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房东春辉

房东春辉

  晚上跟老婆吵架,没想到老婆进了房间就把门给锁起来了,加上她又有吃安眠药入睡的习惯,干!今晚看来得睡客厅了。
: i* J0 }) y; W; y$ i4 w9 }' L  o$ F: Q* g
  在客厅看着电视节目,心里打量着是不是该去找个什么活动来做,这时看到少霞正打开大门要进房来。0 O% K* C; q3 B( o" K
4 k4 C" g9 l' t1 d5 x3 }
  「少霞,要跟阿非出门去玩呀?小俩口还真甜蜜呀!」看到少霞穿着整齐,一副要去哪里玩的样子。7 S) P6 }1 H/ v! b& o4 B) Y

: L' n& B5 F3 {; k- J1 i4 j; q* l  「嗯,有个同学就要出国了,想说去给他饯行。」少霞回答。
9 D! |  i( b4 I0 T
0 u" d6 H2 w5 @9 F' {  阿非听到声音,就从房门出来,不过他的脸一副生了病的样子。* V3 n8 D9 h' D: v3 t9 |

  ]7 P) H9 E7 C" M9 J  我说:「阿非,你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还好吧?」阿非有气无力的回答:「嗯……吃了点药,有比较舒服点了……」少霞担心的回应道:「非非,那你还是去休息好了,我自已一个人去也没关系的。」「你不是说今天与会的全是男生,你自已一个人会不好意思,要我陪你吗?
/ m/ @. S. i6 t, p: P/ R0 V* k3 r7 b7 a
  没关系啦,我已经吃过药了,没问题的啦!」可以看得出来阿非是在逞强。
/ e3 ~  d% `# _( G( j' l2 S6 f" x8 X( j( h; a
  我附和道:「最近晚上的治安不是很好,还是有人陪着会比较好一点。 」少霞抚摸着阿非的额头说:「好吧,那你待会就不要喝酒,要注意身体唷!
% {: @" O3 K0 p' G0 Z) n
) G/ U) `& p  d4 L0 k  以免病情加重。」+ E3 ^  s& I  {, H- q4 w( B

6 n8 P+ G" a/ o6 Y' L  「那房东先生,我们就不打扰你,先走了,可能要很晚才会回来,你们就先睡吧!」阿非他们边说着边出门去了。
5 E! ~4 T$ Y5 Z2 U2 ?/ m2 @0 Z& e8 H# d$ `: M" o/ H
  ************" \' y0 K1 h7 Q* t* E
0 K; u+ Z( K& x9 T
  说到这个阿非,前一阵子我特地整理出一间空房子,想说可以租给人贴补点家用,在一些人中,我就看中这个乾乾净净的小伙子,住进来之后也没有什么不良习惯,个性也不错,娶的这个老婆更是漂亮得不得了,只不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他会故意把老婆安排让你淫弄一番,嘿嘿。& E; V, S4 L. R; b7 c. O

0 [- j! u0 D' Q. l/ c5 \  平常小俩口子在房间里相干的时候,都不在乎我这个房东在不在家,好像故意要做给我听的感觉。
) @+ f; o3 J+ M( a7 b5 k2 I/ N, `9 O5 x1 K. P/ P% C+ J% K
  我们房间的隔板有几个小洞,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在相干的样子,少霞那一对奶子实在有够大,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晃啊晃的让人眼花缭乱,她的叫床声更是让人受不了,每次都让我掏枪出来想跟他们隔房对拚。
% ]( ~  v: S+ h: X! P, D5 C. h9 v0 h6 a) h* g
  趁着一次阿非对我老婆毛手毛脚,总算让我抓到机会可以干一干少霞,年轻的大奶子跟年轻的鸡迈洞,果然是老婆比不上的。那次阿非站在旁边看我干着他的老婆,连屁都不敢出一声,真爽!有这种男友,少霞应该也给他戴了不少绿帽子吧?哈哈!/ \; Q$ I  O1 j& q/ i
! `  ?* P) H4 |4 |
  而少霞这娃儿也够淫的,楼梯间那次被人摸奶不说,被我干的那次,就连在醉梦中也是叫床声连连,一副吃不饱的样子,害我差点就提早泄精收兵;两颗大奶子更有多种的玩法,又可以吸又可以搓,令人回味无穷。
& X# @. c$ K7 A6 \* I% G! G9 o  _+ G; \1 Z3 s, C
  干完少霞的隔天早上,她回到那种可爱纯真的样子,用着甜美的笑容跟我打招呼,让我差点就忍不住想把她「就地正法」,再强干一番。+ `5 B" B  B% Q: C% f+ |' ^6 L

$ Q- l* X8 I/ a  但那次之后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可以再干她,只能趁着有时候在浴室错身的时候,用我的懒叫去挤一挤少霞的屁股,过过乾瘾。 不然就是假装帮忙整理家事的时候,趁机偷看偷摸她那两颗大奶,而且摸完之后,这小妹妹还会跟你说谢谢,真是有够欠干的婊子,常常让我捏着涨痛的懒叫无处发泄。' O8 z; Q* o$ F6 X+ u4 D

% S/ g* v4 e: L" s  「最近的狂肏案还真多……」看着新闻,我躺在沙发上打了哈欠,不知不觉眼皮就闭上了……************迷迷糊糊里,看到少霞坐在床上,掰开鸡迈,娇声的说:「房东先生,快来干我呀!等你唷……!」我开心的把内裤脱了往前一扑……,结果我居然是坐在沙发,伸手向上……你娘咧,是在做梦,这时听到开门的声音,看到是大门被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 [2 S! w8 Q: ?* W4 v+ ?$ l) w

) E. @: W' Y9 T  「阿非你不要紧吧?再撑一下,快到房间门口了。」少霞正扶着阿非开门准备进屋。
2 Q6 K/ @/ k3 d8 h( S, L) N7 [+ ]# d( K0 ^! v
  我疑问的说:「阿非怎么了?要不要我帮忙呀?」接着起身,帮少霞接过阿非,走向了阿非房间。- @- _6 B, H8 S! q/ E  k- e

; ]1 f: F( `  P; ]: W* I* P% T  少霞感激的说着:「房东先生,真是谢谢你!阿非他喝了点酒,现在好像迷迷糊糊的都站不稳,要不是有你帮忙,我都快扶不动了。」把阿非放到床上,少霞整理了一番之后,我们一起退出了房间。* `# N0 Y# I  U  {9 r

- [' C8 I8 ?" @. h( G  我说:「少霞,你脸红红的站不太稳,应该也喝了不少吧?」少霞回应:「嗯,是喝了不少。阿非他没办法喝,大家又一直劝酒,我就只好帮他挡酒了。不说了,我要先去洗澡了。」我一听,心里想着机会来了,就说:「我看你也站不太稳,这样吧,我帮忙扶你去浴室吧!」马上欺身上前,边掺扶着少霞,边藉机摸着那两颗大奶,「啊……嗯……谢谢你帮忙扶我。」少霞也是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7 M3 i; |4 i  Y7 g
5 V" N. k: l! a: F
  看她没什么反应,我就再更进一步:「那我先帮你脱衣服吧,不然你现在这个样子自已一个人也不好脱。」站在少霞的身后用两手拉起裙子,干!这小妹妹现在居然没穿内裤!没有阻力的情况下,双管齐下趁势朝鸡迈洞里挖下去……我疑惑地说:「咦?怎么会有黏黏的东西?这好像是男人的精液?」我左手伸到少霞的脸前一合一合的,她害羞的不敢直视。
, E  f8 r& q2 E9 v
( O3 X3 q$ Q' w, P7 e  少霞急忙要拉住裙子,迷糊的回着:「啊……不要再弄了……那个……不是精液啦……没什么啦……」可惜我的手指早已入侵,她的动作只是把我的手压在她的鸡迈洞里,完全没有阻挡效果。
% ^8 x( ~5 S& f0 R- t) v: Y$ E; _7 n7 C% a: w; F
  我右手挖穴,左手摸上两颗大奶,嘻嘻的笑着说:「嘿嘿!该不会是你故意把阿非弄醉,好让你可以跟别的男人乱搞吧?」少霞迷糊的低吟着:「啊……人家……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是那个司机伯伯……趁人家酒醉……把人家……给狂肏了……才会……」可能是酒力发作加上被我弄上了,少霞整个身子已无力的倒在我的怀里。( X4 B  T0 I9 t) L. Z4 B
" D3 @1 r' S: K1 S9 W
  想不到我只是随便问问,这小妹妹居然就把自已被狂肏的事给说出来,老天爷真是太给我机会了,居然把这个欠干的婊子送到我的面前,改天要去还愿。不吃白不吃,我也实在忍不住了,急忙脱下裤子,懒叫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8 y& j  p! `( s8 i4 p- ~9 o6 S4 `
+ E) {! z' [: x  「既然不认识的也可以给他干,那让我退退火应该没问题吧!」我说完就将少霞丢向沙发,掀开裙子,不顾里面还有别人的精液,抓着懒叫就从后面猛插了进去。( k' T2 c% m+ }4 V& ?, _8 {
7 U0 Z& ?, h9 D6 s. u
  「啊……人家没有……你怎么……突然就……插进来……啊……啊……」少霞手推着我,声音开始高亢起来。
9 e4 H4 _" Q7 Y$ j. s; ^9 {' |
& c, C+ ]3 V6 o; A. a8 S; u  这小妹妹实在够淫荡,被我骑了之后一开始还想推开我,但插没几分钟就马上全身无力的趴在沙发上,迷糊地淫叫着。看到少霞已经没什么反抗,我就改用推车的方式,扶着两个屁股蛋猛力地抽插着。9 X: S. U3 g9 c0 o1 x; n8 P( A6 A
, h5 {: V" }; x% J) V. k
  「啊……你干得好大力喔……人家快……快不行了……快被奸死了……啊…啊……」。少霞看来已经被我干茫了,「啊啊」的淫叫声配合着我干鸡迈的「滋滋」声,真是一曲人间美声。
, s; S0 t3 h5 [
  q  X, R' Z$ N$ X  长久以来的欲望可以发泄,让我亢奋了起来:「干!早知道你这婊子欠干,两颗奶子还真会晃,总算让我等到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干破你娘的鸡迈洞。」「啊……你们这些男人……老是喜欢……狂肏人家……啊……人家的鸡迈洞迟早会被插破的……」少霞的叫床实在销魂,我也快要射精了,就把她翻到正面,扯开双腿,对准洞口狂冲猛刺。
' t4 r+ M$ `9 M" w- j6 R& M% l( K+ O. H. S: @8 n
  少霞也忘情的叫着:「啊……懒叫抵到……人家的子宫了……快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听到这叫床声,这时我也忍不住了,猛冲了几下,洨就「滋滋、唧唧」的灌进了鸡迈洞里。
! k# j9 p9 c: X: {
% |5 _; E# n* W: W  D  射完精后,我才想到忘记玩那两颗大奶子,也不顾少霞还在喘息呻吟着,就擅自用她的两颗奶子把懒叫擦乾净,干!这大奶子的功能还真多。& y& ?- a" u( E( n1 f5 a

8 X# q8 U$ z; v& _- S2 O4 c  「嗯……不要弄了,好脏唷!我真的要去洗澡了。」稍做喘息后,少霞仍是有点酒醉的样子,起身后摇摇晃晃的走向浴室。
. [' F" W% U) [) O3 ?$ [$ P
, k% e$ L5 q$ ^0 L! M  我看少霞的背影,摸着自已的懒叫,马上就又涨痛了起来,『干!等了那么久,不多干她几次会对不起自已。』打定主意后,就向浴室走去。* Y+ ~! B7 D6 r+ e5 }

  t9 u  F2 Y) V3 N; P% [8 S. S0 D  少霞已经开始在淋浴了,我朝她接近,双手立即攻上刚才忘记玩弄的奶子,缓缓的搓揉着。少霞娇声的抗议道:「啊……你怎么又来了……刚才已经给你了还不够呀……你这个人好贪心呀!」我假装生气的回答:「我是怕你自已洗不乾净呀!你怎么反过来怪我呢?被不认识的干就可以,帮你的反而还被责骂!」少霞低吟:「啊……不要生气嘛……人家刚才……只是开玩笑的……谢谢你……」边说边拉住我的手来帮他搓洗身子,看样子似乎又动了情。这时我双手交互搓揉着大奶子,嘴巴轮流吸吮着奶头,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v7 Y# m" S  t0 a
' R5 T# `1 N9 T, d2 T# o2 M
  接着我亲上了少霞的脸颊,她也伸出舌头来主动回应我。热吻了一阵子后,我想要再来一发,就说:「我来帮你把鸡迈洞里面洗乾净吧!」「啊……谢谢……房东先生……你人……真好心……嗯……」得到少霞的欢迎,懒叫对准洞口直直的就插了进去,少霞又开始淫叫了起来。像这种被狂肏还说欢迎光临的小淫娃,不知道还有哪里找的到。
. G% o- _; c7 ~6 y: \8 Q; M% ?( U3 z) O1 I) V7 Z& `* Z
  因为刚才干过一次了,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於是拿出我那九浅一深的绝招,慢工细活也干得少霞呻吟连连。
8 ^7 X/ [. z; z  \; q1 |9 j2 H% s5 h! s- B: y, y4 K! `  J
  干了几分钟,瞥见门外一直有个人影,但是老婆有吃安眠药,应该不可能这时候起床……难道……会是阿非?可是他站在外面那么久也没进来阻止,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呢?这时脑中生出一计……「少霞,我干得你爽不爽?会不会比刚才干你的那个司机还爽?」我故意提起这件事。
4 G2 y$ ^6 I# W, w2 E* y; P. D: T( j" g
0 R" |  t( a  w% t  少霞气急娇喘着说:「啊……嗯……你干得最爽……刚才那司机干我一半,我还没高潮……他就软了下来……你不要像他那样……要肏就把我肏翻天……」嘿嘿!阿非,是你的老婆求我干她的唷!这可不能怪我。听到这句话,连我也忍不住差点要射出来。
  C# G- b( E8 l
. ?( a# s# \7 n) M1 Z1 ~8 l' B  「但我又不是你的老公,怎么可以干你呢?不然这样好了,你要叫我老公,这样我才有干你的理由。」说完这句话,我也趁势停下来休息一下。. ]6 }% v% g3 r' ^; q, @( B# S; |6 L

4 T- m* J( D+ c3 p6 F# C9 n! w  「啊……不要停呀……好……老公……我可以当……你的老婆……这样可以开始干我了吧……啊……啊……」少霞看我停下来,就自已摇起屁股,深怕我把懒叫从鸡迈里抽走。
8 E2 s8 I, R! G: |: I9 u( B) b
( T) e5 v7 D2 o, ?( l, H2 Q) C  门外的人仍是没啥动作,我也忍耐不住,抱紧少霞的腰说:「那我就干破你这淫荡婊子的鸡迈!」说完就开始冲刺了起来,少霞又被我干上了高潮而淫叫着:
: s( g8 L* i1 m. m4 }# L8 Q  e, J8 z2 [2 e; `* R
  「啊……哎呀……你实在太强了……插得太深……快把我小鸡迈插破……你大支懒叫把我子宫都快戳破了……」我急喘的说:「嘿嘿,我就是要顶开你子宫口才射精,我老婆这么多年都没孩子,你就替我生一个吧!我把全部洨都射进你子宫里,干大你的肚子!」少霞一边呻吟着一边说:「不要……你不要把我肚子干大……人家还没有结婚……就给你弄大肚子……怎么向男友交代……啊……」「阿非是你的男友,我是你的老公呀,让老公把洨射在子宫里是欠干老婆的义务呀,不然我可要马上罢工了唷。」我故意又再吊胃口说。
) U0 ^8 x" R& p+ ]' k' m( ^& J7 g% x
  少霞急声:「好老公……不要停……你尽管……干破我的鸡迈……射进我的子宫……都没关系的……这是……我的义务……啊……好爽呀……」听到这种话,不管谁应该都会忍不住吧?这时我咬紧牙根,死命的把洨狂射进鸡迈洞里,少霞也叫了起来:「啊……好烫……好烫呀……干得我好爽喔……这下子真的会把人家肚子弄大……人家还没过危险期……」完事之后,少霞还躺在地上喘息着。射了两次我也累了,就把懒叫放到少霞的嘴巴里让她舔乾净,然后回去客厅睡觉,阿非也早已不知何时回到房间去了。
7 k0 p6 K8 Y; d" r/ `. R
, b& R# @6 w; S  我躺在沙发上时心里盘算着,看来以后的日子有得玩了……房东春辉——凌辱散记作者:不详引用於「淫色断章—我爱红杏」的对话。, q3 M# W# J4 R: t) K

  Z, O. U7 [; @) X3 [+ e' O  「老公,我要跟社区的人去XX庙拜拜,肚子饿你自已要找外卖解决唷!」老婆边说边出门。
6 u8 `) H# a$ D/ L3 x! O2 |& J6 w( C
" s! K5 G2 ~6 d* x3 C; k' m/ ~  我嘟嚷着:「好,你路上小心。」+ G1 m# L5 u/ V- Z- e

' n6 o5 D7 j; n$ H  今天睡到快中午,半梦半醒之间听到老婆说要跟社区里的三姑六婆们参加进香团。 老婆出门后,虽然已经醒来,但我仍赖在床上一直爬不起来,这时隔壁阿非的房间也传出电话铃声,隐约听到好像是某个客户急着要阿非送什么文件资料过去。
% _# y5 X% T# L4 M) i% b
8 M( E7 L" [% N8 A  z, m  好不容易撑起身体往浴室走去,在浴室里,边刷牙边想着今天的午餐,听到门开关的声音,我伸出头看了一下,阿非已穿着整齐准备走出房门,跟房里的人交待了几句话就离开了。我扶着懒鸟站马桶前面尿尿,看着底下的老二,突然灵光一闪……我走到房门前,轻轻试转了门锁,很简单的就打开了,看到床上的人正曲着身体在床上睡觉,我悄悄的走到床边,掀开短裙试探性的在阴唇中间摸了一下,床上的人发出「嗯……」的呻吟声。虽然之前骑过了几次,毕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大喊狂肏,让人十分紧张,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但此时为了涨痛的鸡巴,还是得小心翼翼地继续进攻。
, o1 f  D: ]: _
  g2 s3 w* z+ d2 N; p+ _  隔着小内裤,继续轻轻的抚摸着阴唇,少霞妹妹也只是发出低吟声,没有醒来的迹像。他们昨天好像玩到很晚才回房睡觉,现在应该睡得很死了,我就打起勇气,左手拉开内裤,伸出食指往小洞里抽插。可能是有了感觉,这时少霞妹妹夹紧双脚并且翻身试图要摆脱我的进攻,但还是没醒来。( z% S: }6 q6 c8 V, y5 b, Z- q

6 L' m5 C& z& h& x# |) I! d7 v6 j  心里打定主意,我就把她的大腿稍微往两边掰开,伸出舌头去舔弄鸡迈。 这个动作也弄醒了少霞妹妹,只听她迷糊地说:「阿非,你不是出门了吗?嗯……不要弄了……我还要睡觉……」她的双手想推开我的头,不过我还是不放弃,舌头强力攻击着洞口。$ x4 o6 }& f# d/ A. Y& F* L( C/ L
; ?4 Y9 Z1 F3 K* A, \
  在连连呻吟之后,她已经完全清醒,看见洞下的人是我,急说:「啊……房东先生,怎么是你?嗯……不要再弄了,会被看到的……」我笑着回应:「嘿嘿,我老婆和你的阿非都已经出门了,现在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来好好玩玩吧!我的舌头弄得你爽不爽呀?」少霞妹妹低吟的说:「嗯……很爽……不要再弄了……那里很脏的……」感觉得出来她已经全身酥酥麻麻,无力抵抗。
" ~9 e  W% u) [8 ]" G+ b4 o  @0 r! x) R
  我看时机也成熟了,舌头刮着鸡迈嫩肉的同时,双手转攻上胸部,慢慢搓揉着也慢慢地解开衬衫上的钮扣,没戴奶罩的两颗奶子一下子就蹦出来。不久少霞妹妹伸出手握住我正在摸奶子的手,一手抓紧我的头发,完全沉醉於我的淫弄。6 S* x) Z7 U) u) s3 Z/ v# ?4 P

" V) G. v& u9 s  S& U, Y  接着我慢慢地吻上她的腰,再往上吸吮两颗奶子,双手趁机脱掉碍事的小内裤,她也只是顾着「哦……嗯……」的低吟着。接着我停了一下,脱掉身上仅存的四角裤,等候已久的懒鸟也兴奋地跳了出来。
0 Y  G) @5 F) c; O
% o0 F) o; ], t' K  正当我准备插入的时候,少霞妹妹居然用手推开我说:「好了,你已经玩够了,不可以再进来了,阿非会知道的。」干!现在懒鸟硬成这样,你要叫我怎么停手?
: ?& D1 A/ i3 q
. C3 w6 u& }; i: f" w: z2 L- U  我握着懒鸟戳着少霞妹妹的脸蛋说:「你看小弟弟已经这么硬了,它以前也干得你很舒服,你忍心见它难过吗?」少霞妹妹却是脸红红的低头不语,我再劝说:「那这样好了,我答应你只在外面搓弄,就只有一下下而已,不会给人看见的。」这时少霞妹妹猛地站起来离开床边,我吓了一跳,以为她要大叫还是报警之类的,结果她找了条布腰带之类的东西要递给我,嘟着嘴巴说:「你用这个把我绑起来,这样就算被人看到也会认为我是被你狂肏的。」有够天真的想法,在房间里明明就不会被人看见,根本是鸡迈欠操心理却在害羞。. i/ o, D0 _$ K, d
; Y% S6 g/ R0 l) j
  我嘻嘻的笑说:「好好好,要绑哪里?要怎么绑?」少霞就「指导」和「配合」地让我把她双手绑在背后。干!现在的年轻人玩法还真多,我这老人已经快追不上了。我也知道想吃鲍鱼就得先捕鱼的道理,但是这个还真复杂,随便绑几圈,我就急着想开始操弄眼前这条刚捕上岸的美人鱼。2 n5 v, Y' n' }# [4 S/ b0 Y6 ~6 ]
7 w& A1 h2 w; X1 A# u' a
  被绑住之后的少霞妹妹,上半身的衬衫藏不住她的美好身材,加上扭腰挣扎的样子还真是诱人,我已经忍不住了,赶紧把她的短裙脱到一旁,龟头指向眼前垂涎欲滴的鸡迈。 少霞妹妹急忙扭开下半身说:「你说好只在外面搓弄的,不可以进来唷!」听到这句话,我也只好乖乖的捏着龟头在洞口磨来磨去。6 F% L# g" J! {$ C
. G0 Q0 Y" X. B
  没想到少霞似乎玩上瘾了,竟然喊着:「嗯……救命呀……房东叔叔想要狂肏……人家的小妹妹啊……」还一直假装挣扎,干!真搞不懂这小淫娃到底在想什么。 我也配合演出:「妈的!房客长得这么漂亮,就该给房东干,看我先堵住你的嘴!」说完就把懒鸟伸进她的嘴里,不能插穴就先拿嘴巴来爽爽。- U' I+ N/ r1 r' `2 W6 t) d6 j
! x, b0 l9 T& L; `7 y, w$ ?* g0 f1 C
  抽插了好一阵,少霞妹妹也十分配合地吸吮我的懒鸟,我还以为干穴的机会来了,就停了下来,准备转向鸡迈洞进攻。这时她趁机挣脱了布带的捆绑,跑向房门喊着:「救命呀!房东叔叔是色狼,想要狂肏人家的小穴穴呀!」就边开门往客厅跑了出去,妈的,应该是知道家里没人就整个玩开了。+ Z0 A% R4 I" k& Q

: T: O' `/ B- ]! v1 g  突然来这招让我措手不及,一方面也急了,想摀住她的嘴巴,就跟了上去,结果两人一起倒在小茶几旁。少霞妹妹想靠着茶几起身,从后面看来,翘着屁股的鸡迈对於懒鸟就跟磁铁一样特别有吸引力,我提起等待已久的懒鸟:「我要干死你这欠操的小淫娃!」扶着她的屁股蛋,「喝」的一声从后面猛力干了进去。0 u! B$ E3 ^! J2 t9 S, ?3 L5 H
5 P5 i6 k* g5 i- i! r
  少霞妹妹也忍不住的大叫出来:「啊……你怎么突然就……插了进来……这样好像小狗狗……人家把你……当做亲叔叔一样……你怎么老是……想狂肏人家呀……啊……」看得出来她完全融入这个狂肏游戏了。- a- N: x/ m0 r8 b, R" _" Y; c1 }

5 y9 }( {+ {7 B3 F; F  眼见已经得手,我就卖力地抽插着:「嘿嘿!你长得这么漂亮,不管去哪里租房子都会被房东给狂肏的,现在有一个可以把你干爽的房东,你可要感谢我才是。」少霞妹妹被插得小嘴巴啊啊乱叫:「啊……别的房东……会把人家当女儿对待……就只有你……想干人家……人家要告你狂肏……啊……不行了……」干了数十下,我想稍作喘息,就把少霞妹妹抱了起来,换我躺在沙发上,用女上男下的姿势,扶着她的细腰,缓缓地抽插。少霞妹妹双手搓着自已的奶子,醉情地呻吟着,知道她已经完全动情,就故意静静不动,微笑的看着她。
9 m- D, P$ G8 b! y! B4 H+ M  R# f% \5 Q9 P3 {
  突然没了被插的感觉,少霞妹妹急忙扭起腰来说:「啊……不要停呀……快狂肏人家的小穴穴……」然后手撑在我胸膛上,鸡迈在我的懒鸟上努力地腾动,样子十分淫荡。我笑笑回应:「你怎么说是我狂肏你呢?我才要告你狂肏咧!淫荡年轻女房客诱奸可怜中年男房东,不错不错。 」我也乐得轻松,双手摸向两颗大奶子。; v' h( W: |1 w2 o
& g( G# H! v8 E5 X& V
  少霞妹妹娇声抗议着:「啊……你乱说……是你狂肏人家的……人家是要让你射精……这样才有证据……告你狂肏……啊……奸得我好爽呀……」干!这小淫娃还真欠操,被狂肏了还要让人射精才舍得结束,难怪现在的社会,狂肏犯一个多过一个。% r0 A; g: F+ B) _: c" @! D. ]

/ h0 Y" d' ~0 P# |/ B$ ?# c2 w  正当我们都忘情於下半身的动作,这时大门突然被打开,有人影正要进屋,我们两个都吓了一跳。少霞妹妹迅速转身朝向电视,一手拉紧上身的衬衫,一手拿起遥控器装着正在看电视的样子,我们的下半身仍是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幸好大门的开口是朝向沙发的另一边,所以开门的人要完全进到屋子里才能看得到沙发上的人。
) w' Y2 u' c, N: i* Z1 O" q+ A
8 |3 N  ?3 r7 j  「咦!少霞,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呢?阿非跟我老公都不在吗?」原来进来的是老婆,她不是去进香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我紧张的在沙发后不敢乱动,深怕被老婆发现。
# P3 D1 Q% O1 y& k. Q6 v1 b
. r4 D  J7 O) ?: }  少霞妹妹急忙回应:「嗯……啊……阿非公司有事出门了。房东先生我没有看到,可能也出门了吧!」可以感觉到少霞妹妹非常紧张,鸡迈肉一夹一夹的,吸得我的懒鸟舒服万分。建议大家也可以试试,外遇或偷人的时候,另一半在旁边,随便可能被发现的那种快感。6 }6 x# j. k( W! S- P
4 e8 j' V: k0 o# h" h
  「不说了,游览车还在等我,我拿点东西就再要出门了。」说完老婆就进到房里。 知道老婆马上会再出门,稍微放下心来,还故意扭动腰部小小的往上插弄了几下,少霞妹妹差点叫出声来,她急忙一手摀住嘴巴,小声的说:「啊……别弄了……会被听到的。」「少霞,我先出去了,跟我老公说一下我要晚餐之后才会回来,叫他自已准备吃的。」少霞妹妹回应:「啊……好,我会跟房东先生说的。」接着老婆打开门出去了,听到外面楼梯间「鞑鞑」声越来越远,我们两个同时呼了一口气。# e- u8 \8 W& n7 r, |% q( e( g
6 e" ]! E6 N3 n: J! V5 J
  头一次玩得这么刺激,放松后的我亢奋地扶着少霞妹妹的腰,让鸡迈快速地在懒鸟上吞吐。我嘻嘻笑说:「嘿嘿,想不到你这小淫娃当面偷别人的丈夫,还可以若无其事地聊天,我看总有一天这附近的男人都会被你偷光。」少霞妹妹急声抗议:「啊……都是你硬要强干……人家的小穴穴……人家才不会……到处找人干……」这时她似乎达到高潮,声音开始高亢起来:「啊……人家不想要……害你们夫妻吵架……所以才会乖乖的……让你干完……这才可以告你……狂肏……啊……」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看来刚才的突发状况实在太刺激了,让她非常兴奋。7 l: j1 a/ I$ [" N5 ?1 R

' r0 u: B- K, T  经这么一搞,我也差不多了,就让少霞妹妹翻过身来,两条玉腿曲压起来,大懒鸟又深又重地操干她的嫩穴,笑笑地说:「嘿嘿,我要把洨射进你的子宫,干大你的肚子,帮我生个孩子,让你有更多证据可以告我。」。
* F8 I1 A9 O# ^" I* g' l! `# e
# E% D6 @" }2 z8 R# h4 [+ E4 A  少霞妹妹被我干得低泣娇啼,喘息不已。我咬着牙说:「你这欠干的小淫娃就不要出门,不然一定会被这附近所有的人干破鸡迈,让你有告不完的懒鸟。 」。
5 I: o1 J6 a( X; q3 g4 l- U. y- Y; h) G/ [/ }7 e  b
  少霞好不容易回过气来,呻吟着:「啊……不可以……阿非……快救我……我会被干破鸡迈……啊……好多懒鸟……要被干死了……」。+ ]: ?2 ~4 s" G0 J

* ~) h6 ]+ n# R+ P  卖力冲刺之后,我抱紧少霞妹妹,接着龟头发出「滋滋、唧唧」的声音,她也叫了出来:「啊……插得好深喔……洨都射进子宫了……真的会把人家肚子弄大……啊……被奸得好爽啊……」结束之后,我抱住少霞妹妹,头埋在两颗奶子里,龟头在洞里抖动不停,两个人喘息了好久好久。
- ~* E7 B% w1 M7 O- K& R; F1 x2 I( S/ p. T/ a# e( ~( x7 W: R
  少霞妹妹这个欠干的淫娃,越干她我是越来越了解她,只要找到机会干过她一次,之后就随你摆布了,把她挑逗得动情起来,帮你生孩子都没问题。 后来我利用几次独处的机会又强干她不少次,原本要召妓的钱都省了下来,又可以拿去赌两把。哈哈哈,真爽!) K, W. O. C# D
- Z" K& w, b: w9 X5 O1 H
, C" k& U0 P" i# l! _% g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