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理性大于欲望的她

理性大于欲望的她

故事还要从几年前讲起,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的第一次,但这一直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 ' `, ?5 u& S5 ^
& k0 F, T1 e: w
; B  \' c* q2 ~4 ]

2 t* O6 @4 X* x  每次自己解决的时候都是借助当时的情形来达到高潮。 # B! ~9 P5 w; V  _7 A% ]
# k7 ?' ]0 Y% ?3 k2 @" E( m
1 m! Q! F" C: ^" W+ H2 L2 K
1 T& v1 U/ M& H$ v5 Q
  那时是从学校刚毕业出来,当时同龄人都比较喜欢上网聊天室聊天,我们这个地区还有一个本地的聊天室,一直以来都和一个女孩聊得很好,有一次我开玩笑地和她说,想约她出来。 4 Q: f- J5 ]* V4 s. c

; ~% @6 x! {& V0 M; z
& T: U" Q/ {$ _+ v) T; v6 r. K) _
  没想到她真的答应了。 4 \9 R. {$ U; Q2 P! a# P
# D( k  M5 V: p& @7 s1 p$ z/ z
9 n; Q, R# P0 Y' x
* r% s/ }' _7 A
  她,虽然不是什么国色天香,但不是一般的货色,1.65左右的身高,长头发,皮肤白里透红,修长的美腿虽然在牛仔被的包裹无法让人细细品味,但丰满圆翘屁股,总能让人想入非非她的脸孔都让人看得很舒服,特别有气质。
  Z4 ]8 u3 e" N# ]6 n  M+ s0 J' _1 B/ O

, |5 V0 e8 m6 m8 j# K" r* p8 V8 J
  ~- \! b* B$ d2 h* l! l, R  和她在外面逛了一晚上,我提出上我家玩玩(我当时是一个人住),她也答应了。 - q- N8 k0 ~7 ^) x: d
1 D. M0 l+ x6 E# ^; P

! J( [. N8 N/ Z) V1 _' h* t/ Q( \$ Q2 T' a
  当时我家也有电脑,她去到我家就一直在玩,那时电脑并没有现在那么普及。 / m! `; K4 w; N
4 \# _% ^+ b" g* Q
) s. ~" t/ \# E

5 H1 s. l( S8 a5 W/ P0 Y  大多数人都只是到网吧上网,我这有电脑,可能也许是她想来的原因之一。   u; p5 ~" O& _6 i6 F! x" c

( u7 F( E6 ^0 X( P. B4 L. t
0 a' ^. k9 n$ W2 z  \2 X2 |# K3 \) H) ^  R/ f3 w! P
  所以一直到很晚,她都还舍不得走,最后我说,都这么晚了,要不在我这住一晚上吧。 * I6 H5 ~; l: \" M, `
; m) o4 y# T3 @% V

! T1 n. p$ i$ c: g/ p0 F; R$ w7 ]
  没想到她也答应了,一阵惊喜,然后开始着计划下一步的行动,其实当时我并没有多想,毕竟年经小,很多事都不懂(那时A片也很少见的)。
- d# n6 M! B( ^1 T5 I; g* F0 p# |+ {: Y
9 Y9 ^/ m# v0 ~; _  t* Z7 I
& P) N" d6 E+ L# Y
  我的电脑就放在我床边,我假装说我要睡了,让她继续玩。
: Q0 \: c& O  k8 P6 _9 V2 C- u- w8 k  O. |; g
" [1 L1 w' W) R, O3 n

9 K: z0 t: E5 w3 ?( L  过了一会,她估计也玩累了,说要洗澡睡觉。我帮她拿了毛巾和牙刷之后,继续回床装睡。她万万没想到,在她走进卫生间关上门的那一刻,我从床上跳了下来,拿了张小橙子就冲到阳台,我家的冲凉房有一个排风窗,窗口就在我房间的阳台,排风窗装得也不是很高,我拿个小橙子就能看到冲凉房的全景,而且不容易被发现(当然,在此之前我还没试过,只是过后才证明到这一点)只见她慢慢地脱下上衣和裤子,保留了底裤和胸罩,底裤是半透明的加一点点的蕾丝边和胸罩是一套的那种,我隐隐可以看到她稀疏的阴毛。 1 }. U: C! `. [& R. u" v4 [

6 N, M+ C  }. v* }2 k
% K- @- f, i2 e3 |5 X2 ?
; w8 h, q$ E# e$ h, E( L, m  她的皮肤白得几乎透明,就像电视上那些拍沐浴露广告的女星。她站在镜子前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边看边摸,好陶醉的样子。(其实这个时候,最陶醉的人就是我,真是口水和鼻血都一起流了)终于她慢慢地脱开了自己的胸罩,她那酥胸既大又挺,有多少D我就不太懂了,也不了解这个怎么算的,但真的很大,16、17岁的少女有这样的胸,真的是挺厉害的了。 6 o1 X% p+ ^; K$ J& T: r) C% _% ?, C8 t; r
8 P7 I6 ?! F8 ~  C6 U

  k# D- y: \& r8 |
/ b: T* y! b& J1 A0 ^! a  乳头可能被胸罩压得紧,我几乎看不见,她好像明白我的心思似的,开始抚摸自己的胸,也许是她坚持着每天都这样抚摸才有这么大的胸吧!
9 `- [- Q  @  ~. S8 R, n( Z2 d5 s  D0 s3 @, A1 A4 |# p' I

' G* a# U; [& x0 _: B0 x* e6 l+ B: u) E/ Z) }4 L# ^5 ]: Z
  慢慢地她的乳头胀了起来,几乎粉红色的乳头跟黄豆般大小。
3 i% I) [6 L2 ]7 [  W
- S: ~6 Z5 ]& T/ l2 d0 i0 K1 d) K: E7 C% a: v

1 K! x3 h9 X8 ]& ^! @: T: x/ V  她慢慢地开始挑逗自己的乳头,耳根也慢慢地红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躁,其实又何止她一人在享受,我也同样在享受着超级的视角冲激,就差别叫出来而已。
% k) O- n' j8 P0 V3 m' o5 W3 i' [/ S  c  u% h
! B7 T- y6 S3 U/ u

0 i$ r( Z$ l! M+ q8 y7 {( u8 j  就这样抚摸了一会,她就开始绑起头发准备冲凉。(至今我也不知道,她当时是在发骚,还是在为胸部做保养。)在她抬起手绑头发的瞬间,抬起的手跟,挺拔的双胸,形成了女人最美的曲线。(我认为这是女人最美的曲线。)绑好头发,她就开始冲凉了。 ; j2 g% p+ ]; y' X+ t5 X4 }' }0 z: l

. z1 U0 b3 l9 j: k3 Z: i# X* c9 C/ y: l6 a, X
4 U$ C; d1 k' g
  因为花洒的原因,她冲凉的时候,正好要面对着好,这时我和她之隔就只有不到1米的距离,但因为所处位置的关系,她应该看不到我,但我却可以对她一览无余。
- I& [: c& Q6 j+ J: i
: j( A0 K: ^$ m/ O: G7 ~0 _
2 Y. ]/ @! A' X  h6 z% i6 W0 a2 u4 Z; q+ y- V  ]# S
  说到这,大家可能都发现,她是不是还没脱底裤,是的,她真的是不脱底裤冲凉的那种人(本人也是)她边冲洗自己的身体,还不时抚摸自己的胸,因为是热水的原故,她的肌肤慢慢地变得粉红起来,不,应该是白里透红那种,别说有多迷人了。 + \: y% X0 W6 E  s

0 {$ a0 Q( r, M: D2 z% k
$ D" O0 `8 S: f7 a. v" S; P; f
% z0 S2 v8 }( S8 @) E! W4 I' V  淋湿身体后,她开始慢慢地往身上擦香皂。
# J5 ]5 R# N6 b) B( {7 M5 k8 n4 Q& G; I

" U3 C9 m! W/ w9 w- _( Q, V0 k0 H8 S2 k' V; }7 \
  晕死,她既然把香皂放入的底裤里拼命地揉了一会。(平时我洗脸都是直接往脸上擦的,她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哪!)擦完香皂,她开始慢慢地揉,揉起了一身的泡泡,几乎包围了全身。这时我的眼瞪得更紧了,每一个泡泡的破灭,仿佛都为我带来一个惊喜。
' \; |# h; @* v
$ y1 s1 _$ ^+ U3 c( V# }0 |6 {, h! J7 D4 `' k6 `' {

3 o9 n6 u% D+ p& a6 F  e7 L. k6 j8 b  她开始揉自己的底裤,她把手伸进底裤一会,至于做了什么,我也不太了解。
2 {' Q3 H( s9 L$ u
6 h" ]' Q  a. ?4 z0 z# G: {5 t, x; ?/ i. Z! g
8 ^2 {9 v3 y! e  `, b5 f$ `
  就在这时,她突然把底裤脱了下来。(真聪明,洗底裤的工夫都省了)瞪了一晚上,眼睛的发麻了,终于等到了今晚的重头戏。 : e5 ^4 c5 u( v& f5 K' D) e  ~

2 I/ O& N7 s2 h: @5 o$ b8 U
' _& k, w3 v2 Y+ [$ j  ~; |0 @: k# u/ Z$ }6 p4 P
  该死的泡泡……她又在不停地抚摸自己的胸部。(如果有女生看到这文,该学点东西了,丰胸产品绝对没这管用)终于到了冲水阶段,(说真的,瞪着眼看,真累人,况且我又不愿意放过一分一秒时间,这样更累人)我也终于完整地看到了她的小穴,她的阴毛很稀疏,也许是没成全的原故。
9 e9 Z8 A( g/ J* `0 X: {3 h6 D! j% H
; k* V2 X3 y& u' D" Y: ^' p" F0 D; ~3 S5 K* j3 W; ]
# i, B) t1 p6 J$ s" y8 u7 k, ~
  稀疏的阴毛一点也没起得阻挡阴部的作用,粉红色的小穴,小小的、有一点点暗红色的阴唇,阴唇微微张开的(也许是她刚刚抚摸胸部的原故,使阴部也有了反应),好像地等待着我的插入,这时我的老二已经翘得不得了,整根老二充满了血,开始我还自己套几下,然后一动都不敢动了,我怕要是在这个时候射了,等一下就没戏了。 , _" E0 G( Q- l3 _# R$ p( o9 |8 y
( G% v* v+ X- V, V) l

3 ]  `' P0 R) C: T7 f' k% F' t; v& B% `* V- Z' U+ l# F
  这时更另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拿着花洒对自己的小穴猛冲水,另一只手在两片阴唇之间不停地上下揉,我几乎看到了她的阴蒂(不确定是不是)。
7 a7 y* x. P$ F, K; z, R) U- o# Y% H& I
$ ^. |; I6 Z; ?3 G3 w) U) Y
8 L  K0 ^+ [2 j7 H# y& D" Q. [
  她的呼吸再一次急躁了起来,微微张开的嘴巴,毫无疑问她正在享受着。
8 m" P( g1 ]0 N$ L2 o6 F9 a; V1 ?. h
3 A/ f( H1 E6 q4 e  ?
" s: \& U, s, J( n0 V% z7 e
  我想,一个才16、17岁的女孩子怎么会懂这些,她会不会是经常在外面混的人,我开始有点后悔把她带到家来,因为我本身对这种女人是比较排斥。
  N1 \  R  {. F* f6 l4 k- U9 M8 Y! S9 }) o7 a

/ C5 [! _. r+ ^3 [+ E' \0 f3 R) R
  在我失乐之制,她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 [* [' i, P, A% [- ^
8 ~  w9 b. B( V, `. H8 ^
( z6 k; b  S; ^0 ?% a* S9 X! ?( D1 c# R2 g2 y+ ^) }4 l4 m9 j
  我还是第一次见女人穿衣服,只见她从包里拿出一件内裤,白白的,并没有换下来的那件好看(认真看过才知道,原来是纸内裤)真是佩服,也许我真的是低估她了,她根本就是一开始就不想回家。我开始担心我留她在家到底对不对。
' x- {5 j$ X* a! b! l5 \
' I: U, x0 d% ?$ Y7 y, T3 d) ^1 u3 I, \

" O% \* W5 m+ [. W; V1 X) w7 S! v  我不想被惹上一身麻烦。百感交集的情况下,我已经开始对她失去了兴趣。 # w/ e$ d3 P6 ?, o! a" A

8 j7 k& @8 m$ Q! M6 _+ [
5 g6 z& S- r/ f6 p4 I, E" v! d; Y  f- M
  很快,她穿好了衣服,我连忙收拾好一切,回到房间继续装睡。她回到房间,走到我身边推了我一下,说:「睡着了吗?能不能给我个衣架,我要凉衣服」「给我帮你凉吧?我家的凉衣服中用一条铁线凉的,你估计找不到。」我说「不好意思吧!要不你带我去告诉我在哪好吗?」只见她拿了一条内裤,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不管怎样,她的我声音我无法拒绝。凉好了衣服,回到房间,我坐下来准备要睡,只见她站在我的面前,一声不响的,我突然知道了怎么回事。 ' I" T" |  ]' ^" P* ^) s0 H
: C4 l7 [  O( F( w

2 T- A1 L' }% W+ W4 c/ A
! x4 {( w* a% d( U; `  「你睡床吧!我到客厅睡沙发。」之前我还打算死活都不要让出房间来的,但现在好像什么兴趣都没有了。
' H( r) [" _' L6 E
: Z& a7 V/ K6 i: R4 h" }8 G( w1 H( B  S& }2 w( \
' C; {2 z2 G# j7 p: M1 G' B
  我拿了枕头准备去客厅,她还是站着不动。
: _9 ~- g  Y8 ~8 s7 ~! L. N7 q) c2 ]; f( A, c3 [: w

2 G8 q! C- n0 B8 l% b  ]% l5 U: f7 |1 [- [0 B; l
  「怎么啦!我不可能叫你去睡沙发吧?」我笑着说。
+ _1 H8 W  P7 f& z: I5 `  s/ [0 F  C2 n6 \! E* x
* [; J! Q# @7 k
+ y+ C) {2 r% |( A
  「床还有位置,要不一人睡一边吧!顺便可以跟你聊聊天。」羞嗒嗒地说。
3 f) Z7 a$ K3 ]5 U
1 p& |( L' H' `- A6 J" D2 L( F2 t# b' i+ e" B! |. ~8 m1 B3 c3 l

+ u& z5 z9 m  t. S# f  这样子跟在卫生间完全是两样。也许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面,在没有别人的情况下,尽情地放松自己,特别在洗澡的时候,这也是一种解压的方法吧! & E/ r- \4 ^. C5 d" T3 U( V

1 ~/ L# o2 r- @$ ^
' R6 O: K' k* g& [+ S# C
1 O( j5 ~7 L7 X* h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怎么可能会想去客厅睡呢!其实我当时也没多想,我明白,我和她之间可能还没到可以互相融合的阶段。就当陪她聊聊天吧!
( J: H9 @* K, \% ^1 `1 s8 O0 S8 ?! l$ K
# A1 A4 F+ x# i; q

1 X# i7 r7 D  j+ s  她睡靠墙,还是穿着白天的衣服,我想除了内裤之外,她都没有换吧! + C' u& W8 _# w1 b5 m- J( X4 ]

, B- ?3 @: u0 H7 Y
$ b# p( w6 u9 b# t' n, P% ~$ p
; G" i) k! z6 N, U0 ]4 H  和她聊了很久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她父母正在吵架,她忍受不了这种争吵,就和家人说到同学家住一晚上,然后就去了网吧!然后我就约了她……原来我误会了她。我开始自责了起来,还好我没有赶她走,我发觉我开始爱上了睡在我身边的这个女孩。她的身世、她的故事让我很是感动。 ' }9 {6 u$ A3 t2 a  H& O  |& d+ P

4 w2 T( U, U/ n; \
* t) L9 u* V+ c, x8 Q. g3 {8 e. K
' ^3 {" s  H2 o# C# W, [/ x  聊了很久,估计她也累了。话慢慢地少了。只有我,除了感动之外,我不否认,我对她还有着非分之想,但我毕竟不是那种整天在外面混的人,对于性的了解,我也只是局限于色情小说,我不懂得如何用语言或者动作去挑逗她。但这把火,我发现开始越烧越大。我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1 p% o1 W1 b! H+ R

3 Q, V: Y) d: O, y; C# M1 M3 p$ l
  e( S& s. y5 G2 S6 D9 ^
# Z, h3 f3 w0 ^  我很清楚地听到了她的呼吸声,也许她已经睡着了。于是我大胆地一个翻身,手压在她的肚子上,该死!没有击中目标(她的胸),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把她惊醒。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扭动了一下身上,我马上顺当把手压在她的胸部,虽然是隔着衣服和胸罩,但是我软棉棉的感觉马上通向我的全身,我保持了这个动作很长时间不敢用,直到我手麻了我才想起我应该更进一步,于是我开始慢慢地挪动着手,见她没什么动静,我大胆一拉,手掌刚好罩住她的右胸,而手壁压在她的左胸。我的手指开始慢慢地动弹,这种舒服的感觉,相信大家第一次的时候都会深有体会。我的手指一步步地大力了起来,即使我用力地抓,她也不见有任何反应。也许她真的是已经睡得很死了。然后我开始了双手工作,不停地按摸着她的胸,见她还是没有反抗的举动,我怎么可能只满足于隔着衣服呢!我开始慢慢地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身体的体温给我有种发炀的感觉,她的肌肤滑得我几乎抓不住,她的胸很大,胸罩没有把整个胸包住,但却包得很紧,我只能沿着胸罩边乱摸,怎么也进入不了,我就这样隔着胸罩继续摸,一感觉到她有动静就速度地缩回来。好像老鼠偷米一样。我想大多数人第一次都是这样吧!
! ?" W8 c& J/ t6 p; ^
/ k7 u) B' h! s, C4 a- u  |) P2 C2 y# ?+ ?7 r5 [& U

* A$ Y5 m7 ?/ F2 P9 d9 B/ n  她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这使我开始大胆了起来,又是一个翻身,这次是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什么也不顾地在她脸上亲了起来,亲她的整个脸,亲她的耳朵,并且学着书上说的在她耳朵轻轻地吹气,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但她没有推开我,只是当我吻到她的嘴的时候,她死咬着牙齿,让我不能深入进去,尝试了很多次都失败,我慢慢地吻向她的颈,一只手开始解开她上衣的钮扣。钮扣一颗颗地解开,借着微弱的灯光,她雪白的肌肤一寸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从颈上顺着乳勾慢慢地亲下来,并没有放过任何一寸肌肤。我把手伸到她身后想要解开她的胸罩,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解开,不知是我方法不对,还是她早已经有防备把胸罩扣死了。   w9 ]# ^: G5 q/ x
# O$ c! B9 y1 \4 a7 g

- u/ S: `. V) p5 F% |  i; l
. s7 H' k2 C' M- p  我的手不停地在她身上乱摸,舌头从上往下,从下往上不停地吸舔着她的肌肤,她始终没有反抗的举动,不知她是在享受着,还是胆小不敢反抗。既然这样,不吃白不吃。期间我还多次尝试解开她的胸罩,都未能成功,于是我换了种方法,把她肩膀上的吊带拉下来,没想到她的手不配合,只拉了一点点,但也足以让我从其中的空隙,把手伸进她的乳房,用力一拨,她的乳房完成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借着胸罩下托,显得更加坚挺,迷人这种感觉。摸起来比隔着衣服的差远了,她的乳头早已经硬了起来,一颗桃红色的小豆豆,就算在灯光昏暗的情况下,我也可以清楚地看见。
. b) I+ x! C) u, b: b& n
$ p  ~3 K; N* Z: w5 I% Z0 p$ P6 J3 j
; n; R5 J  M: q- o! V
  我的嘴巴在不停地吸舔着其中一只乳房,另一只手在另一只乳房不断地抚摸,下体在她腿上不断地摩擦,这是我的第一次,完全失态的一次。这么大的动作,她是肯定知道的,我也猜想她肯定是醒着的,但对于我一个陌生人这样的攻击,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她的心理是享受、还是恐惧。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她没有反抗,我只有前进。
& S0 f0 o2 C& L3 i' Q  i
* |+ t9 q1 S& m- V! G* J, n
  G% h4 Y! C& H' r0 L* v0 F
& z) q! }3 U. ^) g; b, N3 a+ {: p8 p  我慢慢地开始把目前往下转移,顺着她的乳沟一直往下,她的发出迷人的体香,她全身的温度都高于平时。还好不是夏天,要不全身都得湿透。我的手开始向她的下身进攻,刚试着往下摸,她突然拉着我的手,我用力地想挣脱,她突然尖叫了一声,我被她的举动吓着了,这才是她的底线吗?我的手停了下来,毕竟我是第一次,没有那么大胆。我再次把目标转回到乳房的时候,她还是那样乖乖的,一动都不动。虽然进一步的进攻被阻止了,但是欲望还在。我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只穿着内裤,扑在她身上不断地摩擦,我膨胀的老二隔着内裤顶着她的肚皮不断地摩擦着。每一次摩擦,都有想射出的冲动,但因我平时有打飞机的习惯,都可以控制了下来,慢慢地我已经不能承受着不断地摩擦的感觉。我把内裤打到一边,掏出老二。第一次受这么大的冲激,我的老二已经胀得不行,每一条青根都可以清晰地摸到。我继续扑在她的身上,嘴拼命地在她脸上乱亲,但她始终没有放开牙齿,双手不停地在她双胸上抚摸,一刻都没停,也始终没能把她的胸罩完全解开。我老二不停地在她肚子上摩擦,借着分泌出来的润滑液,结合她滚烫的身体,我的老二已经已经胀得,汤着像条火棍。很快,我终于受不了,射了出来,她的肚子上,她的胸罩,还有她的颈上,都是我滚烫的精液。我累得也顾不上精液,直接扑倒在她身上,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之间隔着精液,粘粘的。奇怪的是,她还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 " Z8 _$ d# I9 {4 v8 F
/ [+ F: O, _3 Q* R! t" d' B

+ O4 s) z" M* Z+ _
/ M- u4 K9 s0 G% c5 B2 ~  休息了一会,我下床把老二、和身上的精液都擦了干净,然后去帮她擦,借着这个机会,我一只手速度在伸进她的内裤里面,刚摸到她的阴毛,她就把我的手拉了回来。但我已经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 4 m; E% n! g% G& E0 g% [
7 P# @( q& k% o4 R; ?
. `9 s. c1 z4 F7 H  A
6 n- }) Q4 `5 P8 C) h
  后来我还是继续尝试了多次进攻,但还是一直没有成功。我明白,她的理性此时肯定大于欲望。后来我选择了尊重。 / T) q; D" w/ K8 |% A' h

8 Z  _; f* M' I( o% L5 n0 F' t# j4 L$ x/ W$ a% l& _4 }2 j0 o
" g, e' O  E4 _  r$ c* \1 x2 ^
  第二天醒来,她没有说什么,一醒来就跑去洗澡。我只知道,她比昨晚更加漂亮,脸色更加红润。她叫我帮她拍了张照片,并交代我在洗出两张,一张给她,一张我保留着。 : M2 L3 V6 I8 l: z2 L5 f' _" Q

. @) f6 R3 i- y2 o( N1 a5 s7 L: Q: l5 z5 k
& j" Q3 I8 i5 s. W
  第二天晚上,她还是住在我家,情节也一样,我始终没有攻下她的防线。后来不久,她就涰学,到外地打工,我把相片寄给她后,就失去了联系。但我和她的故事还没完。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多年后,我和她再继了前缘。5 a& V- h0 v, M) f+ {  I. S5 X6 q
9 K0 `0 A# o1 C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