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多P风雪夜

多P风雪夜

  我和妻子简妮走在绵延的公路上,这是我和妻子离婚前的最后一次旅行,根据我们夫妻俩达成的协议,这次徒步旅行结束后,我们就像正式办理离婚手续。我们夫妻俩打算离婚的原因很简单,我是一位性欲极强的女人,今年27岁,也许这一年龄段的女人性欲都非常强烈,她总是抱怨无法满足她的性快乐,每次做爱,她都要求我持续射精7、8次,然而,我是一位健壮男人,有着正常的性能力,我承认,我无法满足妻子那近乎于苛刻的要求。于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矛盾产生了,我妻子曾经三番五次地暗示,她要到外面找男人,满足她的强烈地性渴望,结果,我只能选择离婚。
4 [2 S# V3 {3 w3 v
8 X2 P, p: k! x" s  雪越下越大,今天早晨的天气预报说,这是20年来最大的暴风雪,然而,出发之前,我却不相信。我望着大雪纷飞,心里不禁有点后悔,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如果大雪继续下滑,我和妻子很可能在黄昏之前赶不到下一个小镇,到那时,我和妻子简妮很可能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过夜。这太糟糕了。
7 y* w0 Z9 V( v5 u9 N7 V
+ Y4 Y$ k4 L1 _5 R, [1 {  天气越来越冷,我和妻子紧紧的依偎在一起,艰难地向前行走。妻子简妮开始埋怨我,她建议我们俩还是返回出发的小镇,然而,我们已经走了一大半路程,返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听到妻子的话只是感到泄气。
& y4 l: Y% M: M$ G! I+ \1 {0 _
# L$ w; |4 I1 p+ P0 ^5 a  我们艰难地走在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的路旁,偶尔有几辆大卡车从我们身边经过,卷起飞扬的大雪。这时候,我妻子简妮想出来一个主意,她想搭乘大卡车到达下一个小镇,可是,在这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根本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让我们搭车。我和妻子茫然地望着一辆辆从我们身边驶过的大卡车,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滋味。9 W( ?+ w8 A& B7 ?' Q$ B' x9 R

. ]4 c" R  g" B8 g. r) T- B& y& M  我妻子简妮并不灰心,她不停地伸出手,设法拦住大卡车。幸好,一辆公路养路车终于停在我们身边了,我和妻子赶紧钻进了汽车里。这样公路养路车是一辆小卡车,有两排座位,前排坐着一位司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后排坐着一位年轻的小伙子20岁出头。我坐在前排司机的身边,而我妻子简妮坐在后排的那位小伙子身边,我们对这两位好心人千恩万谢。
) G) r' \5 O) s+ O' Q& R! q* n, ]* X6 M/ @1 _8 [
  “为什么这么大的暴风雪,你们俩还出来旅行?”那位司机问道。
. L. E$ i7 S- m3 {& x/ [
- c  p5 S5 F" Q7 J3 k' X: o  “我们想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镇子!”我妻子简妮赶紧回答道,我也随声附和地点点头。7 Z" I# z  T. i

: X3 ^; J- \5 u7 h! B! I3 |. |3 S  “可是,今天晚上,我们这辆公路养路车根本不会到达,你们要去的下一个镇子,而是要在中途的工棚过夜,明天早晨,我们才会开车到下一个镇子。”那位年轻的小伙子,热情地向我妻子解释说。
( d: `- j8 d5 U) v2 v5 @. \: |/ W* Y% s, i" d6 o
  我听到那位小伙子的话,心里有些失望,毕竟,我和妻子身上只穿着薄薄的夹克,紧身牛仔裤和旅游鞋。那位年轻的小伙子摇头晃脑地继续说,”上午,我们刚刚干完活,暴风雪越下越大,我们担心大雪会封路的,所以就急急忙忙地赶回工棚。你们俩真走运,遇到了我们,不然的话,你们俩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过夜了。哈哈!今天晚上,你们俩根本不可能到达下一个镇子,等明天除雪车清扫出公路以后,车辆才能够通行。”, h" {3 L0 M1 s- [- z
5 m% L! L, A; h2 F' C
  我听到那位小伙子的话,我知道,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我望着车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很庆幸自己和妻子能躲在这温暖的驾驶室里。驾驶室的空间很小,我们只能挤在一起,幸好,在这寒冷的下午,相互拥挤反倒可以互相取暖,小卡车的驾驶室里噪音很大,就连相互交谈都很困难。通过交谈,我知道他们的工棚在20公里外,厚厚的积雪已经将公路覆盖了,所以小卡车行驶得很慢。& h& f$ a2 s* ]7 U7 b5 T

6 ]9 e+ v! S1 \2 A  @/ q  我透过反光镜看到,我那漂亮的妻子和那位小伙子紧紧地挤在一起,我注意到,那位小伙子频繁的用色咪咪的眼睛打量着我的妻子,而简妮将头扭向一边,她在假装望着窗外的大雪,很显然,她想避开那位小伙子的目光。此时,我也透过反光镜仔细打量起我的妻子来,的确,她是一位光彩照人的大美女,长长的秀发,明亮而清澈的大眼睛,椭圆的脸蛋儿,白皙的皮肤。她的乳房丰满而挺拔,高傲的挺立着,在颠簸的汽车里,上下摆动着,散发着对男人特有的诱惑力。) f4 x0 q2 T  b% g
' a" }; D* b3 f; E
  “我叫鲁昆!”这时候,那位司机大声地自我介绍,他在提高嗓门儿,设法压住噪音,”坐在后排的那位小伙子,是我的徒弟,他叫孟鼎。我们是这条公路上的养路工,本打算干一天活,可是,暴风雪越下越大,所以,我们只好提前收工,不然的话,在天黑之前无法返回我们的工棚。”
8 h- X! T' z# r/ @* [" R
1 k) s/ Y. C# ?* {' N/ Z  孟鼎附和着他的师傅点点头,我和妻子简妮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的话,我茫然地望着雨刮器,不停地刮掉挡风玻璃上的积雪。我心里在想,尽管我和妻子今天晚上无法赶到下一个小镇,这着实让我们有些失望,然而,今天晚上,我们不得不要在工棚过夜了,我们没有什么可抱怨,毕竟我们的还有一个栖身之地。
3 N$ Y$ F7 l/ N# E3 J1 @3 {8 I0 j' G% I
  小卡车缓慢地行驶在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公路上,黄昏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那座工棚。那是一座砖砌的工棚,门外搭着一个门廊,显得年代很久。鲁昆将小卡车开到门口,他关上了发动机。一下子,周围静下来,只有狂风夹杂着暴风雪的怒吼声。我们四个人钻出小卡车,孟鼎手里拎着一个大包,我和妻子简妮跟在他的身后,跌跌撞撞地跑向工棚的门口。然而,我做梦也没想到,我和妻子一走进这座工棚里,我妻子简妮竟然被他们几个养路工人轮奸了,而且,更让我想不到的是,简妮竟然是主动要求被他们轮奸。
: U# h8 Z6 O7 k4 b. g/ }; g0 |6 n
  我们几个人仓皇地钻进了温暖的工棚里,暴风雪被留在了我们的身后。”他妈的!快关上门,保住屋里的热乎气!”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瓮声瓮气地责骂声,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位30岁左右的高大的男人,正站在烧得通红的炉子旁,怒视着我们几个人,他显然不高兴我们的突然闯入。
. |9 v3 C6 n) b. s9 w3 R1 S
# D+ [$ r  D( t' a  “闭嘴,林东,你嚷嚷什么,我们不是已经他妈的把门关上了!”鲁昆很很的顶了一句。我和妻子默默地站在鲁昆、孟鼎的身后默不做声。林东本想接着骂,可是,当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少妇站在后面的时候,他的脸上一下子堆上了笑容,”噢,还有一对漂亮的娘们,这太好了!”
- v  v& h/ c. R; G6 _6 p6 J/ R7 F: i
  “林东,我不是让你闭嘴了吗,别对这位漂亮的小姐无理,她叫简妮,是这位小伙子的媳妇儿,过来,向简妮小姐道歉,你他妈的不要再说脏话了!”说完,鲁昆用严厉的目光狠狠的扫了一圈周围的人。
& N. k- }8 I  g1 }' k+ {' x: T3 O& _" Q" [  [! i
  林东挑衅似的瞪了一眼鲁昆,不过他还是屈服了,他低声下气地说,”对不起,简妮小姐。刚才,我没有看见你进门,说实话,你是我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 m9 ^) ~* Y, M7 i& |% D& `! S. G% T7 v; u4 l9 l
  “没关系!”我妻子简妮娇滴滴地说,”林大哥,我可以靠近一些炉子吗,在车上,我都快冻僵了。”1 A; |9 m( q8 [( p( E8 B

$ C& ^( g3 r8 f  林东身子一侧,让开路,接着,他跑到烧得通红的炉子边,向里面加了几块煤,他连声说,”请坐,请坐,小姐,我给你搬一把椅子来。”; C5 [% g/ c, g; t
8 \# ~! j+ R/ [5 M) i1 i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下来,我也向林东作了自我介绍,跟他握手互相问候。林东的大手很有力量,握得我的手生疼。他们取来了三把椅子,其中一把椅子的靠背不见了,我怀疑他们是用来生火了,我们几个人围坐在热乎乎的炉子周围取暖,我妻子坐在我的身边,尽可能的远离粗鲁的林东,由于椅子不够,鲁昆和孟鼎只好坐在炉子边上的床铺上,他们探出身子取暖。7 Z  G) x) t7 e
! X5 t1 p# q( G# |
  通红的炉子里喷射出耀眼的火苗,温暖着整个房间,不一会儿,我们就从冻得瑟瑟发抖中缓过来。又过了一会儿,我和妻子热得脱掉了夹克,我妻子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衫。我注意到,妻子简妮那丰满的乳房高高地挺立着,尽管她带着乳罩,可是她那硬硬乳头的轮廓依然依稀可见。这时候,我偷偷一眼瞥见林东正在贪婪的盯着我妻子的乳房,他不断地舔着他的嘴唇,象是要吸吮我妻子的乳头似的,顿时,整个屋子一下子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之中。" {: O6 {6 l6 R, F/ A

! t: o9 l, L$ j8 k, |  就在此时,鲁昆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他拎着一个大茶壶,探出身子放到了炉子上,”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准备做饭!”林东说道。他的胳膊有意无意地碰了一下我妻子丰满的乳房,我注意到,他偷偷地,然而却是贪婪地盯着我妻子的丰满的胸部,接着,他笑嘻嘻地望着我妻子那张漂亮的脸蛋说,”说实话,简妮,你太漂亮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美女。”我妻子尴尬地向鲁昆笑了笑,她的脸上泛起羞涩的红晕。鲁昆转身走进了里面的一间小屋,去取柴火。
* Z* ?& n% E3 h; U! U# p4 E. @& c, j+ E& n4 Z4 Z) m0 V) o/ K
  我听到鲁昆的话,感觉有点心惊肉跳。我望着漂亮的妻子,她并没有看我,而是低着头,她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象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作为丈夫,我知道她是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当她听到鲁昆露骨的挑逗的话的时候,她在做何感想。我一想到这些,我的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一幅奇怪的画面,我看见我的妻子全身赤裸、一丝不挂躺在床上,正在一个接一个地轮流跟鲁昆他们做爱,她的嘴里不断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这时候,我的大阴茎情不自禁地勃起了,我的睾丸里的精液在搅动。以前,我曾经在杂志上不止一次的看到过文章,一些丈夫特别喜欢偷看,他们的妻子跟几个男人做爱,甚至,被几个男人轮奸的场面。$ Z2 I* G: m# w8 D" w1 w' w6 |' }

" E: j, i7 [# ~1 y) `+ X  我妻子简妮是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每次,我跟她做爱完以后,她还无法获得完全能满足,她总是要求我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或是将橡皮假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不断地搅动,让她获得性快乐,与此同时,她用嘴不断地吸吮我的大阴茎,以此来获得尽可能强烈的性快乐。然而,这一切,依然无法满足她的性欲,她曾经不止一次地恳求我,让她到外面找男人,跟他们做爱。我不知道妻子简妮还能克制多久,然而,我知道,她总有一天会走出这一步,干出越轨的事情,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此时时刻,正好有几个发情的男人,围在她的身边,他们正在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妻子做爱,我不知道局面是否会失控,简妮被他们几个男人轮奸,甚至,简妮会主动跟他们做爱。
) ?7 s+ D5 ?0 M/ b- v
% g  O+ [. q  n6 F1 D* S, j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孟鼎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借光,借光!”我抬头一看,只见孟鼎端着一盆面条走过来,他把盆放在通红的炉子上,”我们整天吃面条,都吃腻了,真没办法!”孟鼎博文地说。" i% I" r% L& T2 U6 O+ H

% g- u! V  o! d& y  g6 a& Q  “面条怎么了,我就喜欢吃面条!”鲁昆站在屋子一角嚷了一句,他正在准备饭菜。: X1 K4 N. |; Q; X8 w, Y) q: |
5 [) ?6 K; C" T# n& q! G7 q. M0 z
  我和妻子简妮互相对视了一下,我们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许他们觉得伙食不好。我妻子抬起头望着鲁昆说,”鲁大哥,我能帮你们做一顿饭吗?”
7 k9 E% n6 a3 y) g
- a; w" w+ I8 h+ u; A1 x& b* a3 m  “当然,当然!这太好了,简妮小姐,如果你已经暖活过来,你可以帮我一起做饭。”鲁昆连声说道。
: Y" x: Y& A* w! N2 [; ~' B5 n" v
& y: V) ]9 J, o) m- n6 J( T  简妮站起身来走到房屋一角的菜板旁,帮助鲁昆做起菜来。鲁昆解开旁边的大包裹,从里面取出几棵大土豆,递给我妻子,简妮娴熟的切起土豆来。我望着妻子美丽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茫然的感觉,此时,林东坐在我的身边,而孟鼎站在我的身后。  e# P0 `. J" x& B- G% M/ `

( V1 w3 Y5 r) ]& v. x& h  “你小子真有福气,用什么手段将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弄到手的,哈哈!”林东探出身子不怀好意地望我说,介绍,他继续说,”我们这些工人长年累月躲在山沟里,实在是太寂寞了,我真想尝一尝你老婆是什么滋味!”说完,林东哈哈的笑了起来。
: ~" T( w7 o3 k  d. h% B
- V  q7 M4 ?7 n0 b/ \! |$ j& O  我听到林东的话,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还是真的,很显然,他想强奸我妻子。我壮起胆子扭头瞥了他一眼,从他的目光里,我看出他说的是真话,他在竭力抑制自己的性冲动。) d  c. |& _6 R- L! _9 ?

/ g9 j/ Y  Q7 q0 L5 D2 `* n  “噢,这种事,我做不了主,我妻子简妮是一位很独立的人,她不会屈服于任何人,我想,她不会同意你的要求的。”我结结巴巴说,说完,我觉得自己的话很蠢。
7 g! t4 m9 O+ D4 v% [
' M) B8 w! K6 G- }0 T6 r  林东听了我的话,他拍了一下大腿笑呵呵地说,”这没关系,孟鼎有一瓶好酒,只要我们把简妮灌醉了,她一定会同意跟我们上床的。不瞒你说,我老婆喝醉酒的时候,就像一位发情的母老虎似的,她会迫不及待地跟我做爱。”林东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你不知道,女人都是一个德性,喜欢假正经,当她们喝醉酒的时候,就会迫不及待地跟男人做爱。不信,你就走着瞧吧!”. h# P6 ?1 H2 Q4 h( i

" K! K# s' C' c8 j  林东的话再次让我震惊,我尴尬地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简妮是否是那种女人,然而,作为丈夫,我比谁都清楚,简妮是一位性欲及其强烈的女人,如果她真的喝醉了酒,她是否会跟几位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我也说不清。
3 q. A  B: J) Y+ y8 v. d( b: C# i. O5 _
  我妻子依然站在远处的灶台上做饭,林东贪婪地盯着我妻子那滚圆而坚实的臀部,他也不知道,简妮是否会顺从他。过了一会儿,当简妮端着热乎乎的饭菜向我们走过来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提起来,我知道,简妮那性感的身段肯定会激起林东和孟鼎的性欲,一想到这些,我就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我那漂亮的妻子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兽性大发的男人,该如何是好呢?幸好,我妻子又迅速离开了,返回到灶台边,继续做饭。* c" v& I% ~; u
! K& t- p& a& S( }3 {- w
  这时候,我想出来一个馊主意,我清了清嗓子对林东说,”林东,我知道,你是一位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你可以当面问我妻子,如果她不同意的话,你肯定不会强迫她的,不是吗?”% C& J7 W! A3 t( W

, I- @. _% b! C/ e, g  林东晃晃脑袋,合计了半天,他看了看我,又望了望通红的炉子说,”你说得对,我要当面问一问简妮,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老爷们,我不会强迫任何女人,如果她说不,那我肯定会放过她的,如果她同意......哈哈!”
% x4 ^# W! r) h1 q0 M- j$ v* m' N% X( f# U- x
  站在我身后的孟鼎,听到林东的话也许声附和,他拍了拍我肩膀,探出头对我说,”老弟,不要担心,虽然我们跟城里的那些男人相比,粗鲁一些,但是我们同样知道如何让一位小姐快乐,我们知道怎么玩女人的屄!”7 f4 o: x, ^( o( T0 V( E! F0 Z# M( u
  C# w5 P% P! B
  孟鼎的最后一句话”我们知道怎么玩女人的屄”深深震动了我,我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些话就像炸弹一样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我想起了夜晚,我跟妻子简妮做爱的情景,我知道,她是一位性欲及其强烈的女人,她对男人性的渴望永不知足。每次我跟妻子做爱,她都要求体验十多是性高潮,我用我的大阴茎反覆插入她的阴道里,我甚至用舌头舔食她的女性生殖器,用橡皮假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然而,依然无法满足她那强烈的性渴望。有时候,当我一觉醒来,我看见妻子简妮依然兴奋地没有入睡,她用振荡棒插入阴道里,不断地手淫。& d( }, h7 {3 L( q* W

# T; r, c7 @3 e  有好几次,我躺在床上假装入睡。然而,我却能够听见妻子简妮,不断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我知道,她正在自慰,她甚至毫不忌讳地在我面前手淫。一天晚上,我偷偷地统计,她竟然体验了12次性高潮。起初,我觉得妻子过于淫荡,然而,日子一久,我渐渐地认识到,这只是她的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结果,我只得无奈地接受这一现实,她就是这么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她需要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才能满足她的性渴望。
: s9 C7 P3 W9 k1 Y; h$ D* ~) q1 d1 B" t& Z/ V8 J( K
  我慢慢地将思绪重新拉维的现实,如今,三个虎视眈眈的男人正站在我面前,我不知道,我们一起跟简妮做爱,是否能够满足她的性渴望。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兴奋。* i0 c% R: K* f5 ]( q

+ z* c. S" D+ C' G* M' R  这时候,鲁昆已经做好饭,回到了炉子旁边坐下,他命令林东去取碗筷。不一会儿,我妻子简妮也走过来,她端着一盘热乎乎的土豆汤摆在炉子上面,我做到了床铺上,给妻子腾出空位置。鲁昆打开收音机收听天气预报,根据天气预报的报导,今天晚上,气温将要大幅下降。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们几个人围坐在通红的火炉旁,吃完饭,烤火取暖,大家都沉默不语,屋外,寒风凛冽,而屋内却暖意融融。我帮助孟鼎搬来了另一张床,靠近炉子旁,摆放好,我们几个人都坐在床上,围着火炉取暖。8 C: K2 m# R" D% W& E

& S" J% {3 ~& m" u9 Y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和土豆汤,我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美味可口,即便像我妻子简妮这样爱挑食的女人,她也觉得今天晚上的饭菜很好吃。暴风雪依然在下,我们能感觉到室外的温度在急剧下降,而值得庆幸的是,室内却很温暖。5 O1 w! k" A5 v/ J9 p

, p( [( B: B0 v1 N  n  渐渐地,我注意到,我妻子简妮成为了几个男人关注的焦点,他们不时地用胳膀砰一砰她那柔软的身体,不时的用手摸一下她那纤细的肩膀,甚至故意走过她的身旁,挤一下大的细腰。孟鼎显得格外殷勤,他不时地向我妻子的碗里添加土豆汤,然而,我妻子并没有拒绝。过了一会儿,孟鼎从床底下取出一瓶白酒,给我们每个人斟上了,我妻子简妮犹豫了片刻,她还是将半杯白酒喝了下去。不一会儿,她的脸上泛起美丽的桃红色,她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迷人。
. j' J% n3 S4 `7 O9 y
5 ]* m' B( k. A# a$ ^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林东摇摇晃晃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扭头对我妻子简妮说,”简妮,大美人儿,到我的床上来,我给你让暖暖身子。”我妻子听了他的话,先是愣了一下,她扭头惊讶地望着我,足足有一分钟,然后她看了看林东,这时候,林东已经在床上铺上厚厚的毯子,等待我妻子的到来。
- C0 e2 _9 p0 S5 N4 G& k$ i8 [
% d# ?9 i( z$ `  “不,林大哥。今天晚上我跟丈夫一起睡觉。对不起!”我妻子望着林东说。
/ I- F- ~& t! O8 ^( x: f7 K& r  g" b4 T/ G1 k) {, o+ V
  “那好吧,不过,请你们俩到外面去睡觉,我们屋子里挤不下这么多的人。”林东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
9 W: Q9 {+ K  P* t
2 U: N. T! h8 A  我妻子简妮望着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要跟我丈夫商量一下!”简妮像似在喃喃自语地说。
+ O3 u7 i9 N7 M) Z: K- [) r0 p4 F. E& Y- a$ ?- ^: o; i
  我妻子从椅子上站起身,她的整个身子摇晃了一下,在场的人都看出,她已经喝醉了。简妮把我拉到隔壁的一间小屋里,我们夫妻俩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简妮不希望别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她贴在耳边压低声音小声说,”老公,你知道吗,他们几个男人想强奸我,甚至轮奸我。我该怎么办啊?”; j3 {. Y# U& r/ E
. ^9 ^3 e* F7 y6 m! r
  “简妮,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我无奈地说。
+ \5 F* ?3 w6 |, F$ q9 h7 n) d! L6 w6 G) c! }0 Y
  “老公,你疯了吗,外面多冷啊,我们会被冻成冰棍儿的!”简妮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接着,她继续说,”老公,我们身处这荒郊野外,没人知道我们在这儿,......我的意识,即使我被他们轮奸了,也不会有人知道,......老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简妮说完,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Q/ X3 ?( l! {" E4 J7 T1 S9 k
7 K; y# Z5 c7 h" T+ k% L
  “简妮,你......你真的希望他们轮奸你吗?......我不是傻瓜,其实,你早就渴望跟那几个男人做爱,不是吗!”我说的气愤地说。* g. o  i. B* G) Q# |) Y* g5 u

( r# [$ D9 g5 m- h  “老公,既然你已经把话说破了,我就实话告诉你,我早就梦想的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我早就梦想着被他们轮奸,那又怎么样!”简妮气愤的顶了一句。" h- d1 p: I0 a

) M- j4 E) Y3 o- \* `- ^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妻子,我简直不敢相信她说的这些话,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唯一敢确定的是,我那性欲强烈的妻子,做梦都想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而不是像人们通常理解的那样,被几个男人轮奸。
$ B4 f2 k6 ^, d4 {9 k: F. A7 x1 [6 q  E' b8 N) K
  “简妮,那好吧,随你便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那几个男人做爱。可是,你不要忘了,你丈夫就在你的身边,看着你干的那些事情!”我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4 _) d' W0 C. p  x) V! \2 z1 S& H# H
) o6 a9 x* S7 ~1 r* q  这时候,简妮探出头,瞥了一眼外面的动静,她看见为她准备的床已经铺好了,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她扭头望着我说,”老公,请你原谅,我就干一次,我太寂寞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渴望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如今终于有这个机会,我不想放弃。老公,......在这荒郊野外,没人会知道我干的这些事情。”简妮停顿了片刻,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怪笑说,”老公,我要让你亲眼看一看,别的男人的大鸡巴是如何插入你妻子的屄里的!......老公,我要出去了。”5 Q: I$ P8 B! B" e1 z$ v3 V
# m/ W& Q) @( }$ G2 y
  我目瞪口呆地听着简妮说出的脏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我的大阴茎也情不自禁地勃起了。妻子的话不断地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我无奈地望着妻子那张漂亮的脸蛋,我知道,我再说什么也无法劝阻她了。我望着妻子那对清澈而迷人的大眼睛,默默地点点头,我表示同意。妻子看到我表示同意,她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迷人的笑容,她说,”老公,谢谢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来跟我做爱,我想体验跟四个男人做爱的感觉,那种感觉一定非常美妙,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6 M1 k- j& u: B& e, b5 O0 ?
- P5 k/ c  F0 Q0 [1 s0 b  “简妮,你放心吧,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跟你做爱。”我向妻子眨了眨眼睛,揉捏了一下她的丰满的乳房说。
9 `3 ^" O/ @& |- t/ k  Q
; T! f  N" `) V# Y  “老公,你真好,谢谢你!......我准备出去了!”简妮微笑着说,她亲吻了一下我的面颊。) d4 F% t1 O0 h/ d0 }

$ L# D% K4 H/ q# X  我和妻子简妮手拉手地走回到床铺跟前,床的正上方,悬着一支明亮的大灯泡,将整个床照得通亮。此时,两张床已经合并在一起,很显然,他们想集体轮奸我妻子,或者是想跟我妻子做爱。这时候,我看见林东侧躺在床上,他的内裤和背心放在床头上,他的上身赤裸着,下身盖着一条毛毯。很显然,他已经脱光了衣服,准备同妻子做爱。2 y( T/ F6 Q, c& i/ i. N

7 R" l/ l9 D6 ^, L. X* P; t- T  “大美人儿,快点上床,让我给你暖暖身子。”林东迫不及待地说,他的脸上挂着淫笑。
4 f1 ?" `) l1 N$ h3 S* H' @
! Z$ z' j6 v6 s% A7 H* Z3 i  我妻子简妮头也没抬地爬上了床,她甚至没看我一眼,然后,她仰面躺在床上,依偎在林东的怀里,她的脸上流露出兴奋和一丝恐惧。我拉了一把椅子,坐在远处的角落里,看着我那漂亮的妻子的一举一动。这时候,鲁昆向前跨了一步,他伏下身子趴在床尾,就在我妻子的脚下,他眉飞色舞地说,”真没想到,你妻子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她竟然想到我们三个人同时做爱!”
& t0 w. N6 i' V* B5 q5 Q" l6 C& H/ P4 c
  此时,我坐在椅子里扭动一下胯部,我的大阴茎已经情不自禁地高高勃起了,我想给我的大阴茎留出更多的空间。我没有抬头看我的妻子,而是心里默默再想,”你们几个小子想错了,今天晚上,我也打算,妻子做爱!”/ H  A, v/ W% ]; A8 b% F
* ]' Y! V6 D+ h- @, C' L8 X+ ^
  在我们几个男人中,孟鼎的年龄最小,他也是对女人的肉体也最着迷的。他向前跨了一步,就站在我妻子身边的床边上,他伸出手隔着T恤衫,抚摩着我妻子的乳房,然后,他慢慢地卷起了T恤衫,从我妻子头上蜕下来。此时,简妮上身只带着一对白色的乳罩,紧接着,孟鼎把手伸到了简妮的背后,他解开了我妻子的乳罩,然后一把扯了下来。此时,我妻子那对像奶油一样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瞬间展现在几个男人面前。几个男人喘着粗气,紧紧的盯着简妮那对红褐色的乳头和乳头周围梦幻般的乳晕,他们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太漂亮了,太性感了!”林东大声地嚷道,他似乎要让我们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似的。
6 A8 L9 L# P# g( o" L9 L
! a: ]# j; m: e! f9 Q  鲁昆解开了我妻子的裤子,迅速将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孟鼎伸出手,一点一点扯下我妻子的小内裤,我坐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我妻子大腿根部黑色的阴毛,一点一点露出来,当我妻子内裤扯到她的小腿上的时候,她甚至顺从地抬起了腿,将内裤退了下来。不一会儿,我看到我那漂亮的妻子,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展现在几个男人面前,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半天恐惧,只有兴奋和期待。
5 a3 K- U, R" J1 R: W
5 z' Q1 B( c+ y+ N4 w+ x' E  林东伸出手,抚摩着我妻子那雪白而细嫩的小腹,紧接着,他的手向我妻子的大腿根部摸去,他用手掌扣住了我妻子大腿根部的隆起,用手指拨弄着我妻子的阴毛,他用另一只手揽住我妻子的脖子,他探出头尽情地亲吻着我妻子的嘴唇,简妮并没有反抗,而是配合着林东的抚摩,她也亲吻林东的嘴唇。
& c# D; x3 W0 F+ ^. E4 |( G5 D  L, y
  这时候,我看见林东将粗大的手指插入了我妻子两片大阴唇之间的裂口处,简妮兴奋地哼了一声,她没有说出丝毫的反抗,而是顺从地分开了她的双腿。我看到林东用粗糙的手指,揉捏着我妻子两片细嫩的大阴唇,然后,他用手指撑开了简妮那早已隆起的大阴唇,一瞬间,简妮的肉红色的小阴唇、阴蒂和阴道口,一下子露出来,在场的几个男人,喘着粗气紧紧的盯着简妮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林东不断地用手指拨弄着简妮敏感的女性生殖器。过了一会儿,林东直起身,他将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对准了我妻子的阴道口,此时,他身上覆盖的毯子滑落到一旁,我看到,他用大阴茎头拨弄着我妻子那敏感而坚硬的阴蒂,他的大阴茎头越来越大,就像一只紫红色的大李子,在简妮的女性生殖器上蹭来蹭去。简妮躺在床上,兴奋地哼哼起来。% u" w" k: [8 N" S: x4 G
8 Y% N4 u% a; n9 e$ Q+ T
  这时候,孟鼎伸出手,用力分开了我妻子的两条大腿,他要让在场的其他男人,更加清楚地看到,简妮和林东做爱的全过程和每一个细节。我看到简妮的两片肉红色的小阴唇已经张开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正在有节奏的抽动的,看显然,她非常渴望跟别的男人做爱,而林东的大阴茎头正顶在她的阴道口处,大阴茎杆上的血管跳起,整个画面显得极度淫秽不堪。. p3 t# @8 f1 S
9 I( M$ ~( Z9 F6 h* O6 i( @) w
  简妮伸出胳膀搂住林东的脖子,她在迫不及待地要求林东快点插入她的阴道里。我望着眼前的妻子,我的大阴茎也高高的勃起,快要把我的裤子撑破了。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场面,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漂亮妻子,正在跟别的男人做爱,而且边上还有几位男人围观,他们俩做爱的全过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竟然没有一点愤怒,也许是因为我打算跟妻子离婚的缘故吧,我看到妻子跟别的男人做爱,反而感到异常兴奋。4 P/ N* w( u8 ^  D7 C, K5 r- K) ~
2 U: s& @7 r$ z( f( k' z
  这时候,简妮将细嫩的臀部向上一挺,林东大阴茎头一下子插入了她的阴道口里,简妮用阴道口上的肌肉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头。简妮贴在林东的耳边小声地说,”肏我,快点肏我,我太寂寞了,快点把你的大鸡巴插入我的屄里!”尽管简妮的声音很小,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9 b8 X7 a) Z" p  a: S
! n$ y' }5 ]! h  “好吧,简妮,我一定要用力肏你,这正是你所渴望的,不是吗?你这个漂亮的荡妇!”林东说完,将他的大阴茎头从简妮的阴道口里抽出来,他重新将大阴茎头对准简妮阴道口,此时,简妮的阴道口里充满了阴液,林东用大阴茎头蘸了蘸简妮阴道口里的阴液作为润滑剂,”简妮,我要将大鸡巴插入你的屄里了!”这时候,简妮扭头瞥了我一眼,她向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我苦笑着望着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 \: r3 l. N4 i) S8 x1 B4 Q' F# W& n; c+ {; r5 N
  然而,林东并没有把大阴茎立即插入简妮的阴道里,他想玩弄一下简妮的女性生殖器,他用阴茎头不断的拨弄着简妮那坚硬而敏感的阴蒂,用阴茎头拨开简妮那两片湿漉漉的小阴唇,他的阴茎头在简妮的阴道口周围不断地划圈。简妮充满渴望的望着我林东,小声哀求道,”林东,我求求你,快点插进去啊!我太寂寞了,快点!”显然,简妮再也不顾忌作为女人的一点点颜面了,她竟然主动恳求男人跟她做爱。
: S3 W. P1 Q/ q. j! [
( r. u5 J* L9 B/ W6 C  我和其他的男人围在简妮的身旁,目瞪口呆地望着简妮,尽管我知道妻子简妮的性欲很强烈,可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要求别的男人用力肏她。过了一会儿,林东玩够了简妮的女性生殖器,他将大阴茎一寸一寸的插入了简妮的阴道里,尽管简妮是一位已经结婚的少妇,可是她的阴道却很紧。林东用了三次,才将整个大阴茎杆插入简妮的阴道里,此时,我看到,只有半寸的大阴茎杆,留在我妻子阴道口外。简妮兴奋得不断地扭动着臀部,她的赤裸的臀部,一上一下地跳动着,”感觉太美妙了!用力肏我,再用力肏我,求求你,插得再深一些!”
  m+ Q  J) M* p2 A0 t$ S. j5 T( X, ]2 f8 k5 K2 u/ X
  林东听到简妮的话,他兴奋得用胳膊支起上身,他的臀部慢慢的抬起。我看到,林东那又粗又长的大阴茎杆,从我妻子的阴道里抽出来,他的大阴茎杆上粘满了简妮阴道里的阴液,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闪闪发光。然后,林东将臀部用力向前一挺,他的整个大阴茎杆再一次深深的插入了我妻子的阴道里,反反覆复。林东大阴茎就像活塞一样,不断地在我妻子阴道里插入拔出,整个画面极其淫秽不堪。
4 F$ q, j- @0 A1 _) o2 Y, V3 P" m( a  f) U; N  n/ |! o* O+ b
  这时候,我听到身旁传来了沙沙的声音,我扭头向左侧一看,只见鲁昆已经脱掉内裤,他的大阴茎完全勃起,大阴茎杆上的血管也跳起了,他不断地用手摩擦着他的大阴茎杆,他在不停地手淫。我扭头向右侧一看,只见孟鼎也脱掉了内裤,他也在不停地手淫。于是,我也脱掉了内裤,掏出了我那早已经高高勃起的大阴茎,我也在不断地手淫。, N) ?3 h" N6 {6 U
4 }6 z0 U' j% ?
  简妮尽情地体验着跟林东疯狂做爱的感觉,她的嘴里不断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她的一头秀发散落在枕头上,她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她的整个身体,伴随着林东大阴茎每一次用力插入她的阴道,都情不自禁地抽动一下,她在尽情地体验着做爱的快感。
2 t1 [+ B8 W+ \# |
( n6 ^" N. L; p* \  简妮似乎在跟林东比赛,看谁能获得更大的性快乐,她根本不在乎周围的男人,包括她的丈夫在内,正在看着她那近乎于淫荡的表演。林东大阴茎在简妮的阴道里,插入拔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林东每一次的用力插入,简妮都要情不自禁地翘起臀部,配合林东的插入,很显然,她希望林东的大阴茎能够尽可能深的插入她的阴道里。6 S  O( l- R: e) Y! [7 }$ ^
, m6 Q6 i/ `. W- ]5 k
  过了一会儿,简妮伸出胳膀抓住林东的臂膀,她的指甲甚至抠入了林东的肉里,她兴奋地对林东小声说,”林东,快点射精,把你的精液都射进我的屄里,我知道,你快坚持不住了,快点,我渴望,你的精液灌满我的整个阴道。”
+ a1 \- L8 B# j% n) N8 S
; f8 k+ J  D5 B# h4 ]: j+ j  林东兴奋得前后摆动着脑袋,他全身的肌肉紧绷,显然,他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了。简妮挑逗的话,一下子触动了他射精的闸门。简妮伸出赤裸的大腿,缠住了林东的腰,她渴望林东大阴茎能够尽可能深的插入她的阴道里,甚至插入她的子宫里射精。
: m$ [) [4 ~* u$ e3 p! _" m- g
$ a+ s0 ?6 W- a7 q  最后,林东扬起头嚎叫了一声,我看到林东的臀部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我知道,他正在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我妻子的阴道里,此时,我的大阴茎高高勃起,我的睾丸里的精液在不断地搅动,我清楚,我也兴奋地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了。
: ^' Y# s5 a/ R) B' Q# r9 k, K- {4 a) `# o* ]
  林东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他身子一软,疲惫的趴在我妻子赤裸的身上。过了一会儿,他直起身子,将已经变软的大阴茎,从我妻子的阴道里抽出来。此时,简妮依然用力分开双腿,她在尽情地回味,刚才跟林东做爱的快感。林东低头看简妮的女性生殖器,他想看看自己的”杰作”,林东用手指拨开了简妮那隆起的两片大阴唇。这时候,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探出头,紧紧的盯着简妮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我看到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我妻子简妮的阴道口口里流出来,说实话,那是我见过的最淫秽不堪的画面。
4 e4 L% J% b& U/ n* K) d0 H& _8 ]; l0 d
  林东心满意足地从床上爬起,他给别人腾出空位置,继续跟简妮做爱。此时,孟鼎全身赤裸的爬上床,他抱起全身赤裸的简妮,让她躺在床的中央。他并没有立即跟简妮做爱,他想玩弄一下简妮的女性肉体,他伸出手揉捏着简妮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他探出头尽情地吸吮着简妮的乳头,他用手抚摸着简妮那雪白而细嫩的小肚子,之后,他将手伸向了简妮的大腿根部,他用手指缠绕着简妮那柔软而卷曲的阴毛,他用手指拨开了简妮大腿根部的两片大阴唇,他准备跟简妮做爱了。
3 I6 X( ], K" {* D  W- @8 k( u4 E: z1 Q( \
  简妮用力分开双腿,将她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毫无顾忌地展现在孟鼎面前。正当孟鼎拨开简妮的两片大阴唇,准备将自己的大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的时候,简妮却直起身子,小声对她的第二个情人说,”我的阴道里已经灌满了林东的精液,所以,请你用嘴把我阴道里的精液吸出来,然后再跟我做爱,好吗!”说完,简妮竟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很显然,她想体验一下被舔食阴道的感觉。
- u$ G9 ^" W7 C! S
/ I1 K% `3 K7 b& b3 y# A0 L6 W  妻子简妮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也触动了在场的所有男人。我听见身旁的鲁昆,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林东听到简妮简妮的话,也重新回到床边,他探出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简妮那粉红色的阴道口,阴道口里灌满了乳白色的精液。此时,我偷偷地瞥了一眼林东的下身,我看见他大阴茎软软的耷拉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大阴茎杆上依然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和我妻子阴道里的阴液,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9 T+ T1 _% ]: l! S

/ O) Z2 i9 p. q6 E$ R  孟鼎听到简妮的话,他先是一愣,他足足犹豫了一分钟,之后,他伏下身子,将头探到了我妻子的大腿根部,他伸出舌头,试探性地舔了一下简妮隆起的两片大阴唇,大阴唇上粘糊糊的粘着简妮黑褐色的阴毛。此时,简妮伸出双手,抱住孟鼎的脑袋,用力向自己的大腿根部按去,孟鼎的整个脸,一下子贴在简妮的女性生殖器上。/ K* N3 `6 F: p. q

, m. ]" g1 n" Z6 a  “孟鼎,你还等什么?快把我阴道里的精液吸出来,林东射得实在太多了。吸干净我的阴道,然后跟我做爱,把你的精液射进我的阴道里,我要用阴道紧紧的裹住你的又粗又硬的大阴茎,让你尽情地体验做爱的快感。”简妮毫无顾忌地挑逗地说。
* B7 ]! a+ R( w: C( E3 Y+ N% y$ p! X2 y
+ s( f# t; T4 X  我听到简妮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道,我怀疑,眼前这位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漂亮少妇,是否真的是我的妻子。一瞬间,我脑海中的那个文静秀丽的妻子,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比妓女还放荡的荡妇,然而现实告诉我,躺在床上,准备跟别的男人做爱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妻子。3 C5 v/ g) H$ |7 G& s5 G3 J* a
8 ~7 i) u/ o3 M% U# Z& ~$ Z9 Q
  孟鼎用手指撑开简妮的两片大阴唇,他用舌头拨开简妮的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他将嘴唇扣在简妮地阴道口上,用力将简妮阴道里的精液吸了出来,然后吐在地上,他一口一口的吸出简妮阴道里的精液,反覆多次。简妮兴奋地直起身子,她扭动着上身,她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挑逗似的左右晃动着,她的褐色乳头高高地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乳头周围有一圈儿迷人的暗红色乳晕,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孟鼎吸吮简妮阴道的声音,这是一个多么淫秽的画面了。
' ^$ d! ]2 r& H- j3 G
9 M) W+ ~6 X( p7 Z8 N  最后,孟鼎终于吸干净了简妮阴道里的精液,他抬起头望着简妮,他的脸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和阴液。简妮心满意足地,笑嘻嘻的望着她的第二的情人说,”小伙子,吸吮女人屄的感觉怎么样,现在,把你的大鸡巴插入我的屄里了,用力肏我,就像你大哥林东一样,我要让你尽情地体验跟女人做爱的快感。”
) S5 Q& p/ \9 b2 K1 J' G( g7 I/ J% x) y7 m
  我知道,妻子的话肯定会让在场的男人震惊,然而,我却显得很平静。在场的男人都希望看到简妮跟孟鼎做爱的场面,很显然,简妮把孟鼎当成了性玩具。作为女人,简妮也想玩弄男人,身边的几位男人都快疯狂了,而只有她还保持理智,她在控制住这场疯狂的性游戏,她在一步步实现她的梦想,她渴望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其实,这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如今,她做到了。
; [4 W6 E' G& u: q$ z1 V( C7 f5 f% |: l9 \% i3 ^2 l$ V, c. N
  我站在妻子的身边,我的大阴茎一直在高高的勃起,此前,我从来没有勃起过这么长的时间,我真想扑上去,将大阴茎直直的插入妻子那湿润的而温暖的阴道里,尽情地体验她的阴道紧紧裹住我的大阴茎杆的感觉。不过,在我跟妻子做爱之前,我一定要把她阴道里其他男人的精液都抠出来,我要让她的阴道只灌满我的精液,以此来证明我对妻子肉体的完全占有。; ?0 N6 M/ ~4 ^+ s* ?! j$ k
! j5 R4 J  L1 ?: D7 ]3 o1 b7 R7 y# Q
  孟鼎将大阴茎对准了我妻子的阴道用力插,然而,试了好几次,他都没能成功地将阴茎插入简妮的阴道里。于是,简妮伸出手,一把抓住大阴茎杆,将孟鼎的大阴茎头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孟鼎顺势用力向前一挺,他的整个大阴茎杆一下子插入了妻子简妮阴道里,他兴奋地嚎叫了一声,”噢,简妮,你的屄感觉太美妙了,我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了!”# z& X& h% _0 |: Y
+ |: G  m5 s+ F1 Z% l
  孟鼎学着林东的样子,他用胳膊支起上半身,他一边跟简妮做爱,一边看简妮漂亮的脸蛋儿,赤裸的乳房,以及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看到自己的大阴茎快速的在简妮阴道里插入拔出。然而,简妮却掌控着这场性游戏的全局,她一边跟孟鼎做爱,一边伸出手揉捏着孟鼎的大睾丸,她知道,再过几分钟,孟鼎睾丸里的精液,就要全部射进她的阴道里,简妮的脸上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她已经不在乎别的男人说她是荡妇了,她要尽情地体验跟男人做爱的快感。. z/ E8 s! X) N3 q+ j

! u+ P& y! L, L4 E2 X5 G1 ^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孟鼎的脸兴奋得扭曲变了形,我知道,他快要克制不住射精了。我看到,孟鼎大阴茎杆像活塞一样,在我妻子阴道里插入拔出,他的臀部上的肌肉紧绷着,他每次插入,都要嚎叫了一声。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妻子的两片大阴唇,紧紧的裹住孟鼎大阴茎杆,简妮的两片大阴唇就像嘴唇一样,尽情地吸吮着男人的大阴茎,她要把男人的精液都吸出来。这是简妮今天晚上,跟第二个男人做爱。$ w. h' t* \1 S' J+ t
" H- T0 ]6 A! f: m3 X% h4 T
  “小伙子,用力肏我!孟鼎,快点射精啊!就像你大哥林东一样,把你的所有精液都射进我的屄里,你吸吮我的屄的感觉怎么样,孟鼎,快点射精!”我妻子简妮兴奋地说。
; w! A+ u& K8 L+ p/ f1 B0 ~# ^5 q+ E& ~& i4 O% x
  简妮那几乎淫荡的挑逗的话,刺激了孟鼎的性欲,当他第三次用力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简妮的阴道里的时候,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他情不自禁地嚎叫了一声,”我要射了,你这个漂亮的娘们,我要是使劲肏你!”然而,简妮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她用力分开双腿,尽情地体验着孟鼎的大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的快感。我看到孟鼎的大阴茎杆深深的插入我妻子的阴道里,只有半寸大阴茎杆,留在阴道口外,不一会儿,我看到孟鼎的大睾丸向上一提,他的大阴茎杆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抽动起来,作为男人,我知道,他正在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我妻子阴道里。: b6 C# U4 x' d  M" E/ U; |1 ]
6 B" Y# ~6 h5 v# [9 ?# J' R
  这时候,简妮下意识地扭头瞥了我一眼,当她看到我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而且看到我在不停地手淫的时候,她竟然噗哧一声笑出声来,”老公,请你不要着急,你是最后一个跟我做爱的男人。”接受,她扭头对鲁昆说,”鲁昆,下一个轮到你,我想体验一下跟你做爱的感觉,我想看看你的大鸡巴能勃起多长时间,你能射出多少精液。今天晚上,我想评比一下,你们几位男人,谁的性能力最强!”' t& o  U: e& `2 J& C/ K& ~$ {

* c& Z. j0 G5 V4 ^; w5 O  过了一会儿,孟鼎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他将已经变软的大阴茎从我妻子简妮阴道里抽出来,我看到他的大阴茎杆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和我妻子阴道里的阴液。孟鼎身子一软,疲惫的趴在简妮的身旁,呼哧呼哧地喘气,他甚至累得没有力气挪动身子。林东站在孟鼎的身旁,他拍了拍孟鼎的肩膀,这时候,我看到林东的大阴茎再一次勃起了。+ \) T# H/ @" c, S
5 b% t7 o0 |% P3 Q
  我望着妻子简妮兴奋的表情,此时,我才真正认识到,一位元性欲强烈的女人,对跟男人做爱的渴望是多么强烈。我头一次站在女人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其实,许多女人是在假正经,她们内心里不但渴望跟男人做爱,而且渴望同时跟多个男人做爱,这不仅仅是因为女人的淫荡,更重要的原因是,女人的生理特点决定的。男人在跟女人做爱的时候,他只能射精二三次,就疲惫得再也无法勃起大阴茎了,而女人的阴道却可以尽情地体验好几位男人的射精。
, N: T$ \/ [- D1 A, Y) V
/ `9 F  g3 ^% S  我的妻子简妮,正是这种性欲强烈的女人,今天夜里,她要挑战我们几个男人,她尽情地享受跟几个男人同时做爱的感觉,她希望性高潮永年持续下去。
* e3 f7 |0 {2 [( U6 Y
, u0 X* F4 M6 W9 F  我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我妻子简妮一个接一个地跟男人做爱,这时候,孟鼎已经起身腾出空位。鲁昆爬上床,他用力放开了我妻子的两条大腿,他仔细端详着简妮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看到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简妮的阴道口流出来,他用手指拨开了简妮的两片大阴唇,将自己的大阴茎头塞进了简妮的阴道口里,然后,他用力将臀部向前一挺,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大阴茎杆直直的插入了简妮的阴道里。. H; W  R& N* {+ X' s

1 I4 ], C% q* b  s# ^  鲁昆不紧不慢地跟我妻子简妮做爱,他的大阴茎的每一次插入都是那么有力,每一次,他的大阴茎头都能顶到简妮阴道深处的G点上,那是女人获得性快乐兴奋点,每一次,我妻子都发出快乐的哼哼声,他们的做爱足足持续了20多分钟。这是简妮今天晚上,体验到的第三次性高潮快感。' |; q  ^4 v# U$ \' r

; C2 F" S+ O3 y: r6 V  我把椅子搬到床边,我仔细端详妻子简妮那漂亮的脸蛋,她微微地闭上眼睛,尽情地体验着做爱的快感,很显然,她处在梦幻般的做爱的性快乐之中,全然不顾她的丈夫就在她的身边。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鲁昆的大阴茎,在我妻子阴道里插入拔出,我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没有半点愤怒,我甚至能够为妻子体验到性快乐而感到一丝欣慰。我伸出手揉捏一下妻子那丰满的乳房,她兴奋得哼了一声。她睁开眼睛瞥了我一眼,接着,又闭上眼睛,尽情地体验着从她的阴道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
' O. J& ~' _9 t+ D6 `- }' D) F$ a8 r( H9 G* W( _  s7 l
  过了一会儿,鲁昆将大睾丸里的精液都射进了我妻子简妮的阴道里,他心满意足地将大阴茎从简妮的阴道里抽出来,然后爬下床,给我腾出空位置。鲁昆的脸上洋溢着难以抑制喜悦,他对我说,”你老婆真了不起,这么多男人同时跟她做爱,都无法满足她的性欲。现在,我把她交给你了,看看你是否能够满足她的性欲。”/ i& T2 U$ H: n$ m
/ k3 S- `  [7 n" z, w. _4 v5 u" k
  鲁昆的话刺激了我,我跳上床,趴在妻子简妮的大腿根部上,我用一只手撑开她的两片大阴唇,用另一只手挤压她的小肚子,我将一股股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挤出来,然后,我将两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把剩余的精液也掏了出来。接着,我把已经高高勃起大阴茎,塞进了妻子的阴道里,我没想到,简妮已经三个男人做爱过,可是她的阴道依然很紧,我用力将整个大阴茎杆深深的插入了她的阴道里,说实话,我跟她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感觉过她的阴道像今天这样如此美妙。7 A3 Q2 p1 k2 W5 n- V% D$ D- p

: \4 q0 @: I$ X7 W" I  Y  正如我预测的那样,我今天跟妻子做爱的感觉,跟以往不同,那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也许是她刚刚跟三个男人做爱过的缘故,简妮阴道跟以往不同,滑润而富有弹性,紧紧地握住我的大阴茎杆。我继续将阴茎杆深深的插入简妮的阴道里,我感觉她的阴道深处难以置信的炽热和湿润的,爽爽的,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 X  W. {; Q/ h

( a- }) s8 H6 l# n! W2 n  我抱住妻子的腰,探出头,亲吻着她那丰满的乳房,她的纤细的脖子,我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我爱你,简妮,我的宝贝儿。说实话,当我看到别的男人的大鸡巴插入你的屄里的时候,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感,这太难以置信了。」简妮小声地回答,「老公,你真好!不过,我还没享受够,我想跟他们三个男人再做爱一轮。」妻子的话就像触动了我的射精开关似的,我再也克制不住了,我感觉到睾丸里的精液在沸腾,我的大阴茎头用力一涨,一股精液从我的阴茎头喷出,猛烈地射进简妮的阴道深处。我一股接一股地射精,好像永不停息,我从来没有射出过如此多的精液。大约过了10分钟,我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我疲惫的趴在妻子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气。3 [5 d- ^# h  T; p

% V" S' {% T6 O) p  今天夜里,我对妻子简妮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我领教了性欲强烈的女人是多么的疯狂,多么的不顾一切跟男人做爱。与此同时,我也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做爱快乐。# ]: Z0 K# F1 ]" `# z& G3 y& W+ P

' |# v$ E5 m( ?  接下来,正如简妮所渴望的那样,其他的三个男人又恢复了体力,他们重新围在赤身裸体的简妮身边,简妮再一次依次跟林东、孟鼎和鲁昆做爱。她甚至一边跟鲁昆做爱,一边用嘴吸吮着孟鼎大阴茎,这一轮做爱不同于上一次,三个男人都尽可能地动作舒缓,他们的大阴茎杆再想简妮阴道壁插入拔出十分,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简妮享受到了10多次性高潮的快乐,这是一个女人体验做爱快乐的最高境界。最后,三个男人精疲力尽的退下去了,重新恢复体力的我,又重新爬上床,跟妻子简妮疯狂做爱。
  d) `( O, N: B: Q2 V0 ]( ^) B
/ k  \9 Q6 [3 d8 F, W  这一夜,我的妻子简妮同时跟四个男人做爱了八次,然而,她还没有获得充分的性满足,她渴望继续跟男人做爱。可是,在场的几个男人,再也没有力气勃起大阴茎了,于是,简妮赤身裸体的跪在床边,挨个吸吮每一个男人的大阴茎,直到他们的大阴茎完全勃起为此。接着,她仰面躺在床上,用力分开双腿,继续跟在场的所有男人做爱,直到精疲力尽的睡着为止。3 t& c4 ^8 l9 q8 Y& w

$ E& r. I, F0 d! L3 ?  第二天,我和妻子醒来的很晚。一缕灿烂的阳光射进屋里,简妮依然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她在回味昨天晚上难以置信的快乐时光。这时候,鲁昆走进来,摸一摸简妮白皙的肩膀,他已经准备好汽车,送我们进城了。三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们跟鲁昆和孟鼎寒暄了几句,他们就返回了。从此以后,我和妻子简妮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三个男人。6 x- b7 e# e1 j% ]
4 j- B8 Z  P1 N! E
  经过一个多月的徒步旅行,我和妻子简妮回到了家。我打消了跟妻子离婚的念头,简妮也不再抱怨我的性能力不够强,她知道,我的性能力已经发挥到极致,经过这次奇妙的旅行,她认识到,男人跟女人在生理上的差别,男人不可能无限次地跟女人频繁做爱,而女人却可以同时跟几个男人做爱10多次。我们夫妻的性生活有重新恢复正常,没有人知道我妻子干的那些疯狂而难以启齿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那件事情。偶尔,我也想起那一夜的三个男人,他们跟我妻子疯狂的做爱,说实话,我不喜欢他们,然而,我也不痛恨他们,正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才让我妻子认识,一个正常男人的性能力,同时,也让我妻子打消了到外面找男人的欲望。
& D" k, E- h: K  p5 m$ z
6 V( r8 ]3 Z9 {. R2 Z3 {  婚姻中总是有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这才是真实的生活。8 A6 z0 u$ W& k5 m( s

% O" j) l9 S1 f5 Z, C6 N: M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