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贩卖外篇之报复】

【贩卖外篇之报复】

作者:ddboat
4 m% |: Z# n7 |1 ?; e3 j) ]  n" v* T4 D* p6 x  M
  黑暗中,任秀秀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人反捆住手脚,嘴里塞着东西,舌头# z+ Y/ ?3 b2 H: I
舔舔好像是一团丝绸。四周一团漆黑,有什么东西包裹着身体。随着意识一点点
5 V+ a5 W5 K9 n# f5 m3 u: z的恢复,轻微的马达声和颠簸让任秀秀感到自己好像躺在一辆车里,我怎么了?
/ |4 W8 u" h' q8 G  e: ~: a- H8 ]* h! z$ m
  对了,好像是有人打昏了我,是谁?他想干什么?漫长的颠簸中,任秀秀回# M, R6 `3 [: W. ^0 @; X
想起了事情的经过。: L% e$ O3 F- c2 m: \& Z- L" \- ?$ `
1 o& ?& k+ l4 p+ l2 |1 p
  任秀秀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空姐,今天晚上她有一个航班,吃过晚饭,任秀秀
3 ^/ Z0 W4 u/ i. O) ^2 b# H- B! K( H, ]  w换上天蓝色的空姐制服,突然任秀秀从镜子里看到一个蒙面人闯进自己的卧室。; H% l8 Q! J  W0 Z+ o
任秀秀大吃一惊,转过身来说:“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蒙面人关上门反锁上
: v3 D6 B' E! x7 v9 B1 @一把把她抓住,按倒在地毯上,用一条绳子像捆小鸡一样将任秀秀捆成了个结结" I% K( J: a8 D) a
实实的肉粽子。
& ?# a" D3 ?! l+ u6 t- ^( F* D
. h5 A, [! |; K* n  任秀秀大叫救命,可是房间的隔音非常有效加上她刚才放的CD唱片的声音很5 {8 K$ j7 e& g! R- n# f. H* p
大,根本没有用。袭击她的人取出绳子,将任秀秀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又将她的
; k2 B/ \% A* e- R' y% W双脚牢牢捆紧。任秀秀的丝绸内裤也塞在了她自己的小嘴中,用任秀秀的裤袜在7 z. L3 f4 [! t2 L5 V3 h
嘴巴外面勒紧。袭击者走到门口看看,走廊上静悄悄的没有人。回身将任秀秀扛
0 a4 }( o$ z5 L  F" Y5 W- k起来悄悄的溜了出去…
6 u) Y! S3 e  a. X/ N/ |; t) @) F% H6 l8 V7 R( Z! K  p+ v1 {
  第二天晚上,任秀秀的中学同学,海军女中尉张丽亚赶到机场,刚刚落地的/ P8 {$ ^* ^; F7 {, S7 x
应该就是任秀秀的航班了,可瞪大眼睛也看不出那是任秀秀。0 T& w% j9 f8 H0 J

& m: F( A+ g$ c$ n; `& j  “怎么回事?明明说好给我捎化妆品的?这个任秀秀怎么骗我?”张丽亚自
4 P0 G* o) B$ G7 j  i( a3 J言自语说:“我好不容易请一次假,这死丫头可别骗我。”2 D5 X  m. Y' ?" v, n( x% a

5 M( _8 e" e1 `) E: X  等啊等,一直到下一个航班结束,张丽亚都没等到任秀秀出场,张丽亚生气
( @1 {# x& G, W# [0 r的拨打着任秀秀的电话。却发现关机了。到航空公司打听任秀秀到哪里去了,公
# ^& C) F$ s" V1 L3 H; I司的人告诉张丽亚,任秀秀昨天突然失踪了,现在她们队长正气的暴跳如雷正满5 X5 `2 N6 ?5 s: q3 G: X
世界找她呢!
* b3 Y" A3 Y$ O  m8 r% r: y% ?: x( c) W2 k; V. [
  张丽亚吃了一惊,急忙到停车场开车。在打开车门时,突然感到背后一阵风,# F8 H7 f: R% M5 P
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块手绢捂住了口鼻,浓烈的药味袭来。张丽亚憋住气使# y" V+ H; h( U: E& l' C
劲挣扎,但在车里又被人压着,根本挣扎不脱,不一会张丽亚忍不住一吸气,药; b! S" |  j: i( L
水味直冲脑门,意识逐渐消失…/ ?2 }  Z8 ~, b/ N- J' s( ?' O0 V
6 ?1 c. P# y* O
  张丽亚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绑住手脚,躺在一间屋子里。这屋子没  m3 w5 ~: m2 ]! \
有窗户,一盏大灯照的屋子里亮如白昼。张丽亚叫了一声却发出呜呜的声音,原
5 h0 I; X, B# a' A: N$ N来她的嘴巴早已塞得紧紧地了。张丽亚看着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绳索紧紧地捆& Y3 Q4 ?9 g" B. E% @: G# V
在雪白的军服外,黑色军裙被掀起来,怎么!内裤不见了!难道嘴里的是…0 \. x' o4 {# D1 q. {" u2 q

" B1 T1 c$ ~. t* q  张丽亚不由得一阵恶心,赶紧用舌头顶着内裤想吐出来。却怎么也顶不动。
/ p7 c. m7 W3 B5 ^" ]眼角的余光看到嘴上还勒着自己的长统丝袜。张丽亚挣扎着想解开绳子,但已经' C8 i1 V/ \8 ~0 e" L2 K& C
捆得麻木的双手怎么也够不到背后那高高的绳结。张丽亚呜呜了一阵,在地上像; p- v' L9 N7 I/ F( M# k8 i
虫子一样拱。美丽的海军女军官被绑的如同一个肉粽子,忙活了半天,筋疲力尽+ N0 G* b* Y# B5 a2 p: ?5 D; J
也没解开绳子,累得瘫软在地。嘴被堵着不能叫喊,但脑子里却在想:是谁绑架/ b6 _$ s2 P  |1 r
了我?想干什么?6 i& I  W& V! k# T* s) M
5 G+ M2 i7 k: L
  护士肖兰妮是第三天接到任秀秀的队长的电话才知道任秀秀失踪了。她觉得, G# Q  Q0 b" {% H% b3 Y
很奇怪,任秀秀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很少作出格的事情。肖兰妮赶紧给几个死
" j! e- u% I& p  v6 B( l# _7 ~党打电话,可是四个死党中竟然少了两个,张丽亚也不见了!
* R+ ^+ z- n) {1 H$ h% L. z
8 u  {9 [5 ?! }2 s9 I  肖兰妮忙约了当警察的老四曹燕商量,开始曹燕觉得,可能是张丽亚她们俩1 t. s  ?! R# E6 i0 {* @. |
人偷偷跑到哪里去玩了。可是随着两个人的家人和单位不断的打她们的电话,询( B2 G5 e1 J# ~) @* }! o
问两个人的踪迹时,曹燕也感到了事出蹊跷。
1 t' f) e' x" c. B' c4 N2 ]: u! o$ }) I  ^* \
  下午曹燕赶到肖兰妮家里,曹燕认为,会不会是几个人得罪什么人了?可是3 H& D, l. u) F! s, }- S
曹燕和肖兰妮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有会得罪什么人的。曹燕让肖兰妮最近小心一
7 V+ K0 X9 n1 b; Y点。
& @$ S/ m9 ?9 |- @" s
: G. V' U; R, o5 J: d+ g+ o  肖兰妮上夜班时不断想着曹燕的话,可是从小她们四个死党上的都是好学校,* Y; r4 _+ y* |* s7 y  E0 u! n
上大学,毕业不可能接触什么社会上的闲杂人等,怎么可能会得罪什么人呢?给
- k! }( Z/ s+ t4 m4 D病人换完药后,肖兰妮关上走廊的壁灯回到值班室。刚刚把门关上就被人捂住了
6 f) J7 A6 V& B9 G8 H1 {嘴巴,一把匕首架在脖子上,耳旁传来一声命令:“别出声!不然杀了你!”肖
* `  ~/ N  h7 I兰妮从小就是个胆小的女孩,看见匕首早已是吓得面无血色,哪里还说得出话,
* g4 s, P2 Y$ ~只是点头如捣蒜一般。& ?. D, v" m# T- c+ F
, Y, H# Y; ?$ f% A! _/ R7 f1 E& j$ t
  匕首离开了脖子,肖兰妮从墙上的镜子里看到一个蒙面人站在身后。“按我
0 v. m. g: v6 G说的做!别叫!我就不杀你!把袜子和裤头脱了!”: ?3 T' o/ G: s3 u$ e) s8 n8 E- N
0 s* O# {7 g3 _2 J& e7 p
  肖兰妮一听犹豫了一下,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脱下内裤让她感到很羞臊。可是
( |0 F. m% L2 S  q蒙面人手里的匕首发射出的冷冷的光芒又让肖兰妮不敢违抗。只得背对男人撩起9 P  z9 n6 m" `3 d, p9 N7 ^; t, H
连衣裙式的护士服裙子,将内裤和丝光裤袜脱下来。蒙面人又命令她把内裤放进( f) ~/ R6 c  f  N' m* X
裤袜的裆部团成了团。% p2 v1 z! H& L$ U! W+ E% ?# [5 W4 t
* ]5 @2 n/ P, o; v; T4 Q
  “把它塞到自己的嘴里,塞进点不许露出来!再在嘴上勒紧!快点!”肖兰
' p8 t. G5 l' n1 `2 Z妮无奈的张大嘴巴将自己的内裤与裤袜满满的塞进自己的小嘴当中。蒙面人不断
& Z3 f( I8 d# a$ F* c的催促“快点!再塞进去些!不许露出来!快!”肖兰妮噎得眼泪直流好不容易
$ {  _6 \) E9 V& Q# L- ]" e6 k塞进去,然后在自己的脑后打了个死结。蒙面人又扔给肖兰妮两根绳子,女护士3 m5 ^! _- e5 V( `( ^- n7 M$ u( N# u/ y
在匕首的威逼之下将自己的脚腕和膝盖绑了起来。  \+ X9 Z# C' f& ?

' e, w& W+ b1 H( g5 ~  “双手背后!”蒙面人命令道。肖兰妮乖乖的照办。蒙面人掏出一根长绳走
9 ^7 o1 j2 h; h; ^到女护士背后,使劲的将肖兰妮捆起来。肖兰妮被捆的唔唔的直叫。她对着镜子. g# |+ |5 q- f: M2 }& P3 G) \
看到蒙面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一根绳子是上下飞舞,时不时地被蒙面人使劲拽紧,
9 {  R1 i0 x$ G而自己就随着蒙面人的捆绑一阵阵的抖动,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粽子。雪白的护士, g( K% ~. D9 j9 O- h2 L" v3 b( N( I
裙服捆的皱皱巴巴,嘴里塞满了内裤,腮帮子也鼓了出来。接着,蒙面人将肖兰& k2 B8 o; c# H8 F
妮用床单裹起来放到担架车上,上面又盖上一条被子。推着担架出了病房…8 `# G' [4 E1 I4 I$ X
6 X1 O! e& m- M
  天色渐渐的黑了,女警察曹燕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肖兰妮的短信息,
$ ?8 G8 i$ ^% G9 @7 s“曹燕!我和秀秀、丽亚在一起,有急事找你商量,快到秀秀在郊区的别墅来,/ j, G( q' i% g9 x0 I  l
别告诉别人,见面你就知道了!手机没电了,见面详谈!”
; }* K  N$ y7 c( U/ L
" j* j0 ]: L! W9 J* p  曹燕毕竟干了几年警察,觉得事情可能比较严重,悄悄的把手枪藏在身上,3 m) c/ m& q1 X* _: r* E( z$ [
驱车赶到任秀秀的别墅。) e! `1 H/ k# f7 U. H3 x4 Z. G) P

) U9 f# m$ B/ b9 {% J* @  曹燕走到门口,发现门虚掩着,曹燕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四周,静悄悄的没有4 T% [/ D3 B+ r4 v+ C5 i" l! W) i/ W( {
一个人,只有远处其他的几个别墅透出点点的灯光,曹燕掏出枪,闪身进门,一
  l' `  Y- X6 H2 }9 `楼的客厅空无一人。“秀秀!兰妮!”曹燕呼唤了几声没有人应答。8 I# X! c- f4 P- ~8 V/ v
4 m; v% Y& z* A0 }% ^0 ]# x% u( D; v: Z
  来到二楼任秀秀的卧室,曹燕站在门口侧耳听了听,卧室里似乎传出轻微的6 l1 d5 }/ L2 j* X! w. g& u
动静,女警官一脚踹开门,拔枪冲进去,却发现并没有人。曹燕四周一打量,看3 |. V5 U8 m* }: G3 J. a$ Z  T
到任秀秀的豪华大床上,被子下面好像有人,顶的被子一动一动的。曹燕小心翼
' x& u5 p* U$ P% Y翼的走过去掀开被子,果不其然,张丽亚和肖兰妮两个女人被捆在床上,堵住嘴。0 N9 _, n+ q5 e
大热的天,两个女人被厚厚的被子捂得像从蒸笼里出来一样,大汗淋淋,头发贴2 L+ O" a2 G" P
在脸上滴着汗珠。又都是穿的白色制服,被汗水浸透后变成了透明的。
, J' h# b) B' P. E  o  @4 a( K) I' A7 Z7 I2 P+ G: ~! r; Y
  曹燕赶紧去解绳子。突然,张丽亚冲着曹燕背后瞪大眼睛呜唔呜直叫。曹燕
% O* w( ?! ^  \# s猛地转过身,可是来人更快,曹燕刚刚转过身,枪还没来得及端平,就已经被一% C1 l  r  M0 d$ _( R7 i
个蒙面人用枪顶在脑门上。曹燕知道反抗是没用的,这个蒙面人的身手比她快得
: x% P. K" \' {) l$ u/ r* c# G多。
8 w( J4 b, w$ ]3 V( I
. X2 n; k6 |- T4 w' n0 y  “啪嗒!”曹燕扔掉了手枪。蒙面人命令曹燕面朝下趴在地上,双手抱住头* d% k& W6 m  w8 Y
两腿交叉,这样曹燕不可能突然反抗。其实曹燕压根就没来得及想起过反抗,直, P( ?( M/ B& v, M+ q) l) @# x
到蒙面人用绳子将她双臂反剪牢牢捆好,脱下曹燕的女警皮鞋,并把手伸到蓝警
7 H, F7 q# \* u8 \' M0 t裙中扯下曹燕的内裤和裤袜时,曹燕才从慌乱和震惊中清醒过来。自己一个女警
/ |( y. x% q) ^0 G% r: v察怎么会这么软弱地屈服于歹徒的意志?被捆成一团,并丢人地趴在地上。* f2 }: g( b/ z& j8 p  n7 H
" o/ u1 S/ y& g' O
  曹燕这时才想起反抗已经晚了,蒙面人已经将她的内裤塞到裤袜的裆部,团  Q' K- @, h6 u; b
成团塞进她的嘴里,裤袜的两条腿勒在嘴外并在脑后系紧。可怜的女警官这会儿, C1 o! P$ W# N( p! f) p, n  v: {
想喊救命都不行了。蒙面人迅速而毫不慌乱地将女警的鞋子套好,双脚捆住。抱
* t% H  z* k; ^3 o4 f# [; y3 L起女警官一抛,将可怜的女警察扔到了床上。曹燕被绑得紧紧地,能做的只是在
( X$ Z" s6 g0 Z. Z柔软的大床上弹了几下。( d. U% T- O% P1 }# L8 q
5 ]% o" e% X6 \! W
  三个女人挣扎着惊恐的看着蒙面人。
! H5 U% X% I& M! I3 v3 J. {: ?' p! k2 _; W2 i
  那个蒙面人说:“你们好!你们大概不认识我,我的名字叫陆夏天。而且你$ C& \5 w4 S# X9 D% [. a
们也很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当然了,你们几个可以称得上是这座3 F2 O) C5 Q2 \
城市中的优越人群,都是所谓的白领。当然看不见我这样的人,从小就这样!你
+ V9 V; Y* t3 |! J2 \- ~6 ?们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你们大概不会记得,你们上中学是那个学校看门人的孩
5 s- d" K9 ?" ~" i' e' L子。可是他却忘不了,你们每次看到他的时候表现出的鄙视,还有你们在他身上
3 k: J+ [) a  g0 P  V4 M0 ]搞的种种恶作剧。没错!我就是那个小孩儿!我当时就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报复9 r9 t- f/ }7 ~0 q" B- h
你们这些坏女人,为了挣钱,我什么都干过,终于有一天我身家千万了。可是我
$ N% S" n/ q- A- l- ~0 D却找不到你们了,这座城市真是太大了!找你们这几个人还真是费劲。不过皇天
/ u, ~" m  V* Y不负有心人,我很幸运的碰到了一个女人,她成了我的情人,当然,是在她知道% n, H9 X0 P( y4 U/ K+ N
我的财产数之后。从她那里,我发现了你们。现在来看看我的女朋友是谁吧!大
: ~/ N, b0 S4 A& g4 d2 h7 i概你们也已经猜到是谁了。”  Q" K" _* m8 O% B- C" Z+ M' r1 j8 @

9 w4 M8 g, m5 i3 z3 ^( R1 u2 @  蒙面人说完,走到门口拽进一个五花大绑的女人来,正是第一个失踪的空中
" w4 [3 z; ?$ f4 ?5 K- z小姐任秀秀。只见她被捆得腰都直不起来。双手在背后吊得高高的,嘴里塞满了
$ a  C$ n$ i- V  Z0 T+ Q* V- P东西,又用丝袜勒着。美丽的脸庞上布满泪痕,天蓝色的西服套裙被汗水浸透,
& j, x0 P3 |) i8 _6 m+ C2 w贴在身上。双脚反折在背后,与双手相连成四马倒攒蹄。蒙面人提着任秀秀背后: V! w; g$ H7 ]" {: D
的绳子,就这么将空姐脚不沾地的拎着。任秀秀的一头长发被系在背后捆手的绳  L$ C( ]! l4 k8 \7 K# G: Y2 ~5 h! @
子上,这使她不能低头。看到自己的朋友们,任秀秀呜呜的叫了几声。
3 e  Z9 P7 {$ D% O% f9 E0 r" I9 Z( R! ~; b8 h
  蒙面人取下面具,将任秀秀放在地毯上,说:“哎!女人啊!真是贱!虽然, j" l) J0 n! v* S6 Q, d
你也称的上是名人了,可是看到我手里大把大把的钞票,就变得像条狗一样任由/ A3 A& r  m+ D% I( M& Z1 t
我玩弄。谁能想到,看着如此高傲的女人却被我摆布得像条狗。正是通过你我制# H& `' K$ ]+ Q" }, n# @# I& K
定了一个计划,从小我就想好好的报复你们,我每天都想象着把你们几个一个个2 b6 j9 N+ z0 w  a. u& J2 j
的捆起来,堵着嘴巴任由我玩弄。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哈哈哈!”
7 O6 X; \% f; J4 [0 T# H2 h6 q: u& y3 I  d5 x
  四个女人听得目瞪口呆,天哪!碰到这么个变态的家伙!
" g! E0 ]; u5 R% j% s; L* Q, t4 \( I3 X
  蒙面人接着又说:“哦!对了,这个地方就是我送给任秀秀小姐的,不过这
( V6 ]) u- D7 {! m* o9 C$ e8 R里不太安全,我同时给我自己也买了套花园别墅。离这里不远,我非常想邀请各
* o) e+ m# m& C  w) a2 p( a( |* M! F位女士去我那里小住几日,有人反对吗?没人吭声?那就是都想去啦?好好好!”' L( |+ S0 \5 r% j  q

2 |; ]) r1 d1 e' ^  四个女人听得一肚子气,心想:嘴巴里塞这么多东西,怎么吭声?况且被你+ {0 n2 d' M- a1 m& o. ~
绑成这个样子,浑身上下就脚趾头能动两下,哪儿都动不了,还不是由你摆布吗!
- ^2 Z! {" e3 a9 G5 Y3 r% P' j& ~0 d% ~
  陆夏天将每个女人脚上的绳子解开,在膝盖处松松的绑着,使她们能自己走
- E' c8 ?9 A  n0 P1 D, N& Z路却又迈不开步子。一条长绳将四个美女穿成一串。在陆夏天手中的手枪的威逼
! J2 `! t8 ^( o  `1 t下,女人们踉踉跄跄出了别墅,向黑暗中走去。一路上,女人们左顾右盼,生怕$ S8 L/ l; ?6 |: U# d0 S
自己这副样子让人看见难为情,可是又希望有人看见好报警。陆夏天在后边催促9 n& B0 L/ w* w& q/ R# L$ }6 V
女人们快点,“不会有人救你们,这个别墅区的保安全都是我的人。”4 Y! J" j8 F! {5 H, |

# E/ _8 B: {2 g  S  到了别墅区最深处的一座三层别墅里,任秀秀等人被陆夏天像牵狗一样,拽
1 k. h$ C: J( _# t4 Y. m+ o, }着绳子牵到了三楼的一个大房间内。陆夏天猛一推,领头的任秀秀一下子收不住2 d4 J( _$ f" f* m& n9 ]
脚,踉跄几步扑倒在地上,后面的四个女人都被拉倒。幸亏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
. }0 S5 s4 E# [6 N, `! a几个人倒没有受伤。陆夏天将任秀秀拨拉到一边,将最胆小的护士肖兰妮拉到床
$ W3 H5 s. a* V% e* g4 K上,肖兰妮自从被绑以来一直都处于惊吓的状态,此时早已是待宰的羔羊,陆夏# k. ]- }& Y  T
天将肖兰妮的护士裙撩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当着其他女人的面,将美丽而胆小
% ~# G* E+ |' r' [5 b9 k的护士小姐强奸了。肖兰妮还没等陆夏天达到高潮,就已经昏迷过去,这使得陆
8 E2 q. ^  I" U. g4 k( Z: N5 e夏天大为失望。0 a! o( U1 U$ a1 V/ ?; s3 {

0 p) g* E# i" i# i1 h# M- @- ~  回过头来,陆夏天走到女军官张丽亚面前将她拽起来,曹燕扭动身体拼命护
' I# Q$ O" W: R. ~- m" g4 p着。陆夏天嘿嘿笑着说:“别急,女警官!一会就到你,人人都有份!”说完将
* z4 G0 w- F: m& }5 M' B张丽亚背后的绳子一抓,把女军官提到了桌子边上,张丽亚拼命的挣扎,想用脚
/ ]" k; {' b& P  ^! B  ^# @( c  t踢陆夏天。可是膝盖上的绳子使她的脚抬不起来,陆夏天嘿嘿笑着,将女中尉的) ^9 F, v5 N, Z  b, z
两条大腿抬到胸前绑好,小腿又和大腿紧绑在一起,并向身体两边分开,然后把
1 b" O( \2 D% u8 ~; j- F3 ^美丽的女兵按在桌子上跪趴着。成了高高的撅着屁股,跪在桌子上的屈辱姿势。" c- _- J8 F( G% @/ X
: ^" o5 e$ a) N& x0 `' ?
  陆夏天用绳子将张丽亚的上半身和桌子绑在一起,双手隔着白色的海军女式
* R" E8 I1 d* y7 ~/ K# J8 j' d夏常服,摸着张丽亚因为捆绑而高高挺出的乳房。同时撩起黑色军裙,将粗大的2 t! c' D8 x2 p2 U  C
阳具一下插进了张丽亚的下身。痛得张丽亚呜的一声惨叫,但却一动也不能动,
+ h7 I$ ]4 }- U只是随着陆夏天的动作而被动的颤动…
* P- p6 z( o3 p8 A/ e/ ~
3 Y- s1 v' h5 I! w! s  在强奸完女军官后,陆夏天来到女警曹燕跟前。将激烈反抗的女警官按在地
" W+ W' o* ]* T  I2 W; x$ P上,抓着曹燕乱踢的双脚,绑成盘腿而坐的样子,一根绳子将曹燕的脖子与脚腕8 w# q" A! H, b+ y6 w
连在一起。曹燕的脸都快挨到脚上了,陆夏天这才将曹燕一推,曹燕像后倒下,+ {3 E% o( z$ E) L
可是脚腕与脖子连着…3 D2 G- ^: f( N- [

  v: C% K* x8 y8 S5 F/ }: H  于是可怜的女警官像个球一样仰面朝天向后倒下,高高地向上举着屁股,蓝
3 @/ c! |& |9 ~( [# ^5 J! B' `色的警裙滑到腰际。再挣扎再反抗也没用了,只能无助的敞开小穴,等着陆夏天- P. i0 S  h+ _: S6 O7 ~
进行奸污…
! m+ E$ P+ {) Y6 d: z/ e5 U0 d
7 E& p5 I& m7 v. x/ C/ m7 x  一夜的时间,陆夏天就这样不断地将三个女人强奸、捆绑、折磨。至于空姐/ h# A- n3 {- r4 _8 Y, }
任秀秀,陆夏天早已失去兴趣。只是将她下体塞入一个电动按摩棒,然后将可怜
3 M  w7 h/ l0 y+ c: B的空中小姐捆好,丢在一边让她自娱自乐去了…
4 i2 v% G9 G9 n% f, e9 R6 V* k9 U5 m. Y4 Y" t9 M7 [
  接下来的几天,陆夏天将四个女人绑在别墅里,每天白天就将她们用内裤塞
6 q; \/ {3 g2 P6 P住嘴巴,床单裹住身体,当然床单外面是层层的绳索,再用厚厚的被子将她们一3 P5 l4 Y8 l: E- l# n: F, k
个个卷起来,被子外再用绳子捆几道,然后扔在床上。夜里将她们放出来,嘴巴/ f" F, E9 x. U
还是堵着,在屋子里,从头到尾将空姐、护士、海军女军官和女警察一字排开,% }) X. q5 E! ]4 y; g
四马倒攒蹄地吊在屋顶的吊钩上。等待陆夏天的奸污…
0 {/ P( b: C  V8 W, ~1 m; }
2 H, M$ W- V, J; e  有时,陆夏天还会带来一些人参观他的战利品,并要和其他人一起强奸这些: d" a% K# E: Z, X3 m
制服女郎…% Q* B5 W( q/ K6 L! ]" e
. {& E* c; N, g/ r7 m2 [! p4 Q3 u+ e
  几周之后,陆夏天带着几个手下将四个女人捆紧手脚,塞紧嘴巴装进麻袋,3 Z. c4 n  ]+ m3 r+ a6 f" o' [8 E
放到一辆货柜车里。拉到了一个偏僻的山区里的一个金矿,这里的矿工很有钱,
$ l( A# ~1 }, c8 B' H' N但是地处偏僻的大山里,离最近的小镇也有两三天的路程,所以没有人肯在这里, y7 ~% O$ b8 u0 Y4 j  a9 r. N
生活,矿工们只好花钱从山外买媳妇。人口贩卖在这里很猖獗…) M3 r. G* z  Y$ X3 X- z! R8 [% G
% v. |9 @) Q* M& h1 Z. e. E2 t
  陆夏天将女人拉到这里。等到傍晚,矿工们下班的时候,在操场上将四个女: I  H# I% F: Q7 f
人捆在那里叫卖。四个女人仍然被捆绑得像个肉粽子,除了堵着嘴巴以外还蒙上# K" H1 k  K) {5 S  M3 \4 A
了眼睛。( ^; o0 X+ C# i, x: F* n
3 ?5 E) @- ]5 S  E, W9 m& Z
  不一会操场上就围满了矿工,蒙眼睛的丝袜去掉以后,四个女人惊恐的发现,5 X" j+ ?9 g' j0 M+ D/ `% e
几百个脏乎乎的男人为在身边。看到这个情景,最胆小的女护士肖兰妮竟然吓得
. r8 @& y& z" ^4 _% t5 l% A  V尿了裤子。矿工们几乎是流着口水站在那里,盯着这几个女人。虽然平时也不时3 ^5 {3 T" B2 g8 }7 ^
地有人贩子来这里卖女人,可那都是些农村妇女,长相就没办法说了。但是今天. \$ o9 D; r# r" v6 ]- M
这四个女人都是城里人,气质好,长相漂亮。这些矿工都看傻了眼。但看归看,
! F) f6 Q1 e" R( C# v7 f" @却没有人买,原因在于一是害怕这样的货色价钱贵;但主要还是觉得,这些城里  o# U3 m; `: r; d9 H$ P' p: d7 i  R
女人不好养,又有文化看不住。几个辛苦钱买来没几天跑了怎么办?
, {1 I9 U$ T; p) P
6 t1 A4 W* M; L/ Q  陆夏天将价钱一再下降之后,终于,一个大汉走出人群说:“我买了,四个( F( ]  T$ t0 v) K
我都要,我们兄弟四人刚好一人一个。”旁边有人拉拉大汉的袖子说:“李老大,# {; i  ~, B6 o
你小心这种女人要不得!”
2 r5 o% \, x5 z% N! F" X3 Q- }
  “怕个吊!进了我的门就没跑!老四,去吧你二哥和三哥喊来。”
; }" I# b9 R% X3 d. p  t  X3 y% v1 @# H- t. {9 x
  片刻之后,那叫李老大的汉子和三个兄弟扔给陆夏天一小袋子金条,陆夏天
* `1 m' r9 Q+ ~+ x: L# O0 l走到曹燕跟前,笑嘻嘻的对四个女人说:“你们这四个白领大概没想过会给这些
- r& ]* |" S) E: c粗人当老婆吧?哈哈哈!再见了几位女士。”3 |$ ~  m; k# ^

0 L: k1 A; h$ A5 p% Q- [& H  李老大带着兄弟将五花大绑的女人们扛起来就走,男人们身上的汗臭味让女
2 M: ]% F4 b6 @" _/ |人们几乎窒息。回到阴暗的房子里,几个女人被扔到散发着霉味的床上。兄弟四
! l* K, V: `3 K. M4 \! x/ t: @个抓阄谁来先挑女人,结果老三赢了,老三看了看说:“我就喜欢那个当兵的!”0 }+ L0 p6 s; a9 X' m" ~& f; i  Y
说完,拉过女中尉张丽亚抱回了自己的屋子;接下来老二因为在山外被警察抓过,
- j- M/ x9 f7 ^% x' s所以将女警官曹燕拖回自己哪里去报复折磨;老大选了空姐;最小的老四只剩下
& q5 E; v" d1 M了留在床上的护士肖兰妮。
( b) G  {$ k: {; R2 |# r. j: f! @: H0 V: a
  整整一夜,四个漂亮的女人被兄弟四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她们怎么也接受不/ o# |; \% R# c+ u' k  e$ i- r
了,自认为自己是有品位,高档次的女人,却被人绑架卖到这个鬼地方,还会被. t4 h$ Y% ?7 _: q
这样四个粗俗的男人强奸。可是,身上绳捆索绑着,只是随着男人们粗鲁的活塞( a6 e' j& h) }5 e$ M. \" e
运动才能晃一晃,嘴巴也堵的严严的,真是死都死不了。四个女人彻底的崩溃了6 z2 J$ g& v, o# m4 P2 w2 f: Q3 s4 A
1 O( V; @) g( b6 P' a  m
4 r! ~; K' B& c/ I0 K
  兄弟四人白天上工,将她们捆做一团,塞住嘴巴,用肮脏的被子卷起来吊在" r& `. e  ]% D) r0 a0 Z
屋子里。夜里则无休无止的强奸,还不时地在四兄弟之间交换。累了以后就将她
2 J& b0 Y7 p! S. A. n4 x6 j  K们捆在床头,自己呼呼大睡,只有吃饭和上厕所才能放开。
" T$ {" \6 G) b% k" ~: W, K3 e* o( a" \$ {) |- d+ t
  周末和晚上休息的时候,四兄弟还要将她们捆起来,带到矿工们聚集的如操
% l/ q" W7 l9 B2 A0 Y场等地方,向大家展示。她们的制服一直在身上穿着,因为兄弟四人认为这样的( S5 N# e6 l9 d+ y9 {6 _$ r
衣服好看,况且这样才能像其他矿工显示,他们兄弟买的是城里女人…
3 o) Q" ^$ \' g. L& }9 R* p) R6 z  w) y
  直到有一天,矿上出了事故,上头来人检查的时候,发现这里买卖人口现象, z* W, E8 n5 S; W
很严重。大批的警察来到这里,解救出被拐卖的女人们。
; x+ U+ L( o8 o
/ ]# r( }7 A) P$ U7 r7 J  警察们惊讶的发现,有一个屋子里捆吊着四个女人。第一个被放下来的是张5 b& `1 j$ T% D7 _; Z. {$ j
丽亚,白色的海军女夏常服已经脏得成了灰色,只有肩膀上的四个小银星还能泛
+ V: Z8 @. A2 j7 I+ Y点光。嘴里塞着一条内裤,并且用长筒丝袜勒着;第二个被发现的是可怜的女护, Y0 w) l" I+ V/ K* |0 f
士肖兰妮,护士裙破烂不堪,几乎遮不住身体了;第三个是空姐任秀秀,天蓝色
7 }) b+ _3 n0 h: E/ l$ {& r; x的西服套裙成了黑乎乎皱皱巴巴的;第四个女人简直让警察们气炸了肺,女警官
/ ~: z, J4 t( o! A% f% X5 q9 I曹燕被捆的警服扣子也掉了,露出半个乳房,警裙夹在两腿之间。四个女人都是
2 n' r: ^2 [; U' o0 t0 N; Z面无表情,吓傻了…/ R: O: w$ ?4 L2 e- U$ S
: c7 u8 I# U- G7 Q
  被解救后在一年,四个女人才恢复健康,但心灵的伤痛却无法弥补。虽然陆
+ @7 e. V" N8 a! e4 c8 i夏天已经被正法,但四个女人却没有也无法回到过去的生活中。四个人悄悄的去
- ]) t" p1 A  g/ \0 w, h/ w9 X了南方一个小城市……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