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本命魂器

本命魂器

  凉风轻抚,天色微白,在灰蒙蒙的天空尽头,一抹亮光正一点点的渲染着新的一天。8 v( T/ s: G& a7 C* P& |: ~
+ e* D- E/ y! Y9 D1 A8 v
  寂静无人的公园,一男一女正并肩向着公园的一端步行进发,这二人正是王开之与他的灰卡侍从王语嫣。7 `+ j# F" v7 W# x

, g% d2 y* r5 K1 l( s  王开之昨晚目睹了红卡侍从莫雪鸢被主人侮辱的整个过程,在那之后,洪天抱着被秘药和高潮弄得神志不清的莫雪鸢离开了卫生间,但没过多久,空荡荡的二楼宿舍,莫雪鸢的呻吟声就再一次回荡了起来,显然,洪天随便找了个宿舍,再一次对莫雪鸢进行了凌辱。
* Q1 B3 W" j4 d$ R7 U! v. k6 ~) |
  王开之不知道莫雪鸢被折磨了多久,自己在莫雪鸢的叫床声中靠着门板睡了过去。2 Y# f, F  `4 Y+ A: r6 w4 m+ P

+ _* d! l/ K; k# Q2 {2 E  由于王语嫣的服从度并非百分之百,所以可以自行出现和离开,于是天还没亮,王开之就被王语嫣叫醒出发了。: @+ k$ r8 d; f) j  c! U7 _+ l

4 A$ @# e' v! a* _! `/ Y  此时此刻,两人正走在空旷的公园,朝着另一端快步行走着。7 M3 r' n5 W9 N0 B9 v) y+ d4 x
/ x+ H1 R* d" f3 f# l: V
  「王姑娘,你能和我说说前面森林里有什么么?」王开之还记得昨天王语嫣说过,穿过公园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那里面有他想要的东西。而王语嫣将王开之叫醒之后,就是要趁着天还没亮,几乎没人的情况下,安全的进入森林。" \( K& u1 x5 O: T- i  }6 j
. y$ D0 _! ^: z- {5 \" n9 p6 S
  王语嫣一面快步行走,一面说道:' D) r$ q0 [4 r

: i5 Z+ g6 Y, R6 H  \* ~  「这个学校中有几处是一般人的禁地,比如整个校园正中间的那栋鬼楼,比如图书馆地下的地下室……而咱们现在要去的是森林深处的一个神秘地方,那里也是禁地之一。」「啊!禁地,我们去会不会有危险?」「会,但危险并不大,那里有我的本命魂器,我陪着您,不会有事的!」「本命魂器?那是什么?」王开之非常疑惑。
6 }+ X, W% q4 S: d0 v% X9 G, d$ [
# X- ~% x  _( }5 k+ x  「这个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但我们路途遥远,可以慢慢和您说。」话说到这,两人已经穿过了公园,面前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层层叠叠的树森之间有一条砂石小路,砂石路曲曲折折,直入森林深处。$ m8 g4 k1 b! o* A% L

8 w% o% j) n5 q9 O. O  「主人,生死之间的世界,只有极少的特殊侍从才会有本命魂器,这些本命魂器所在的地方,都与侍从原本设定的生活背景有关,而且这些地方,都非常危险,咱们理工大学区域内的禁地,每一处都对应着一个侍从的本命魂器。」「啊,那这个本命魂器,有什么用呢?」王语嫣听了这个问题,眉头轻蹙,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回答……正在踌躇间,王开之拍了拍王语嫣的肩膀说道:「王姑娘要是不想说,就不用回答,我跟着你走,相信你不会害我就是了。」之前王开之每次触碰王语嫣,她都会躲,这一次拍她的肩膀,她却没有闪躲,而王语嫣也是第一次与男子发生身体接触,居然没有产生反感。: s$ O3 u: C; \

. L5 k6 m3 u4 Q# k5 e- e6 G6 d' V  王语嫣听了王开之的话,眉头舒展开来,扬起嘴角,轻轻的一笑,慢慢的说道:
: G" T" w1 `9 A7 ~8 ]$ k% @+ @5 {* W* W1 k; K2 c1 L' }. F
  「主人,其实和您说也没什么,侍从的本命魂器,是帮助侍从摆脱主人束缚的工具,当这些拥有本命魂器的特殊侍从拿到本命魂器,只要与之融合,就与主人的契约卡完全脱离干系,完全自由了。」说完,王语嫣偷偷的看向身旁的王开之,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脸色,只见王开之先是惊讶,随后脸色暗淡,最后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 B$ W% ^3 W1 S5 d' i
# x8 s1 K! ~1 O* W: W5 g4 e6 }- ]- R  「王姑娘,你跟着我确实没什么前途,要是……要是能恢复自由身的话,也挺好的。」王开之这些话说出来着实有一些违心,王语嫣尽管刚刚成为王开之的侍从还没到二十四小时,但她的一颦一笑都已深入他心,她说的每一句话,在王开之听来都无比的动听,从绝世的美貌,到她温柔灵动的言行,都让王开之沉醉其中。" K( o2 W& S; y- g# j

  h0 C, w/ U! h: g4 w2 d! g  现在听了这个消息,得知即将要去的地方可以恢复王语嫣的自由,王开之也不知是替她高兴多一点,还是自己的惋惜多一点。7 `! p; k" Y' z' Z7 D

4 W, K* w& T5 |5 S9 [8 u9 C5 ^  如果她对自己的服从度到百分之百,是不是就可以命令她永远伴随着自己了?" E7 J# p6 l8 `* b& g8 c7 l

0 c# w! _: N! N# R) Y3 `6 B$ d' j  我会永远对她好的,肯定的!
0 V- i; k9 @/ X" m3 [! N
" i. Y* P) x0 h$ y0 Q( W  王开之乱七八糟的想着,而王语嫣则偷偷观察着王开之,瞧着他不断变换的神情,抿着嘴轻笑。
, D) s8 K( [/ z0 j% Q4 y3 _* p; I+ u9 `. Q& U. ^- g/ a
  两人各怀心思的走了好一阵,脚下的砂石路已经不知在何时消失不见,耳边响起了隆隆的水流声音,二人的心思也被这水声拉回到了现实,这么大的水流声,只有瀑布才能做到了!
/ ~7 d( j' O8 `) P3 N! h$ e+ e6 u8 R9 }' b6 D4 `  l7 ?9 G( t
  果然,当再次路过几株参天大树之后,一条白玉巨龙一般的瀑布气势汹涌的挂在了眼前,轰动的水流震耳欲聋,瀑布之下是一面湖水,水浪激起的白烟在初升日光的照耀下,闪着淡淡的七彩光辉!
" F! V4 w2 u' q) D. L1 T" k# m( Z, L, d
  王语嫣领着王开之沿着瀑布的一端七拐八拐的走着,慢慢的居然来到了地下,当走过一个幽深的石阶之后,进入了一处阴暗潮湿的密室,轰隆隆的涛声已经悬在了头顶,莫非已经到了湖底?6 u4 J$ _" V1 x6 I( l/ N, f

6 Q; Z; }, U, {3 X4 h  「嗯?又有人来送死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吓得二人心头一惊,立刻停住了脚步!
* A+ A6 |( L1 @' A
7 ]. C% `+ [- K: Y* s  王开之本能反应的挡在了王语嫣的身前,王语嫣心头一暖,但却抬起手,一把将王开之推进了密室的正中央,自己则身在暗处。
9 k; L4 H2 ^2 K( O4 t! S
; t$ Y5 {+ Z6 \% Y& }" \  王开之一个踉跄之后站稳,借着好似水波荡漾一般的光线,更加清楚的看到了密室的模样。& W( T- D. E( l( _6 H

2 A9 z' p( S- H. V7 J! v  四周摆了许许多多的空荡荡的书架,这些木质的书架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下,已经长了细细密密的苔藓,而密室正中是一个石桌,两个石凳,石桌之上摆着一副下到一半的围棋棋局,王开之联想到王语嫣的出身,似乎猜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但又不是很确定……正想着,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不知从何处走进了密室之中。
% P9 j8 c  q0 \2 Y
* z- f! U8 A* v4 n; x5 Z  那老者面如冠玉,气色红润,想必年轻时候一定是个风流倜傥的帅哥,但此时的老者身形却朦朦胧胧,半透明着,好似一只幽灵。" x& w7 x$ A+ s9 g9 ]$ @0 a

# P+ j' P( b4 U+ r  「哼!不识好歹的小子,亮出你的侍从吧,让我看看是谁让你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来挑战我!」老者气定神闲的说。
+ |9 G& V6 J/ P' W. s. S$ Y1 P6 L
, A+ Q- X# a/ \7 S) S  王开之还不清楚眼前的老者是谁,但肯定来者不善,所以根本不敢把王语嫣叫过来,于是强作镇定的说道:「你是何方神圣?报上名来!」「哈哈,问我的名号?你可还不配!」老者哼笑着说:
0 n$ k# C8 g$ ~0 O2 f3 D  C6 l* ]% M  d9 V
  「在你之前,总有不知死活的来找我麻烦,哼,都让我连同他们的侍从,一并丢到湖里喂鱼了!」说完,老者忽然闪到了王开之的身前,王开之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整个身子都被老者的气场锁定了!
5 A0 E9 v2 m8 w% Y
+ \. y4 E& u8 O: E2 P  老者慢慢抬起右手,白茫茫的光逐渐在他手上亮起!
! U- @' t: c( t4 a( n: J9 ]0 \; ?, R  u- g
  「小子,你还不召唤出你的侍从让我瞧瞧?我可要让你魂飞魄散了!」「前辈!」密室角落的王语嫣看到王开之一直没有呼唤自己,已经明白了他不想让自己身处险境的心思,看到那老者即将动手,王语嫣立即喊道。: Z  w2 _$ O' B# y- [1 @1 ?7 u
. {0 {( \- J( p  t
  「哼,」老者再次哼了一声:「我早知道还有个小姑娘也来了,怎么?你不会是这个臭小子的侍从吧?」「您……是无崖子老前辈吧?」说着,王语嫣慢慢的走出阴影,那老者看清了王语嫣的样貌,立时惊立当场,手上的白芒也渐渐散去!8 s! I, S/ @) f# w. Z+ }5 I

" S* T/ b  f6 ~! b  ]  「小……小师妹!你是小师妹!」随着那老者颤抖的语气,他如虚似幻的身影也跟着颤了几颤!
; h" U  ^( K# p9 W$ B+ {4 K
/ ~6 s8 U5 Z" v! L  「不……」王语嫣来到了老者面前,说道:「我不是您的小师妹,她早已去世了,我是王语嫣,是她的后人!」听了王语嫣的话,无崖子连连后退,身影变得更加模糊了:「是啊……是啊……她早就过世了!我守在这里这么多年……」说着,无崖子慢慢来到王语嫣面前几寸的地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王语嫣的面容:「没错……没错……她就是如你这般的美丽,但……但你终究不是她……」「啊!」无崖子的脸上出现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哈哈一笑,说道:
' J4 \; j# m" b8 y4 b8 G/ X+ [0 C9 M
  「哈哈,怪我用情太深,而且在此处守候了太久,以致神情错乱,竟然忘记了我的目的,你是王语嫣呐,是我心爱的人的后人,我在此处,正是等着你的到来,救你于万难之中的!」说着,无崖子歪头看向已经惊呆的王开之:
7 P$ g  D' [3 M6 l- K& P( O. C$ D4 g
  「这个小子是你的主人?待你如何?」1 F" w7 S9 Y. p4 {7 V4 r' f- u" X
+ |; I/ Z3 l2 j* P$ {5 l2 C, {
  「是,他是我的主人,他……他待我挺好的,我来这里,是他同意了的。」王语嫣说道。  ]/ w/ B1 k. N: @; v. Q
' E5 H, I/ B. L) C6 v$ F
  无崖子虚幻的身影点了点头,对着王开之说道:
- O$ T/ W* W) H$ h- O% P1 v( t5 I0 g; K
  「小子,今天你居然肯放王语嫣自由,确实难能可贵,老夫不会亏待你的……」说着,无崖子盯着王开之的面庞,慢慢靠近:
8 x; R& r7 u1 p' q! w# f0 \
  P# l- b" L1 D: D( E3 S. d  「来我这个湖底洞穴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他们总以为能在我这捞些好处……哼!结果却无一生还!今天……我就把他们想要的好处给你了吧!」「好处?什么好处?」「哼。」无崖子这老头儿高傲的哼了一声,没有搭理王开之,但他的身影却慢慢变淡,最终化作了一团泛着金芒的光雾。
3 _5 X! o& o. r' @6 n5 l3 q& @7 P9 x4 f5 A8 a. J# P
  大概一分多钟的时间之后,光雾散去,一幅长长的画卷漂浮在了空中,那画卷之上竟画着一个与王语嫣几乎一模一样的美人,但细细一看,那画上美人的神情,却没有王语嫣的温柔,而多了一分冷厉。
- `$ R4 T% s: n$ s/ y( i. c. B4 m/ o/ [  V
  王语嫣看到这幅画,满眼都是喜悦之情,看来这就是她的本命魂器了吧。
& C% s1 a4 s% @8 d+ A
  e( l+ C: T8 N# U5 i' k) w! U  王语嫣来到画之前,轻轻的拿在手中,将画卷了起来。
! z' k0 X# _; V4 O2 t; \2 d- T3 R& i$ Y7 Z$ x) D' w# m
  当王语嫣取下画卷之后,一个金光闪闪的契约卡凌空漂浮,仿佛正在呼唤着主人一般的上下跳动!2 M; B% Z; ]( h  R1 C8 F
+ ~- Y* G, w' b) u% {
  金卡!% M3 q' m3 H" S3 C' F4 L" p% ]
. h; [' `; G/ b' L4 z. }
  王语嫣拿着卷好的画来到王开之面前,指了指空中金黄的契约卡:「主人,您马上就可以拥有一张金卡侍从了!」王开之向前走了几步,有些不敢置信的取下了面前的金卡,当它被握在手中的时候,仿佛连接了自己的心跳一般的徐徐跳动!
9 y9 @( \7 j3 G# P  X; R; x% O! N1 X- G4 y3 ]9 r
  此时此刻,虽然得到了金卡,但王开之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他盯着王语嫣手中的画,默默不语……王语嫣瞧着他的神情微微一笑,走到了一旁的书架,从书架中找到了一个装画的竹筒,将画放了进去,系在了腰间。
# [. {( K! S5 C2 J- K1 K
& k3 \# P* z  n; R% |- F% t6 \  「王姑娘,这幅画是你的本命魂器么?」王开之问道。
) l2 ?) m# r2 S. L, K7 H
! g5 ?9 J5 U0 Z* D& M7 c9 b$ E6 c2 D  「是啊。」
+ ^3 X" z$ H. M4 B  Z
4 U' o5 j8 V5 X- O  「那……那你是不是要与它融合了?」
6 L7 s" ]6 I1 {$ o& B$ n/ I. [0 ^! E/ W. b
  「当然不,」王语嫣有些俏皮的说道:
; F1 K( K3 C; Y( z( A
1 R5 J+ E% d! w0 y  「主人现在马上要有金卡侍从了,我当然是跟着主人这个大靠山啦,融合什么的,不急。」说完,王语嫣朝着王开之眨了眨眼,随后嫣然一笑,转过身去走出了密室。
; Z+ |2 l6 ~! e* D
: e& ~; T; x* J. w" ^4 c% e! e0 A$ G2 Y  一阵声音在王开之脑海中响起:侍从王语嫣,服从度上升至百分之九十,好感度上升至百分之九十五。* T( M- y1 `" ?$ Q8 a/ G

! j& U$ k6 i* m5 p. d  「王姑娘!」
# j( L6 M, `( ^8 O, v
3 `9 Q5 V: X) Q- |  心里乐开花了的王开之,一颠儿一颠儿的追到密室之外,在王语嫣身旁问道:
) H. J  h/ X% C: m
# x9 ^- Y1 |; e' a  S( n! g- T  「我们……我们要不要去那个密室后面再看看,里面是不是应该有个神仙姐姐的雕像啊?是不是还有凌波微步和吸星大法的武功秘籍啊?」「主人,您想的太美了,哪有那么好的事儿,想多了。」说完,王语嫣发现自己言语有失,侍从是不该这么和主人说话的,于是偷偷的看向王开之的反应,发现他并没有在意,稍稍放下心来,偷偷一笑,随后立刻板回了脸,继续吐槽着说道:
9 w4 @) i& h; s3 O& Y- j; y  L" j! V) u/ x
  「而且,主人,即便是有,也不是吸星大法,那叫北冥神功!」「啊!对,对,是北冥神功,我还是去看看的好!」王开之转身就要回密室去。
; Z( x. L: Z/ E' N
5 q  x; J& a0 F2 a  「主人,真的没有,小说里的世界和这里是不一样的!」「不行不行,我必须得看看,就算没有武林秘籍,万一有和你一样漂亮的雕像呢?我学着段誉给神仙姐姐磕上一千个头也是不亏的!」说完,王开之就再次进了密室,王语嫣听了王开之的话,终是忍不住的哈哈一笑,脸颊上红扑扑的,可爱极了。3 ]' ?6 b% E5 f! M/ v" r% J& a/ ]" Q

. q9 V: f5 l. @/ Z" k$ a; J9 h: t  ----
( q9 c) Q9 P- s) |1 Z5 E4 _0 k
. R3 b! Q. a8 Q3 B  当王语嫣和王开之两人再次踏上林中的沙石小路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一束束的阳光穿过枝叶,射在地上,整个森林变得光彩熠熠。" i2 T. L4 h$ q" m) S& ?; T

# B" A+ t: ]: q* t/ g  果然如王语嫣所说,王开之没有在密室中发现神仙姐姐的雕像,更不要说武林秘籍了,尽管有一点小遗憾,但得到了一张金卡,而且王语嫣还继续做自己的侍从,王开之现在着实是开心。" E% m! e0 p" ?* f4 b
7 F7 r5 Q; v( J- m; g9 k% P) J" J
  「王姑娘,你说这金卡我能召唤出来一个什么侍从呢?」王开之问道。
' j& v. \) m. C- s9 u" u% d  f9 u8 ^9 Y6 k6 Q- A# H3 {
  「这个还真把我难住了,」王语嫣说道:「但我大概能确定,您召唤出来的,估计还是个女性侍从,因为您的特性就是比较吸引女孩儿。」说完,王语嫣狡黠的一笑,王开之居然有些羞涩了。4 w: ~2 y7 U, j. u3 }  Y' v9 S
! ^0 O" \0 x0 Y. c3 o' Q
  「王姑娘,你刚刚不让我在密室中召唤侍从,是为什么?那咱们应该去哪召唤呢?」「主人,即便是金色契约卡,召唤出来的侍从也是有强弱之分的,我在您召唤我的那个宿舍楼里,知道有一个离散状态的金卡侍从,非常厉害,所以想让您去那里,看看有没有机会与她缔结契约。」「啊!这你都知道?」「当然,离散状态的侍从,只有我是有灵魂有思想的,自然能观察到周围的变化,那个侍从应该是叫Saber,主人您知道她么?」听到王语嫣这样一身古装的女子说出英文,还是有那么点违和感的,不过Saber这个名字有一些耳熟,但也仅仅是有点耳熟罢了。4 E* E4 R* H% g6 }/ X$ F7 P

# P: L0 M, b# j  「Saber?」王开之摇了摇头。* o0 B4 Q+ b9 R& i
0 b7 J6 r2 f' C3 ?6 P
  「Saber是日本动漫Fate里面的人物,很厉害哦!」王语嫣解释道。
1 ~! g0 t! D6 Q+ ^
" {* P3 i7 {' G0 }# L3 V" `  「啊,难怪呢,除了七龙珠、火影、美少女战士这些从小看到大的之外,我看中国动漫要更多一些!」王开之说道。
- e4 S! _$ F% r" Q# V& }" K
& d& k( f, X( f# |; y: H- @; H  「哦!」王语嫣点了点头:「没关系,等您真的与她缔结契约之后,您就会了解啦。」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回来的路程感觉比去的时候要短了许多,没多久已经来到了公园,此时的公园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人,说起来,王开之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这么多的人。
% r  x( E! }: O9 g$ |$ h8 I5 K
4 ]+ @$ A! j5 J: F, h  O, g  这些人有的穿着牛仔西装现代打扮,也有的长袍大褂民国装扮,但年代再往前的就没有了,说明生死之间这个学校所在的势力范围,最多也就建立了一百多年。
' ]) G* x7 X+ v3 G' l6 o
- f: l, f7 A* M: g0 o  这些人有的独来独往,有的则身后跟着侍从,这些侍从就更是千奇百怪,不仅仅服装各异,连长相肤色也是种类奇多,甚至有几个还似人非人的……刚刚踏入公园,王语嫣就在王开之的命令下进入了离散状态,毕竟王语嫣的容颜还是很引人注目的,自己在没召唤金卡之前实力低微,不能惹不必要的麻烦。
- |- w  F, h; C  e% b& ?0 w" p; {) W. {! a+ |# c& e) G$ @1 C
  在公园中走着,没人注意到王开之,毕竟这里的人几乎都是来散心的,尽管人来人往,却并没有匆匆忙忙。4 P3 k' O) S  u3 `* I
  V4 X2 p8 A9 W; R- ?
  王开之暗中观察着所有路过的人,他们几乎都会把契约卡别在腰间,当做一个挂饰一样的。
( G  y: ~4 M/ h# G4 b5 M% \, T8 ]4 j0 \2 s9 x: W  m% M4 i. I
  路过了那么多的人,大多数都是拥有蓝卡、灰卡的,偶尔会有几个红卡,但一张金卡都没有出现过!
6 S5 q+ G1 z6 K" }- N+ W6 f6 k  t' ]5 H; c
  王开之在暗暗得意自己拥有金卡的同时,也在想着昨晚拥有两张红卡的洪天……王语嫣和自己说过,自己一开始待的体育场是一个实力分割线,看来拥有两张红卡,在体育场的这一边已经是非常强大的了!1 p' B  j& F' r4 ^4 ~! M
0 N, ]& Q' v% ^
  「主人,」离散状态的王语嫣,在王开之耳边轻声的说:
$ ?  L3 Z. g, M  n) L
0 ?/ D( T$ w8 X9 X9 b) s* l  「灰卡、蓝卡、红卡,这三种侍从,无论战斗力多么强,但一般都是冷兵器作战的侍从,比如身手不凡的莫雪鸢。但金卡以上,就已经脱离冷兵器作战了,会有超能力出现的,比如我想让您与之缔结契约的Saber.」「超能力啊!」一面感叹着,王开之在裤兜里偷偷的捏着那张等待他召唤的金卡。
. j0 L) k6 F4 K5 {
( }$ v! V- y# c$ q0 A, t! P  「是的,所以金卡是非常难得的,数量也比红卡少得多的多,当然,能力方面也基本都是碾压红卡侍从的。」王语嫣正说着,忽然前方人声吵杂,一大群人呼呼啦啦,带着阵阵沙土拥在一起,时不时从人群中传来起哄的声音。+ Z  Z+ b' t( v! T# a% h  _
: |( ~2 q4 G; |6 \3 n
  「这是怎么了?」王开之问道。
% a8 y$ D9 b! j. o4 Q: d* f* f
& W3 J" @. y5 E" i% ^  「不清楚,」王语嫣轻声说:「我只对您将我召唤之前的事情清楚,并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哎哟呵!总算遇到个王姑娘不知道的,嘿嘿!」王语嫣听了王开之调笑的话,轻轻一哼,心中竟然有了想掐他一下的冲动,这个冲动立刻把王语嫣吓了一跳,连忙暗暗的喝令自己:你是个侍从啊,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赶快忘掉!赶快忘掉!8 N% S' L3 [% `" t
& \8 |' y: G$ n: ]& a, u& s
  还好王语嫣是离散状态,否则王开之肯定能注意到她慌乱可爱的样子。' Z- L# v7 n# O7 }# o

; C2 Q9 H# u0 A; t# W  王开之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凑个热闹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忽然背后受到一记重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一口闷血从口中吐了出来。0 X  J$ v& I7 G4 G' V6 N; S
. |% X: R+ e0 i
  王开之踉踉跄跄的爬起,转过身一看,只见一个一身盔甲,手中提着一柄长枪的独眼龙,正朝着王开之冲来,他的速度实在太快,还未等王开之有任何的反应,王开之已然被他整个的抓在了半空,仿佛提一只小猴子一样的拎着,跳进了那拥在一起的人群之中!
1 z0 ]) ]2 p& [; u4 \$ U2 h" z, @: _: i5 k8 o
  王开之被这个壮汉提着,毫无反抗能力,被迫的进入人群,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2 |( e' C5 ]' v  M/ g
1 t9 o' ^+ ?8 M+ y4 i
  正中是一个用木头和水泥搭建的简陋舞台,舞台之上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此人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腰间明晃晃的挂着四张红卡,看他的架势就知道此人地位绝不寻常。
3 P+ R4 M% }! |2 r/ ?! }
/ `' C8 X. w. N/ a- a$ d/ D' A+ J4 n  这个中年人身旁还站着一个人,居然是昨晚的洪天,而洪天身旁站着的,正是昨晚被洪天凌辱的莫雪鸢。
& X, y- c5 [4 l/ l  e
! J  _6 [# ^3 M! G  此时的莫雪鸢一身薄薄的紫纱裙,纱裙之中竟然一丝不挂,完美的身材若隐若现,而且隐隐之中还能听到一丝震动的声音从她衣衫之下传出。* e1 J( ~0 O5 Q* T8 h* L6 s
( S/ E6 O+ [5 o8 y/ y& A. j' R
  再看那莫雪鸢,此时低着头,长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两只粉拳握得死死的,浑身忍不住的颤抖,小脸潮红,上齿轻轻咬着嘴唇,眉眼之间尽是屈辱与羞耻!
0 H" H# m; _: l9 I/ h4 ]9 U" ]9 z4 c4 V  t* E
  「主人!」
' f+ S, r9 i% B& T) S' ]( F' q' @& v1 j$ @
  提着王开之的壮汉对洪天喊道:「我把这小子抓来了!」听到这,王开之恍然大悟,提着自己的人必定是洪天的另一个红卡侍从,夏侯惇了!8 `9 k: P! E" `3 ]
: j& O' V' J. ?, d. C3 [
  夏侯惇说完,一甩手,直接将王开之丢到了舞台上,本就受伤的王开之,被这么一丢,胸口又疼又闷,随后就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D6 s0 u7 \% a

0 l0 ]2 D2 `& \6 a. Q  看到王开之,洪天眼睛一亮!
* T1 |  L- t* B3 b
3 l" a4 T: r9 v: g$ e% \" T* `  指着王开之对身旁的中年人说道:- A# Z3 U& `% U8 t% W! I

) X. w# u$ D; r7 s' [  「秘书大人,校长他老人家不是要漂亮的女侍从么?小人这个送给他老人家肯定是不在话下,但您知道么,这个小子拥有一个灰卡侍从,我昨晚刚见过,那个妞儿,比我家的莫雪鸢可是漂亮多了!」「哦?」中年人扶了扶金丝边眼镜,来到王开之身旁,蹲下身子说:
1 h: h) F0 e4 G1 T' Z5 P9 ~* [# P
' K( X4 F+ Q9 A) E3 K5 |+ f7 l  「小子,把你的侍从召唤出来我瞧瞧。」9 j- b& l6 Y) W/ k/ {) D: Z

* Y( A' ?' C2 Z" `5 d4 W; d' T  王开之此时刚受了内伤,还站不起身,咳嗽了两下,说道:2 _! O2 x' _- {  ?& s- c2 L
2 |( b4 E' m' I+ p* Q& a' |1 i
  「这位秘书大人,」王开之听洪天是这么称呼他的,于是也跟着说道:
+ z$ i; a$ n6 O- O+ C8 \) s& c" m
  「小的我也想把我的侍从献给您,但我的侍从服从度并不是百分之百啊,她不听我的话啊。」王开之知道自己面对这种情况不能硬来,于是才如此的说道。
2 {# ^7 v' M9 H- \: j. L! s2 y2 a  A, G. Q: \
  中年秘书一挑眉毛:「不是百分之百?还有这种事?」「秘书大人,这小子肯定是说谎了!不能信他!给他上刑!」洪天吼道。
3 ~: g0 ]& u" O( w
3 R! W' e  U3 h0 y) Y  「哼,还用你教我?」
, V; D3 a' ]4 A+ h0 _+ D: T: s* b. n# K4 }
  说着,中年秘书站起身,俯视着趴在地上的王开之:
& q) m" L$ ]' k$ f' G# c. K( b7 r, s& Y; e
  「小子,不论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我都无所谓,我要的只是你的侍从,今天要是看不见她,你可就要好好吃一番苦头了!」随后,秘书从腰间的四张红卡中取下一张,在手中捏了两下,霎时间红光骤起。
9 S5 A  _- ~% b. Y2 y
! V: x* H& R1 D, v1 C- F% J  秘书一幅高高在上的眼神瞧着王开之,淡淡的说:「曹少钦,这个小子交给你了……」曹少钦?
5 O1 W0 K9 h- |2 j+ Q
* q+ C! x! E9 i( Z$ l9 l' L, e  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但王开之却想不出到底是谁……没多久,红光之中伸出一只穿着干干净净的官靴的脚,随后,一个身形高挑,太监装扮的白面男子来到了王开之眼前。
  N2 [9 u, E; E4 G- d9 @4 C7 c! \2 u$ y
  一瞬间,王开之想起来了,曹少钦,电影新龙门客栈里面的东厂头子,记得当时是甄子丹扮演的,这个太监武功高强,周淮安等几大高手围攻都敌不过他!3 O% ~- ]7 Y, G2 c6 p. P4 J; `
0 u% ^! j; K* I$ L0 J5 P9 c
  同是红卡,自然夏侯惇和莫雪鸢加一起也肯定不是他对手了!1 ^+ @0 [: z$ n8 Y

! ?" }2 h2 _2 A# `  王开之正惊讶着,曹少钦低下头来,一脸阴笑的看向王开之。
. h, @4 {, ^; ]) w4 p1 D  V
& n$ n  q, K. W  q; Y3 H  他的脸,白的吓人!; ?' d1 h) _) N$ L, e$ I
* N! H5 K8 H3 ^$ _* c* L
  「小伙子!」曹少钦那半男半女的声音,阴阳怪气,听了就让人不舒服!- k% V/ b2 V- F  B8 w. {: L  z/ _( j5 y
1 c1 ^5 V3 \8 s0 T, M% n
  「你最好永远别召唤出你的侍从,让我好好和你玩一玩,哈哈哈!」说着,一把提起王开之,左手一运,手掌之上,蒸腾着水蒸气,这就是内力么?: O3 z) s& b. X& b# P5 r- j

0 n3 r: i1 Z" \. L  曹少钦左手一拍,正中王开之小腹,随后丢在一旁,王开之立刻觉得小腹之中仿佛大肠小肠都拧在了一起,痛不欲生!2 t) I9 E: W) b; S

7 V% t, C" x+ l  Y+ }6 q) W  「啊!!!」" p0 D3 K8 R% s0 D7 ]% X
2 v: E- l. Q: s
  王开之痛苦的叫着!
" B% l- I& ^) h: H$ G- f
) X6 y" F. y% `% |1 A  王开之的痛叫,引来了更多的围观群众。
# b* C. C  t7 x: T7 P7 U1 ?+ m5 ?" o2 u. o! A- n. d
  这些群众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灰卡选手,能不惹事儿就不惹事儿,但有热闹看总是好的。/ s+ K5 Q5 a# ]% g6 g/ G, C4 h+ S

: Y# A4 ~$ ]' i$ I( X& K  毕竟洪天在这片区域已经称霸许久了,而秘书大人是校长派来的,每次校长那边派人过来,所有人都毕恭毕敬,这次居然有人敢惹是生非,肯定有好戏瞧了。
# v) S) o$ _4 c: g1 a, c' x
, V$ d. E  c- K' [7 r; k$ _  「主人……主人……」王语嫣在王开之心中呼唤着,看着王开之如此煎熬的模样,王语嫣忍不住心痛。' D! F( F( ?1 o+ b" C

& Q4 T% F9 C7 Y4 O9 K# L) @6 G  然而王开之现在实在痛的厉害,根本没空理会王语嫣。
' g6 `  t# R+ `  @) |5 U0 y2 Z8 K9 W5 C5 x4 V3 F7 C$ @4 ^
  在王开之看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后,疼痛终于消失了,王开之躺在舞台上不住的抽搐,曹少钦走到王开之面前,一把将他拽起,看着王开之煞白的脸色说道:# Y7 U* z' l) B2 b% {

+ k. y% O& ?& s/ P  「小子,还不召唤你的侍从么?」
6 J$ \4 j  X, P+ [9 c  e2 a* w$ Z# N9 e! W/ ]4 s; m+ z
  王开之根本不做应答,他知道,绝不可能让王语嫣受苦,所以能晚回答一会儿,就能晚一点儿遭罪,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J- @# Q3 ?6 \. E

3 i$ s. \1 L) m2 L) c  「说话!」曹少钦看到王开之不说话,大声呵斥!
# y7 x% ]) Z1 W3 h  q$ u  p2 R9 K5 j/ C3 I1 ?
  又过了一小会儿,王开之依旧不回答,曹少钦哈哈一笑,说道:: Q/ v' x; o; p# D& @! o
1 c0 O1 h& E3 _, M( l# m3 q) t. P1 |
  「我忽然想到一个好玩的事儿,你知不知道,当一个男人的下面硬邦邦的时候,一刀下去,冒出的鲜血能喷出一丈那么远啊!」这话一出,王开之脑子里嗡的一声,他真的怕了!
( Y, S2 H3 k( H3 j" m8 l( s" Y4 G' {% ]* {9 E8 c% z7 z
  曹少钦看出了王开之的胆怯,一把抓向了王开之的胯下,轻轻捏了捏,说道:
& w# }7 |* h2 _% ~" y! \. c, C& \4 R$ e( n. H0 s
  「小伙子别急着害怕,现在软绵绵的,割了也没意思,我先让你看一场春宫大戏,等你挺起来,我再下手,哈哈哈!」说完,回头看向身形高大的洪天,轻飘飘的说道:$ e: B# }5 \) `

  z2 k' q" K5 \( x  「洪天,你跟你的莫雪鸢表演一下吧,让这个小家伙硬起来!」洪天听到命令,哈哈一笑说道,好的!, D( H9 i8 L1 R7 [( c

- q$ f0 [  A; U; L: s+ s% \  说完,直接脱下了大裤衩,赤身裸体的来到了莫雪鸢身边。6 f. r) s7 U" e$ s; G1 v. a; h

8 J# o+ W# c  O3 h" Q0 m/ ^0 u  刚刚发生的一切,莫雪鸢都看在眼里,听到主人要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跟自己做爱,着实吓坏了,但洪天的命令自己根本无法违抗!
; L; U  F9 _, j6 X! y
6 T4 p6 Y) d8 n9 F0 A  \  洪天一把撩起莫雪鸢的纱裙,把手伸向了莫雪鸢的两腿之间,在莫雪鸢的呻吟之下,慢慢的抽出了一个电动鸡巴。8 x8 n' O# Q4 L4 d2 [: t" A

% z9 A  L5 s- I3 m  电动鸡巴暴露在空气中,疯狂的扭动着,将莫雪鸢流出的爱液扬的到处都是!
3 \, i. V" f9 q0 F! x! }
" Q- U' ^' ~+ f7 S" S8 J- s+ F! d  a  「看看,我的莫雪鸢一直在准备着被操,哈哈哈!」洪天一边举着电动鸡巴,一边哈哈大笑!
2 p/ g* B8 F. n. n% m% X% C
; n" _) ]1 t* O$ g  可惜的是此时洪天的鸡巴软趴趴的,昨天刚刚破了莫雪鸢的处,随后又连着射了两次,现在一时半会儿的立不起来……「给我舔!」洪天将电动鸡巴扔到一边,命令着。
" R  K0 D+ z+ h) Y9 t& v0 n2 N5 w5 h/ [4 C  g9 A
  在洪天的命令下,莫雪鸢极不情愿的弯下腰,伸出粉嫩的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洪天软趴趴的鸡巴。
& N: |0 I& y9 `! ^  B& g$ G6 M: @6 A, x! \: r. Y2 L
  「含嘴里!」
: v& C$ D+ ]8 N* u. |7 v/ _; ?# X8 T! i2 ]
  莫雪鸢张开嘴,轻轻的含住。# r- ?4 s. f# C- W" U, V9 }

+ j9 H4 P5 Y; t0 G1 l6 c8 X  「动!」% i! B( ^' M* y  }

( _) q& f: a. }2 K  莫雪鸢轻轻的一吞一吐,眼泪不住的流了出来。
* F: J& z/ m: y
8 |4 Y; u+ x' x& }  Y  洪天看到莫雪鸢这副摸样非常不满意,瞧了一眼另一个红卡侍从夏侯惇,对他使了个眼色,同时暗地给他了一个命令。$ J# D- X# R$ M: G' X% a$ M6 F
0 |; r8 S/ f% y3 c2 Y4 A. ]
  夏侯惇显然对这个命令非常惊讶,但也只是稍作停顿,立即执行。
4 e- w3 l5 e5 I& v% Y+ R$ K
1 @2 u0 j/ B( J* W) S, s  夏侯惇将长枪丢到一边,脱下盔甲,慢慢的走到莫雪鸢身后,褪下裤子,比洪天大得多的巨龙,昂扬挺立!+ k2 {/ m2 h  i; U

1 N$ `* I% A) \  ]8 @  莫雪鸢并不知身后发生的事情,夏侯惇的大手忽然抱住莫雪鸢的小蛮腰,将大鸡吧抵在了莫雪鸢的花穴之前!
( p+ l- }# m3 X! ?+ m5 P; W- B! l9 ~8 T, C9 b' d% I. V5 n9 o3 m2 }
  夏侯惇何等力道!
6 P+ W" D& Z/ ^( K. X' C  M2 H) A; X6 s( n4 g1 n
  腰间猛然发力,「啪」的一声脆响,大屌连根没入!
) B( W9 ~4 u. a9 q$ ^# G
( {" s; ]' n/ O5 S. a7 s  「啊!」
$ m1 P4 x! @; c, M1 t3 l: X4 {$ _
  莫雪鸢感觉自己仿佛被撕裂了,同时下体又被一个比洪天坚硬的多,粗大的多的巨物死死的顶着最深处!
, y, X: V6 V+ K1 K1 [  w# Y2 V3 O: L9 s) a0 g
  莫雪鸢痛呼一声,根本再无法给洪天含着,洪天也不介意,嘿嘿一笑,看着自己的侍从被另一个侍从*奸!
5 W) K' V( j: J9 b" t. X
) ?: l- u- |! N9 C( \' `2 D; X  夏侯惇虽然不是什么奸恶之辈,但也早就垂涎莫雪鸢的美色已久,此时有了主人的命令,夏侯惇立刻肆无忌惮,手上一提,直接将莫雪鸢凌空抱在了怀中。, _- g- [  D7 `# f/ ]6 Y0 e0 }

# T2 S6 h* y/ A9 ~2 j  莫雪鸢柔软纤细的身子,被夏侯惇这般壮汉抓在手中,仿佛提着一个小兔子,胯下的巨龙将莫雪鸢的私处撑到了最开,随后开始了飞速的抽插!
6 R! K% U2 Z5 D9 \* J7 n9 e) P' c2 I- J' k& v- A( g8 o* y% y
  「啊……啊……啊……不……不……啊……好……好痛……」莫雪鸢柔弱的身子在夏侯惇的摧残下仿佛成了凛冽秋风中的一片落叶,摇摆不定,不能自已……夏侯惇一面抽插着,一面在主人的命令下,走向了王开之,最后索性坐在了王开之面前,让莫雪鸢的脸正对着王开之,腰间不断的冲撞着莫雪鸢的嫩穴,粗壮黝黑的巨龙,在她的一双美腿之间进进出出,与她那纤细白玉般的身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r$ c! G# V) S7 I" T1 A) d+ ~" v

) Z, K( T: N8 q7 o4 V" ?  「啊……啊……啊……不……啊……」- A' W0 @% g3 d/ n+ [

8 J6 E% W2 r/ ?2 W( o$ J; a  莫雪鸢美丽的脸蛋第一次距离王开之如此的近,但此时的她已经因为下身的抽插变得扭曲,一双奶白的美乳在王开之面前快速的上下摇动,此时此刻,莫雪鸢的每一寸景象,包括她浪叫的声音,都疯狂的刺激着王开之的神经!
- C2 S, p& ?) o# h3 H
4 x; b# l6 i/ i, u( [  c( n  「啊……啊……啊……啊……」! n6 p" d& m) s; J

7 @# ]) F+ j, _# j) i6 j: i, s  周围围观的群众也是大饱眼福,他们早就知道莫雪鸢的美貌,但却没想到今天能看到莫雪鸢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奸,这些群众看得血脉喷张,下体在裤子之中早就支起了帐篷!
% J6 B( B4 O8 m; `" J
( Y; M& [6 a! r/ F  忽然,夏侯惇加快了速度,不管不顾的将莫雪鸢直接压在身下,莫雪鸢的美背被无情的贴在了冰冷的舞台之上,夏侯惇宽大的身形,仿佛要将莫雪鸢压进舞台中,壮硕屁股疯狂耸动,打桩机一般的冲击着身下柔弱的身体……「啊……啊……不……求……求求你……啊……」在夏侯惇最后的冲刺下,莫雪鸢根本无法完整的说出任何话,修长的双腿堪堪伸到夏侯惇的腰间,不由自主的缠住夏侯惇的屁股,精巧的脚趾紧紧的内扣着!9 X: u, {2 X3 X2 ]' w( z" T

8 {+ E6 U5 v, N2 A4 W  最终,夏侯惇一声怒吼,大屁股卯足了力气的一撞,对莫雪鸢进行了猛烈的最后一击,莫雪鸢整个身子都被推的向后移动了一大块……「啊!」莫雪鸢痛呼一声,夏侯惇在莫雪鸢的体内疯狂的发射起来,滚烫的浓精不断的刺激着莫雪鸢的最深处!, L' f) K" m1 e! q7 q- ]/ u

3 w. r* U- R& K2 [: ^/ @! c  看到夏侯惇结束战斗,冷眼旁观了许久的太监曹少钦走到王开之身旁,看到王开之的下体果然因为生理反应,不受控制的坚硬如铁,哈哈一笑,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柄锋利的匕首,说道:1 M5 K7 O6 v$ s# b5 }, J! Z

. ]& I' _0 b5 A  「小子,来吧,我看看你能喷多远!」
; P$ R5 P  ?5 l$ b2 z2 M% l4 U  `2 X3 x! u% I  ^5 j: l
  说着,就要去扒王开之的裤子……
- {6 M& p) h+ U& F, @% c- s. v
* ^; u& a2 a. m/ m2 j- q) b0 l7 b3 p  「不要!」
. X1 A6 W5 ?# N2 z  G+ H
6 D8 K9 ]) n/ W% w2 n% y% k& s7 }  随着一声惊叫,一个女子从王开之身旁的灰雾中走出,正是王语嫣。
/ ]4 a2 [- Y/ w: @6 d/ e! a2 Q- Q, s
  王语嫣的出现,仿佛让整个空气都凝结了一般,无论是洪天,还是中年秘书,甚至是太监曹少钦,看到王语嫣之后,美若天仙四个字都立刻跳进了脑海之中!. J7 M, C' K  U4 C0 o- f. X) {1 U/ g
  G% I. i; r$ N( o
  王语嫣泪眼朦胧的走到王开之的身前,面对着不远处的几个魔鬼一般的人物,坚定的说道:
( s  Q3 g, {* c) }: X9 g
& U' G6 }. p& A" T- y* C! A  「我是他的侍从,我是王语嫣,只要你们别伤害我的主人,我愿意和你们去见校长大人。」王语嫣的话铿锵有力,面色毅然,然而在场所有人一时间都被王语嫣的美貌迷住,再听到她美妙的声音,倒是没几个人在乎她说的内容。' Y$ T! n  X$ C

: w0 g# g& G, I8 I2 u% d8 ?8 a& \( _" i  「哈哈哈,洪天啊,你果然没有骗我!这世上竟有如此绝美出尘的女子!」中年秘书满意的笑着!
' K, E8 J. N7 E, V6 [8 G$ v& r0 D( [. ~4 r+ P7 P& `) l
  随后,朝着曹少钦一挥手,说道:「把她和她的主人一起带走!」曹少钦得了主人命令,飞身来到王语嫣身边,刚要对王语嫣动手……骤然之间,舞台上金光乍起,直映得在场所有人睁不开眼!+ k! Y5 f; J% c$ ?+ ]# {
  U4 n  P7 ~4 F( H8 Z
  待得众人适应了这金芒之时,一道长长的刀光从金芒之中劈斩而出,凌厉无比的直奔曹少钦的脸庞而去!, C8 [1 [$ v$ x7 q: `
3 Y8 V# U! O3 R3 O/ F
  曹少钦反应机敏,立刻弹跳而出,而那刀光虽然没有伤到曹少钦,却只听咔嚓一声,整个舞台立时塌陷下去,那道刀光竟干脆利落的将整个舞台一分为二!
  ?3 u5 `! C0 s3 j; @. C/ ]
1 D7 Y+ L( G4 F! V  原来,打从一开始,王开之就想着要召唤自己的金卡侍从,但王语嫣却提醒他冷静,不能着急,因为召唤需要将鲜血与契约卡融合才行,而此时契约卡在他裤兜里,要是贸然去取,被外人发现定然会被抢走,所以王开之一直在忍耐着。
( p% O2 \  A2 |% \; e- T4 y& V& |
  直到最后关头,眼看王开之要身受重伤,王语嫣立刻决定挺身而出,冒着危险为王开之吸引注意力!
, {! k) B+ a3 N- N: c& i9 }/ E- Y
% d0 t) S0 t) R  果然,王语嫣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并没有人注意到王开之用手沾了嘴上的鲜血,也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拿出了金黄的契约卡……此时此刻,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斩得慌了神,散架了的舞台乌烟瘴气,王语嫣已经扑到王开之身边,扶着她的主人看着面前的金光,便在此刻,一双白玉似的大长腿从金光之中迈出,随后一个女子便出现在了王开之眼前!
' P4 g. x4 \$ x) x: F
# B* E4 v& `" s/ z  乌黑的披肩长发,简简单单甚至有些破旧的白色布衣,刚过布衣下摆的黑色短裤,美腿之下的双脚上,一双黑布鞋……大大的眼睛,精巧的鼻子……一切的一切,都淋漓尽致的描述着这一位满脸纯真,清爽美丽的女子!
) s) L$ D$ k$ m+ @" R- p
! F% B( Z% @4 L8 \' T  这清美女子右手提着一柄好像菜刀一样的短刀,缓缓走到王开之身前,左手将一张金黄的契约卡递到王开之眼前,有些冷漠的四川口音响起:* P2 t( N/ K; j9 W

: G- l6 A% t9 f( |! Y  「侍从冯宝宝,参见主人。」" E% t7 M/ a6 S% v. m4 \

% A5 {6 m1 j" |0 H9 o2 s' j1 ^0 ~( x9 C

3 M, s& d: B" _) G0 U$ B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