想要男人吗?」「不是的,请饶了我,我不是想找男人。啊!啊!啊!这样不行,请停下来。」「你不是找男人,我却是找女人,老子已经很久没有操穴了,尤其是像你那么嫩口的学生妹!」- k' ^2 Q: }( K: R

  L* @( d) A1 ]! U9 R  n/ m/ [9 J- S" X' m
  「放开我!」
+ i8 U* D! Z  l6 {2 o) w6 X& P2 o" r% Z

. y1 M( R  S) b# s7 e9 |' F  我的反抗只是令到众人更加情欲高涨,其中一个比较高大的流浪汉用力把我的头压在他的鸡巴之上,另外一个人已经拉高我的校裙,把他的肉棒从后强行插入我的体内。虽然这一个结果一开始已经能够预见,不过当被大家蹂躏的时候,自然反应还是想找爸爸。意想不到地当我转头望向我下车地方的时候,我见到爸爸向我淫笑,还一边欣赏我被轮奸一边打手枪。 看见我被一群流浪汉轮奸可能比看A片更加刺激和兴奋,我就是活生生的女优。
+ M9 s2 m0 H3 Y* @6 ]8 h9 z4 u- ^
3 }( z5 C3 ~; T" a3 [( T7 O+ d4 \6 L" z: l# }/ G) D9 x% A
  被流浪汉侵犯比较一般的性侵犯更加难受,下体被强行插入的痛楚当然少不了,虽然现在阴道分泌了很多淫水,令到插入的阻力减低,不过插入的男人当然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只顾自己的快感,完全没有给我时间适应,就开始无间断的冲刺。也许他们都很久没有接触女色,所以只会顾强攻猛打。如果是一般的强奸,虽然痛苦也会是好处之一,因为这样的冲刺不能够持久,恶梦就可以快一些完结。; z( [( @" f1 p  G# Q& O
, U) k2 |$ T4 {1 j
3 c" H9 p# {+ c0 K. ]2 `# T7 x
  不过那一刻的情况当然不会这么轻松,当一个流浪汉发泄了之后,又会有另一个补上,再次继续另一轮的冲刺。
2 u+ i$ x8 X" @; M, |7 G- E8 i
9 q8 ^0 W8 w4 Y9 P! X# B6 U
  嘴巴被肉棒狂捣的痛苦不会被强行进入阴道低,首先插我嘴巴的人一般都会用双手抓住我的头,令到我完全没有机会避开,再加上自己必须将双手保持在颈后,这样我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欠奉。肉棒一般都会当我嘴巴是一个性器,龟头会直捣喉咙,不单止痛苦,又会令到我想作呕。流浪汉们真的是没有洗澡,令到他们的鸡巴真的非常臭,被逼要嗅他们的味道和放进嘴里,感觉非常反胃。* {' P" g8 N( n

; f1 [- }% ^5 B" `, k; {* k# L* a+ l
  我受流浪汉无间断的轮奸,本来我想叫他们给我一些时间休息,不过嘴里永远都有一支肉棒被抽插,所以说话的功能也失去了。无间地狱终於在日出的时候完结,身上的情趣校服已经肮脏不堪,我慢步的离开公园,回到爸爸的车上,看见他在抽烟,神情非常满足。) f) {( W# g* U/ s% t0 k

- }( E4 ^) Z6 N
, t& v$ }! D% p9 K  「爽吗?」
, w) R4 H; {. V& K. F6 ~  d8 h3 c  [6 b( i: ?4 M% G% p' ?

+ I* s. X- [( d( n1 o  已经很疲倦的我不想有争执,反正反抗也是无谓。6 K, A/ f  ^# J( p5 Z6 F  r
" |& k! f& i1 k7 n

- |) X: X( D2 h( v1 W6 Q: t/ G  「很爽。」
! L2 |$ Y% A; p/ @: G; c0 w; ~7 v$ O) T; T& f8 q

8 O8 x3 r# ^& j9 K9 L  「那么就要经常来这个公园,看见你晚上的表演令到我打手枪射了三次,这是前所未有的。有你这个骚女儿,被人强奸还喊爽,真是三生有幸。」我知道这一次的游戏不会是最后的一次,我还要不断活在痛苦之中。不过人很奇怪,或许有一天我会爱上了这样的生活。& b- W! D3 q- S1 P! z: J7 O3 [
3 X& Y+ r7 t  z  Z; l% W
, Y+ f4 y9 v* d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