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梦第五章办公室玩物(四)

梦第五章办公室玩物(四)

闷热的天气还在持续着,值得高兴的是据天气预报,最近汉州地区会有一场) X9 v% g3 G; Z0 N3 m2 m
豪雨降临,多多少少能驱散一下酷暑吧!冯可依透过办公桌旁的窗户,向外面瞧  W1 B8 `' ?+ e  r% X( o
去,不远处有一个小型公园,由于近日强烈的日照,绿荫树茂密的枝叶绿得分外7 U& c( \' f- t% ?, s
碧绿,直教人心旷神怡。闲暇的时候,冯可依喜欢拄着下巴欣赏窗外的风景,与
) ~! Q; W% J: j1 M8 `7 O. g大都市不协调的小型公园是她的最爱,也许因为她不喜欢都市快节奏的生活吧。* K( d7 g' G0 b- P: F
. @; z% w* b% x! j' |
寇盾已经从美国回到西京了,冯可依原想趁周末赶回西京与老公见面,可谁
2 m5 z5 r* b7 C- _曾想张维纯瞎指挥,要李秋弘带着自己和王荔梅周末去周边的城市考研分店,这4 h  a6 U, H9 m' ?( k; d
样一来,周末与寇盾见面的美好愿望变成了泡影。无奈之下,冯可依只好每天和
9 D, ]; t) t6 g3 |寇盾通通电话,以慰相思之苦,想要完成名流美容院的委托后便辞职做全职太太' T0 J6 j7 t" g3 {- e7 s) M
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 q' }5 y- m$ S. d% m: j% b* u# q$ W) B
本来打算与他见面时再说的,可是昨晚与寇盾通电话时,冯可依聊着聊着便" l0 f5 }$ Z+ }$ H: E' M3 d0 P+ ]% d
忍不住了,一股脑地把想要辞职的打算告诉了他。- i' X4 T9 q1 ^  B" t2 T9 X

/ t6 L$ W4 F( m$ B电话那边的寇盾显然有些措手不及,沉默了一会儿,便笑着说道:“可依,4 G8 H  n+ H+ n3 q& s1 c2 P* O
你做全职太太,我是挺高兴的,有你在身边照顾我再好不过了,只是,你考虑清/ G1 a8 |5 t% Z+ q' [. Y+ L
楚了吗?可别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草率地作出了决定,等你觉得枯燥时,跟我- X( ^) w1 o) ]) q( a4 G
发牢骚,吵着要去上班,我可惨了。”( ]0 K. I" Z/ G8 a8 ~; ]& d7 p
* r3 s8 t% }0 S: W+ ?1 J
对冯可依来说,寇盾不仅是她深爱的丈夫,也是俘虏了她的身心、使她心甘
" N, A$ F% M- C5 T情愿地像奴隶一样去服侍而感到一种觉醒了的愉悦的主人,是她想要奉献一切的# \0 l- s5 ?0 K% o& v2 s/ v6 e7 X
绝对存在。性格刚毅的寇盾就是她的天,偶尔也会有孩子气的时候,每到这时,
9 m& G) f5 W' j; c0 {5 l8 I+ ]% q+ w冯可依便在心中甜蜜地窃笑着,觉得此时的老公好可爱,就像电话里寇盾刻意作
& ~. M6 w  l. P) J# D7 B3 ^3 g  f% O怪的话语,惹得冯可依笑靥如花,幸福地娇笑起来。" {( D  D, _. k
& m: J4 ~. J! \" E7 W
拄着下巴的冯可依,看似在欣赏窗外的风景,其实却神游方外,想着从秋季
9 y! \5 m1 Y. T% d7 S开始,她就要待在家里,全心全意地照顾寇盾了,脸上不由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 I% W6 C2 Z2 X& l7 L9 C3 r% h
* e1 t) }0 \* L! a“可依姐,我去准备会议室了。”: w9 m$ \: n; P% p; d
% F7 P1 ?( w/ C) I/ c- |2 _
“好的,辛苦了,荔梅。”被王荔梅打断思绪的冯可依回过神来,瞧着从安8 D+ t# A& F) {( U" t4 w
哥拉照顾病重的父亲回来后便以一身性感的超短裙装扮做为独特特征的王荔梅的
& h5 q- u" e0 G/ U背影,那双从裹臀的黑色超短裙下露出的修长结实的美腿,看起来格外诱人,充
+ C- m% P. ~! Y4 {满了旖旎的风情。
4 i9 Y/ @; G0 e4 O6 h! k9 h7 t) A/ g& l& ]: V( u
这次会议是特别行动小组组织召开的,有关情报体系改革的名流美容院各部
9 P4 A1 }, K' B$ ^; d- f# G- s门负责人全部列席,商讨下一步情报系统更新和组织系统变更的相关内容。好久
0 i+ _) D1 s3 [8 v4 n* C1 B& _没有遇见的刘裕美跟在张真身后,也来参加会议了,冯可依上前打声招呼,简单
8 F; u3 Z0 C, p' u% f& J聊几句,不由吃了一惊,感觉刘裕美变化很大,简直跟以前判若两人。
( q7 R  t& y+ V( G0 c) L" _
+ d4 b: u  [5 o+ o* d) j虽然还像原先一样卓然拔群地站在主导高级管理层的男人们之间,看起来英+ O6 i1 i2 Y+ l; ^$ W, q
姿飒爽,但一贯的短发变长了,眉目间也妩媚了许多,更有女人味了,而且说话
% ~% ?; g: [( w时也不那么咄咄逼人了,语速不再连珠炮似的了,变得柔和轻缓,给人一种温柔2 d" S1 C& `. j7 E  X
驯良的印象。) R- Q) \' H5 P5 @, W
+ A# M1 O5 ?4 l8 V; [( @$ s0 [
也许是因为从竞争激烈的对外经营类职务转为更重视形象的董事长私人助理% w- O+ ^( E) N/ ~3 s3 c, O6 n0 c' \+ o
才会有这些变化吧……冯可依胡乱猜测着,觉得这对刘裕美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 i' _. v6 x/ }- P6 T. j! `$ i/ k' j4 p# \  S
会议很快开始了,这时候,道远的张维纯也赶过来了。瞧着张维纯推开会议5 e# P' I2 {! [% x# N5 b7 T
室的门进来,冯可依一下子变得很紧张,手心里全是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D  o! ~* @: y
个不停。' L. k' l$ o  x+ z) X9 b
( Q: {! d3 ^+ P
距看过那张录有张维纯钻进自己的股间、痛饮自己爱液的DVD碟片,已经) `; N" I9 J2 [4 `6 a7 d2 }! ?
过了两周时间了,发现在月光俱乐部秽玩自己的客人中竟然有自己的上司--张维
! J7 K  S" H  }' w4 G9 u8 q0 B2 b8 w纯时,冯可依简直是痛不欲生、羞惭得欲死。可是自从说明会以后便没有见过张
/ ~1 h0 Y( Z& ?8 ]/ Q维纯,有两周时间的缓冲,冯可依基本上是平复过来了,脑海中不再萦绕着张维
4 J* s! n6 s: i$ j& ~, ]( j纯那张湿漉漉的看着自己淫笑的脸了。
; u; r7 j7 E; x) p
( q$ f" ?1 h; U9 g) K从那天开始,冯可依便不停地思考,猜测张维纯有没有发现自己。在连番的
' H/ t$ S( i4 c深思后,冯可依认为张维纯不可能认出自己,毕竟当时自己头上戴着头套,嘴里
' D8 F7 H) O9 i3 y: j0 F塞着口球,发不出声音,至于体型,体型相似的人多了,他不可能只凭体型便认& b/ f- F! `$ ^8 p* `9 E2 z, f; X
定莉莎就是自己。而且以后再也不会去月光俱乐部了,张维纯就算有所怀疑,也- J  }$ V9 J3 k$ A- m$ u
验证不了,冯可依坚信自己与莉莎是同一个人的秘密不可能暴露。
" S, |$ N& m6 b" o& @
6 u. J% S6 v8 |, G9 M+ F虽然在心中告诉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可是一看见张维纯,冯可依还是禁不
# R# k. C; ?0 ]! r住地紧张起来,生怕被他看出端倪。一时间,冯可依不禁为自己提前一步做出了9 o# L& \  C# W3 |3 G/ z$ q$ [
以后不再去月光俱乐部的决定感到庆幸,后怕地想道,幸亏抽身得早,如果被他1 |0 d1 ^' H: `: L- B' M0 O# m
认出来了,不仅是自己丢脸,无法在社会上立足,以他卑鄙的为人,只怕会四处
) e, S1 Z5 E9 l5 {, T宣扬,一旦传到寇盾耳里,肯定会影响公司上市,还会迫使寇盾与自己离婚……5 D2 A. H% E: ]4 A1 Y

. Z& r+ V6 ^4 {想到丑事暴露的后果,冯可依不寒而栗,与丢脸想比,她更在意的是担心被( u' D; A6 @  T$ S! t  c# [  f
寇盾抛弃。真要是被寇盾赶出家门,冯可依不敢想下去了,觉得没有比这更恐怖' ?" M' `) v$ y# B6 B
的事了。
# q% Y$ _; f) F  ^* c0 x$ D% z& v- u" e% D" F5 m) \4 r3 ~/ ^
我真是个又愚蠢又淫荡的女人啊!胆子怎么那么大,在月光俱乐部做出那样
: x& w/ L7 a' u9 ^" e过分的事!这次是张维纯,也许下次就是李维纯,王维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
! j; P0 ?2 u. Y7 Q墙,总会被人发现的……冯可依深深怪责着自己,无比期盼快些完成名流美容院
7 `% d' [  b+ l的委托,把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快快度过,好尽快回到寇盾身边,做个全职太太,
' ^2 v; H7 p4 P$ z+ f全心全意地照顾他。冯可依坚信这才是她最想要、也是最幸福的生活。) Q9 E# L/ [' }0 S* H; e7 B
# G1 g. e" {: b4 V: l, w
张维纯的座位在冯可依的对面,只要抬起头,冯可依便能看见他肥腻腻的胖
9 ~3 X3 Q8 ^2 r4 u+ _7 V脸和那双似乎不怀好意的老鼠眼。整个会议,冯可依都在忐忑不安中躲过,明知
# {" [( `( q0 M' T4 l道此时更要放松,不能让张维纯看出异样,但冯可依就是做不到,别提若无其事9 s, f9 J+ I8 M9 W0 v
的表情了,连直视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像个犯错误的小学生面对严厉的师长似
9 ~4 S5 m3 g! C0 N3 s$ X的,始终低着头,不敢把脸露出来。- P* ^7 f% k7 n- b) i3 g+ o
$ O# _7 k0 v# {: n4 g
会议很亢长,在中间休息、吃冰激凌时,冯可依无意间看到张维纯去舔小勺
. m7 I" d2 c% U' G+ }9 {里的冰激凌而伸出来的黑红色的舌头,顿时,DVD碟片里的一幕清晰地浮上了7 }( q2 O9 ~# H
脑际。钻进自己股间的张维纯伸出长长的舌头去接自己汹涌溢出的爱液,然后耸1 ]/ l" \& d. A3 f
动着喉咙,“咕咚咕咚”喝下去,这样淫靡的画面在冯可依的脑中徘徊不去,萦6 P: e, q- i7 O( [
绕不停。; m7 s/ F  U8 l' q9 ~4 ?$ q* L

5 ^9 A; e' ?* b2 L9 Y: J啊啊……好羞耻啊!被这个死胖子那么近地看我的阴户,还津津有味地喝我
0 X  |0 a" m( m0 N) v$ f7 a& G的爱液……冯可依感到脸变得火辣火辣的,羞惭得简直想夺路而逃。
# U( G: b1 ?3 i7 ~8 q
  w$ h  H6 M! \接下来的会议,冯可依更加抬不起头来了,心脏始终在剧烈地跳动着,连喘6 d  l! d% I, S. |6 g" t: l
息都觉得困难,艰难地捱着每分每秒。4 u7 Y, }, {+ \7 u( f

0 _  h' W1 ]! H% [; Q7 z直到暮色降临,会议才开完,偷眼瞧着张维纯带着顺路的李秋弘和王荔梅一
) A' }8 J1 |& @3 `+ o起离开,冯可依才算放松下来,长吁了一口气。' R8 o$ i  T& N, [/ e0 d
+ W! q5 S* u* `  r5 o: M
回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冯可依对着电脑,开始写昨天考研分店的报告,准  e) y  R$ U7 ^" b! b3 k
备等到心静下来再走。还没打满一张纸,冯可依突然听到“吱”的一声,门口传
' b  Z0 G1 b& T' }& g* |7 u0 i来推门的声音。
2 Q. o8 T* `$ a' Q3 x- u$ r  Y
“可依,还没走呢。”
- e. c* _7 N5 E( |1 ~9 x
' p6 _: m% M9 y, R4 a. F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回来了……一听是张维纯的声音,冯可依吓了一跳,汗
# P6 A& _! s# g# Y! w8 W$ u毛都要立起来了,心脏剧烈地跳着,身上直冒虚汗,结结巴巴地问道:“部……# U( a# `; x; A
部长,你不是走了吗?”
/ g" r3 U6 I" \6 V1 o4 v8 y
( O, }0 v6 P4 X: `/ a“都走到门口了,正好碰到车董,便聊了几句。秋弘和荔梅先走了,我一个
/ Q9 @2 u5 e( f9 e人走没什么意思,看你没出来,就上来看看。”张维纯一边说,一边走过来。$ J; j) K! S  e( B+ f  Q
1 K- P8 Z1 g$ b! _) C
“这……这样啊。”看到张维纯向自己走过来,冯可依更紧张了。6 G0 n# @( H. @8 Q* Y
. E' Q4 Q* |1 D, A0 K
张维纯径直走到冯可依身后停下,把手放在她的肩上,俯下身,装作看电脑  K  w& w! J1 V% ~9 l! s
屏幕上的文档,其实却顺着清凉的连衣裙开得较大的V形领口,向藏在里面的乳5 e2 L# Z5 W! K( k$ x  o5 |
峰看去,同时,在她耳边装模作样地问道:“可依,在写报告吗?”& e: y9 o. l6 l" ^* W# p7 h+ W
5 Y2 _- d* x2 }' R6 a* R$ p
如果是平时的冯可依肯定会不动声色地向前移动身体,躲开张维纯令她厌恶7 H$ L9 i# ]  v/ j- c  P
的手掌和色迷迷的目光,可现在的冯可依便如一只受惊的兔子,根本不敢动,抖
' p& a$ R& `  ]0 v颤着声音回答道:“是……是的,正在写昨天考研分店的报告。”' Z; y: M. r4 M8 \
4 @, `* X7 J/ o* N
“可依,你还是老样子啊!无论做什么都那么投入。”张维纯见冯可依瑟瑟# A2 R& s4 v% \* ]6 q
缩缩、好像很怕自己似的,胆子更大了,放在她肩上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手指
7 P  j% v$ m* \一张一合,轻轻地揉捏着圆润的肩头。# \! m3 G. p9 w4 k) ]% ~5 z; ~3 {8 z

/ p, {; z" A3 P5 h! l他在轻薄我,今天他怎么这么肆无忌惮!难道他发现我就是莉莎了……心中
* G# @; t* j  G* m7 v传来一阵不好的预感,冯可依更加不敢动了,一边忍耐着张维纯的无礼,一边担
! m/ b' P3 i* H' h, C忧地想着。3 Q2 B- P! m' r( L) n- X  z
# z! S% I. H0 i5 O1 L6 d
“今晚跟我去吃饭吧!可依,我要犒劳犒劳你,连休息日都没有休息。”9 G7 S, A1 l( k
张维纯一边做出邀请,一边把手顺着冯可依的肩头向胸前抚去。# M7 ?8 v7 c3 ]  g# P$ z- _
7 i% G- o+ Q. ~: T$ a) W
张维纯的手眼看着就要碰到乳房了,冯可依再也忍耐不住了,猛的站起来,
/ {- q- c% G# |- T0 M( _- N. }想要怒斥,可是看到他的脸,马上想起DVD碟片中的一幕,不由退缩了,嚅嗫% s# i2 u9 |! q; x) t; r2 h+ [
着说道:“部……部长,我还有工作,就不去了。”
! a1 f! B  K. j8 R! i
) ]# G) v6 ]! O: @张维纯上前一步,重新把手放在冯可依的肩头,气势逼人地说道:“报告不
/ _  x) D1 @0 l/ [6 z! [: v1 F急,明天再做!就这么定了,晚上和我吃饭。”5 u/ O( j& E- {
) o9 L+ k* R. t- A/ F
“好……好吧。”冯可依不敢太违逆张维纯,也想通过陪他吃饭来观察他有  }( s: Z/ y" j( P. [- {$ ]  I
没有发现自己不能见人的秘密,迟疑了一下,便点点头答应了。
" S  Z4 G- V4 K* f. v  U& U- B! u+ t$ {
“这么勉强啊!呵呵……可依,你是不是认为取悦上司也属于工作的范畴,2 ?, a7 C8 c: t6 W; n' O9 t
才不情愿地答应了吧!”张维纯轻拍着冯可依的肩头,故作不悦地说着。7 @" a0 M4 Y, l+ B, q
& Q# y6 a5 j7 K4 A( ]! m1 J
“哪……哪有啊!我是怕耽误部长的时间。”冯可依违心地说着,对张维纯
, y# ~( _' d( E的印象更加恶劣了,感到陪这么令人厌恶的上司吃饭简直是活受罪。, p& y4 n5 g* w; X

1 N- {1 @+ W( ?" r; K: l“收拾下东西就走吧。”张维纯摆摆手,催促道。  L& g" W5 m6 M6 _% n* H5 g

8 x$ v% F' y& h0 N% Z9 Z“嗯。”冯可依只好拎起手提包,跟在张维纯身后,走出办公室。% [! b7 r; I( i7 F$ _' P1 v+ G
: d- w/ c0 Z- ?  B! B4 s
张维纯招招手,截下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枫林桥。
0 U& v0 U5 p& |: y; P  c2 Q
5 U9 ]4 J% q9 b0 Y  T! z: U* i枫林桥?月光俱乐部就在枫林桥,他不会是带我去那里吧!不会的,只是巧4 W8 Z/ x* S; s
合,他没有理由认出我的……与张维纯并排坐在后排座上的冯可依顿时提心吊胆
, Q( n/ R# ~% y: l起来,脑海里突然掠过DVD碟片中张维纯那长长伸出的黑红色的舌头。
6 y$ G3 j# @  L; E& v8 \6 p( L5 W% m- ~) }
肩部突然一紧,回过神的冯可依这才发现张维纯竟然伸出手,半搂着自己,
" K5 O: I* J% f$ T连忙装作有话要说的样子把身子扭过来,挣开他的手臂,问道:“部长,我们去
3 u, R. i3 Z8 W- v* f哪啊?”; p( U9 X" i- L5 f4 e% u+ {$ P( K- J
; L& D2 f; [: l' A
“我知道有家意大利餐馆挺不错的,可依,喜欢意大利菜系吗?”张维纯收: z7 v! h) x' z* f8 v9 A' {
回手,把目标转向冯可依半对自己的脸,目光炯炯地打量着。
0 `# ?$ o8 f2 M% C
5 {! V1 m/ Z" x7 w“还行吧。”要是转过身怕张维纯继续搂自己,保持这种姿势,被他直勾勾  V0 R( |$ ^& R: F7 j* |
的眼神盯着看,浑身不自在,冯可依只好低下头,僵直着身体,将半个臀部搁在6 B; Y# o% {) ~. H5 }& U! h
座位上,难受无比地坐着。
9 h* b% c/ k3 I7 S- k' K, F; |  m4 _. |  K: g% z
出租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在车里度日如年的冯可依连忙跳下车,跟随张维7 Y! E! e- u$ n# `7 B+ \7 u" L
纯走进一家环境优雅的意大利餐馆。- A! q( u! M- u: [; y
- f) W8 t9 ]$ K
精美的菜肴很快摆满了一桌子,冯可依根本没有心思品尝美食,味同嚼蜡地
2 x$ F/ l/ J/ C1 j; M+ |' X胡乱吃些东西,而张维纯倒是胃口大开,抡起肩膀大吃着。冯可依感到此时比出
* |8 f) s# {( c* q, ~" F4 I租车里更加难熬了,因为张维纯谈论的话题不是集中在自己的婚后生活这类个人
+ M, d0 V  a. I- G. F隐私上,便是吹嘘追求女人的经历,好像他只要勾勾手指,所有的女人都会主动
  ?6 l% E9 ]9 Y' n+ u4 u# U' P投怀送抱似的。
. o0 j! I6 ]6 D5 n
( ?0 c# V: a3 N冯可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厌恶一个男人,好几次都想拂袖而去,可心6 O, t' F( L4 V) U
里总感到张维纯好像知道点什么,只好耐着性子,强自忍耐着。+ J8 d8 X4 `/ j- m7 L+ a- ]
% ^, w/ z1 r% S3 c2 D
如果是平时的冯可依,会巧妙地切换话题,可坐在对面、用力咀嚼的张维纯
) ]) X3 T' y! a0 O# a: O. r不时露出黑红色的舌头,这令冯可依分外羞耻,分外紧张,方寸大乱,完全失去0 a9 M3 h# y8 l2 l
了灵活应变的能力。尤其是品尝餐后甜点时,看到张维纯伸出舌头,贪婪地舔小. h/ G0 P/ \, L6 U
勺里的冰激凌的样子,冯可依突然产生出一股错觉,好像他舔的不是冰激凌,而
9 M+ b8 @, o7 p% M) ?. u' ?是自己的阴户。一时间,冯可依羞耻得都要窒息了,也顾不得他聊什么话题了。
$ e8 {1 n/ Z; [) n/ k2 R! U3 A% h' j' E! j( T
“可依,寇盾先生的公司就要上市了吧”吃饱喝足的张维纯放下刀叉,拿纸% h: t9 R, H  {4 ~2 _: E
巾抹抹嘴巴,问道。
3 J6 T, ~; D$ D. m
4 B- G  b- w. [! X9 ?“这个……应……应该快了吧。”见张维纯吃完了,冯可依如释重负地松了
) |3 _5 e7 c. c+ j  M- B0 Q: B一口气,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讨厌的家伙了。5 Z1 P: P" A" N; P0 b$ d

9 ~; T- q8 G" |7 G2 k“咦!你不知道吗?”张维纯瞪大眼睛,奇怪地问道。8 [/ R+ d' D# h% X: D
! Z# w5 p) P4 S
“嗯,他不大喜欢和我说公司的事。”冯可依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心里# S* @* ?3 N$ c) e0 K
焦急地催道,都吃完了,还不走,谁喜欢和你聊天……
) p4 k: q% `# {/ k' I/ ?; h6 c! y, u% r7 Y; \  c. i* o+ R
“呵呵……恭喜啊!可依,你马上要成为上司公司的董事长夫人了。”- ^6 a+ @, E8 I. t* M8 F3 n

0 @3 G6 Y( K5 q6 a见张维纯说个没完,冯可依实在没有耐心听下去了,便强作笑颜地说道:
- _- B0 m* F, q“部长,我们走吧。”- a& A7 U1 ~" I* w

( P0 {5 s; `0 n张维纯有些不悦,随后,脸色一收,笑呵呵地说道:“是啊!吃完饭了,该
" ^2 T# \' E: C3 N3 o. ]1 y离开这里了,可依,好不容易请到你,可不能轻易放你离开,我们换个地方喝一0 w4 }( S* o4 K4 s9 Y5 s: G
杯吧。”2 f+ e$ g" {3 S$ x/ h8 K
4 |. d' K! X4 F& v! q& |
“部长,太晚了,我们改天吧。”冯可依眉头一蹙,连忙婉拒。
/ p5 ]6 X) ?9 t  ^+ x) p2 P  Z9 g% x  Y0 N$ ~0 x0 e
“才十一点而已,那里挺近的,就喝一杯,半小时都用不上,可依,别推辞
0 r$ S- w, d, Y+ p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N, B( K4 o$ g' f! I
; Q" K& y& d, m2 x1 _: [; d
“好吧。”见推脱不掉,冯可依只好点点头,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K) d5 `, [3 `0 G4 F  Y

0 \) |3 _  m  _$ d+ L张维纯带着冯可依穿过马路,沿着步行街直走,途中经过一个信号灯,然后
' M  A% f7 i9 u4 {" o向左一拐,马路对面便是月光俱乐部的所在地--永辉大厦。
. a1 D2 K( e% P( M: R0 J3 J1 z+ C/ Z$ s
不会吧!他要带我去月光俱乐部……见张维纯带自己穿过马路,直奔永辉大+ Y$ o& {8 `: F9 u6 |( F* v9 r
厦而去,心惊胆战的冯可依在大厦门前停住脚步,紧张地问道:“我们是去这里
& X+ t- \7 p4 }  K) w* @/ I吗?”
" x; u3 f6 F- Y; Z5 L" E# N8 w  k1 d1 z& X4 {
“是啊,最近才知道的地方,面向名流阶层的会员制俱乐部,呵呵……很有
- W; O: P. ~: P1 D! Y- i意思的享乐之所。”张维纯停住脚步,似笑非笑地瞧着一脸惊惶的冯可依。
6 U9 M3 l$ H7 K* I, B  @4 v  q5 r* K& A$ v* F  L
他说的不就是月光俱乐部吗!为什么他要带我到这里来,难道他发现我就是8 a1 M6 v) G4 w9 z. X4 \7 v) h
莉莎了!不可能的,他不可能知道我的秘密的,或者,她不知道我是莉莎,只是
3 p; p* g4 L0 s; T, w2 c' j- d想带我到这里玩,哦,还有一种可能,他将要带我去的是月光俱乐部之外的其他
; u" X+ x6 f  F8 C9 G! n俱乐部……冯可依看到永辉大厦门口的墙壁上挂着很多牌匾,至少有七八家会员( ^% l8 }: c3 P& l/ i- {8 G- [
制的俱乐部,便抱有侥幸心理地想着。$ r) @9 h' V1 X5 u' M
3 i" K9 i3 Y! Y$ x5 e+ c( Y
“太晚了,我们早去早回……”张维纯揽着冯可依的腰,不容抗拒地把她引. I5 W0 }/ C3 ~1 H- G
进大厦。
: i: A) X; ^8 B- X* k6 `- \$ q( [1 _
张维纯按了一下电梯房的上升键,心得意满地等待梯箱落下来,而冯可依则2 z, {) w$ R! I6 {
心如鹿撞,紧张得掌心里全是汗,慌乱地想道,怎么办啊!电梯就要下来了,千
1 H5 s, _( Y/ }% O7 p" @  G' ]万别去月光俱乐部啊!可是万一……真的去月光俱乐部的话,雅妈妈一看见我,8 q: @) ]' w' _9 R: F/ u
肯定会跟我打招呼的,那种俱乐部,不是我应该去的,就算他不知道我是莉莎,
. Z  K* P0 t6 h见我去过这种色情俱乐部,也会认为我是坏女人而对我动歪心思吧……, o3 a# d) }( M5 y

. ~5 c( |: S) L$ R: b/ S' S/ D# Q4 L1 F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要不我逃走吧……就在冯可依急得六神无主,不知$ X9 C# p7 ?" g8 r! P
道如何是好时,梯箱下来了,电梯门徐徐打开了。
* J3 Q8 h! s/ n$ @4 n& h
7 L. m% v# l( U“可依,上去吧。”张维纯等电梯里的客人走出来后,伸出手臂,对冯可依
3 @# D5 Y$ Z% h9 n8 l做出请的手势。0 T9 k1 i& M) Z) h. H. e- p

& R" c) i/ F0 h  ^8 s  [“部……部长,我……我还是不去了,我有点不舒服……”冯可依蠕动着嘴
' v2 d$ L5 B: h; }6 `$ T5 W+ m唇,笨拙地以身体不适为借口,想要就此离开。
% J: I& }; Y( J
% i- k" X8 O+ t$ v8 ~' s1 D就在冯可依歉意地向张维纯点头躬身,转身欲走时,张维纯一把拉住她沾满! V: c8 z1 ?# q1 S. a& X+ c
冷汗的手,不由分手地把她拉进梯箱,在六楼的按钮上用力一按,然后,嘴角一
, J) C% `" X7 x7 F( L( b- P勾,浮起嘲讽的笑容,用玩味的目光看过去,轻佻地说道:“可依,不要对我那8 I/ E1 x0 j# l; n; V
么无情嘛!既然来了,就别想那么多了。”
4 k* f6 |. v. ~6 j0 [* g( c* }& E9 W- q, L* ]
六楼,到底还是去月光俱乐部了,呀啊……不要啊……冯可依直勾勾地看着
" t; L8 L. I( e  R+ \) Y1 i被按亮的六楼按钮,失魂落魄地想着,忘了把手从张维纯手里抽出来,像他的女: A* n0 @0 a# f( ]
伴一样被他牵着手。
: n- D6 k5 h8 }" e  k3 f9 ~: H( F1 t8 r8 V1 q; Y
六楼很快就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了。朱天星候在门旁,见张维纯牵着冯可
! W- @" V8 X% B* D1 T依的手出来,便恭敬地弯下腰鞠躬,说道:“您来了,张先生,里边请。”,然
4 }% ~# |5 \+ V- R9 b# u1 t2 j* e% T4 |后,推开月光俱乐部的大门,把一脸得意和满脸惊慌的两人迎了进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