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清纯玉女菲菲

清纯玉女菲菲

岳海村,坐落在青云市一隅。
/ F; t" l# o3 r& |3 O  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 S- y: x+ f- R6 L8 D
  “离开六年,我徐方又回来了。”3 H9 b, ~8 H% n: x" x' g
  平日就罕见人至的山上,却在今晚,一名长相清秀的青年,急匆匆朝村子赶去。
' F1 T+ I! }+ v; a' J' @: e  ……9 K" |1 M2 h9 H5 o
  28岁的郑秀兰躺在床上,却是丝毫没有睡意。" a' Z% t2 v% c9 x4 ^7 q2 y4 u
  来岳海村两个月了,想想自己在这里过得日子,她就无比的心酸。  w( o) Y, D# n  J# h" H
  家里不断的逼婚,险些让她疯掉。听说岳海村还缺个村长,经朋友暗中协助,事儿都已敲定,让她来当岳海村的村长。
: V3 d9 Q6 v. q4 h  本想偷偷来到这里,却不知家里如何接到的消息。不出所料,所有人都极力阻拦。3 p. r( @) i! U  a
  郑秀兰也努力解释,自己只是想走仕途,并不是逃避婚姻。父亲却挑明这村子经济很难发展,去那完全是浪费时间,不如嫁给他们介绍的那个人,以后想走仕途绝对会一路青云。. l6 W) p9 U' L5 I# f* j
  不愿意听从父母安排的郑秀兰与家人打赌,一年时间内,如果不让岳海村经济发展有起色,自己就顺从家人意思,服从包办婚姻。- w" ]+ f* W  k* R
  本以为家人依旧会反对,没想到父亲却爽快答应。; D( x7 y0 R# X
  郑秀兰踌躇满志的来了村子,凭自己的学识,带领一个村子发展还不挥挥手的事儿?' s5 l" r+ _3 t4 Y2 F( X
  但来了这里两个月,情况并没有像郑秀兰想的那样轻松。九座大山将村子夹在中间,交通非常的落后,基础设施更是无比寒碜,听说三年前才通的电。
/ c, v7 y- x2 A9 U' t* f  提到电,正是今晚让她寝食难安的原因。4 s& t( ^0 g+ M5 f: e
  村里的电压一直不稳,八点多自己洗漱完睡觉,想用电吹风吹个头发,就听“啪”的一声,家里的保险丝又烧断了。0 m3 n8 a: B# |1 }! a
  可惜这么晚了,村里的电工都已休息,想找人修也只能明天了。
: c1 T* ]- P0 ]$ D  三伏天正是最热的几天,电风扇不转让人心烦意燥,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更是香汗淋漓,汗滴早已将衣服浸透了。
5 D: ~, l) V# m/ K  “再去洗个澡吧,希望能睡着。”叹口气,郑秀兰起身朝外走去。# w, c! w& s5 T0 ~/ |* G: Q' D
  “终于回来了。”站在堂屋门外,徐方正要推开门,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门就自己开了。
! W2 I5 p3 Z5 Z0 ^. M  这可把徐方吓了一跳,卧槽嘞,家里还闹鬼了咋的?( q0 C" e# g8 |4 l% V
  定睛看去,只见一脸蛋精致的女人,双眼皮,大眼睛瞪得滴溜的圆。* D8 w: j! O/ a0 U+ M
  身上就穿一件小背心,那浑厚的峰波恢弘壮观,小背心遮不住太多,这一瞬间让徐方感觉浑身燥热。
: z  ^1 {4 E) J  还是个漂亮的女鬼,徐方一乐,接着心里一跳,这世间哪来的鬼,不会是人吧?
6 M8 [2 `4 w9 j3 N1 ^  郑秀兰终于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就要惊呼,就见对方眼疾手快,迅速捂住了自己嘴巴。
; ^6 K2 k3 d3 u0 k6 m5 |  ], O, J  徐方凶神恶煞般瞪着眼前的女人,怒道:“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你要是叫出来,俺这清清白白的名声,可就要被你玷污了。”
  X. O2 Z+ R8 d- b  郑秀兰眼睛一瞪,玷污你名声?老娘可是实打实的黄花闺女,你看都看了,最后这脏水盆子还要朝老娘头上扣?世上怎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X( v! a+ \' Z( h( H, L
  不过郑秀兰毕竟见过大场面,简单的慌乱就平静下来,要真引来了人,对自己的名声更不好听。
/ N# J) }9 B# m( ?; r- G. G$ ]  看到郑秀兰并没有挣扎反抗,徐方才放下心来。0 m3 E& U! k+ J; t$ T
  挣脱了徐方,郑秀兰面色羞红,努力把背心朝下拽了拽。
% r4 l7 ^4 Z4 X1 {$ A  “你是谁?”3 ?3 |! Z; t; N7 {7 z8 b1 m
  两人同时问话,彼此皆是一愣。! a8 v, U6 J' G( O+ |0 P
  “这是我家!”$ s% P6 Y. r' f3 N
  依旧是同样的答案,一时间两人都有些凌乱。$ a5 v& a' l- \% {
  “你先说!”2 h. S4 {3 z" Q# X1 E# R0 g
  又是异口同声,让两人颇为无语。1 e- l: H8 j8 n( J# N
  原本郑秀兰对这个不速之客,还心存警惕,但这几句话的工夫,却让她心逐渐放了下来。如果真是歹人,恐怕早已动手,哪会给她说话的时间?/ E2 O$ H7 Y! J& b
  郑秀兰也打量起徐方来。清秀的面庞,显得很干净,身体看起来有些健壮,整个人给人一种精神、踏实的感觉。
. I8 W6 _8 h7 X# j, T. W* A  徐方准备先把灯打开,这女人这么漂亮,虽然月光很亮,但终究不如灯光看的清楚。
$ Q' F* t, N# J7 M  “电烧了。”郑秀兰提醒一句。
* g* w# c+ u" @: ^/ z" Y  “我去修。”; I+ T) S8 D2 }2 i7 [$ j
  等徐方出去后,郑秀兰坐在凳子上,这突然闯进家门的年轻人,确实把她整懵了。. w+ Q6 A% z  {0 S' b5 S4 p3 ~
  几分钟后,当徐方把电修好,徐方回来后,看到依旧只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眼睛也是一直。
/ h; p7 M2 V4 h6 r+ ~& i5 H  似是感受到徐方炽热的目光,郑秀兰猛然惊醒,只是现在如果站起来,岂不被这家伙看的更多?当下强忍着羞意,问:“你是谁?”. f) V2 ~) \* k# C
  “我是徐方,这是我家,怎么,村里的人把我房子卖了?”徐方心中有些怒气。) q; z  F5 z0 B- `! v
  姓徐?听到徐方的话,郑秀兰终于明白过来。
8 J8 r6 {$ z1 R( i" |  她来村子时,村民说这家人已经消失了,就被安排住了进来,两个月来不见这房屋主人,她也习惯把这房子当成了私有财产,感情现在原主人回来了。
$ q2 W, Q9 w* d& m# x4 x7 i  h6 K  “我是岳海村新上任的村长,暂时住在你这,”郑秀兰也将事情的经过,简要说了清楚,才苦笑道:“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 x. m- Y! F; @. z- F7 ?: S- K
  徐方看了眼郑秀兰,皮肤白皙,峰波半露,两腿修长圆润,小背心虽然半遮半掩,气质仍不失端庄大气。5 o" R) k0 _% E$ S  q2 p
  如果不是定力深厚,恐怕早就扑了上去。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火,徐方道:“其他家也都没空房,你就住这吧,我睡东屋。”
( ~3 t5 i* H; Z3 Q" J* q  说罢,徐方再次偷瞥了眼郑秀兰,转身朝东屋走去。
1 H- m: d. y9 L6 G7 l/ P$ }  郑秀兰回到西屋,躺床上却是失眠了。自己被那小子看了个遍,现在竟然都没生气,心里也小小诧异了下。- p- D* A& C; B1 ?* Z
  那小子长的倒是不赖,人品倒也可以……呸,这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就想到婚姻大事了?难不成自己,真到了想找个依靠的年纪了?
' o$ o! i% |. @$ d1 j& A' g  想到这里,郑秀兰有些燥的慌。不过扪心自问下,也怪徐方太没出息了些,都这么大了,回这村子能有什么前途?自己要真嫁给了他,估计家里会和自己断绝关系吧?
4 a& [% {+ ~  v7 c" f  不对,那小子力气极大,把自己看光了,而且这个房间就两个男女,自己反抗的也不够剧烈,那小子竟然都没做什么?这岂不就是大多数人口中的禽/兽不如吗?$ {5 f/ n  u* }5 k1 {; r' b: N6 T/ T7 N
  难不成那家伙不举?嗯,很有可能!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病,真是太惨了点。* p: H% }( Z3 ~) c" m7 l$ N
  不过她也不大确定,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闺女,真要让那小子得逞了,吃亏的还是她。不如明天再试一试,如果那小子真没反应,那肯定就是那玩意有问题。要是敢对自己怎样,自己就可着劲叫,这村子地方不大,凭自己的嗓门,绝对能让全村人听见,到时谅他也不敢怎样。
- q( d1 M+ l! J; ?9 E" R  正在东屋睡觉的徐方,却是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s9 k; v, H# j- \; g
  体内被撩拨的火下不去,徐方也有些失眠,干脆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起了家族心法《医诀》。
5 h: z9 y8 M" s) W7 X0 L5 o  翌日,徐方才从修炼中醒来,看着窗外照入的阳光,心里一松,好久没这么安逸了吧?8 D" K, s( f4 ?
  深吸口气,平息下早上的自然反应,半小时后,徐方终于拉开了房门。8 _: H! x* K  ^: }
  郑秀兰精致的耳朵,早就关注徐方这边的情况,听到对面的开门声,也同时拉开了门。' E) {4 s* e$ @- ^
  徐方出来后,一抬头碰到一身粉色睡裙的郑秀兰。夏天的睡衣确实薄了点,28岁的大龄女青年,身上散发的熟韵,让徐方的心有些荡漾。
8 s1 N% T5 e9 Y  “早啊。”徐方笑着点头。. D9 d% o, e  k# n6 k. O
  在院内打了几遍军体拳,郑秀兰也准备好了早饭。( e, I5 U. q! I$ l7 |6 l/ u: v
  很简单,青菜面,配个鸡蛋。徐方尝了尝,味道很一般。+ z% O2 b# t; b. I0 y
  “平时都吃这个?”徐方问。
2 _/ d( w5 K$ D  “不吃这个吃啥?”郑秀兰没好气问道。
) `: x! I0 s$ A0 W4 }  “中午和晚上呢?”徐方又问。
5 [" F$ U- B/ y  F  b0 w4 b  “差不多吧,偶尔会在乡亲那买点鸡,不过炒的不好吃。”想到最近两个月的伙食,郑秀兰满嘴苦涩。放以前绝对不会碰的东西,但为了充饥不得不硬着头皮吃下去。
" O; k5 C+ c) q& t+ A  徐方点点头,心中对这个女人也有了几分认识。骨子里的气质比较高贵,看这厨艺,估计也不大会下厨。身上衣服领口下面,有一块淡淡的油渍,显然以前没手洗过衣服,衣服都洗不干净。4 D$ O, v8 S' ]6 \- M( f
  综合一下这些条件,这女人显然出身不错,这样的条件,为什么要来岳海村?而且还坚持了两个月!这些,不禁勾起了徐方的好奇。" \8 F% c& S, l' E$ ]3 Q
  “每个月工资多少?”徐方又问道。
  r+ a+ {2 j; {' _/ v  “五百,不过这边不少孩子在外地上学,大家打电话,都要用我手机,这话费一个月得二百。剩下的钱,只够咱俩吃半个……十天的吧?”看到徐方三口两口就吃完碗里的面,郑秀兰立刻改口。- I: I# j; P3 y/ C7 m
  “你现在身上还多少钱?”徐方有些好奇。
- M) ?8 ?4 x9 j) w: N  A  “前天被李婶借了两百,她家三娃住宿费得交,现在还剩三十,她说一周后她男人给她寄钱,到时还上。”掰着手指算了算,郑秀兰脸上也有些无奈。照这个势头朝下发展,自己还能不能再坚持一个月,都是两码事。
1 k  W5 U0 G$ i6 n- ?0 \7 B  徐方抬起头,看了眼桌子对面的郑秀兰,虽然很漂亮,但脸上已经有暗黄之色,显然是营养不良。看到这里,徐方心里有些疼:“你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穷的村长了。”
; N; s- k% _8 Z3 ~  “要你管,吃饭!”郑秀兰以为徐方嘲笑她做不出业绩,狠狠瞪了他一眼。
7 D( ^9 S1 z! x. q5 P  徐方也不恼,嘿嘿笑了笑,大口吃着面。他对岳海村的情况了解的很,村委会形同虚设,这地方完全就是个烂摊子,谁接手谁倒霉。! ]* I1 Z' s: z; T9 f
  徐方爷爷生前在村里是名村医,看病也就收个药钱,几毛一块的而且药到病除,很受村里人爱戴。六年不见的徐方回来了,在村里算是个大新闻。村里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嘘寒问暖,直夸徐方长得好。4 N; T- h: d. A4 P+ F0 |: W0 K
  一些家里有闺女的,也在旁敲侧击着徐方的情况。徐方也直说,在外面当保安,去了吃穿啥也没剩,回来继续挑起爷爷的行当,做个村医。! b& ]+ v6 Q/ ^# [3 L
  听到徐方的现状,这些七姑八姨的也都打消了做媒的念想,不过七年了就没再有过医生,听到徐方的话,不少人心里也高兴的紧。& [: r. c7 r3 c
  送走这些人后,徐方才真正开始打量下自己家。- R7 Y' R$ P3 k2 Q0 Z' {, Y9 \
  农村的厨房,大多都是柴禾,看了看自家厨房,灶台下连锅灰都没,想来这女人还不会用。. {8 @- o/ _( E: g* t3 [$ X
  里有就有个电磁炉,应该是那个傻村长带来的,不过看她连电都不会修,要是没电了只能饿肚子吧?
; Q$ ]' k3 k  l' S  上面的油、盐和一些调料,马上要用完了,再想到两人一共就三十块钱,两人估计也就只能撑个三五天。
+ d- a, {( L% f  自己家还是土坯房,已经二十多年了,年久失修,不知会不会漏雨不说,也太不安全了点。8 N" `9 P2 n& e0 n
  自己本就打算长期呆在村子,这房子有空也得修修!4 {" P# z6 b. [( `1 c% ^
  而且自己的被子都好多年了,也该换新的了。甚至家里的蚊香都还只够撑住今晚的。+ A) {' e5 y' V8 ^9 y
  这些都需要钱啊。
" ^3 P8 U  ~. ~$ x3 J; J0 C  扫了眼坐在院中愁眉不展的郑秀兰,徐方干脆坐在她对面,笑问道:“郑大美女,你怎么想到来这做村长了?”) v# |+ \0 ]+ ^
  “哎,一言难尽。”郑秀兰长叹口气。
9 x; s* r! G" m9 d  离近看,郑秀兰又有一些韵味。大眼睛中,有睿智,也有单纯。圆脸短发,显得有些卡哇伊,也有些干练。配合发育很好的身材,别有韵味。深吸口气,入鼻一股淡淡的幽香。  C4 L* ?0 }: T/ _: J& ^& j! F
  “没事,你慢慢说。”反正没事,徐方打算刨根问底。2 N# X- K. |) n# W% \- v
  看了下眼前的徐方,脸线条分明,柔和中透露着一道沧桑。一双眼睛漆黑,如同星空般深邃。
: r5 ], g$ m2 C9 F( Q  对这个“不举”的男人,郑秀兰也颇有好感,叹口气道:“有两个原因,第一,确实是想凭自己的能力,做一些事情。第二,就是不想面对家里的逼婚。”
& {4 b/ `1 A9 a0 }' z! A! [  “郑大美女蕙质兰心,才貌无双,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至于逼婚嘛。”徐方很巧妙一个马屁过去,果然,原本一脸苦大仇深的郑秀兰,也多了几分神采。
. y6 ?# u3 H# k. H' q* |  “想找个称心的哪有这么容易?而且家里包办婚姻,人都定好了。为了逃避这亲事,我这次出来呀,可是和家里打了个赌。如果一年内没把岳海村的业绩做出来,就必须得嫁人了。不过咱们这村的状况,能不能再呆一个月,还是两码事呐。”郑秀兰大眼睛中,多了几分认命的绝望。4 `1 P2 D) y; d; P+ u# d% O' g( b
  “不知哪家的公子哥,有这么好的运气?”徐方随口一问。8 F5 V5 [1 q7 j4 m4 a) {
  “江陵市,谢氏集团,说了你也没听过,离青云市十万八千里呐。”郑秀兰自嘲一笑,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 B" t! n2 b2 g  徐方的脸色,却瞬间阴沉下来,浓浓的杀意散出,让郑秀兰感到浑身一冷,身上压力骤增。
1 S( l$ ^- T# u  惊惧的抬头,却感觉身上压力一松,而对面的徐方,脸上依旧如常,刚刚刹那间出现的感觉,如同没发生过一般。难道是错觉?) C. i3 |1 d. \9 ]3 k
  “可是那个主要搞珠宝的谢氏集团?”徐方突然问道。8 @) j. b6 O7 h+ I2 `3 ~
  “你知道?”郑秀兰颇为惊讶。
2 Q2 {1 N) e' D, E: t  v  看到郑秀兰的表情,徐方立刻确定了心中的猜测,眉头一挑,又问:“谢墨?”
" I6 f, v! M5 \, D$ ~0 B3 U  “你认识他?”郑秀兰呼的一声站起来,眼神冰冷的盯着徐方,一字一顿问:“你是他派来的?”
3 n0 z+ f: j, w1 S. L  我何止认识他?老子当时调查清楚让前女友背叛的人,险些一刀宰了他。1 h4 e* W5 d- ]! W4 c* y6 E1 f, L1 ^
  不过后来徐方也醒悟过来,为了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去杀人犯法,显然不值得,最终伤透了心黯然归隐故乡。2 ]) n+ y' |" L" Q
  “你想多了,我只是听说过,和他没半点关系。”徐方很肯定的回答。: l$ v0 R, J5 G  Y( f0 t
  看到徐方无比笃定,郑秀兰也放下心来,不过眼中依旧有些疑虑:“你究竟怎么知道的他?别和我说是听来的。”
' H# g' b8 P/ I' E8 S  R  徐方对郑秀兰,其实很有好感,尤其是今天早上,他问郑秀兰还剩多少钱,郑秀兰的回答,是“我们还剩三十”,而不是单纯的“我”字。
% ^1 x/ X' I# T9 Y# J, e  或许这只是她无心一说,却实实在在打动了徐方。! y' {- x0 U5 z' E' X! J
  深吸口气,徐方眼睛明亮的看着郑秀兰,嘴角上扬道:“确实是听说的,不过你放心,我会帮助你,让你赢得你和你父亲的赌约。”
5 h0 Z- j0 Q$ X* U# k* ~4 E3 V  这一瞬间展现的自信,竟让郑秀兰有些失神。随即反应过来,打击徐方道:“少吹牛,先能填饱肚子再说吧。”
5 G- Z: a5 u2 C& E( t  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背个竹篓道:“我出去走走。”) H$ R7 f# [# \7 E' B+ g5 N
  走在村里小路,一路东去。海浪声隐约从远处传来,如此走了二里路,终于来到了海岸。
! a0 w" I8 C' ?: ^0 u( l  岳海村附近海域,数千年来没受过任何污染,甚至资源都没人开采。海水湛蓝,尽头与天空颜色交织,看起来让人心怀舒畅。+ D3 m1 w9 j: k( U) I7 [. n  p/ j0 t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那个傻女人,岳海村算是资源无数,只要走对了路,让村子脱贫还不很简单?”9 J% [" A! o+ |! o% f% w5 u
  嘴上轻松说着,但徐方心里也明白。海洋、深山内的资源可谓极多,如此丰富的资源,却因为交通太闭塞,往往运输不到外面。1 m  r+ b6 `. o& M
  但徐方也明白,资源再多,也架不住人们无止境的开采。
  c6 Z, q! }# H3 Y) M  坐吃山空并不是他乐意看到的结果,而且前女友因为“钱”而背叛,也激发出了他内心的血性。2 ]) }7 n4 H! \( c5 ~7 G3 Q1 Z
  他心里也酝酿着一个很大的计划,却还要一步一步的完成。
/ n0 O1 \" l/ v' I6 t  岳海村这边,不远处有一片金黄的沙滩,沙子柔软细腻,小时候徐方还经常去玩。不过这次他却换了个方向,朝远处礁石多的地方走去。/ V& }( s- M$ {- j- h( H" I
  海边的资源多不胜举,不过当徐方看到这些礁石上依附的牡蛎,个头之大、数量之多,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h4 d3 G" M" R8 M
  我滴个乖乖,这么多东西全搞出去卖,能卖不少钱吧?
# r# A$ L4 b5 ?3 `4 K1 J  想搞下来这些牡蛎,需要一些工具,徐方也不着急,将拖鞋朝岸上一放,大裤衩也不怕沾水,呼啦一声就走进海里,手在海沙里摸索。& T4 c+ z) @( p0 J& [
  本就是在浅海滩,海底情况看的清楚,直接把石子和贝类的一些壳扔掉,两枚扇贝就落在徐方手中。
. ~; u) |' Z7 X3 a5 z  扇贝是现在人们比较追捧的海鲜,价格适中,味道鲜美。
' `% ~3 T: |! j; ^! P: ~7 `  看着个头都算不错,直接扔进背后的竹篓,徐方朝前走了一步,双手再朝海里一抄,三枚扇贝又落入手中。
0 m" }; l) w- {/ h  “果然,几千年来应该很少有人开采这里,资源竟能如此丰富。这野生扇贝放在市场上,怎么也得十块一斤。”
" J$ y6 X/ j8 m% w" u9 F$ X  徐方心中欣喜,手也不停,干脆就在海中捞这些扇贝。4 n0 V3 |+ i& {) Y. \9 X4 j
  当然,海边的资源十分丰富,可不仅仅就扇贝一种,还有白云贝、芒果贝、海螺等,甚至还有几只基围虾。, F& _) W- k0 n$ o
  忙活了一下午,徐方终于停了下来。因为长时间弓着腰,那酸疼的滋味可不好受。. p6 V4 A8 \9 @* b8 }/ ~
  做个几个转体运动,那酸疼的感觉才舒缓下。* {0 b" M) A  Z4 G( C/ e
  来到岸边,看了看竹篓里的东西,扇贝居多,而且个头都还不错,这一竹篓下来,少说也得四十斤。4 U/ d) C2 y# K% i4 c) x
  这也亏徐方手脚麻利,而且长时间把手泡在水里,手也已经泡出了白泡,加上海砂的摩擦,甚至有一些地方都磨出了血迹。4 a+ m+ X8 J+ E5 A* v; m# Z3 c
  “呸!”用涂抹吐在手掌搓了搓,徐方决定下次得买个尼龙手套。
4 p' e6 a) H4 d  C7 ^3 M1 M8 _5 O  本打算就此回去,想了想还是用石头,在礁石上砸下了几块牡蛎。& R+ P1 {( C0 w  m0 r/ X. }: j0 i
  等徐方回去后,已经下午六点多。本来夏天这个时候,天还比较亮,却因为九座大山挡着,岳海村已经暗了下来。
2 E1 L8 `: h" M9 e# Q, c9 k7 |  本来家里来了个活人,让两个月来快寂寞疯了的郑秀兰,心中也有几分喜悦,不过这一下午都不见人,让她心里也空落落了几分。
) A" O9 a5 E. O- l( C# w% K  看到徐方回来,郑秀兰心中莫名一喜,笑问道:“这一下午去哪儿了?吃饭没?”$ ~) I* d# o  r6 Z2 \
  “还没。”徐方老老实实回答。
! \* Y1 }2 Q4 ~4 d  “哎,午饭你都没吃就朝外跑,饿坏了吧,等着,我这就做饭。”郑秀兰笑道。' E6 y8 G0 J3 M, X  [
  “等下!”想到早饭的面条,徐方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阻止。. L0 z% q! Q# E. l8 j7 S
  “这是什么?”当徐方把竹篓放下,郑秀兰好奇的凑过来,当看清里面的东西后,眼中不禁出现惊喜的光芒:“哇,海鲜!你从哪弄来的?”
2 m7 Q2 H0 T% i) O# ^0 E6 u  “海里捉的。”徐方如实道。
- ~( y7 ~# S5 d7 e2 _: U% N  “太好了,洗干净,我做给你吃。”" ?6 d3 E& b; u# m3 y0 ]
  “你会做吗?”徐方抬头问。! `# q2 e3 y2 S3 x  ^( J; D
  “再不济也比你强吧?你摸过电磁炉吗?”听到徐方竟然质疑自己,郑秀兰有些不满。
/ m: W5 a5 m! A; T9 m2 Z  “嘿嘿。”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  ~4 T; i" c* r2 J7 ~
  郑秀兰印象中,这些贝类的处理并不简单,但在徐方手中,这些似乎都不是事。
7 s0 U1 G2 R( j$ _+ ~5 ~  浸泡、冲洗外壳、冲洗贝肉、处理内脏……一套动作下来,竟让郑秀兰汗颜无比。) q, J, X2 `# k3 N$ V5 S
  徐方并没有让郑秀兰动手,而是清洗了下灶台,直接用柴禾生火。电磁炉虽然方便,但大夏天的,这电压不稳不说,做饭也不如生火来的香。' }1 m4 k3 [: D+ D3 C
  在扇贝上放好蒜蓉、粉丝、配料后,锅里添好水,就把这些扇贝放在锅撑子上。
5 b2 R' |" |5 @4 p2 z: i- j  将锅盖盖好,徐方又开始处理基围虾等数量比较少的海鲜。# O) f/ }9 Z4 {; W9 B- I' |3 e
  海鲜也就处理麻烦,做出来的速度很快,不多会,菜就被徐方端上了饭桌。三菜一汤,诱人的香气飘出,勾的人食指大动。8 v4 m; h" _) U/ I
  郑秀兰一双美目中尽是馋色,迫不及待的拿过一枚扇贝吃下,入口滑嫩,肉香扑鼻,加上蒜蓉与佐料的调味,险些让郑秀兰把舌头咬掉。% c6 |* q8 F! k7 k4 a
  吃了一块扇贝后,郑秀兰的筷子就停不下来了。无论是基围虾,还是扇贝汤,都色香味俱全。. N7 ~3 A% E- c
  “好吃,徐方真有你的啊,做饭真不错。”嘴里塞满了贝肉,郑秀兰模糊不清的说着。
% D0 Y  K' l1 F6 @1 J  “这次因为配料有限,如果能放一些中药进去,不仅调味,还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甚至美容养颜。”徐方笑着回应。+ ^+ `; b6 R. g. H
  前面的话都自动被郑秀兰忽略,她瞪大眼睛看着徐方,惊讶问:“还能更好吃?还能美容养颜?”1 G3 J; I% F# O+ d) W, s7 C# o8 ]
  徐方:“……”
8 |, n4 t( P8 s9 U' c8 a% y5 U  二十分钟后,两人都吃的差不多。郑秀兰摸了摸鼓鼓的肚皮,心里无比的满足。想想之前的两个月吃的东西,和这顿一比,比猪食强不了多少吧。
6 p8 @- P+ z' ~3 O+ ~  再看了眼徐方,清秀中带着刚毅,一双眼睛甚是迷人,郑秀兰不禁叹了口气。长得还不赖,身体看着也挺健壮,这厨艺更是好的没话说,这么一个人,为什么要在村里这么没出息呢?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就……就不举呢?1 q3 g' h& \# g7 p6 N
  想着想着,郑秀兰也有些臊得慌,起身道:“我收拾收拾。”$ ]$ z5 `7 M+ w5 Q" q0 _
  看着郑秀兰扭着圆臀离开,夏天本就衣衫薄,那诱人的身段让人心里跟猫挠似的。
5 D' |% F8 ~- F4 T$ ]  匆匆洗了个澡,徐方回到房间,直接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起了《医诀》,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内的火才一点点平息。
. c6 |3 J& N& a% ?7 G& b. L  不过很快,徐方听到窗外传来的冲水声,原本平静的心,再次躁动起来。8 X( I2 H5 \% \( j
  农村哪里有什么浴室,都是白天晒好的水,在角落直接冲洗。透过窗户的缝隙,一道白皙的身影,时不时出现在徐方视线。" o$ U# y) l, |. |6 @6 _* `
  凑近点过去,那道胴体清晰的呈在徐方眼前。两团巍峨的谷峰如皮球般大小,随着冲洗的动作一颤一颤。
2 F/ \: ~9 L/ R; [6 {9 ~  l; }  “哎,我的个天,这是要把人逼疯啊。”看着大裤衩迅速崛起的规模,徐方坐回床上努力平息。% |1 G; L! G1 H( K2 ]1 s
  郑秀兰在心中已经认定徐方不举,洗起澡来也放心多了,时间自然就久了些,这可把徐方折磨的够呛。
. a0 S+ K4 D3 v; |. b  好不容易等她洗完,一切才消停下来。
, O; X0 J7 B9 c8 \. c4 T  第二天,知道了徐方的厨艺,做饭的事儿郑秀兰再也不想了。今早的郑秀兰,上身米黄色的小衬衫,下 身小短裙,精神面貌也是不错,看起来活力洋溢,成熟的气息由内朝外散发。
6 z& l. r& H. z5 ^. A  “早饭做这么多?”看着满桌的菜,郑秀兰有些惊讶。. \  t+ n! q  P0 E9 @
  “待会我出去,中午不回来,到时你热一下再吃。”徐方答道。, f' w0 u; C8 [1 b$ |1 f
  “你要去哪?”郑秀兰心里一紧,这才两天时间,她对这个男人,竟多了几分依赖。' E# |( H/ h2 w0 {; A2 A- p, R  T: @
  “家里不是没钱了吗,这些扇贝应该能卖点钱,到时换点生活用品来。”徐方笑道。( ^, Q! Q2 i3 K6 {2 ^
  “你要去市里?”郑秀兰惊讶问。
- A5 ]' h# H3 S/ T9 p  “是啊,不然卖给你?”徐方没好气问。
+ P& {& u" G& C; P  “这……这得多远啊。”郑秀兰可知道翻越九座大山的难度,而且出了山后,还不能直接到市里,到时还得打个车。
* |7 t8 h3 j3 M* o2 t. c  “远也得走,不然有什么办法,没事,几座山头罢了,以前可比这苦多了。”徐方浑不在意。4 [. j% v3 t* [3 h+ t
  看到徐方坚持,郑秀兰也没说什么,从兜里把仅剩的三十块钱都掏出来:“出了山就打个车。”% n: H) Z1 o8 ~/ b* W
  接过钱,徐方嘿嘿笑道:“不怕我携巨款跑了?”3 d: s4 \, J9 u7 N
  “呸,就你油嘴滑舌的,你敢骗本村长的钱,小心我把你房子卖了。”郑秀兰白了徐方一眼,随即咯咯笑了起来。9 L3 z( a; L  g) A% t* s
  “还是你狠。”徐方忍不住感叹,这娘们可真够狠心的,就因为三十块钱,就要把自己房子卖了。1 y/ a1 W2 s' U' e  w+ v6 v
  吃过饭后,徐方就背起竹篓,朝山外走去。2 I% C& k/ Y& x0 t! p' D# c! p( G1 e
  对徐方来说,哪怕背后背了个竹篓,这山路依旧不是事。三个小时后,徐方就一路小跑出了山。: A+ Z" q1 n9 Q- K, C
  出了山,这里距离青云市,还有三十里地。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8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y, R+ J# ~/ L' M
  这路上有公交车,随拦随停,不多会一辆车来,票价七块。车上的人有些多,徐方竹篓中扇贝的腥味,让一些人直皱眉头。; K' e% G% q" m$ f
  一靠窗的女孩,距离徐方有些近,不悦的捂着鼻子,指着徐方道:“背着这样的东西上什么公交车,影不影响大家?”1 o# E5 H! I8 Q; }% \/ j
  徐方自知理亏,歉然的朝一旁挪了挪:“各位不好意思,大家再忍忍,到了地我就下车。”
6 w3 R7 w" y: J3 G5 j$ S  看到徐方如此客气,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8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大家也不好说什么,那女孩嘀咕了一句,捂着鼻子不再说话。9 K+ V1 e( Q$ W
  徐方打量了眼这女孩,化着妆看不出年龄,打扮的挺卡哇伊,胸前的规模,看起来很有料,只是脾气有点差。,
* V, S1 [7 {; S! q( Z7 {: f  P  三十里地,公交车开起来,也就半小时。到了站徐方立刻下车,背着竹篓四处转悠。
7 u. f$ k- R6 q9 l  想卖出高价,就得找大点的饭店。! G7 v9 G" s+ R" a
  徐方对自己的扇贝很有信心,天然野生,个头不小,同等价格下,是很有市场竞争力的。
5 R$ h9 w8 k5 o1 `* ?  只是卖货还得有渠道,一些高星级酒店,人家都有固定的货源,自己贸然去出售,未必能卖出去。

TOP

发新话题