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禁锢惠美

禁锢惠美

 ????我将惠美好好禁固在大屋之内,自己已迫不及待的再次外出。+ `3 `; {5 T( w9 U

' K& p7 \; U9 P1 @# G3 @  “美崎面包店”,我抬头看着眼前的面包店,由于已是晚上的十时许,所以面包店已是半关门状态。我留心观察了许久,发现店内只有一位少女在忙碌着收拾东西,这正好更方便我的行动。) a8 Y- o; Q- f& F

: J# g3 r6 t. G' E  p7 V$ @3 v+ q  我悄悄走到面包店之内,“欢迎光临!”少女已亲切的打着招呼。我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那及肩的秀发、充满诱惑的大眼睛、性感诱人的双唇,再加上丰满得几乎破衣而出的美好身材,我虽然刚从惠美身上发泄掉欲火,但此刻仍看得欲火高升。我细细打量着少女胸前的名牌——“程久美”,显然少女正是我此行的目标。
" e0 l- {: Q! S" D; F! p! ~: X8 p  Y* i- Y6 G
  久美对于男人无礼的注视虽然不大高兴,但是由于职业上的需要,久美也不敢发出怒色,只好红着脸整理一旁的器具。我转过身来取过一个夹子,诈作挑选面包,同时留心店内的环境,到最后肯定店内只有久美一人,于是计划作出了大胆的变动。7 L4 {2 y0 c' e+ B9 ~  `
- b' b" q% _& L5 d- G( R+ f
  原本我打算待久美关门之后再击晕她,带回大屋内享受。不过看现在这里的情况,我决定在这里先来一发,好好享受一下,再将她带回大屋,令我能同时享有她俩姊妹的动人肉体。
( [$ _3 _% \  G8 c3 E
% \8 b0 c" i! m: Z# {0 f# c  我打定主意后便转过身来,将选好的面包送到久美的面前,久美稍作点算,已飞快报出价钱。而我则假装从袋中取出钱包,并同时将袋里的近百个硬币洒满一地都是。
9 j% `# W1 t" n+ r+ ?+ H
5 _1 z5 j6 k8 D7 O5 M6 _  基于礼貌关系,久美走出座台之外,协助我去执拾那些硬币,而我则乘久美一个不注意已走到座台之前,发动电掣将面包店的大闸关上。久美正忙于执拾,一点也不注意自己正陷入重大危机之中,而我却好整以暇地走到久美的身后饱餐秀色。
# T9 _1 ~! K0 ^5 ~3 N; v- v* G
* `6 _6 h/ Y* r  由于久美正弯着身,平日隐藏在短裙之下的双腿已暴露在我的眼前,久美的一双大腿如羊脂白玉般,充满诱人的气息。而在那细滑的大腿尽头则是少女的浅粉红色内裤,保守的式样虽紧密地包裹着少女的整个阴户令春光不致乍泄,但在现今的情况之下却变得加倍引人犯罪,令人有狠狠将她内裤拉下的冲动。& p2 L) {4 [: Z/ J" g
, g8 L  X* J  d1 j% ^" p( Z* _9 n6 ^
  身为奸魔的我当然已不克自持,魔手已轻伸入久美的裙内,再慢慢摸上少女的内裤边缘,在久美作出反应之前已将她的内裤狠狠扯往地上。久美才刚惊觉到危险临近,已被我推得压在收银的座台之上,短裙已被夸张地拉起,少女的内裤亦已落入我的手中,令久美那性感诱人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4 n- p8 A# Q0 G
! Z4 U9 n( Y0 S/ q1 Y* x5 K3 _  久美发出了凄惨的尖叫声,同时身体不断作出扭动反抗,可惜被我紧按在台面之上的久美根本无从发力,那微弱的动作只会加深刺激着我的欲望。我以摇控打开身后的手提摄录机,以拍下我即将奸淫久美的所有动作,一想到我在同一天里干了程喜惠的两个妹子,阴茎已兴奋得硬如铁石,正隔着裤子磨擦着久美的阴户。
4 N% P8 e1 b1 s8 j+ z8 o' x* j: h$ X6 g
  久美感到男人胯下的阴茎正隔着裤磨擦着自己裸露的阴户,在惊恐间已明白到男人的意图,同时间男人的手更由自己的衣领滑入衣衫之内,以巨力揉弄着自己的一双乳球。我从久美的衣领缺口探手入内,巨手已按落在久美丰满柔软的乳房上,触手所及的乳肉柔软得来充满了弹性,形成了少女坚挺的动人双峰,面对如此极品我当然要狂捏乱揉以示感激。) x4 B2 L, }, s3 J; S! }  h
$ ~& q) E) e9 ^
  我的五指像最勇敢的爬山者般攀上久美动人的乳峰,在动人的乳尖中找到那浅粉红色的蓓蕾,我兴奋得以手指夹着久美的乳头用力扭动,痛得久美流下了受辱的泪水。6 T: z+ {4 Y/ n  ?' e" Y; ?
. K2 W# F3 Q$ i/ h- L+ q+ r
  我以空余的一只手不停撕去久美身上的衣衫,片刻间,久美动人的双峰已暴露在空气之中,那娇小的乳头由于刚才的捏弄留下了轻微的瘀血痕迹,我将那诱人的蓓蕾轻吸入嘴内吸啜,同时以牙齿留下永恒的烙印。我充分享受完久美动人的双乳,那双雪白的乳房亦留低着各种各样的痕迹,有少女的汗水、也有我的津液、有我的手指印,亦有我的牙印。& X0 ~/ A1 Q' @& I
5 i* M0 \* H  H+ h8 i3 x7 R. h5 T
  为免夜长梦多,现在亦到了侵犯久美的时间,我拉下裤上的拉链,让早已硬直的阴茎越裤而出。久美单凭声音已知道是甚么的一回事,努力地展开最后的挣扎。可惜我早已占得有利位置,我双脚轻轻用力,已顶开久美妄想紧合的大腿,硕大圆鼓的龟头更已抵在久美的阴唇上。
% ]$ d2 Y4 b# }1 l% `" x: q
1 L# s& e1 @6 w0 Q  不过,在奸淫久美之前有一件事需要事先确认,于是我一边维持着紧压的姿势,一边伸手到少女的阴唇上,以食指向久美的桃源洞内摸索,手指幸运地在离洞口不远处触摸到一片充满弹性的薄膜,那就是久美贞洁的象征。我轻轻抽出手指,以免伤及久美宝贵的处女膜,由于刚才的挖弄,我的手指上已布满了久美的分泌,我将沾湿了的手指递到久美的面前,像得到战利品般舞弄着。- Y* s7 s' Q1 o; i

' A: {6 j; t5 k, V  v2 m  久美认命似地抵下头,不再理会我的嘲弄,只低声地抽泣着。我却毫不理会久美的反应,阴茎已朝年轻处女的嫩穴直插下去,一瞬间长矛贯穿了久美宝贵的处女膜,深深进入少女本应贞洁的体内。& |0 r8 t8 X& |7 u7 Q! k- q* Q3 i
9 N8 p0 b4 k  D) H/ n2 K
  下体传来撕裂的痛楚,令久美知道自己已失去了宝贵的贞操,男人硕大的阴茎硬生生进入自己的阴道内,强行挤开两边紧窄的阴肉,令久美痛得几乎失去意识。那可恶的男人更用手指沾了一些自己的处女血,故意拿到自己的面前,要久美明白到自己已失去处女之躯,在少女的身体与心灵上都做成异常巨大的创伤。# p3 O6 G$ Y3 V* ^/ o2 h7 c0 `

! |9 G* w' K0 k  我不断重复着粗暴的抽送活动,彻底开发了久美的处女阴道,不断的努力令我的阴茎终于能来个尽根而入,九寸长的炮身尽入久美紧窄的体内,而龟头更狠狠顶着久美的子宫壁。
& U, [8 F  @& ^5 m% k, B, [4 F. ^
0 s8 I* u1 {  l$ d- z7 X  虽然及不上妹妹惠美般紧窄,但久美其实亦可算得上是佳品,尤其是满布在紧窄阴道肉紧上的肉纹,每当我抽送着阴茎时也自动自觉地夹紧着我的炮身,以肉壁上的细纹不断磨擦,更添我的快感。
: t3 r( G: j# `1 v* {9 g* D9 n. L+ d( E' ]8 h; I: ?6 E
  但是我却非常不满她那认命般的死鱼反应,虽然身体早已老老实实地投降在我的狎玩下,但久美却始终不为所动般,只无奈地任由我狂插着她的嫩穴,令我甚至有像在奸尸的感觉。我心里冷笑着:“以为不作反抗减少我的快感就行吗?# \  [' w' D6 N! K6 d* \+ p
# B! g$ Z. v' Z
  本大爷要的是强奸,你越挣扎越反抗,我干起来就越爽,不过你别妄想可以像死鱼般了事。”" f6 [6 k- K* h/ D3 J! M* d

& k( ~* A5 k& ]0 _; B; T$ R  我轻伏到久美的身上,紧紧揽着她动人的乳峰,久美默默地流着泪忍受着强奸的滋味,却死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我轻轻吸啜着她动人的耳珠,忽然说道:“久美,你虽然很紧,但是比起你妹妹差得远了。”- X2 U. Q0 |( W- S7 C4 P9 W
6 a& R( i9 I* L5 u9 {
  久美当堂为之一呆:“你说什么?”
+ H* J% ~$ K* i9 N* c. Z* h- @. n
6 i; F# U& ]6 o( l' S  我心喜鱼儿已经上钩了,于是道:“我说虽然你和惠美都是处女,但她的阴道比你紧窄得多,干起来也特别爽,我刚才操她时几乎爽得把精液全射进她的子宫内。不过你放心,我仍留了很多精液给你,保证能灌满你那可爱的子宫。”! m6 @0 o8 J- i. T4 M

* k2 j: w0 y: X/ ?6 {3 ^* m  久美终于明白到是甚么的一回事,发狂地挣扎着:“你这禽兽,不单止强奸我,竟还强奸了惠美,你不知她只得十六岁吗?”  R- _5 V8 p6 Q. r5 X
 我一边享受着久美的动人反应,一边回答:“十六岁算得了什么,我连十五岁的娃儿也试过。不过你妹妹惠美真是极品,又窄又嫩,我干她时直哭着说“不要”,到最后更被我的精液灌满子宫,听说她今天还是在排卵日,说不定你很快便多个好外甥。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好妹夫我同样会好好满足你,很快你便会与她同一下场。”+ l3 g+ s7 k& x

, K1 F9 o& o3 Z" c, o& }- \* h/ W  久美气得咬牙切齿:“我今天是安全期,你不会成功的。”
( m* w( r. R9 w, E$ ^6 X4 h2 U
7 d3 ~5 }4 b3 F7 r; |' {) ^  我冷笑着回答:“你这蠢货,认为我会放过你吗?待会我就捉你回去,日干夜干,直干到你怀孕为止。不过你怀孕恐怕我也会照干你,谁叫你姊妹俩这般诱人。”
  _. \7 e5 _8 F) U3 n( i' b1 ?' {& S% ?  m$ O
  久美的理智终于全面崩溃,哭求着道:“究竟我们干了什么?你要如此对待我们?”
( O( \- J/ j; S% a; ^4 {6 |+ ?- n5 x. @, u
  我再次展开了抽插,同时道:“你的姊姊程嘉惠在我的肩上打了一枪,我捉你们回去干回数百炮,天公地道。”& ]5 B5 j% S4 _) Q' H$ a

) f, S' g8 D& t* C* N5 `8 Y9 k( D( C  久美终于知道奸淫着自己的男人的真正身份:“你就是那个月夜奸魔?”
7 c) m# i8 y+ F% y$ `: _" C2 K  ^9 h' g
  我淫笑着回答:“正是你的亲亲小老公与妹夫,甚至是未来姊夫。”说完,已用尽全力疯狂抽插。* e2 F6 v* m2 G( ^& L. l1 Z
3 R, [0 }7 G8 u1 D) y& L
  久美终于抵受不住发出了性感的呻吟,身体亦同时作出了高潮的反应,可惜由于我刚在惠美的身上来了一发,所以持久力特别好,只维持着速度将久美送上一波一波的高潮,强烈的快感吞噬了少女的身心,令久美跌进了欲望的深渊。
3 H4 X$ O$ r. _8 r7 V. N6 }
3 T& i. u, V# T/ d  我算算久美已攀上了廿多次的高潮,也差不多是时候给她记念品,虽然她说离排卵日仍有一个星期,不过我就是喜欢射进她的子宫之内。
6 W+ L; ~( U& N3 L: p0 |) K  p
( R. m; j( e; Z- E. t  久美感到体内的肉棒火热得像要爆炸一样,知道男人也到了高潮的边缘。果然听到男人在耳边狠狠说着:“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之后,便感到无数灼热的液体喷射般灌满了自己的子宫。
! C. Z& A& a- ?) X' U  e/ s: S7 Y& ~$ A6 j: y
  久美知道男人已将精液泄射进自己的体内最深处,难过得几乎想立即死去,虽然今天是安全期应不致受孕,不过恐怕自己最后仍难逃因奸成孕的噩梦。无数的疲累感侵袭着少女的心神,饱受奸辱创伤的久美亦终于昏睡过去。
6 h! s/ w3 e  N' C5 ~7 `( f# U9 ^3 U. {; m3 v- g1 x; n) X
  我抽出软掉了的阴茎,一丝冰冷混浊的精液混和着破瓜的血丝由久美的阴道口流落地上,我取出相机拍下受尽凌辱的少女美态,最后满足地将战利品抱进车厢之内。不过临行前仍不忘给那美丽的程嘉惠一个电话,警花甜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久美,有什么事吗?”原来警花的电话有来电显示。
1 E6 n' i  X/ k! J7 o0 }
& J% V5 e* g, [7 F: x  D  我淫笑了几声接着道:“美人儿,我不是久美啊!”就算隔着电话,我也想到此刻的嘉惠一定脸色大变,因为她沉思一会已认出我的声音:“你是月夜奸魔那禽兽,你为什么会在我妹的面包店?”
1 c! y( q  Q5 c. i% e3 t- e( \4 f8 u8 V% n2 @& b; |
  我发出了胜利的笑声:“奸魔来面包店当然是干面包店员,难道是要买面包吗?真想不到你的妹妹也真不错,若你快点来到的话,说不定可看到新鲜出炉、由我月夜奸魔亲自炮制的上好处女失贞血,材料当然是你的宝贵妹子。”' ^- e2 W( |- E8 o# K
1 I2 Y9 t9 z2 r- h
  嘉惠的声音显然她已方寸大乱:“你这禽兽不如的狗杂碎,竟强奸了我的妹子!”
. D2 C1 g; |4 Z: P$ R9 g7 \4 Q) \+ }
  我“嘻嘻”一笑,满不在乎的道:“请你更正你的错误,是强奸了我的两个妹子。”
+ m- ~+ v- `1 U: \* ?! E/ S+ a7 o6 [: R% S/ j0 W. i, ?, s
  嘉惠惊慌的问:“难道惠美也……”
1 U% R( M# r2 D: o1 w  y, Q8 J9 r7 a8 w0 f- [: E
  我笑笑道:“总而言之,我笑纳你的两个妹子,我当然不负所托助她们开苞破身,很快你便会看到她们大着肚子的模样。”说完,已不等程嘉惠的怒骂声传过来,飞快地挂上电话,心满意足地驾着车,带着美丽的战利品,准备让她们上演一幕感人的姊妹重逢。
7 a% s5 Q& m6 A! @0 G0 F; s0 J6 g* E8 f; y1 Z
  ***    ***    ***    **** ^0 D# @  j) F( H: q" y3 J# b% F

/ Q! h2 I7 W5 }* K  久美经过了个多小时的昏睡,终于缓缓醒来。才挣开双眼,已发觉自己全身赤裸,被大字型的吊在半空,而妹妹惠美亦与自己同一遭遇,吊在面前。姊妹二人看到对方下身一片狼藉,不时还有精液沿着大腰滑落地上,已心知肚明对方已曾经遭受到男人的侵犯。  S  v/ K% w% {! m& T
" Q9 L. w5 Z$ _3 Q8 l! @
  我淫笑着走入室内,打断了姊妹重逢的感人画面。久美冷冷地望了我一眼:“只要你放了惠美,怎样对我也没问题。”
4 I! K$ R/ k7 p" F6 E2 \8 |  e& p$ p' c9 N& K
  我奸笑着,对久美的冷硬毫不注意,手已揉弄到姊妹二人的乳房上,并说:“你们现在已属于我的了,我要怎样弄就怎样弄,哪来得着要你答允?”说完已加剧捏弄着两女动人的乳头。
/ e4 \& x8 e8 T0 S& z: U; D! K+ [. e6 f
  久美、惠美两姊妹也初经人事,分外经不起我的挑情揉弄,只片刻间,两女已娇喘连连,春心荡漾。
. @. j* ~0 R6 O$ k( {3 @- ~2 j% ]2 }6 ?7 g
  我满足地收起令她们神迷魄失的一对魔手,转身从袋中取过一条长长的法国面包,道:“你们也饿了一个晚上,来先吃点东西吧。”转头对久美说:“认得吗?是从你的店里拿的。”说完便喂早已饿坏了的惠美吃了少许。/ J5 d  X+ [1 a" e+ i3 O
) a7 ?3 d( B- E* D& X7 m
  我当然不会这么好心肠,我正是要进一步粉碎两姊妹的自尊心,令她们永远成为我的奴隶。我摸摸干硬的面包表面道:“这种面包又干又硬,不大好吃吧,来让我加点蜜糖。”说完,已将干硬的法国面包抵在久美的阴穴上,轻轻磨擦着少女幼嫩的阴唇。' T/ H% n5 m6 g6 w' y. G6 `

0 t. `* N5 E7 ]( `' ?( H. {, z2 N: n  干硬的面包表面磨擦着少女敏感的花唇,片刻间,久美已难过得左摇右摆,不停扭动着娇躯挣扎。但是由于绳子的紧绑,久美只能作出极为有限的运动,甚至想合起双腿也在所不能。: ?1 y( X6 V3 U0 H' o3 v

2 d5 `& U: }1 }! T8 \+ |, f* U  我故意以干硬的面包揉弄着久美敏感的阴核,果然片刻间,久美已作出老实的反应,少女的蜜壶无视主人的难受,不断流出又多又稠的淫蜜,彻底沾湿了面包的表面。- D% b) U6 t, y2 }+ \6 F! M
2 Q' a8 ~. @4 d8 g8 c
  我满足地将面包的另一端递到惠美的阴户上,以同样的方法加以狎玩,惠美却比她的姊姊更为不济,少女的肉唇才稍为触碰,少女的淫蜜已泄过不停,令长长的一条法国面包布满了两姊妹浓稠的蜜液。" H) V! g. ^' K$ D5 K- \) o1 V
" E- S  {' u7 L: l2 R2 j  O
  我当着两姊妹的面前将这条沾满她们爱液的法国面包吃下肚里,原本又干又硬的面包此刻充满了少女的体香,简直是一级的极品!0 Q6 V- @! l% }  w' E7 D7 ?' ^

- J( e& n' D  u' D  我满足地饱餐一顿后再取来另外一条面包,淫笑着走到久美的面前,将干硬的法国面包轻轻抵在久美的蜜穴上,不断旋转磨擦。干硬的面包挤开了少女紧合的肉唇,进入了久美的阴道之内。虽然我已选了一条较为幼小的法国面包,但久美亦大吃不消,一边淫叫着一边猛烈扭动身体。我却毫不理会,继续以面包重复着旋转抽插动作,直到肯定面包已彻底沾满久美的蜜液。
# ~. c- h/ Y" H. F  Q) S" }! H$ V" |# a
  我从久美的蜜穴内抽出面包,本应干硬的面包表面果然已经布满了久美的爱液,同时亦泄有不少我残留在久美阴道内的精液,我笑着拿到惠美的面前,并吩咐道:“吃下它!”: Y8 T/ ~4 \9 I
( }+ A, F2 H% v) D8 Y3 U3 R$ i
  不知好歹的惠美坚决地摇着头,死也不肯吃下那条泄满姊姊爱液的面包,我也不生气再问一句:“吃不吃?”惠美才一摇头,我已重重一记耳光直打在久美的脸上。惠美看到姊姊成为代罪羔羊,无奈下只好屈服地吃下那条加料的法国面包。
: ]" C2 ?# p* i  r/ {5 a
0 {0 S* {! B4 h) x' B  我待惠美吃完,便再取出另一条面包,插入惠美的蜜穴内,待准备充足,便将沾满惠美爱液的法国面包拿到久美的面前。虽然面包上有更多我残留在惠美阴道内的精液,白白的混和着惠美的爱液满布面包表面,但久美爱妹心切,为免妹妹受辱,二话不说已将面包吃下肚里。5 ~0 ]1 @- {+ D" T: m  @
% v! d1 }0 f' l# q9 i( |- c
  我嘉许地摸摸久美的面颊,对惠美说:“像你姊姊一样才乖嘛!惠美你要多多学习。”久美虽然默不作声,但眼泪已不受控制地流出。" r5 y! r* u8 {

  v# w7 M3 \1 K  我将姊妹二人解开放在地上,正当久美、惠美以为噩梦终于完结,我已冷冷地道:“你们过来舔弄我的宝贝!”久美、惠美虽然不愿意,但为免对方再度受辱,无奈下只好双双跪在我的面前,一同伸出小香舌,一左一右地舔弄着我的阴茎。
( U5 D: U: R0 U/ ]) G; i
3 F; d, Q9 B: I" Z0 j4 o/ X/ c  我一边享受着两姊妹的唇舌服务,一边指导着她们口交的技巧。由于久美、惠美也想我早点泄出而早日完事,所以亦努力地学习着各种技巧。二人的技巧虽然幼嫩,但仍能带给我极大的快感,就在快感累积到极限时,我已将奶白混浊的精液朝姊妹俩人秀丽的脸孔疯狂喷射过去。直到久美、惠美的脸上都奶白的一大片满布我的精液为止。
. p  U- z6 F- B: @/ x# _# P' e! x! q7 s" q  a
  我残酷地迫她们以舌头舔掉对方脸上的精液,再将嘴里的精浆一一吞下,久美、惠美都在无奈下一一照办。
( o1 m( R0 p' @2 w1 {
: l. B4 W5 e1 Z% s  看到姊妹二人淫秽地吞下精液的表情,我胯下那欲火的象征已再次升起。我淫笑着走到久美、惠美的面前:“阴道、小嘴,你们还剩留着一个处女穴未被开发,你们想我先干哪一个?”
* H) W- Z3 X3 P& p1 ?; b% u  |8 E+ z. M
  g' i3 A# ?7 J, w  由于久美已在社会工作了数年,所以早已听过肛交这会事,不像惠美般以为性交只得抽插嫩穴一种方式,想起从报章中所形容肛交时引起的剧痛,不禁心底一寒,但只好硬着头皮道:“求你操我的屁眼,放过惠美吧!”
/ _$ I" r2 z, s( n; }0 b* g3 o" ?
  无情的耳光再次打在久美的脸上,我冷冷说:“我只问先操那一个,你姊妹俩我也干定了,哪用得着你多嘴。还有一件事,从今开始,你是我的母狗久美,而她是母狗惠美,还有那一只母狗嘉惠,你们称呼我都要叫主人。明白吗?”  I0 H. X* ~' Y7 ?
  p$ Y5 n1 ?* g. H3 v0 I
  久美只得屈辱地再次点点头,我高兴得淫笑起来:“想我先操你的话就求求我。”
# j2 y" }/ U' x
2 t6 M% |7 n! _, C* E( {& f# R  久美望望心爱的妹子,只好道:“求主人你操我的屁眼。”
0 _0 R& o) v0 S9 q' ?0 a" |
9 S4 C+ h; z  c& l( ~. a+ D, c  耳光再次打在久美的脸上,我冷着脸孔道:“是有进步了,但是你仍忘记了一些东西。”
0 I! l" D; x6 o# ~4 e* ^# Y2 G/ z3 Y
  久美无助地想一想,终于道:“求主人你操母狗久美的屁眼吧!”
3 l& |' q5 T+ ^* D, Q' u- d2 S; T- c* d% L) T2 {$ R
  我高兴得狂笑起来,知道久美终于屈服在我的调教之下,而剩下的惠美相信也难逃我的魔掌,于是点点头,并道:“既然你要求,那么我就干你先,让母狗惠美先学习一下。母狗久美你就伏在地上,张开大腿,好好享受主人我的大鸡巴替你的处女屁眼开苞,不过可不要忘了说谢谢。”
# w: T/ q7 D9 b! N, g" m3 z
& K: I7 C% X! n" R8 {; S; A+ [, ]  久美看着一旁的妹妹,终于彻底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依言摆好了姿势,并说了声:“谢谢主人!”
/ H# }$ u1 m. s
) D$ V9 u' K7 n( g4 ^4 F3 L. z  我将硬直的阴茎对准久美的屁眼,并不忘吩咐一旁的惠美:“母狗惠美,我操你姊姊的同时,你就过来舔我的屁眼,知道吗?”8 _% Z! }( G- O+ V6 N$ F
2 U2 n" C" t4 |# o$ H
  惠美强忍着满眶泪水,以微弱的声线回答道:“母狗惠美知道了。”* z* e9 ~4 ^  P2 b9 b1 A$ f9 \% E0 p

/ C9 A8 }2 R1 d9 [4 N$ j6 x9 u  我尤自不满足道:“大声一点,我听不到!”
8 g( I+ O2 @( }% Y7 v' _. m- ^  R1 ]
  毫不留情的摧残彻底粉碎了少女最后的自尊,惠美不得意下只好跟随姊姊的后尘,回答道:“母狗惠美知道了。”) r  s& ?, f4 j

' V6 _3 D: y2 l  我满足地狂笑着,同时阴茎已插入久美的后庭内,才不过插了数十下,久美已不支晕倒过去。我转身改为奸淫身后的惠美,无知的少女终于明白到什么是肛交了,比失身更强的撕裂感充斥着少女的身体,令惠美不断重覆着惨痛的哀号,而幼嫩的少女亦在我达到高潮的瞬间昏倒过去。
# n4 q& Y2 Y: S2 t5 T: Z% U4 N7 \: m! n) e; r
  我满足地放下昏倒了的惠美,让姊妹俩躺卧地上,久美与惠美的屁眼仍不时流出失贞的鲜血,而惠美后面的洞穴更不时倒流出我刚刚灌注进去的白浊欲望精华。
+ v0 \0 T5 f+ c) f- G# n% N
, F2 [0 J0 P' X  B( n9 @4 A  我望着这对已成为我奴隶的姊妹花,心里已不禁道:“程嘉惠,下一个将会是你。”
8 @8 g2 g! X1 [0 G) ~" g. @' L0 e: R* A( y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